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空降桃花360度爱 > 第149章 房子,车子,金子

  江北一双眼睛直勾勾着盯着陈大光手上的血迹。


  


  陈大光看着江北愣神的样子笑道:“怎么,这么多年连吐血都没见过?”


  


  江北收了神,看着陈大光重重的点了点头:“见过,就在刚才。”


  


  陈大光笑了笑:“你特么冷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江北看着陈大光,有些不知所措,曾经他们是敌对,可是现在他却怎么都恨不起来。其实若不是陈大光当年对许慕白的死缠烂打,或许江北和许慕白也就没有了交集。


  


  陈大光抽了几张纸巾擦了一下:“别特么可怜我,都是为了钱应酬出来的!”


  


  “哦。”江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证明自己听到他说的话。


  


  那一夜,陈大光说了很多很多,多到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青春已经离他们很远很远,唯一放不下的便是自己的孩子。


  


  即使,那个孩子已经完全能够独当一面。


  


  江北看着絮絮叨叨的陈大光,嘴角带着一丝笑。


  


  “艹!什么时候我也这么娘们了!”陈大光看着江北面带微笑的样子,一脸不爽。


  


  江北哈哈大笑起来:“其实从一开始你就是这么真性情。”


  


  陈大光不知不觉也哈哈大笑起来,说起来,他们因为许慕白而成为势不两立的仇人,从没有这般在一起相处过。


  


  或许他们只是在那个能成为好朋友的年纪,错过了成为好朋友的机会。


  


  笑过之后,陈大光突然哇哇大哭起来。


  


  江北的眼眶也湿润了,浩渺的宇宙,还有那总是令人参悟不透的生死面前,他们都不过是稚嫩的孩子。


  


  死亡本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但是极少有人能正视它。


  


  它预示着一切的终结,同时它也深刻的让人明白到底自己内心深处的渴望。


  


  陈大光亲眼见识了欧阳乐香对她财产的觊觎,还有陈希达看似无害,其实内心比谁都阴毒。


  


  只有陈之桃,虽然看起来冰冰冷冷的,但是他的心比谁都要热。


  


  如果他能够跟江南在一起,那么陈大光也就能放心的去了。


  


  “爸!”江南从楼上叫了一声,两个男人同时转过头来看着江南。


  


  陈大光抢先一步看着江南:“唉!怎么了?”


  


  江南有些脸红的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刚才他和江北的谈话,她和许慕白也是听的真真切切。


  


  许慕白似乎是擦了一下自己的眼睛说道:“乱答应什么,聘礼还没谈好呢!”


  


  “谈,过来好好谈。”陈大光有些脱力的坐在沙发上面。


  


  许慕白扶着江南一步一步的走了下来,坐在江北的身边。


  


  他们三个人看起来是那么和谐幸福,如果——


  


  陈大光想着陈之桃的妈妈,如果她没死的话,现在的场面多么令人动容?


  


  “说吧,钱,车,房子——”陈大光顿了顿,眼神里带着光芒:“这些都可以有,想要什么?”


  


  许慕白看着陈大光,嘴角带着笑:“房子要市中心的别墅,车子起码要劳斯莱斯,钱的话,六百万好了,凑个吉利!”


  


  江南猛地转过头看着许慕白,眼神之中带着无限的惊讶——这可是狮子大开口啊!


  


  “你看,我闺女都开始向着你了,这小眼神瞪得,好像我是坏人一样!”许慕白看了一眼江南,然后微笑道。


  


  陈大光哈哈大笑起来:“的确是狮子大开口,不过我喜欢,不过说起来,现在你们的身份可不比从前,但是江东这位爷爷,就让刚才那些聘礼相形见绌。我给,我都给。”


  


  “妈——”江南刚想说些什么,许慕白就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江南又转过头看着江北,江北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说话。


  


  就这样一分钟之内,谈好了聘礼。


  


  不多时,陈大光便起身走了出去,江家三人看着那个孤独而萧索的身影,竟难以抑制的悲伤起来。


  


  江北揽着许慕白的肩膀:“小白,我爱你。很爱很爱。”


  


  许慕白有些惊讶的看着江北,他从前可是从来不会说这样的话。


  


  江北温柔的眼神也对上许慕白那双闪闪发亮的眼睛。一时间两个人开启虐狗模式。


  


  江南看着那条街道,似乎在等着谁的到来。


  


  现在她不必在陈之桃面前自卑,她的身价配得上他。


  


  可是他为什么没有来?


  


  立春一过,很快就是陈之桃的生日了。


  


  一大早陈大光就又跑了过来,跟江南商量着怎么给陈之桃过生日。


  


  江南看着陈大光总觉得他很有趣,终于她忍不住转向许慕白:“妈,当时你为什么没有嫁给陈伯伯?”


  


  陈大光一愣,对上许慕白那双同样懵逼的眼睛,两个人不由的哈哈大笑起来。


  


  看着哈哈大笑的他们,江南总觉得江北头上有着一顶若有若无的绿帽子。


  


  叮咚——


  


  许慕白一边笑一边跑去开门,陈之桃带着一些桃子站在门外。


  


  他看着许慕白灿烂的笑脸,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尤其是他看到陈大光的时候眉头皱的更高了些。


  


  江南雀跃的揽住陈之桃的胳膊,小眼神亮闪闪看着他:“你来了?我好多了,你看,我又能自己走了。”


  


  陈之桃从陈大光身上收回目光,当他看到江南的时候,眼神之中终于带了一丝温柔:“我带了桃子,想吃么?”


  


  “想。”江南笑得阳光灿烂,仿佛得到了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一般。


  


  陈之桃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径直走向厨房——


  


  不对,自己应该是第一次来江南的家,可是为什么自己会知道厨房在哪里?


  


  或者是说,他曾经作为阿柴的记忆仍然存在着。


  


  自从陈之桃来了以后,陈大光就开始一言不发,只是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像一个耄耋老人一般。


  


  此时陈之桃可以回避着许慕白,曾经他对许慕白的印象还不错,但是自从知道她就是许飞舞,他就不能淡定了。


  


  他很想问一句,若不是她,他的母亲会死吗?这个问题无解,但是他却总是把责任推到许慕白身上。


  


  当然上天不会回答他。


  


  上天总会在人们山穷水尽的时候坦然的告诉你没路了,去死吧!可是当人们真正需要它指导的时候,上天就再也不见了。


  


  然后人们就会爱上一些同样人,也会恨上一些失约的人。


  


  陈之桃带着江南走出家门,外面的阳光还有些刺眼。


  


  或许是该坦白一切的时候了!


  


  江南走出门,用手挡住眼睛:“这几天都没出门,这么一出来还真是有点不适应。


  


  “我们去哪里呀?”


  


  “去看马戏团啊!”陈之桃笑了笑:“今天盖世英雄登场!”


  


  江南恍然大悟的看着陈之桃,两个人快步走着。


  


  没多久,江南就喘息的厉害,陈之桃毫不犹豫的抱起江南向着远方走去。


  


  江南满足的窝在陈之桃厚实的胸膛上面,心中的像是小鹿在撞。


  


  虽然他们已经结婚,但是这样亲密的时光还真是很少,如果可以,希望时能够停留在这里。


  


  不过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很快就遇到了拥挤的人流,他们被迫被推搡着。


  


  江南抱怨着:“真想不到,这小子把马戏团做这么大,这可是要走出国门的节奏啊!”


  


  陈之桃点了点头,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胸前的江南:“是啊!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疯狂。”


  


  两个人坐在座位上的时候,已经距离开始只有十分钟,超级大帐篷里边有很多很多人,或是慕名而来,或是谈情说爱,或是教育孩子,总之人很多很多。


  


  很快盖英雄就出场了,他向着江南挥手致意,江南也回敬给他一个拳头。


  


  跟盖英雄老爸在的时候一样,他们演的都是老派正统的马戏,很少有先进的玩意儿。


  


  不知不觉江南就睡了过去,陈之桃看着那张熟睡的侧脸躺在自己的腿上,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不知道这样的江南婚礼上能不能撑住?


  


  直到马戏结束,陈之桃的都一动不动的当着人肉枕头。


  


  虽然音乐声震天响,江南丝毫没有醒过来的痕迹。


  


  这样的情况让陈之桃有些恐慌,万一江南醒不过来呢?


  


  可是他又不想打断她的美梦,江南的嘴角弯弯的,脸上满是愉悦的表情。


  


  只是不知道,江南这么的开心是因为梦到什么。


  


  盖英雄也走了过来看着熟睡的江南,无奈的摇摇头:“我们就要走了。”


  


  陈之桃点了点头。


  


  朋友永远都是朋友,道别无须费力,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或许明天,或许后天他们就又会见面了。


  


  看着盖英雄即将离开的背影,陈之桃张嘴说道:“我们的婚礼,要来啊!”


  


  “红包肯定到,人的话就要看有没有时间了!”盖英雄转过身笑了笑,话语之间带着成熟与老练。


  


  或许曾经那个年轻气盛的他已经死了,那个他只能生活在她无尽的回忆之中。


  


  除了她,他再也不会犹豫着要不要摘下这个虚伪的面具。


  


  盖英雄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指轻抚江南的脸颊,看着他,就像是看着他的青春,终究是要散场的。


  


  只是希望以后你能够幸福。


  


  仅此,足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