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空降桃花360度爱 > 第180章 盛开的荆棘

  许老爷子瞧了江北一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表现的淋漓尽致。


  


  江北愣了一下,却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依旧是温和的笑笑。


  


  如果江南看到自己意气风发的老子一下子像个缩头乌龟,估计准能笑疯了。


  


  江南——为什么没有笑呢?


  


  因为她面容平静,躺在病床上面,呼吸平稳,一副现世安稳的样子。


  


  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都到齐了,就差江南没有醒过来。


  


  医生走进来的时候,被这阵仗吓了一大跳:“你们——都是家属?”


  


  “对!都是家属。”几个人异口同声,出其不意的再次吓了医生一跳。


  


  医生往后退了一步,嘴角抽了抽:“我先说好,你们别打我。”


  


  “嗯,不打。”又是难得的异口同声。


  


  医生又后退了一步:“她脑子里有个血块。“


  


  就那么一瞬间,杀气四溢,医生满身冷汗,他又后退了一步:“现在的身体不适合做手术。”


  


  原本只是在房间里的杀气似乎已经冲出整个房间。


  


  医生已经开始瀑布汗,双腿直发抖:“情况不危险,绝对不会危及生命。”


  


  江东轻咳一声:“你先出去吧,我们等会儿派个代表跟你谈。”


  


  医生终于松了口气,带着点小确幸道:“那我就先走了?”


  


  江东点了点头,他后退一步,踉跄的走了出去。


  


  “这医生,莽莽撞撞的,可靠么?”许老爷子很是不满道。


  


  江东转过身看着江南:“这里的医生都是最好的,这个您放心。”


  


  许老爷子点了点头,也转过头看着江南。


  


  可是又能怎么样呢?


  


  江东派人安顿了许老爷子一家,然后带着江北去找医生。


  


  医生本是想要喝口茶,一看到江东和江北,差点没把茶喷出来。


  


  江东皱了眉头:“你看你,这是闹哪样?”


  


  “江司令,您这一家实在是太像一家人了。”


  


  “少耍贫嘴,江南到底怎么样?”到底还是铁血军人,江东从来都是直呼其名。


  


  医生瞄了一眼他身后的江北,然后正色道:“上次的时候,脑袋里只有一点点阴影,这一次那个阴影已经变大了一些,所以我就给她查了一下,然后就发现这是一个血块,还有增大的趋势,但是以江南现在的身体状况可能不适合做手术。”


  


  江东看了一眼医生:“说完了?”


  


  “还没——”医生看着这两位脸色不对,一下子站了起来:“她这个血块压迫了中枢神经,恐怕醒过来的时候会失忆。”


  


  “失忆?”江东和江北看着医生有些难以置信。


  


  医生点了点头。


  


  江东和江北都没有说话,而是陷入了一阵沉默。


  


  “还好,能醒过来就好。”江北先开了口。


  


  他们对望了一眼,似乎眼底带着些什么。


  


  “爸,我想带江南回北武岛。”在返回的路上,江北终于提出了他的要求:“如果她什么都不记得,那么就让她还是当个傻姑娘好了。”


  


  “瞒得住么?”


  


  “能瞒一天是一天,就她这身体,几个月不让出门还是可以的。”江北看着窗外,盛夏的天是那么热烈。


  


  江南一点都不像江南,她像这火热的夏天,带着盛开的力量。


  


  江东轻叹一声,算是默认了这个事情。


  


  “真的不告诉桃子了吗?”林春华不知道何时站在江东身后,缓缓的走了过来挽住他的手臂。


  


  江东拍了拍她的手:“放心,小别胜新婚。”


  


  林春华点了点头,看着江北,眼睛里带着些湿润:“打小就忙,现在好好照顾着。”


  


  “我知道了妈,我肯定好好照顾着。”江北点了点头。


  


  在江南醒来之前,直升飞机就带着她和江北以及许慕白飞回了北武岛。


  


  那个她熟悉的家。


  


  家里以及配备了最先进的设备,驻守在北武岛的军医每天都会去看看她。


  


  许慕白每天都守着江南身边,按照医生说的话给她按摩。


  


  已经到了最热的三伏天,北武岛的海风带着灼热的温度,但是江家却是冰冷的。


  


  甚至江北和许慕白都不再说话,两个人大多数时候都是沉默的坐在江南的床前。


  


  江南的头发似乎又长了一点,许慕白每天换着法给她梳头,江南就像是睡美人一般,只是她的王子在哪里?


  


  “要不要把他叫过来?”许慕白突然仰起头看着江北:“或许他能叫醒南南。”


  


  “然后醒了,再去受这些苦?”江北皱着眉头看着许慕白,从前,他总是听她的,可是这一次,他不想:“即使是这样睡着,也是安全的。”


  


  许慕白低下头不再说话。


  


  江北是对的,江南一直追随着陈之桃,然而却没有什么好的结局。


  


  “童话终究是童话啊!”许慕白轻叹一声。


  


  海州市,陈之桃的豪宅里。


  


  陈之桃看到桌上的炸茄盒和藕盒,一下子冲进厨房,一个高瘦的背影站在那里忙碌着。


  


  “南南?”


  


  “什么?”回头的却是薛剑铭。


  


  陈之桃看着薛剑铭的脸,皱着眉头:“为什么做这个菜?”


  


  “老板您爱吃啊!”薛剑铭笑得痞痞的样子真是像极了江南。


  


  陈之桃转身:“倒掉,我不吃。”


  


  薛剑铭笑了笑:“日子总是要过的,时间会冲淡这一切。”


  


  “你在说什么?”陈之桃转过身看着薛剑铭,脸上满是疑惑。


  


  薛剑铭点了点遥控器:“你看。”


  


  电视上铺天盖地的江南的死讯。


  


  然而他却不知道?!


  


  陈之桃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转身离开。


  


  薛剑铭看着那个急切的身影,到底还是带着失落,只是,竞争对手已经死了,最后的胜利一定会属于她。


  


  她把剩下的藕盒和茄盒一股脑倒进油锅,脸上满是狰狞。


  


  在江南之死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之时,陈之桃出现在江东的楼下,他抬起头看着那门禁森严的豪宅大声喊着:“江南!江南!……”


  


  原本那个会跳回来大声回应他的女孩,此刻却不见踪影。


  


  “江南——”


  


  “江南——”


  


  ……


  


  一声一声直到声音嘶哑。


  


  林春华到底于心不忍,有些紧张的握着江东的手:“他已经在外面很久很久了!”


  


  江东看了一眼身旁的警卫:“把地址给他。”


  


  警卫递给陈之桃地址的时候,陈之桃整个人都明亮起来。


  


  他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他的心脏砰砰砰的跳着!直到他推开那扇门。


  


  黑白的江南挂在墙上看着他。


  


  照片上的江南笑得很是灿烂,她从来都是这样笑得很是灿烂。


  


  或者说她的表情很是丰富很是夸张,甚至有些过了头,可是她是多么鲜活啊!


  


  陈之桃从前的生活总是平稳的,江南带给他无尽的色彩。


  


  可是——


  


  此刻,她却率先变成一抔没有颜色的土。


  


  陈之桃坐在地上,呼呼的喘着气,眼睛里却没有一丝丝的眼泪,痛!


  


  心真的很痛,他握着自己的胸口,晕厥在地上。


  


  等他醒来的时候,林春华正端着一碗粥颤颤巍巍的走进来。


  


  “你醒了?”林春华微笑道:“来喝点粥吧!”


  


  陈之桃一下子握住奶奶苍老的手:“奶奶,江南——”


  


  “现在不是很好么?”林春华有些凄凉的看着陈之桃:“各自安好,便是晴天。”


  


  陈之桃似乎陷入巨大的悲恸,他站起身来,接过奶奶的碗,喝光了那碗粥,然后便拔了手上的针缓缓的走出门去。


  


  世界好大,他有好多钱——


  


  可是那个贪财的江南在哪里?他可以带她吃很多好吃的。


  


  他走啊走,走过的每一个地方都有江南的影子,原来,她已经刻入他的骨。


  


  可是为什么啊?


  


  猛然,他想起许慕白那天来到他家,或许那个时候,江南已经生命垂为,然而他却在生着闷气。


  


  错了!


  


  错了!


  


  彻底错了!


  


  陈之桃捂着自己的头,蹲在地上,终于哭了出来。


  


  连哭都带着她的影子,她也曾这般哭过,可是那个时候,他只不过是个旁观者。


  


  如果可以,能不能再来一次?


  


  “喂,回家吧。”薛剑铭轻轻拍了一下陈之桃的肩膀柔声道。


  


  陈之桃转身一下抱住她:“南南,南南,你回来了?我好想你。”


  


  薛剑铭此刻眼神里带着悲痛:“醒一醒,我是剑铭。快要下雨了,我来接你回家。”


  


  陈之桃猛地推开她:“不——南南还在等着我!”


  


  “疯了!你疯了么?!”薛剑铭胸腔中带着怒火:“为了一个女人就疯了?”


  


  陈之桃惨然一笑,没有说话,转身继续走着。


  


  江南考驾照考了好多次都没有过,出门从来都是靠两条腿和地铁。


  


  第一次陈之桃想要走路,从前他只觉得走路很浪费时间,时间都应该用在刀刃上。


  


  可是现在,他才发现,没有了她,自己根本就过不下去。


  


  陈氏集团就这么卖了,薛剑铭变成了别人的秘书,她走出总裁办公室的那一天,眼神很是冷漠,她想到了开头却没有想到这个结局。


  


  或者说是她看错了陈之桃,懦夫!


  


  但是为什么自己的脸上会有泪水?


  


  明明自己不会去爱——


  


  所谓爱情——


  


  真是一剂毒药!


  


  直叫人万劫不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