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明白归明白,自己已经站在现在的地位上,肯定不能像以前一般,尤其是现在还有一个无辜的战宝宝,要冷静,不要大意。


身体虽然很痛,但是并不是受伤的那种痛,像是被麻醉以后的酸痛。


江南的心猛地一沉,那么陈之桃怎么样了?


“宝宝,咱们来的时候见过你桃子爸爸吗?”江南有些急切的问道。


战宝宝舔了舔自己油腻腻的嘴巴:“桃子爸爸也受了伤,但是他没上救护车。”


“那还好。”江南兀自点了点头,那个耿直的boy不在,她就可以放心大胆的编一些谎言了。


战宝宝像是小饿狼一般狼吞虎咽,江南看的于心不忍:“你说你是多久没吃饭了?”


他点点头又摇摇头:“你没醒来,我不敢吃。”


江南一顿,看着这个只有自己半个高的小小男子汉,不由得伸出手摸摸他的头,脸上带着温柔的笑:“你做的很好。”


战宝宝看着江南,悬着的心终于安定下来,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她没有爸爸那般强大,但是看起来真的很可靠。


江南的脑袋里开始算计着,这些人到底是冲着陈之桃来的,还是冲着江东来的?总不能是冲着这么好的她来的吧?肯定是被这几个爷给拖累的。


照宝宝的说法,战夜寒应该不是主人公,毕竟,他们只是路过。


那么现在她就是战夜寒的妻子,谁也撼动不了她的位子。


江南脸上带着邪魅的笑:“宝宝,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妈妈,战夜寒的妻子,知道么?”


战宝宝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江南,脸上突然带着惊喜:“妈妈,你愿意跟爸爸结婚啦?”


“特殊情况特殊对待。”江南满脸黑线,教唆一个小孩子撒谎,看来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宝宝,无论妈妈说什么,你都要点头同意好么?”


战宝宝看着江南有些歉意的脸,裂开嘴角笑了笑:“我知道,妈妈,爷爷说过对坏人可以说谎话。”


江南看着战宝宝会心一笑,这么聪明伶俐的助手,他们一定会活着出去的。


他们走过一个很长的长廊,长廊两边种了一些很美丽的花,颜色绚丽。如果不是因为被绑架,江南肯定会喜欢上这里。


很快他们就见到了这次的傅里叶,一个万种风情,妖娆无比的女人。花海之中,那个女人坐得的椅子都缠绕着些许藤蔓,这就是这里的女主人傅里叶。


江南一见到就默默地在心里把陈之桃骂了个遍,怎么还招惹上这么一个娘们儿?回去得好好算算帐。


“女王殿下,放了我们吧,我们普通小老百姓真的不敢得罪女王啊!”所谓先发制人,还没等傅里叶开口,江南已经眼泪鼻涕横流。


战宝宝看着江南,明显愣了一下,不过江南敲了敲他的脑门,他便学着江南的样子哭了起来。


没多久,这俩人就已经哭得头晕眼花,傅里叶却不动声色的看着他们。


不过,论毅力,还真没有人比得过江南。


傅里叶不说话,她便一直哭,哭得战宝宝都睡着了,她自己的嗓子都哑了,她还在哭。


甚至,她有点怀疑这些人是蜡像还是怎么的?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傅里叶就这么看着江南从一大早哭到了傍晚,落日的余晖撒在她白皙的脸上,恰到好处的泪痕看起来楚楚可怜,好一个梨花带雨。


傅里叶优雅的吃了一颗葡萄,那么小的葡萄,那么遥远的距离,江南只觉香气扑面而来,饿扁的肚子不断地在抗议。怀里的战宝宝,嘴巴也有些干的起皮。


似乎这一招很不管用?


就在她准备放弃的时候,傅里叶开口了:“江南,没什么特长,没什么原则,没什么实力。”


声音带着刺骨的寒意,不知道她和战夜寒比起来谁更加冰冷无情?


江南抬起头,眼泪汪汪的看着她:“对啊,为什么要抓我,我实在是想不通啊?”


“就凭你这个演戏的毅力,就没有抓错。”傅里叶原本架在椅子上的腿放了下来。


这大长腿绝对是极品。


江南突然笑了一下:“你都知道了?”


傅里叶脸上满是嘲讽:“能在他身边的人怎么可能是个废物?”


“不!”江南义正言辞道:“我就是个废物!千万不要高看我,您和他的恩怨一定不能牵扯到我身上。”


傅里叶挑了眉看着江南:“不过,你还是比我想象的差了一些。”


“您到底找谁报仇?”江南开门见山道:“说不定您抓错人了呢?”


傅里叶看了一眼战宝宝道:“战夜寒当年害了我的孩子,我抓他的孩子有错吗?”


“没错。”江南摇了摇头,特么原本以为是找陈之桃的,可是竟然是找战夜寒的?!怎么就烧到自己家来了?


“可是我是陈之桃的妻子,这是我儿子,不是战夜寒的宝宝。”江南眼睛直直的看着那个傅里叶,一本正经的说着瞎话。


傅里叶嘴角弯了弯:“为了个男人说瞎话值得么?”


“我说的是实话,结婚证要不要看?”江南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本结婚证扔了过去。


她和陈之桃笑的一脸灿烂。


傅里叶身边的一个穿着极其帅气的女生接住了那本结婚证,并且小心翼翼的打开:“主人,是她和另一个男人的结婚证,没有战夜寒。”


“战夜寒身边的女人到底是谁?”一晌,傅里叶开了口,声音冰冷带着杀意。


江南笑了笑:“也是我啊!”


傅里叶眯起眼睛盯着江南,那危险的气息就像是眼镜王蛇一般。


江南笑了笑:“战夜寒也看上我了啊,所以才来追我,这不是把我儿子都骗走了!女人么,会打扮会保养总是会有男人爱的。”


不过我看你倒是没有男人爱,也不可能有男人爱。江南不动声色的腹诽道。


傅里叶缓缓站起身来,这身段——看起来跟江南一般高,但是身材就好太多了,胸部Q弹Q弹的样子,江南绝对望尘莫及。


她走到江南身边抬起她的下巴,看着江南那张坦然的脸,没有任何的妆容,也没有任何的恐惧,一双黑曜石一般的眼睛闪烁着快乐的光芒。


的确和迷人。


“你是不是想报复战夜寒,正好我也烦了他每天追着我,不如,我们联手办了他?”江南看着傅里叶,脸上带着兴奋的笑。


傅里叶松开她的下巴,缓缓的走回自己的花椅。


江南望着那个完美的背影,战夜寒那小子艳福不浅的,不过不知道是怎么惹了人家姑娘,现在人姑娘要倒打一耙。


“你说怎么办了他?”清冷的声音不似先前那般寒冰,甚至带了一丝丝的兴奋。


江南嘴角一弯:“你得先把他引过来啊!然后咱们这里这么多人还打不过一个战夜寒吗?”


傅里叶不屑一顾道:“我一个就够了!”


“就是啊,您把他抓住了,不就随您处置了。”江南一脸单纯道:“要杀要剐随便您哪!”


傅里叶嘴角一弯:“当真这么狠心?”


“最毒妇人心,当真这么狠心,他来了,您就放我们走呗,我们俩一个女人一个孩子就像好好活着,绝对不会给您添麻烦。”


“安娜,按她说的做。”傅里叶看着江南,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


安娜捏着手中那本结婚证有些不自然:“主人,不要被这个女人的花言巧语——”


傅里叶头一抬,安娜明显浑身一颤,闭了嘴,弯下身子走出了这座花园。


江南虽然脸上带着感激的笑,但毕竟,这也太顺利了。


太过顺利的时候,就像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肯定带着更大的阴谋,只是这个阴谋到底是什么?


不过,至少现在他们还能平平安安的多活几天。江南抱着怀中的战宝宝,手心之中细密的汗珠几乎要湿掉他的衣衫。


战宝宝兴许是太累了,在江南怀里睡得很沉很沉。


很快战夜寒就收到了一封信,信中江南和战宝宝闭着眼睛并排躺着,后面有一个简短的地址。


傅里叶估计的没错,战夜寒一定会觉得别人碍手碍脚而独自一人过来。


江南自然觉得战夜寒是个战神,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危险,因为这里到处都是女人。直到她看到陈之桃也出现在监控之中,她脸上的惊讶不亚于傅里叶。


傅里叶高挑着眉:“这个男人是谁?”


“傅姐姐,这是我老公,他肯定是不懂事儿跟来了,把他轰走就是了。”江南嘴角抽搐着,皮笑肉不笑的解释道。


傅里叶看了一眼江南:“你不想知道,你老公对你是不是忠诚的么?”


江南摇了摇头:“不想。”


“好久没有男人来了,给她们玩一玩。”全然不顾江南的话语,傅里叶对着安娜说道。


安娜点了点头便转身走了,此时的花园带着阵阵清香,江南啃着手中的西瓜紧紧的盯着监视器上的战夜寒和陈之桃。


两个人被机关引向不同的方向,凶险正在像他们一步一步的逼近。


战宝宝根据江南的嘱咐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偶尔会吃上一些东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