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仆很快就开始给陈大光吃着上等的汤食,那香味真是太诱人。


  


  江南忍不住吞了吞口水,陈大光看着江南吞口水的样子笑了笑:“给她装一碗,看这孩子馋的。”


  


  欧阳乐香一直盯着江南,已经把江南的家底都问了个遍。爸爸是大学老师,妈妈是家庭主妇——哼,她最瞧不起的就是天天在家煮饭带孩子的家庭主妇了。


  


  巧笑嫣然的欧阳乐香使劲的瞅着李大光:“我倒是觉得这丫头跟之桃挺配的!”娶个没背景的老婆,以后跟希达争家产也少一个资本。


  


  陈大光皱着眉头:“门不当户不对的,合适什么合适!”


  


  “哎呀!老公——”欧阳乐香一下子扑在陈大光怀里:“都什么年代了!还门当户对!只要有能力,咱不能只看背景。”


  


  陈大光被扑的生疼,猛烈的咳嗽起来,愣是咳的把吃进去的汤汤水水吐了出来。


  


  欧阳乐香又嫌恶的站了起来。


  


  等陈大光咳嗽完了,欧阳乐香又小心翼翼的坐在他旁边:“你看你,这么大年纪还这么激动。”


  


  陈大光抬起头,来来回回打量了江南三回:“叔说这些话倒不是贬低你,你也知道,我家桃子可是总裁级别的人物,你要是没什么特别之处我还真不能让你进这个门。”


  


  江南点了点头。


  


  “算了,让你姨跟你说说吧!”陈大光看了一眼欧阳乐香:“我也累了,给我把床铺换一下,我要睡一会儿。”


  


  欧阳乐香给女仆使了个颜色,女仆就开始麻利的换床单。


  


  江南直愣愣的盯着桌子上的可乐,两只脚轻轻的迈着步子走到床头,准备拿走。


  


  啪——


  


  盖子落在地上。


  


  江南讪笑着低下头捡盖子,顺道趁着欧阳乐香看不到的时候对着陈大光的耳边说了句什么。陈大光眉头一皱,闭了眼睛不再说话。


  


  江南跟着欧阳乐香走在医院的走廊上,欧阳乐香高跟鞋的声音是那么清脆动听。


  


  “你跟他说了什么?”欧阳乐香突然停下来,看着这个穿着平底鞋都比自己高的女孩问道。


  


  “我说,早晚有一天,我会嫁给陈之桃。”江南笑了笑。


  


  “大光,一向都不喜欢只会吹牛皮的人!”欧阳乐香挑着眉笑道。


  


  江南失神了一瞬间。


  


  “不过我会帮助你的!”欧阳乐香看着江南,身上散发着母性的光辉,她可真是天使一般的人物。


  


  江南的眼睛之中大放异彩:“真的吗?那真是太谢谢姐姐了!”


  


  “哎呦,就说你这小嘴真甜,这声姐姐叫的人可真是舒服。”欧阳乐香伸出手指点了点江南的鼻梁骨道。


  


  江南揉着自己的鼻梁骨,心里暗骂,这么大年纪了,力气倒是不小。


  


  “我们家大光是有些古板,不过,人很好,你要是能嫁进来也不吃亏。可是就是他这个古板,他总是要求门当户对,你说你这没有背景的,可真是不容易呀!”欧阳乐香看着江南的样子,嘴角弯了弯道。


  


  “姐姐肯定有办法。”江南看着欧阳乐香带着一丝狡黠。


  


  欧阳乐香红艳艳的嘴唇一弯:“那是当然。”


  


  江南看着她:“洗耳恭听!”


  


  欧阳乐香看了一眼那个女仆,女仆自动的消失在她们周围。


  


  她一字一句的说着,江南俯首帖耳的听着,心里不禁只骂,这可真是后妈才做的事情。


  


  但是她的脸上还是一成不变的笑脸。


  


  好像真的是一对亲姐妹一样。


  


  陆南远远的看着他们,原本想自拍的画面却把她们拍了下来,这个江南可真够机灵的,竟然来讨好未来婆婆公公。


  


  当然,她也是陈希达叫过来的。


  


  陆南裹紧了大衣走进了住院部,欧阳乐香和江南已经消失在充满药水味的医院。


  


  陆南摘下帽子皱起了眉头,她当然很清楚欧阳乐香是多么讨厌陈之桃,她也知道江南是多么爱陈之桃,可是他们怎么可以在一起这么谈笑风生?


  


  陆南手指轻点,那张照片就发到陈之桃手机上。


  


  陈之桃看着江南和欧阳乐香聊得火热的样子,皱起了眉头。


  


  陆南发这张照片到底意味着什么?


  


  来告诉他,江南其实是欧阳乐香安排的?


  


  陈之桃下班回家以后,江南已经煮好了晚饭。一菜一汤两碗饭。好像她从来都不喜欢剩下,一定要吃光才好。


  


  陈之桃洗了手,坐下吃着饭。


  


  “你——”


  


  “你——”


  


  异口同声的他们,看着彼此又笑了起来。


  


  “你去哪里了?”陈之桃看着江南问道。


  


  江南嫣然一笑:“你怎么知道我出去了?”说着从旁边的椅子上拿起一个盒子递给陈之桃。


  


  陈之桃笑了笑,放下碗筷,接过那个小小的盒子,轻轻的打开,盒子里是一个小小的苹果。


  


  “苹果之神,永远守护爱吃苹果的你!”江南略带紧张的看着陈之桃。


  


  陈之桃看着那个苹果,笑了笑装在自己口袋里,然后继续吃着自己的饭。似乎江南是不打算把她和欧阳乐香碰面的事情——


  


  “对了!”江南突然抬起头:“我今天去医院看你爸了,你爸挺好的,就是你那个后妈简直了!”


  


  陈之桃故作镇定:“哦?你见过她了?”


  


  “当然,那老太婆要联合我来害你啊!”江南撇了撇嘴眼睛里带着仇视:“也许不只是你,就连你爸爸的饭食都有问题。”


  


  她话音刚落,陈之桃一个巴掌拍在桌子上站起身来直勾勾的看着江南。


  


  江南仿佛吓了一跳,然后又咯咯咯的笑了起来,眼睛眨巴眨巴看着陈之桃:“你们爷俩真是一路的,嘴上说着很讨厌,身体却很诚实呀!”


  


  陈之桃缓缓的坐下,脸色阴沉的看着江南:“到底怎么回事?”


  


  “今天我看你后妈带的饭,我尝了一些,倒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是有些很多心脏病人不该吃的东西在里头。”江南啃了一口鸡腿:“刚好,我吃过那个东西。”


  


  陈之桃点了点头。


  


  “我已经告诉你爸爸了,”江南看着陈之桃继续说道:“但是怎么处理还是他的事情。”


  


  陈之桃看着江南,满脸的蔑视:“这个欧阳乐香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


  


  “人胆子再大,还是你后妈!”江南眯着眼睛,带着一种很危险的笑:“既然她耍阴的,那我们只好更阴一点。”


  


  陈之桃眉头一皱,显得有些不悦。


  


  “你别这么抗拒啊!对什么人就要有什么办法啊!”江南谆谆教诲这个迷途的羔羊。


  


  陈之桃没有再抗拒下去,听着江南在他耳边噼里啪啦说完。


  


  两只炯炯有神的眼睛眯成危险的线条。


  


  至少江南这个阴招对他来说接受度还是可以的。他看着江南,脸上的逐渐有了笑脸:“看不出来,你还擅长权谋?”


  


  江南挥了挥手:“哪里,哪里,雕虫小技而已。”


  


  陈之桃站起身来一点一点的逼近江南,壁咚!


  


  不过显然,他们不是最萌身高差,陈之桃的壁咚大约在江南肩膀的位子,然后他徐徐伸出手,将江南嘴角的饭粒取了下来。


  


  江南的心脏扑通扑通直跳,直到陈之桃的手放了下来,她终于松懈下来。


  


  陈之桃看着江南脸色红润的样子,身体还是很诚实的有了反应。他轻咳一声坐下继续吃着自己的饭。


  


  却已经食不知味。


  


  江南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等他。


  


  或许这就是他想要的生活,回来就能看见她,她总是能够陪伴自己吃晚饭,这样一直慢慢变老走过一生。


  


  可是,似乎还缺少点什么?


  


  时间很快,江南努力的养好自己的伤,至少在假装的时候更自然一些。


  


  每晚陈之桃都要帮她换药,看着那蜈蚣一样的伤口,陈之桃的心总是一揪一揪的疼。


  


  如果不是她,那么现在趴在床上的就是自己。


  


  只是很遗憾,江南不能参加今年的年会。


  


  年会上江南依旧穿着羽绒服和她的花棉裤。她静静的坐在观众席上,看着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一丝兴奋。


  


  她的心却是出奇的平静。


  


  冠军当然是陈之桃,难道还需要怀疑吗?


  


  江南挺直腰板看着明亮的日头下骑着白马的陈之桃,简直就是自己心目中完美的骑士。


  


  陈之桃路过的时候还对着她笑了笑。


  


  江南也笑的异常灿烂,只是心中到底还是有一丝缺憾,如果能够与他比肩在这里,该是多美美好?


  


  当然她还可以笑得更灿烂,比如看到欧阳乐香的时候,江南笑得那叫一个春光灿烂,简直能染绿整个冬天。


  


  欧阳乐香又骄傲的瞧了一眼陈之桃,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江南低下头冷笑一声,今天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要倒霉?


  


  一匹又一匹马接踵而至,江南戴上黑超坐在那里像个藐视一切的神。


  


  或许很久以后她可以说起,如果年会她没有受伤,那么冠军肯定就是她的。


  


  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江南的心也悬了起来,虽然已经知道欧阳乐香的意图,但是他们想到的招数也异常的冒险,如果陈之桃有什么三长两短,她这辈子都不会饶过自己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