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空降桃花360度爱 > 第153章 我没有爸爸了……

  江南的心也随之下沉,他会逃婚吗?


  虽然已经有了结婚证,但是按照传统,总是要有个婚礼才算正式结婚。


  其实江南也想过要逃婚——这些幸福来的太突然以至于她到现在为止都不能确定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在自己的美梦之中?


  在看到爷爷皱着眉头的时候,江南只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咯噔沉了下去。


  她今天穿着最华美的婚纱——专门为她订做,每一处都贴合着她的身材。


  她今天化着最精致的妆容,几位造型师在暗处不断的看着她,只要状态有微微的不好,立马就会有人来为她整理。


  江南今天是那么闪耀,可是他却迟迟没有出现。


  江东见着江南失魂落魄的样子,拍了拍她的手,低头轻生道:“不要担心,我已经派人去找了。”


  江南抬起头看着江东,笑了笑。


  “这才像个新娘子!”江东看着江南:“江家的人没有一个孬种!”


  江南重重的点了点头,脸上重新绽放了光彩。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


  嘭——


  巨大的响声在大厅之外响起,江南转过头看着窗外……


  玫瑰花瓣纷纷扬扬的落下,一枝玫瑰花如箭一般射在江南脚边。


  江南低头看着那支玫瑰花,是他来了么?


  “女士们先生们!魔法表演开始啰!”陈之桃的声音从遥远的上空传来。


  江南捂住嘴巴看着那个超人一般在天空之中飞翔的人。


  白色的礼服礼帽,单片镜——


  江南目瞪口呆的看着陈之桃——竟然是怪盗基德!


  她突然想起有一天陈之桃突然问她除了他还有没有喜欢的男人,然后江南就说最喜欢的就是怪盗基德。


  江南记得那个时候她很是向往的说:“超浪漫的——”


  只不过是一句话而已。


  他就让她的梦想成真了,就在刚才她还在怀疑他的爱。


  滚烫的泪珠滑落,陈之桃伸出手接住那颗晶莹的泪。


  嘴角带着邪魅的笑:“美丽的新娘你是为什么而哭泣?”


  江南看着单膝下跪的陈之桃,嘴巴一张一合却只能说出:“我……我……”


  陈之桃似乎在万分期待的等着她的话,江南却“我”了半天什么都说不出来。


  一个灵感能让人神采飞扬……


  一个拥抱能代替所有……


  江南看着陈之桃,张开双臂想要抱住他。


  可是却不及他速度一二。


  在看透了江南的意图之后,陈之桃率先把江南抱了起来。


  一阵风起,白色的婚纱在空中飘扬着,陈之桃脸上是遮挡不住的幸福感,江南羞怯的将头埋在陈之桃的怀中。


  牧师在前方等着他们,所有人都微笑着看着他们。


  牧师看着他们,轻叹一声:“真是般配。那么,你们准备好结婚了吗?”


  陈之桃看了一眼怀里的江南,微笑着点了点头。


  牧师充满智慧的眼睛看着陈之桃:“陈之桃你确信这个婚姻是上帝所配合,愿意承认接纳江南为你的妻子吗?”


  陈之桃依旧深情的看着江南:“我愿意。 ”


  牧师继续问道:“上帝使你活在世上,你当以温柔耐心来照顾你的妻子,敬爱她,唯独与她居住,建设和谐美满的家庭。要尊重她的家庭为你的家族,尽你做丈夫的本份到终身。你在上帝和众人面前愿意这样吗?”


  “我愿意。 ”陈之桃毫不犹豫的点头。


  牧师转而看向江南:“江南你确信这个婚姻是上帝所配合,并愿意承认陈之桃为你的丈夫吗? ”


  江南已经迫不及待,火热的眼神看着陈之桃:“我愿意。”


  牧师继续问道:“上帝使你活在世上,你当常温柔端庄,来顺服这个人,敬爱他、帮助他,唯独与他居住,建设和谐美满的家庭。要尊重他的家族为本身的家族,尽力孝顺,尽你做妻子的本份到终身,你在上帝和众人面前,愿意这样吗?”


  江南点了点头:“我愿意。 ”


  陈之桃将早已准备好的粉红色戒指戴在江南手上,


  婚礼的钟声响起,江南站起身来,两个人看着彼此,慢慢的靠近。


  这简直是一个历史性的吻。


  陈大光远远的看着陈之桃,渐渐的眼睛都变得模糊起来,仿佛又看到自己结婚的时候,然后一眨眼陈之桃就出生了,然后好像又是一个眨眼,陈之桃都结婚了。


  时间永恒的流逝,从不肯给人回头的机会……


  可是这一生从头来过,自己会有不同的选择吗?


  或许……


  谁知道呢?!


  陈大光带着微笑倒在地上。


  陈之桃的眼神触及的刹那,整个人都苍白起来。


  江南紧紧的握着他的手。两个人一起向着陈大光的方向奔去,人们已经为他们让开了一条路。


  陈大光嘴巴里喃喃的说道:“爸爸这一生最爱的女人不是飞舞……而是你的妈妈……你也要像我爱你妈妈一样爱江南……桃子,一定要幸福……”


  陈大光的气息缓缓的消失了,陈之桃额角的青筋暴突起来:“医生……医生……救救我父亲!”


  陈大光永远的走了……


  陈之桃心中五味陈杂,在医院里,他靠在江南肩头:“南南,我没有爸爸了。”


  “我爸爸送给你!”江南拍着陈之桃的肩膀柔声说道。


  纵然陈之桃总是跟陈大光吵架,但是到底是血浓于水,他们之间的感情是刻在骨子里的。


  江南拍着陈之桃的背,又轻声唱起来虫儿飞。


  陈之桃的眼眶红了,但是到底是没有落下泪来。


  江南看了很是心疼。


  婚礼上陈之桃如此的别出心裁,陈大光的葬礼,陈之桃操办的极其端正,甚至连时间都不差一丝一毫。


  那一场葬礼上来了很多人,欧阳乐香哭晕了几次,陈希达的泪也从来没有停止过。


  只有陈之桃从头到尾一言不发的站在那里,天上雨点落了下来,打湿了他的发,江南撑着伞站在他的身后。


  人们渐渐退场,哭声越来越小。


  陈之桃和江南一对夫妻站在陈大光的墓前。


  不知道欧阳乐香是从哪里出来,一下子把江南推倒在地上。


  “贱东西!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克死了大光!”欧阳乐香歇斯底里的发泄着。


  陈希达在不远处看着这场闹剧。


  江南从草地上爬了起来,毫不犹豫想要反手给她一个巴掌。


  谁知陈之桃一把揪住欧阳乐香的衣领子:“你给我说话注意点,下次小心我剁了你的手!”


  欧阳乐香被陈之桃扔在地上,陈希达终于走了过来,阴沉道:“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确实是你跟这个女人结婚的那天爸死了,妈说两句怎么了?爸刚死,你就要赶我们出家门吗?”


  陈之桃看着陈希达,没有说话。他转身牵起江南的手,大步离开。


  陈大光致死都没有抛弃他们,那么他也不会抛弃他们,不过是养着两个蛀虫罢了。只要他们不闹事,那他们就还是陈家的人。


  可是这么想的也许只有陈之桃一个人。


  欧阳乐香和陈希达的眼神里带了一些莫名的东西。


  一时间陈大光的死开始满城风雨。


  继承人,遗产几个字眼每天被拿来咬文嚼字。


  陈之桃的工作时间也加长了很多,从前陈大光的一些关系网,陈之桃并没有刻意去注意,但是现在看来,有些老家伙还是相当棘手的。


  陈之桃也越来越发现陈大光其实是个很了不起的人,虽然没有他爷爷鼎盛时期那么厉害,至少从未衰败的很难看。


  那么他也不能太过松懈——


  如果没有欧阳乐香和陈希达的话——


  他们两个几乎天天都要在陈之桃的办公室里闹一场。


  陈之桃揉着额角看着他们,怎么会有这么无赖的人?陈大光是不是傻?


  唯一的安慰就是想到江南——


  她每天都会在家里等着他,家里再也不是冷冰冰的。


  一想到江南,陈之桃的嘴角就会不自觉的带着微笑。


  其实,全公司上下的人都感受到自从陈之桃结了婚,一切都比以前轻快多了。


  即使是批评,也不再像是从前那般怒若雷霆。


  从没有听说过江南的人也都对江南起了好奇心——到底是怎样的女人把这样一个不近人情的总裁化为绕指柔。


  那些见过江南的人已经把江南吹嘘成一个天上有地上无的超级女人。


  事实上,江南不过是在家里养伤,新伤旧伤满身伤——陈之桃管的非常严格,即使是出门买菜都得有人跟着。


  就像是一堵密不透风的墙,把江南重重包围起来。


  江南很快就适应了这种生活,每天会坐在二楼喝茶或是吃冰淇淋等着陈之桃。


  等陈之桃下班以后,她会第一时间冲下去……


  两个人的二人世界,每天似乎带着一种默契。


  陈大光去世后的日子,陈之桃很是难过,江南就默默的陪伴着他。


  有时候会为他做一顿简单的晚饭,有时候会画一张他的画。


  这就是婚姻么?江南感觉到全身心的安宁——


  原来自己想要的不过是做一个家庭主妇……


  江南偶尔会跟许慕白说起这些,许慕白总是劝她要走出家门,一个工作的女人才最美……


“可是妈妈,你最后也没有工作了啊!”


许慕白愣了愣:“傻丫头那是因为妈妈爱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