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空降桃花360度爱 > 第121章 救命!波塞冬之吻!

  何若月犹疑之间只见到另外一个身影在不远处沉浮,江南?


  


  他调头准备向着那边游过去,却不料身形一顿,脚上一股大力将自己拉拉扯的前进不得。


  


  何若月转过头去,发现是莫丽丽抓住他的脚,他试着挣扎了一下,但是莫丽丽的手却出奇的力气大。


  


  这就是生存的欲望缩迸射出的能量。


  


  可是江南她怎么样了?


  


  何若月一个弯身抓住莫丽丽的手,用力一拉,将她拉了上来。一点一点的靠近海平面,一到了海平面,莫丽丽猛地接触到空气开始大力喘息。


  


  解除了生命危急,莫丽丽很自然松开了手。


  


  何若月没有任何的犹豫转身向着江南的方向游过去。


  


  江南此时只觉得身体很痛,她想呼喊陈之桃,可是一张嘴就有不断的海水涌进来,巨大的漩涡拖着她,即使有着救生衣护体,但还是难以回到海面上。


  


  突然一只手抓住了江南的手,江南猛地睁开眼睛,只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但这就是生的希望。


  


  江南狠狠的伸出手抓住那只手,那样炙热,那样有力。


  


  两只手狠狠的握在一起,他们的身体在逐渐的靠近,江南的嘴角甚至带了一丝微笑。


  


  现在,她知道,她爱他,爱到不可挽回。


  


  抓住他的手,她就安心了。


  


  江南的嘴巴带着笑微张,不断的有泡泡从她口中吐出来。


  


  何若月开始慌了,刚才为了将莫丽丽举起来,他几乎已经用尽了力气,但是他不能放手,他紧紧的拥住江南,两个人一起被那个吸力拉扯着下沉。


  


  但是江南的几乎已经溺水,何若月一只手扶住江南的脑袋,狠狠的吻了上去。


  


  如果可以,就把自己所有的氧气都给她!


  


  一条黑影如鬼魅一般冲了过来,一脚踹了过来,何若月的屁股被大力一击,他很有些愤怒,但是就是这一个力量,将他们从漩涡的力量带推了出来。


  


  江南垂下的手触到一个冰冷的手指。


  


  是谁在呼唤她?


  


  他需要她。


  


  江南猛地睁开眼睛,一把推开何若月,收到第二个推力,何若月顺利的迅速上浮。


  


  可是——


  


  江南调转了身子,身体上的开始有血液渗出,狠狠的咬着嘴角,刚才何若月给她的生机。


  


  但是如果没有他,她为什么要活下去?


  


  陈之桃给了他们最后一击,自己整个人卷入了最有力的吸力带。


  


  江南随着漩涡不断的下沉,他在哪里?


  


  重于,那只冰凉的手近在咫尺,江南双脚用力一登,脸颊上的伤口也破裂开来,血液随着海水打在眼睛上,江南有些看不清,但是她的手终于抓住了陈之桃的手。


  


  总是带着冰冷的温度,但是他的内心却是火热无比。


  


  江南紧紧的攀附着他,狠狠的咬在他的脖颈之上。


  


  巨大的痛感,陈之桃复苏过来,睁开眼睛满眼的血红,江南紧紧的抓住他。


  


  可是,这个蠢女人,有没有脑子,明明可以不来拖后腿了,但是非要这样带着他去找死神。


  


  陈之桃一只手抱着江南,另外一只手调整着自己的方向。


  


  终于,漩涡的力量已经开始下降,只要离开漩涡带,他们身上的救生衣足以让他们上浮。


  


  本来自己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身上这个菟子丝一般攀附着自己的江南——


  


  陈之桃嘴角带着一丝邪魅的笑,如果这就难住他,那江南就是看错人了。


  


  他手脚并用,一点一点的远离漩涡带,他们的身体也在逐渐的上浮。


  


  江南的血不断的渗出,一条巨大的血带触目惊心。


  


  何若月浮出水面以后,大口喘息,四处张望,看着不断的有红色飘了上来,他却看不到她——


  


  “啊——”仰天长啸,他什么都做不了,他什么都做不了!


  


  陈之桃的头倏忽出现在海面上。


  


  何若月从来都没有像现在一样渴望见到陈之桃。


  


  陈之桃看到何若月的一刹那,恶狠狠道:“刚才那一吻,我会找你算账的!”


  


  何若月却已经泪流满面,江南的头就在陈之桃的肩膀智商,她尖锐的牙齿还在陈之桃的身体之内,两个人都在流着血。


  


  但是他们都没有痛苦的表情。


  


  莫丽丽看着他们,心底的震撼无以复加。


  


  她曾以为爱情就是门当户对,就是一起环游世界。


  


  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爱情是这样努力的带着彼此活下去。


  


  陈之桃没有丝毫的犹豫,一把掰开江南的嘴,甚至他肩膀上血肉都硬生生的撕掉。


  


  他猛地把江南抱出水面,挂在自己的肩膀上,江南口中不断的吐着海水和血水的混合物。


  


  等到再也听不到江南的干呕声,陈之桃抱着江南,狠狠的吻了上去。


  


  没有一丝一毫人工呼吸的痕迹,那样狠厉的吻。


  


  何若月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嫉妒,在这一刻,他也终于明白,爱情并不是人人都能有的,爱情也不是想尽办法就能追求到的。


  


  因为有的人,天生就是为了那个人生的。


  


  这样命中注定的爱情是任何人都打破不了的魔咒。


  


  突然,他的脚底像是擦过什么东西。


  


  何若月低头一看,惊恐道:“有鲨鱼!”


  


  陈之桃终于松开了嘴巴,微眯的眼睛透漏出残忍的杀意,这一刻,谁也不能再动江南一丝一毫。


  


  “打开戒指!”何若月大喊道。


  


  一般这些鱼类都会本能的远离龙卷风,那么此刻,只要打开戒指,那么他们就有希望。


  


  莫丽丽紧张的不断靠近何若月。


  


  陈之桃摸索着江南的手指,在食指上,虽然他不喜欢何若月,但是他不会干涉江南的事情。


  


  打开那个戒指,小小的龙卷风出现在海面上,那个逐渐靠近的鲨鱼停住了它尾巴的摆动。


  


  龙卷风不断壮大,鲨鱼不断后退。


  


  何若月重重的舒了一口气,他们的血真是太不是时候了。


  


  莫丽丽突然的尖叫吓住了他们所有人!


  


  “不要乱动!”陈之桃当机立断,怒喝一声。


  


  莫丽丽本能地闭上了嘴巴,两只手紧紧地捂着自己的嘴巴,一动也不敢动。


  


  何若月将头埋进水里,看着莫丽丽脚边的小鱼,它们不停地在她身边转悠。


  


  一晌,何若月浮出水面,他喘息几口,用手甩掉脸上的水,看着莫丽丽,脸上是冰冷的表情:“你该洗脚了。”


  


  莫丽丽一愣,看着何若月,他可一点都不像是这种时候说这种冷笑话的人,可是他说出来了。


  


  “哈哈”江南虚弱的笑了起来,刚才她被莫丽丽那声尖叫惊得整个人都清醒过来。


  


  一双闪闪发亮的眸子之中,只有一个人,那眉眼,那鼻梁,那嘴巴都是自己的最爱。


  


  不顾的嘴角的血迹,江南狠狠的,狠狠的吻了上去。


  


  陈之桃也狠狠的享受这个同生共死的吻。


  


  或许从此再没有什么事情能拆散他们。


  


  这个吻,很长很长。


  


  “好了没啊?”何若月有些不耐烦道:“我们要尽快登陆,龙卷风没电了,鲨鱼会回来的!”


  


  江南意犹未尽的松开搂着陈之桃的手,陈之桃却没有丝毫的松懈。


  


  何若月皱了眉头,四下里看着,太阳已经开始慢慢向下,东南西北也分得格外清晰。


  


  那么他们面临的是黑暗,是冰冷,是死亡阴影的笼罩。


  


  “嘟——”


  


  是游轮的声音!


  


  “看到没有,有船!”


  


  何若月看着惊呼的江南,脸上是不可思议,因为他到现在都不能说江南到底是运气差的可以还是运气好得可以——


  


  多少次生死劫,多少次劫后余生。


  


  这次或许是海神波塞冬受到了江南血的祭献——


  


  她的人生永远在生死之间徘徊,也正是因为如此,她的爱那么炙热那么专一。


  


  她之所以活着就是因为爱和活下去的信念。


  


  或许陈之桃亦是这样的想法。


  


  他的眼中,所有的宠溺都紧紧的看住那一个人,再容不下别人的一丝一毫。


  


  莫丽丽看着那两个血液都融为一体的人,心底的挫败感,前所未有。


  


  她预感到这次的行动肯定会失败。


  


  或许,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自己的生命之中会不会也出现一个让自己生死与共的人,从前的莫丽丽永远优秀永远灿烂,但是在真正的爱情面前,她觉得自己是那么渺小。


  


  她看到何若月为了江南不顾生死,她看到陈之桃为了江南向着死神奔跑,她看着江南为了陈之桃竟然可以那么狠的咬下去。


  


  只有陈之桃清醒,他们才能活下来,否则,就一起死。


  


  江南的意图是那么明朗,不能同生,那么就共死。


  


  想不出什么理由还能拆散他们,她所做的一切不过都是跳梁小丑一般——


  


  回头吧!


  


  心底的声音在呐喊,她跟上他们的背影,努力的不让眼泪掉下来。


  


  从来没有得到过,却已经失去了。


  


  陈之桃和何若月一人一只手拉着江南,艰难的前行,莫丽丽也跟了上去。


  


  人生有很多的迷茫,要活下去才能参透这些迷茫。


  


  江南已经耷拉着脑袋像是昏死过去。


  


  陈之桃和何若月满脸的焦急之色。


  


  游轮愈来愈近,愈来愈近,他们的生机也愈来愈大。


  


  转而那条鲨鱼游曳的从他脚底向着远方游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