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空降桃花360度爱 > 第116章 调教!不可避免的事情!

  这个夜晚注定是不平静的夜晚。


  


  黑暗之中,江南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一会儿睁开眼睛瞅瞅陈之桃那模糊的轮廓,一会儿手指戳一戳他健硕的身体。


  


  陈之桃一把抓住江南不停乱动的手,闷声道:“睡觉。”其实为了这次求婚的排练,他已经很累很累。


  


  过了一晌,江南终于安静的打起瞌睡来,熟料此时敲门声再次响起。


  


  两个人朦胧的睡眼对望了一眼。


  


  “谁呀!大半夜的让我不让人睡觉?”江南的脑袋轰的一炸,语气极其不善。


  


  何若月站在门外有些尴尬:“你睡了吗?我有几个题不会,想要问问你!”


  


  他用的是“你”,似乎是刻意避开“你们”这个词。


  


  “我们睡了,明天吧!”还不等江南开口,陈之桃有些厌烦的说道。


  


  江南一手推了推他,开口道:“进来吧,我教你!”


  


  她又推了推陈之桃:“去开门啊!”


  


  陈之桃满脸不情愿的开了门,看着门口的何若月,面色不善。


  


  何若月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径直走了进去:“这么晚打扰你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没事的,什么问题?”江南坐起身来笑了笑。


  


  何若月刚要坐在江南身边,陈之桃一个鲤鱼跃龙门趴在了床上,抬着头看着何若月:“对啊!什么问题?说不定我也会呢?”


  


  何若月只得往旁边挪了挪,悻悻的拿着书指着书上的练习题。


  


  江南接过那本书看了半天,抬起头看着何若月,脸上满是真诚:“这个我真的不会!”


  


  不知道哪里戳中了笑点,陈之桃躺在他们两个之间笑得合不拢嘴。


  


  “让他给你讲!”江南一把按住陈之桃的头笑眯眯道。


  


  陈之桃停了笑,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江南:“我可没说要给他讲。”


  


  看着陈之桃拽拽的样子,江南翻起白眼:“那我找我老公给小月讲好了!”


  


  陈之桃一下子爬起来正襟危坐:“夫人有命,不敢不从!”


  


  接着以迅雷不见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讲完了这道题:“好了,这下我们要睡觉了,有什么问题明天问,这么晚睡,不利于我夫人身体的恢复!”


  


  陈之桃在“夫人”二字上加了重音。


  


  何若月悻悻的走出门外,看着陈之桃一脸得意的笑关了门。


  


  他站在门外,有种迈不动腿的感觉。想起那无数个寂寞的夜,却从来没有这般失魂落魄,他不怕世俗,不惧年龄——只是,她从来都没有爱过。


  


  江南的青春带着荒诞,而他的青春只有江南而已。


  


  一只手突然出现抓住何若月的肩膀把他拉到黑暗之中。


  


  何若月皱着眉头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示意自己不要说话的莫丽丽。


  


  莫丽丽带着何若月一路走着,轻车熟路的来到沙滩上,晚风吹起轻微的浪打在沙滩上。


  


  何若月看着莫丽丽熟练的点着一支烟,皱起了眉头,他并不喜欢这样的女孩子。他喜欢干净利落,努力上进——就像江南那个样子的女孩子。


  


  “你喜欢江南?”莫丽丽也不拐弯抹角,她说的很直接。


  


  何若月不知道她适合意图,但是以不变应万变是可以的,所以他以沉默回应她。


  


  不过,显然莫丽丽并不在乎何若月的回答,她向他吐了一个眼圈:“那个又蠢又丑的女人到底有什么好,你们这些男人被她迷得七荤八素的!”


  


  “你——”何若月满腔的怒火熊熊燃烧起来。


  


  莫丽丽嘴角一勾,满意的看着何若月:“别摆出一副我可以侮辱你,但不可以侮辱你的江南的架势,我好怕。”


  


  当然看不出她一丝丝怕的痕迹。


  


  何若月的心事被人看穿,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他从来都是与那些机器打交道。遇到人真的很不擅长。


  


  可是又觉得自己什么都不说也不太好,便应了一句:“你知道就好。”


  


  “我当然知道。”莫丽丽看着他,眼神中带着调戏小男孩的俏皮:“你们这些男人就是喜欢这样表达自己的爱。可是有什么用呢?她又不知道。”


  


  “知道又怎样?”何若月看着大海随意道。


  


  莫丽丽笑得更加欢:“她知道,就会犹豫,就会有选择——”


  


  “他们是真心相爱的!”何若月有些泄气。


  


  莫丽丽拍了拍他的肩膀:“世界上没有拆不散的情侣,只有不努力的小三!”


  


  “我才不要做小三!”何若月鄙视的看着何若月。


  


  “那你就忍心看着江南在陈之桃身子底下——”


  


  莫丽丽的话还没说完,何若月就粗声道:“够了!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但是我绝对不会让你伤害江南一分一毫的!”


  


  这一点点的刺激就受不了了?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莫丽丽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到何若月身边:“放心,现在江南浑身是伤,量陈之桃也不敢动她。”


  


  “动”字说的及其挑逗。


  


  何若月的声音带着冷意:“我说了你休想伤害江南一分一毫!”


  


  “我干嘛要伤害她?你觉得我哪里比不上她吗?”莫丽丽又吐了一个眼圈,这一次语气却带着落寞:“我也不明白,怎么就输给这么个女人,不过,机会总是有的。”


  


  “你到底想干什么?”何若月感觉自己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压制着想要厮打莫丽丽的火气道。


  


  莫丽丽看着何若月,笑了起来:“我想要陈之桃,你想要江南,我们应该是最佳战友,干嘛总是一副想要打死我的样子?”


  


  “我不会跟你同流合污的!”何若月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转身离开。


  


  莫丽丽看着何若月的背影道:“我知道你会回来的——因为你爱江南!爱从来都不是成全!”


  


  何若月摇了摇头,走进了别墅之中,他绝对不能受这个女人的蛊惑。


  


  莫丽丽看着何若月的背影,轻声嘟囔一句:“成全别人的人都是傻子!”她随手一弹,未燃尽的女士香烟落在海水之中。


  


  嗞——


  


  烟彻底熄灭了,黑黢黢的烟头随着海水荡漾。


  


  夜晚总会过去,黎明总会来临。


  


  江南醒来的时候,急不可耐的转过头看着陈之桃。


  


  陈之桃此刻正瞪着大眼睛看着江南。


  


  江南脸色一红:“你看什么看?”


  


  “看我夫人起床!”陈之桃带着一脸坏笑。


  


  江南的脸更红了。陈之桃伸出一根手指点了点江南热乎乎的脸颊:“我倒是不知道你是这么害羞的人!”


  


  江南摇了摇头:“我只是有点不习惯!”


  


  “没关系,有些事情都是需要**的!”陈之桃皱起眉头看着江南满身的伤:“就是不知道你真身伤什么时候好?”


  


  “应该快了吧,最近都开始觉得痒了!”江南抬起手臂看着手臂上疤痕道。


  


  “主人,小姐,可以开始换药了吗?”一号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江南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她们可真够准时的!”


  


  陈之桃躺在床上,懒散的应了句:“进来吧!”


  


  女仆们熟练的给江南褪去衣衫。


  


  江南突然道:“等等——”


  


  “怎么了?小姐?”女仆一号看着江南满是不解,眼神之中也带了一丝恐惧,如果做错什么事情,很可能饭碗就不保了。


  


  “你先出去啊!”江南对着一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伸出手推了一把陈之桃道。


  


  陈之桃看着江南,满脸不悦:“我干嘛出去啊!”


  


  “我要脱光光上药,你在这里,多——”江南羞赧道。


  


  “我们是夫妻!我们是夫妻!我们是夫妻!”陈之桃直接躺在那里翘起二郎腿:“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你现在记住了么?我当然不走!”


  


  江南转过头不再说话,直接闭上眼睛任凭女仆们摆布。


  


  陈之桃微微皱起眉头,嘟囔道:“这以后要是**起来,还得下大功夫啊!”


  


  “你说什么?”江南睁开眼睛看着陈之桃。


  


  陈之桃摇了摇头,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我就是说以后,咱们还要多磨合磨合。”


  


  江南点了点头,觉得身子一凉,自己已经被脱光光了。


  


  陈之桃看着曾经那具完美的躯体,此刻却是千疮百孔,不由得带了一丝心疼。到底还是自己做得不够好,让她吃了这么多苦。


  


  “很难看吧?”看着陈之桃严肃的表情,江南有些不好意思。


  


  陈之桃笑了笑:“怎么会,你看,夫人,我早就有反应了!”


  


  江南的笑僵在脸上,随着陈之桃的手指看着不可描述的部位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啊——”


  


  感觉自己27年的纯洁人生从来没有这么污过!而且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江南感觉自己有些接受不了这些事情。


  


  甚至,她开始有些怀疑,这个陈之桃是不是自己喜欢的陈之桃!


  


  女仆们脸上没有一丝异动,似乎已经司空见惯,她们手上的动作从来没有停止过。


  


  很快江南身上就有了新的绷带,不过已经越来越少,她的身体重要要好起来了。


  


  但是江南却有了另一种担忧,那就是在她好起来的时候,势必要发生不可描述的事情——她不是很确定自己能不能——能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