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空降桃花360度爱 > 第190章 手术吧!

  人生就是这么奇特,偶然间,会遇见一些人,一些事情就会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就在此时此刻的沈冰莲再也不是从前的沈冰莲。


  


  看着镜中的自己,娇小的身躯,身上穿着美丽的衣裙,周围人的目光带着艳羡和柔和。突然之间,她就有了爱的感觉,也有了美的感觉。


  


  便是这般,人生一下子充满了希望与光辉。


  


  没有什么比看到美丽的自己,然后这个美丽的自己被人爱着更好了。


  


  沈冰莲从小就倔强,从不是大人们喜欢的孩子,她穿的衣服也大多是偏向男孩子,甚至大多数时候,她是被当做男孩子处理的,所以一向她都是与人对峙。


  


  只有这一次冲动的对峙,遇到了江南,江南就像是她的指引天使,带她走进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她可以美丽,她可以被爱,她可以做一个普通人。


  


  带着纯真的眼神,带着温柔的包容,也带着毫无节操的自来熟——这就是江南,可是她的手里好像握着无数人生命的钥匙,会在不经意间打开人们最好的人生。


  


  江南从试衣间走出来的时候,陈之桃的眼神闪着无与伦比的光辉。沈冰莲知道这一场还没有开打的战役她已经败了。是她自己退缩了,这样的江南是她永远也无法企及的。


  


  有史以来,倔强而不服输的沈冰莲败的心服口服,没有一丝丝的怨言。


  


  江南对着镜子转着圈,像一只美丽的花蝴蝶一般。


  


  她的笑应该可以染绿整个夏天,然而此时此刻,她微笑的脸渐渐失去了血色,渐渐的倒在地上,陈之桃一下子愣在那里。


  


  所有的时间都好像静止了,只剩下江南微笑的脸在不断的旋转着。


  


  然后缓缓的倒在地上,夏至未至,然而此时有了秋的含义。


  


  在大家的注视之中,陈之桃大步走向江南,他的脸上很平静,似乎是对这样的场面司空见惯,可是那眼底想要极力隐藏的悲伤早已满溢出来。


  


  他每走一步都带着似乎都带着悲恸的哀嚎,脚步声哒哒哒的敲击着人们的心灵。


  


  情侣们握紧了自己的双手,朋友们聚在一起不肯乱动,妈妈们紧紧的抱住自己的孩子。


  


  就这样看着陈之桃一步一步的走向江南,仿佛几个世纪般的漫长。陈之桃抱着江南走远了去,人群之中才开始了阵阵八卦之声。


  


  沈冰莲一路小跑跟在陈之桃的身后,他的步子稳健有力,江南似乎是舒舒服服躺在他的怀里睡着了一般。


  


  “叫救护车,马上!”陈之桃一边走一边命令道。


  


  沈冰莲慌忙拿出手机拨了120。她的手在不断的颤抖,从前从未有见过谁倒在自己面前。


  


  那一刻,她以为她已经死了。


  


  颤抖的声音报告着这里的位置,五分钟后,救护车的声音就惊心动魄的响了起来。


  


  江南被抬上那张躺了无数次的病床,脸上的神情是仿佛回家一般自如,只是那毫无血色的脸看上去有些吓人。


  


  沈冰莲不知怎么无法将视线从江南脸上移开,她是那么美丽,那么善良,甚至完全不被世俗所禁锢。


  


  可是此时此刻,她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陈之桃守护在她的身边,脸上带着无尽的温柔。


  


  “你知道她生病了吗?”沈冰莲忍不住问道。


  


  陈之桃抬起头看了她一眼,随后点了点头:“她不会死的,她一定不会死的!”


  


  不知怎的,沈冰莲觉得陈之桃的话带着无尽的自欺欺人,其实他心里应该清楚江南的状况,但是他还是选择了逃避。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人们所不愿意面对的,逃避有一千一万种,唯有面对只有一种,那就是让自己深陷在痛苦之中。


  


  以陈之桃的阅历,当然知道这些道理,可是面对江南,所有的道理都像过眼云烟,只有窝在手心的她才是最真实的。


  


  沈冰莲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便一直这样沉默着。


  


  很快就到了医院,一切都是那样的轻车熟路,在江南即将被推进抢救室的时候,一直镇定的陈之桃突然伸出了手拦住了推床。


  


  “我能不能再看她一眼?”陈之桃轻声的问着,但是他的眼睛始终盯着江南。


  


  沈冰莲手中的手机咔嚓一声拍下了陈之桃那带着笑的悲伤。


  


  他早已知悉她的情况,他知道死亡随时会来,他选择带着她笑着去过好每一天,然后在她倒下的时候,独自承受着悲伤。


  


  此时此刻,他靠在墙边,眼睛第一次失去了光彩。


  


  沈冰莲就这么定定的站在他的身旁。


  


  “你知道吗?”陈之桃突然有了倾诉的愿望:“我以为我这辈子会为了自己的事业去爱上一个女人——”


  


  沈冰莲抬起头看着陈之桃:“你的事业?”


  


  似乎没有听到沈冰莲的反问,陈之桃缓缓的开口道:“美人还是江山,即使是17岁的我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江山,可是到了30岁,本应该带着无尽的成熟与理智选择江山。但是此时此刻真的真的不敢放手美人。”


  


  沈冰莲注视着他悲伤的侧脸,从来没有人会把笑变的这么悲凉。


  


  “如果江山能够换回美人一笑,管他烽火戏诸侯还是红尘一骑妃子笑,那都不是事儿,只要她活着就好。”陈之桃的每一句话都似乎带着巨大的悲恸。


  


  沈冰莲从前都以为男人必须必的为了事业而奋斗,只有今天,她终于看到了爱情的本质。


  


  爱是不顾一切,爱是超越生死,爱到最后竟然没有了自己。


  


  她抬着头看着此时此刻的陈之桃,心里突然有种感觉,如果这一生有个男人可以这么爱自己,那么即便是死也无憾了。


  


  可是江南真的会想死吗?


  


  病危通知书雪花片似的飘过过来,陈之桃麻木的接过那些雪白的印了密密麻麻字的纸,然而他握在手中的笔却在颤抖着。


  


  一次,两次——


  


  终于,无数的专家都聚集过来。


  


  责任护士走了出来,直直的看着陈之桃:“我们的专家觉得应该马上做开颅手术,这样下去太危险了。”


  


  “成功率是多少?”陈之桃的声音明显的带了颤动。


  


  “她的身体还很虚弱,成功率大概只有百分之五十。”责任护士一字一顿的说着:“这是手术告知书,签了,就马上手术。”


  


  沈冰莲看着陈之桃握着笔站在这微弱的阳光里,最后一丝阳光终于褪尽的时候,他的手终于动了起来。


  


  “江南的合法丈夫,陈之桃。”几个大字清清楚楚的写在那张神圣的纸上。


  


  或许这是他们的名字最后能写在一起。


  


  收到了陈之桃的签字,护士匆匆忙忙的折回了抢救室。


  


  陈之桃拿出手机想要告诉许慕白,可是手颤抖的厉害,几次按号码都按不下去。


  


  许慕白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只是平静的“哦”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挂掉电话的刹那,陈之桃听到了电话那头踢里哐啷的声响。


  


  许慕白瘫坐在地上,继而缓缓的站起身来,似乎她每走一步,她的头发便白那么一分。


  


  等到她到了医院的时候,她的头发已经如雪一般洁白。


  


  陈之桃看着满头银发的许慕白,脸上满是惊愕。


  


  许慕白摸着自己的脸,带着一点点的笑意:“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陈之桃摇了摇头,只是指了指身边的玻璃,夜晚的玻璃如镜子一般将他们清清楚楚的印在玻璃上面。


  


  许慕白惊讶的看着自己的白发,随即淡然的一笑,顺势伸出手拢了拢自己的白发。


  


  要有多么深的爱才可以一夜白发?


  


  许慕白从不知道她对这个女儿爱的这么深。


  


  曾经,多少次深夜里抱怨她哭得自己睡不着,曾经多少次看着她的成绩单绝望,曾经多少次被她愚蠢的行为气到爆……


  


  这个孩子蠢笨的不像是亲生,甚是她怀疑自己是不是抱错了——


  


  她的世界江南最辉煌的时刻就是考上北武理工的时刻,可是那已经成了很久远的过去,而且最后她还是沦落成为北武理工的八卦谈资——校园风云榜第一位。


  


  那一刻,许慕白开始有了一点点的小确幸,但是她依旧怀疑她是不是自己的女儿,为什么行事作风,行为习惯全部都与她背道而驰?


  


  此时此刻,蓄积已久的泪水终于缓缓的落下来。


  


  她的孩子为什么就不能安安稳稳的做个普通人?


  


  她的孩子为什么就不能平平安安的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


  


  她的孩子为什么一次次的被堵在人生的岔路口,左边是悬崖,右边是深渊,中间的桥破烂不堪。


  


  如果可以这样的苦,她来承担好不好?


  


  许慕白虽然经历过最穷困,但她还是幸福的,江北极力的维护着她的幸福。


  


  可是陈之桃,他和江南才刚刚开始却已经有了无数次的结束。


  


  他们在一起真的好吗?


  


  此时许慕白的心中充满了无数的怨恨,如果不是自己自作主张让他跟江南重新在一起,那么江南也不会——


  


  她忘了,江南的情况总有一天会走上手术台。


  


  只是陈之桃的到来,似乎是把这一天带到了眼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