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空降桃花360度爱 > 第144章 青春不留白

  陈之桃毫不含糊的坐在陈大光身边,陈大光似乎也没有惊讶,他看起来是那么神采奕奕。


  


  “桃,你知不知道你妈妈年轻的时候很想办一场演唱会?”陈大光看着陈之桃,眼神之中是难得的柔和。


  


  “你确定是我妈,不是那个叫飞舞的女人?”陈之桃的眼睛看着舞台,嘴巴里却恶毒的说道。


  


  陈大光看着陈之桃的侧脸,愣了一下,然后只是笑着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陈之桃看着一组又一组的人上台,江南排在第24组,只是她今天不是来弹琴的,她今天是主唱。


  


  “第24组主唱,就是我女人,我们已经领证了!”陈之桃淡淡的说道。


  


  陈大光猛地转过头看着陈之桃:“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不跟我商量?”


  


  “为什么要跟你商量?”


  


  陈大光拍案而起!


  


  他身后的评委也跟着站了起来。陈之桃依旧不搭理他。


  


  陈大光又缓缓的坐了下去:“好,好,好,我倒是看看是什么样的货色。”


  


  陈之桃悠闲的等待着,陈大光却越来越烦躁,他的儿子依旧到了这个年纪依旧叛逆——


  


  同时他也觉得很颓废,毕竟是他自己当初因为陈之桃妈妈的去世而忽略了他。


  


  或许,如果当初不是那么忙而忽略了她,也许一切不会是这样子。


  


  “有请第24组乐队——初生!”


  


  “卧槽!畜牲乐队?!这就是你选的未来陈氏集团的第一夫人?”陈大光带着一丝怨怼看着陈之桃。


  


  陈之桃黑着脸看着他:“是初生——不是畜牲!能不能不要把你龌龊的思维带到生活中来?”


  


  身后的评委看着陈氏集团两个高冷到爆的头儿此刻吵得热火朝天。


  


  可以确定的是,他们确实是一家人。


  


  升降梯缓缓升起,江南也渐渐出现。


  


  迷彩服,脸上还画着油彩,脸上带着巨大的墨镜。


  


  陈大光指着江南:“就是她?”


  


  “对!就是她!”陈之桃两只眼睛此刻看起来神采奕奕。


  


  陈大光急不可耐的扔了一个牌子上去:“出局!”


  


  江南看着那个翻滚了几下的牌子,很是不解,她摘下眼镜看着陈大光,不知道是哪里惹到他了?


  


  陈大光看着江南,恍惚间就像是看着曾经的她——


  


  他一时间的失神,焦林木也走近了:“我们还没唱为什么让我们出局?”


  


  坐在教师席上的许慕白也有些坐不住了,踩着小高跟哒哒哒走了过去:“我女儿还没有唱!为什么要让她出局!你们这里的黑幕到底有多大?”


  


  声音尖细而咄咄逼人,许慕白直勾勾的看着那个有些秃顶的老男人,管你是谁,敢欺负到老娘闺女头上,办了你!


  


  陈大光听到这声音却似乎是失了神,身子一下子僵硬起来,他缓缓的转过头,眼神之中竟是带着些许泪花:“小舞!”


  


  陈之桃整个人似乎变得冰冷而僵硬,他一直想要找的飞舞难道就是江南的妈妈?


  


  他难以置信的看着许慕白,从前他只是觉得她有些他的母亲,现在看来,竟是他的母亲有些像他。


  


  那个爱了他整整五年的女人,那个为了他不惜一切的女人,就是因为江南的妈妈而死去了?!


  


  陈大光整个人向着许慕白扑过去。


  


  江南使出全身的力气一脚踹开陈大光:“干嘛呢?!我妈也是你能欺负的?!”


  


  陈大光跌坐在地上,一下子场面混乱起来,主持人急忙扶起陈大光,许慕白想要拉着江南走开。


  


  可是江南看着焦林木的低着头的样子,站在那里没有动。


  


  “闺女,咱走,这破比赛咱们不参加了!”许慕白拉着江南气鼓鼓道。


  


  可是任凭她怎么拉扯,江南好似已经长在这地面上一般:“妈,我不能走!我们这是乐队!不是我个人的演唱会!”


  


  江南一字一顿的说完,许慕白愣在那里,再一次,她觉得她的江南长大了,已经可以独当好多面——就在她为了朋友,不冲动这件事情上,她真的很可靠。


  


  焦林木看着江南,满脸的难以置信。


  


  许慕白站在陈大光面前,气势汹汹道:“我女儿要唱!”


  


  “好!让她唱!”陈大光看着许慕白点了点头。


  


  许慕白转身向着江北走去。


  


  江北看着许慕白的样子有些奇怪,便开口问道:“怎么了?”


  


  “陈大光!”许慕白看着江北无奈道:“陈之桃的爸爸是陈大光!”


  


  江北一下子顿住,难以置信的看着陈之桃和陈大光的方向:“是他?”


  


  他的脸上的表情很是精彩,说不上是哭还是笑——


  


  这个事情说起来就是他们的大学时代。


  


  同样的北武理工,同样的青春年少,同样的为了爱不惜一切。


  


  那个时候,许慕白还叫做许飞舞,而且没有这么穷困,因为她的爸爸是许老爷子,江北还没有抱得美人归,陈大光的头还没有秃。


  


  陈大光的头发是北武理工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百变的发型配上百变的颜色,是红极一时的非主流的表率。


  


  那个时候多少女生围着他转,然而他的心却被高冷女神勾走了。


  


  后来不断的追击之中,他才知道,这个高冷女神的有钱程度不亚于他自己,因此用金钱打动一个人的心的决策失败。当然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流氓有文化。


  


  还记得那个是月黑风高夜,三个人的命运同时被扭转。


  


  陈大光带着他前卫到非主流的乐队守在许飞舞宿舍下面。


  


  那个时候,有钱人家的小孩还是很低调的,所以他们依旧住在宿舍里,一盆水从天而降。


  


  陈大光非但没有生气,他对着天空大喊:“飞舞,到我怀里来吧!”


  


  现在想来,那时候的陈大光真的是相当前卫。


  


  许飞舞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离着宿舍还有一个天桥的距离。


  


  有那么一个瞬间,她很想,转身就走,不是住不起外面,不是不可以任性。


  


  但是她清楚的知道,她不能走,必须要勇敢的解决这个问题。


  


  就在这个时候,江北带着厚重的眼镜,抱着一大摞书,低着头从她身边走过。


  


  许飞舞一把抓住江北的手腕,江北缓缓的抬起头看着那张天仙似得脸,鼻血缓缓的流了下来。


  


  她看着江北的样子,一时间如五雷轰顶,但是此时已经再没有其他人。


  


  这个世界上有两个选项,一个是鼻血眼镜男,一个是七彩陈大光。


  


  许飞舞还是选择了鼻血眼镜男——其实那个时候她肯定想不到这是与她共度一生的人。


  


  江北的书被许飞舞从天桥之上一脚踹了下去,然后强制他擦干鼻血。


  


  许飞舞鼓起了好大的勇气拉起江北的手:“你他妈给我注意点,过了今晚老娘双倍赔给你钱!”


  


  江北在许飞舞的淫威之下点了点头。


  


  两个人出现在宿舍楼下的时候,陈大光的鼓锤都掉在地上了:“飞舞——你是眼瞎了吗?”


  


  许飞舞看着陈大光咄咄逼人道:“我已经有男朋友!拜托你隔远一点!”


  


  “不行啊!不算数!”陈大光猛烈的摇着头:“这个人也太次了!你知不知道大家都怎么叫他?大家都叫他废物!”


  


  ……


  


  一时间,整个夜晚安静下来。


  


  江北伸出手,在万众瞩目下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谁知道一个滑手,眼镜掉在地上。


  


  似乎一瞬间就两眼一抹黑,江北松开许飞舞的手开始在地上找眼镜。


  


  哄堂大笑。


  


  许飞舞恶狠狠的看着陈大光:“你刚才说什么?”


  


  “大家叫他……”陈大光一时间额头布满密密麻麻的汗珠。


  


  许飞舞又上前一步,皱着眉头问道:“叫他什么?”


  


  “飞舞,”陈大光紧张兮兮的看着许飞舞:“不,飞舞,不是,我不是说你,你要知道你的名字有多好听?”


  


  陈大光暗暗佩服自己的才华,这样就接上了早已准备好的台词!


  


  “飞舞的樱花是多么的浪漫,我想在樱花盛开的时候牵起你的手!”陈大光说着,单膝跪地,手中是一枚货真价实的钻戒:“飞舞,你愿意嫁给我吗?”


  


  许飞舞冷眼看着陈大光,往前迈了一步——


  


  咔嚓——


  


  “我的眼镜!”身下传来江北的哀嚎,他向前一扑,正好扑倒了的陈大光,陈大光不偏不倚倒在了那摊洗脚水里。


  


  “废物,找死呢!”陈大光看着江北怒吼道。


  


  许飞舞后退一步,看着江北缓缓的捡起自己的眼镜,那眼镜被她的高跟鞋踩了一个洞,江北带上那个有洞的眼镜,看起来特别滑稽。


  


  她一时忍不住竟然哈哈大笑起来。


  


  看着许飞舞笑了,陈大光也呵呵的傻笑起来,江北顺手捡起掉在地上的钻戒,瓜兮兮的递给许飞舞:“他给的,要不要?”


  


  “不要!”许飞舞一把夺过那个钻戒:“快点回去还给你爸!要不然小心被吊起来打!”


  


  陈大光不死心道:“飞舞,我这都是为了你啊!”


  


  “等你拿到特等奖学金的时候再说!”许飞舞已经趁着这个间隙走进了宿舍,只留下了这样一句话。


  


  一句本是玩笑的话,却一不小心在一颗心里种下了种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