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空降桃花360度爱 > 第109章 狭路相逢

  一片狼藉的病房在江南的收拾下很快就恢复了原样,但是他们之间的鸿沟却再也无法修复。


  


  两个人之间也越来越安静。


  


  直到第二天陈之桃像往常一样带着煎饼果子和水果来到这里,江南的脸上带着些憔悴,温和的笑着接过陈之桃带来的东西。


  


  陈之桃也坐在病床前边,看着江南忙来忙去。


  


  他看了看还剩下一半的西瓜道:“昨天的西瓜还没吃完啊?”


  


  “对啊,天气冷,不怎么想吃。”江南转过身微笑着点了点头。


  


  陈之桃笑了笑:“那给我切一块吧!”


  


  “好的。”江南转过身去切西瓜。


  


  两个人坐在床边吃着西瓜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辛立志看着他们两个,似乎他们从来都没有这么和谐过,从来都是打打闹闹。


  


  “我们要结婚了!”不知道哪里来的火气,辛立志突然张口说道。


  


  虽然他一直盯着陈之桃,但是余光还是瞥见江南脸色煞白的刹那。


  


  “恭喜。”陈之桃淡然的说道。


  


  “江南你说我们哪一天结婚好呢?”辛立志直直的看着江南,看着她有些无措的样子,突然发现,原来自己可以这么恶毒。


  


  陈之桃脸上的笑明显僵硬了,眼神之中带着痛楚和难以置信。


  


  他定定的转过头看着江南。


  


  江南早已将苦涩全部吞下,脸上是柔美的笑:“日子还没定下来。”


  


  陈之桃的笑脸终于被寒冰所覆盖,他站起身来紧紧的抓住江南的肩膀:“你不能——你不能就这么嫁给他!”


  


  “为什么不能?”江南的笑温柔如水,陈之桃从来没有见到过她这样子。


  


  印象里江南永远都是强悍而无理取闹。


  


  多希望此刻她可以无理取闹:“老娘就是为了逗你玩!”


  


  可是她没有,她脸上的笑带着少女般的娇羞,脸蛋上的红晕让她苍白的脸看起来很有生气。


  


  陈之桃一边摇头一边后退着,撞到了床尾,踉跄了一下,江南反射性伸出手去想扶他,可是他已经他已经转身离开。


  


  逃也似的离开。


  


  江南的笑脸慢慢成伤,最后是无尽的愤怒:“辛立志,你他妈的!”


  


  “我他妈的是个残废!”辛立志冷笑道。


  


  江南直直的看着辛立志:“残废也是有底线的!你节操都死了?!”说着,她愤怒的摔门而去。


  


  辛立志看着江南离开的背影,他其实并不想惹她生气,他其实——


  


  可是为什么话到了嘴边就变成那个样子?


  


  自己这是怎么了?


  


  他的歪着头看着医院洁白的墙壁,在他看来,这只是一片没有生机的惨白。


  


  可是他知道江南还会回来,她一定会回来,她从来都是说到做到。


  


  江南在医院外面的操场上一圈又一圈的跑着,她的心好痛。


  


  她做人还有没有底线了?


  


  跑着跑着,她出了轨——跑到了跑到外面,一路向北冲出了医院。


  


  她不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去,她也不知道自己能跑多久,只是此时此刻只有这样不停的奔跑她才能觉得好受一些。


  


  身上的伤口很痛,但是不及她心底的万分之一。似乎有黏腻的血液汩汩冒出。


  


  她顾不得,她不想停下来。


  


  陈之桃驱车回到家里,黄色闪电走了,宋子安走了,江南没有回来,只剩下阿柴在等着他。


  


  从前这样的生活他只觉得快活,可是现在却是满满的苦涩。


  


  院子边上的母鸡和母鸭子还是会每天下蛋,却没有江南每天追问他到底是想吃鸡蛋还是鸭蛋。


  


  她不会突然从门后跳出来吓自己一跳。


  


  她不会联合着阿柴对着自己“汪汪”直叫。


  


  她将要和别人结婚。


  


  重重的一拳打在墙上,一个模糊的血印留在那里。阿柴似乎吓了一跳,紧张的窝在墙角。


  


  储藏室里一瓶又一瓶价值不菲的酒,陈之桃拿了出来。


  


  他可曾想到过自己要借酒消愁?


  


  这在他将近三十年的人生里一直鄙视的行为,今天却要行动起来。


  


  爱情到底是什么?


  


  他很迷茫。


  


  明明他拥有全天下男人想拥有的东西,但是她却不在身体,整个生命都变得空洞起来。


  


  一瓶又一瓶的酒灌了下去。


  


  一步又一步的路跑了下去。


  


  这就是他们的命运吗?


  


  从那天以后,陈之桃再没有出现过。


  


  江南日复一日的看着辛立志,但是再没有笑容。甚至辛立志想要跟她道歉,也被她冷冷的气势逼了回去。


  


  辛立志恢复的不错,可是江南的伤口却恢复的很慢。


  


  她已经失去了睡眠,每天晚上都要一圈一圈的跑着,然后精疲力尽,然后倒头而睡。


  


  第二天天亮,便睁眼起来。


  


  原本黑亮的眼睛此刻满是空洞。


  


  林春华时不时过来坐坐,看着沉默的两个人,有些干枯的手紧紧的握住江南的手。


  


  江南只是笑了笑。


  


  “快过年了,跟奶奶回家吧!”林春华面带微笑。


  


  自从江东回来以后,林春华越发显得年轻了些,今天还在发间别了一个红色的花。


  


  江南很想点头,但还是苦涩的看了看辛立志。


  


  辛立志别过头去:“别这样看我,你去吧,我自己待在这里。”


  


  “好。”江南毫不犹豫道。


  


  辛立志别过头看了她一眼,显然有些出乎意料,但他还是什么都没说静静的闭上了眼睛。


  


  她走了也好,也好……


  


  有她爷爷的面子在这里,江南自然不会担心医院会怠慢了辛立志,辛立志的第一次手术就在年后。


  


  江南只觉得这样的日子会让她窒息,她很想静静或者说是很想逃离一下。


  


  她猛然想起行李还在陈之桃那里。


  


  是自己拿回来?还是让他送回来?答应奶奶回老家以后,江南一整个下午都在纠结这个问题。


  


  “唉……”江南叹了一口气摸出电话,那个号码早已烂熟于心。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标准的女声普通话,江南却似没听懂一般,重新打了第二遍。


  


  依旧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陈之桃因为生意上的事情很少关机的,这个江南还是知道的。


  


  那就是他换了手机,很明显他就是要抛弃所有的过去。


  


  心好痛,江南捂着自己的心口,缓缓的蹲下身来,眼泪扑簌扑簌的掉着。


  


  如果时光倒流,自己会不会像爷爷说的那样任性,明明她可以任性——


  


  江南一路坐着公交车来到陈之桃的家,站在门口,她仰望着那幢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豪宅。


  


  她想要的东西就在里面,如果她拿走了,那么此生,也许他们都不会再相见。


  


  犹豫着要不要敲门,江南站在门口很久很久。


  


  突然阿柴“汪汪汪”叫了起来。


  


  江南缓缓的蹲下身子看着阿柴,它的眼神还是那样灵动,它的毛发依旧光亮,它吐出的舌头带着健康的色泽。


  


  “阿柴,你在哪里?”一个女声轻柔的呼唤。


  


  江南震惊的抬起头看着院子中的莫丽丽。


  


  随意的居家服,头发挽成一个髻,手里还拿着阿柴的饭盆。


  


  “你是?”


  


  江南逃也似的站起身来躲在围墙后面。


  


  只听莫丽丽有些责怪阿柴:“陌生人的东西可不能吃哦!”


  


  阿柴似乎很开心的叫了几声“汪汪——”


  


  陈之桃从二楼看着他们,声音很是淡漠:“怎么了?是谁来了?”


  


  “不知道也!好奇怪的人!”莫丽丽扬起小脸,脸上是大大的笑脸,在阳光下奕奕闪烁。


  


  陈之桃有些恍然,曾经江南也是这般阳光——可是——他强迫自己打断那些没有结果的想象:“那就不要管他了!上来吧!”


  


  江南听着他们的对话,捂住自己的心口,缓缓的蹲下身子。


  


  痛,很痛,痛彻心扉。


  


  莫丽丽那阳光灿烂的样子,他们之间平常的对话,还有阿柴那欢快的叫声,每一声都像是毒针一般扎在她的心上,让她的心体无完肤。


  


  她已经忍不住要哭出声来,可是她不能。


  


  江南站起身来,跌跌撞撞的跑着,好像被全世界抛弃一般,这个偌大的世界再没有她的立足之处,再没有她存在的理由。


  


  一路跌跌撞撞,被无数人唾弃。


  


  直到撞上了那一群小痞子。


  


  “埃?!你们还记得她么?就是她让我们被关了几个月!”其中一个看着撞到的江南分外眼熟,不自觉的多看了一眼。


  


  江南猛地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他们。


  


  “他妈,风水轮流转,又被我们碰到了,这次可不要饶过她!”一群小痞子蜂拥而上。


  


  “进了一次还想进第二次吗?”江南不躲不闪站在原地阴翳道。


  


  那群小痞子顿了顿,直到领头那个开口道:“她这次就一个人,没有帮手!上!打的她认不出爹!”


  


  他们再次向着江南过来。


  


  江南擦了一下眼泪,伸出自己的双手,悲伤是很恐怖的力量,尤其是带着针扎一般的心痛,她需要发泄的路径。


  


  那么不好意思。今天算你们倒霉。


  


  当初为了让许慕白同意自己来海州市,她特地学的咏春拳,没想到这么实用,早知道就再练一练太极拳好了。


  


  即使是多对一,江南也不见得落了下风,只是不比当初,身上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恢复,身体又开始疼痛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