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空降桃花360度爱 > 第192章 与死神抗争

  死亡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是一个盛大而恢宏的事情,甚至有时候说出这话都会引来巨大的非议。


  


  所以“死”字是不会轻易被提起。


  


  就像在我们的认知里,婆婆和媳妇都是永远是水火不相容的,可是这边,这位婆婆一心念着自己的媳妇。


  


  这样的抉择最令人绝望,每一个都难以割舍,每一个都格外珍贵。可是却要硬生生要人放弃一个。


  


  随着男人签好了字,走廊再次安静下来。可是这安静之中却流淌着刺一般的时光,等待是一种难以承受的煎熬。


  


  甚至连呼吸都变得艰难。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那一家人都没有坐在凳子上,不知什么时候,或许是累了,没有人想要离开,他们就地坐在那里,谁都没有说话,甚至看都没看对方一眼。


  


  吱呀——门开了。


  


  小护士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了出来。


  


  “母子平安。”她脸上的笑是那样轻松愉悦。


  


  这一句话究竟带着怎样的力量?


  


  护士的脸上带着圣洁的光辉,三个人直直的看着护士,仿佛没听懂她说什么一样。


  


  “母子平安呀!”护士又笑眯眯的重复了一遍。


  


  即便是看惯了生死,死里逃生仍是她们微笑的理由。


  


  那三人终于如回魂一般,齐刷刷的站起身来,看着那护士,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的神情。


  


  此时此刻,这三张脸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真像是一家人!


  


  三个人脸上惊喜真是惊人的相似!


  


  “谢谢!”声此起彼伏,在没有其他的话,小护士也欣然接受了这份谢谢,心情愉快的迈着步子走回了手术室。


  


  此时走廊上不断的听到他们愉悦的讨论声。


  


  许慕白看着他们,眼神里带着满满的羡慕。


  


  陈之桃转过头,不知道江南能不能有这样的好运气。


  


  手术室的灯“嘭——”一声爆裂开来。


  


  陈之桃猛的站起身来看着那灯,脸上神情有些复杂,眉头几乎要拧在一起,这个灯似乎带着不详的预兆。


  


  许慕白看着掉在地上那破碎的灯,她捂着自己的嘴巴,说不出话,甚至难以接受这样的画面。


  


  刚刚踏进这条走廊,拿着盒饭的江北此刻也傻站在那里。


  


  没有任何人想看到这样破碎的画面。


  


  一盏灯足以点亮整个夜空,同样也可以击毁整片希望。


  


  可是一切都没有结束。


  


  江北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脸上绽放出最温柔的笑脸,缓缓的走了过去。


  


  “你看,你看——”许慕白看了一眼江北,伸出颤抖着的手指指着那个灯。


  


  江北点了点头,脸上依旧是温柔的笑:“没事的,江南一定会好起来的。我带了你爱吃的鱼。”


  


  即便是这般从容,他背后也已经汗湿了一大片,许慕白靠在他的身边,脸色稍稍平静了一下。


  


  三个人看着江北带过来的饭食,显然是没有什么胃口。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方才那个妈妈走了过来,脸色是祥和的笑:“这个灯是为你们的家人挡灾难的。你们要坚持住才能更好的照顾家人。”


  


  许慕白看着那个妇人,脸上带着讶异,但知道了老妇人的来意,她笑了笑:“谢谢你的安慰。”


  


  晶莹的泪光闪烁着,她感激的看着那个老妇人。


  


  那个老妇人也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前面就是她雀跃的女婿。


  


  不过是一场走廊的萍水相逢遇见,那一句小小的安慰竟像是强心剂一般振奋人心。


  


  许慕白端起饭盒大口的吃着,江北拍了拍她的背,示意她慢一点。


  


  “南南一定会醒来的,快吃,不要让她醒来就看到咱们憔悴的样子。”江北揽着许慕白,两个人似乎带着一种神秘的纽带。


  


  陈之桃看着江北和许慕白,或许很久以后他和江南也会这般恩爱。


  


  吱呀——门开了,护士急匆匆的出来,一路小跑出去,不久以后,更多的医生急匆匆的赶来。


  


  陈之桃的心咯噔一声,可是此时此刻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手掌狠狠的攥紧,血痕很快就显现出来。


  


  许慕白拍了拍陈之桃的肩膀:“放松一点,南南会没事的,你很久没有休息了,回去睡吧。”


  


  陈之桃摇了摇头,神色坚定的站在那里,其实他很想抽一根烟,但是此时此刻,他很怕一点点烟雾的缭绕就会使得那一场手术前功尽弃。


  


  等待,这是他一生最漫长的等待。


  


  每一次医生与护士的进进出出都揪着他们的心。


  


  第二天清晨,陈之桃终于体力不支,坐在椅子上睡了过去。


  


  江北心疼的看着这个女婿,从前对他总是有种种的芥蒂,可是现在看来,他是真的很爱江南。


  


  吱呀,门被推开。


  


  疲惫的护士看着还醒着的江北缓缓的走了过来。


  


  江北的心几乎要跳了出来,他缓缓的,缓缓的站起身来看着那个护士。


  


  护士嘴角弯了弯:“手术成功了。”


  


  江北几乎听不清那护士的声音——


  


  看着江北呆愣的神情,护士脸上有些不耐:“病人的手术很成功。”


  


  不知道陈之桃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他也站在那里,阳光照耀在他脸上,晶莹的泪落了下来。


  


  喜极而泣——


  


  失而复得——


  


  这样的人生,真是充满了不稳定,可是他也终于知道什么叫大喜,什么叫喜极而泣。


  


  江北回头看了一眼陈之桃,两个男人的眼神带着坚定与喜悦,那一刻,他们甚至还带着一丝难以置信。


  


  许慕白来的时候,江南已经出了手术室,正在重症监护室度过一个艰难的危险期。


  


  透过玻璃窗,陈之桃静静的看着那个满头都是绷带看不到脸蛋的江南,她的手臂已经有些干枯,但是上面插满了各种各样的仪器很是令人心疼。


  


  许慕白的泪就没有听过,那就是说她的女儿啊,从前养的那么壮实,此时此刻却是如此这般干瘦。


  


  江北不断的递着纸巾,哭一哭也好,这么几天的情绪会令人崩溃的。


  


  陈之桃不敢再动分毫,无论许慕白怎么劝,都执意守在外面。


  


  据说,江南会在一个星期之后醒来。


  


  如果平安度过危险期的话。


  


  可是到下午的时候,江南的心跳便没有了那么稳定。医生又开始一拨一拨的进进出出。


  


  开颅手术,虽说比较成功,但是里面存在风险还是有的。


  


  一天抢救了三次,陈之桃的心就这么大起大落。


  


  熬过一天,还有六天。


  


  或许这就是支撑他最大的理由。


  


  就连夜晚,他的眼睛也是炯炯有神。


  


  看着她,夜色下,昏暗的小夜灯,洁白的纱布,或许她明天就会醒来,也或许她明天就会消失,可是自己的爱不会少一分一毫。


  


  两天。


  


  江南中途似乎动了一下,但是最后被确定为幻觉。


  


  护士不断的进进出出换着药瓶。


  


  点滴从来没有停过。


  


  陈之桃不敢想象江南体内的血液不知道还有多少是她自己的,被这些合成的冰冷的液体占据了她原本火热的身体。


  


  三天。


  


  一切似乎都是那么平静,但是窗外却是风雨欲来风满楼,连带着心境都差了起来。


  


  四天。


  


  疯狂的暴风雨不断的敲打的玻璃,偶尔的惊雷会让许慕白吓一大跳。


  


  可是陈之桃依旧站在那里,如同雕塑一般看着江南。


  


  五天。


  


  一切都看起来那么明朗,可是心电图突然的跳动就像是晴天霹雳一般。


  


  原本宽敞的重症监护室因为医生的聚集而显得有些拥挤,但是那么多的医生有条不紊的诊断着垂死的江南。


  


  六天。


  


  黎明前的黑夜是最深的黑,所有人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陈之桃疲劳到站在那里睡了过去。


  


  许慕白心疼的看着他却又别无他法。


  


  七天。


  


  一切就绪,就等江南醒来。


  


  甚至许慕白和江北也跟陈之桃一眼眼巴巴的站在玻璃窗前看着江南。


  


  原本一尊雕塑,此时此刻变成了三尊,小护士每每看到都无奈的摇摇头,直感叹这个人真是好福气。


  


  可是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江南却依旧沉睡着。


  


  直到深夜的来临,陈之桃的心冰冷下来。


  


  她还会醒来吗?


  


  医生看着江南也皱起了眉头:“再等等吧。”


  


  一句再等等吧,掺杂着无数的希望与失望,在这个夜晚静静的流淌着。


  


  许慕白的泪又落了下来,她苦命的女儿,为什么要吃这样的苦。


  


  “都怪你!”终于,许慕白忍不住爆发出来,尖锐的声音回荡在走廊上很是凄厉。


  


  陈之桃冷不丁的被推了一把,整个人差点倒了下去。


  


  他稳了稳身子,继续看着江南,甚至眼神都没有动过一分。


  


  “要不是你,江南怎么会落得这样的田地!”许慕白又要伸手去推陈之桃,却被江北一把抱住:“你滚,你滚!”


  


  她的声音很是尖锐,不多时,走廊上出现了一些同样在等待着病人的家属,虽然每个人都不喜欢被打扰,可是对于这般绝望的行为,他们却是如此的理解。


  


  没有谁愿意看着自己的至亲站在生死的边缘。


  


  陈之桃依旧一动不动的看着江南。


  


  江北轻叹一声拉着许慕白走远了去。


  


  果然还是崩溃了。


  


  就像是当年江南生病的时候,许慕白整个人都发了疯。


  


  母亲的本能,却令人讨厌不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