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空降桃花360度爱 > 第93章 骑士(9)

  人类从诞生之初就会有着对哲理不断的思考。


  


  比如,人为什么存在着,人为什么活着。


  


  比如,人为什么总是在即将失去的时候才发现好像已经印刻在生命之中。


  


  陈之桃此刻在抢救室外,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白色的墙壁,白色的椅子,满眼看去都是白色。


  


  可是他的眼前总是出现江南或笑或哭或骄傲或低落的神情,仿佛她就在自己眼前一般。


  


  “陈先生,血库告急,不知道您是不是A型血?”


  


  陈之桃猛地站起身来:“是!用我的!”


  


  他在护士的带领之下,来到了抢救室,江南似乎是趴在那里,地上散落着一些她被剪掉的头发。


  


  血还在汩汩不断的流出,陈之桃躺在旁边的床上,伸出的手有些颤抖,江南的手指是那样绵软,完全不像那个上蹿下跳活力四射的她。


  


  他的血逐渐流入她的身体。


  


  从此他们就是流着共同血液的人。


  


  即使是打了麻醉,在缝合的时候,江南还是高高皱起了眉头。


  


  陈之桃看着皱起眉头的江南,还是笑的样子好看。好像江南总是有种魔力,她笑起来真的很有感染力。


  


  只是从前,他不愿意承认。


  


  但是就是在今天,他知道他不愿意失去她。虽然不知道这是不是爱情,但是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还不错。


  


  不知道给她输了多少血,几次医生叫停都被陈之桃阻拦下来,要血,他有。


  


  终于所有的伤口都处理完成,江南被推进重症监护室,趴在床上,侧着脸带着呼吸机。


  


  陈之桃从没有试着去照顾一个人,他静静的坐在江南的床前,脸上是失去血液的苍白和疲惫,但是他不愿意离开。


  


  直到晚上,他接到李得宝的电话——


  


  李得宝巨大的声音传了出来:“大南啊!俺啊!俺是大宝!”


  


  “你好,大宝先生,江南还没醒来!”陈之桃皱着眉头,语气有些不悦。


  


  李得宝似乎蒙了一下:“啊——这严重,你们在哪呢?俺去看看!”


  


  “你在哪里?”陈之桃问道。


  


  李得宝看了看四周道:“俺刚下汽车!”


  


  “等我!”陈之桃说着就挂了电话。


  


  他驱车来到汽车站。


  


  李得宝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背上是一个大的帆布包。


  


  “阿柴啊!你这么穿可真俊啊!”李得宝一见到陈之桃就打开了话匣子:“俺白姨说江南受伤了,让俺过来看看!”


  


  李得宝把手中的鸡一举:“你看着都是俺自己养的,还能下蛋!很营养!俺还带了江南爱喝的牛奶。”


  


  “上车吧!”陈之桃皱了皱眉头也不好说些什么。


  


  一路上,终于明白了什么叫鸡飞狗跳。


  


  母鸡和母鸭子在车里一直叫着,而且还会噗啦——就拉屎了。


  


  李得宝一路上看着窗外:“哎哟!这么高的楼!你们城里人真有钱!”


  


  陈之桃黑着脸强迫自己专注的开着车。


  


  “埃,阿柴,你俩啥时候结婚啊!”李得宝突然凑过脑袋,神秘兮兮道:“听说城里人喜欢未婚先孕啊,但是奶奶说了,俺们大南不能这样啊!你要知道,江南奶奶可是惹不起的!”


  


  陈之桃:“……”


  


  “埃,对了,奶奶还说不要在冬天结婚啊!俺们大南穿婚纱会冷啊!”李得宝拿出一个小本子仔细的翻着。


  


  “江南妈妈也说不要冬天,俺们不好过来,带的东西太多了!”


  


  “还有,江南爸爸说了,必须要先结婚才能生宝宝!”


  


  “还有,江南大爷说的,得先领证,说你们城里人兴不领证!”


  


  “江南大娘说买房子要写上俺们大南的名字。”


  


  ……


  


  李得宝的小本子念了一半的时候,到了医院。


  


  他有些懵逼的下车,看着严肃的陈之桃抱着自己的母鸡和母鸭一步一步小心的走着。


  


  李得宝看到江南趴在病床上的样子,一下子愣在那里,接着母鸡母鸭都从他怀里落了下来。


  


  再接着,他嚎啕大哭的扑向江南的病床。


  


  那一扑似乎碰到了江南的伤口,江南的头猛地一抬,又掉落下去。


  


  陈之桃急忙按了铃。


  


  不多时,医生和护士都一路小跑过来。


  


  陈之桃已经把李得宝按在墙角。


  


  医生皱着眉头:“伤口裂开!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缝合还没有一天伤口就裂开的。”


  


  李得宝躲在陈之桃身后瑟瑟发抖的看着医生们忙碌起来。


  


  一个小护士拿东西时,一下子踢到那只母鸡。


  


  母鸡又跳又叫。


  


  李得宝见状大喊道:“小心点,这是俺给俺大南挑出来下蛋的母鸡!”


  


  护士一脸责备道:“快点捉住它!”


  


  紧接着母鸭子也不知道从哪里飞了出来。


  


  一时间,小小的病房变得分外热闹。


  


  陈之桃觉得他应该是爱江南的,要不然怎么会为了她去捉一只母鸡。


  


  李得宝三下五除二就把母鸭子绑了起来。看着陈之桃还在走廊上追着那只母鸡,他大喊道:“阿柴,慢点,等它不走了再扑过去。”


  


  “吵什么吵!”隔壁病房的人似乎已经忍无可忍:“吵了多久了,还让不让人休息了!”


  


  李得宝点头哈腰的说着对不起。


  


  城里人可真是挺凶的,不知道俺们大南过得惯不惯。


  


  李得宝就抱着母鸡和母鸭子蹲在医院门口不住的打着哈欠。


  


  陈之桃确认过江南没有事,从小卖部买了两碗泡面。泡好了,找到蹲在那里的李得宝。


  


  李得宝打着盹,哈喇子都流了出来。


  


  陈之桃一靠近,母鸡叫了几声,李得宝也睁开眼睛:“大南!大南!俺错了!”


  


  “她还没醒,你先吃。”陈之桃递过一碗泡面。


  


  李得宝看着那碗泡面:“这玩意不健康,你们城里人咋这么不爱惜自己?”


  


  陈之桃的脸一下子黑了,特么!他还不知道这玩意不健康!这不是被逼的!


  


  看着陈之桃的脸色,李得宝一把夺过那碗泡面,哧溜哧溜的吃着,嘴里还不住的嘟囔着:“我吃!我吃!我马上吃!”


  


  陈之桃看着这无尽的夜幕,应该没有人会来这里吧,他也蹲下了吃着泡面,当然没有李得宝那么大声音。


  


  李得宝吃完泡面,砸么砸么嘴,用袖子一抹,然后歪着头看着陈之桃:“阿柴,看你现在的样子,混的很不错啊!”


  


  陈之桃呛了一口:“咳咳——我叫陈之桃!”


  


  “哦!对!桃,桃子!俺想起来了,俺大南跟俺说过。”李得宝嘿嘿的傻笑着。


  


  陈之桃继续吃着自己的泡面。


  


  “感觉你们城里人挺凶的,俺们大南过得还好么?”李得宝两只手插在自己的袖子里,眼睛亮晶晶的问道。


  


  “江南会被别人凶吗?”陈之桃瞥了他一眼漫不经心道。


  


  李得宝猛然放下心:“也对!俺大南可是天不怕地不怕!”


  


  “你到底是江南什么人啊?!”陈之桃看着李得宝,好歹他知道他叫李得宝,应该不是江家的人,难道是什么大表哥之类的?


  


  李得宝惊讶的看着陈之桃:“你贵了就不记得俺了?俺跟大南一个村,还是从小青梅竹马呢!就是后来,俺们大南不是看上你了么?”


  


  “贵人多忘事。”陈之桃纠正道。


  


  “就是,就是这个词!”李得宝憨厚的笑着:“回头,这母鸡下了蛋,让江南分给你一个吃!俺这母鸡可是吃虫长大的,下的蛋特有营养。”


  


  陈之桃看了看那只母鸡,它就像它的主人一样精神矍铄的看着陈之桃。


  


  看来,江南的后台并不是那么简单。


  


  这要是不讨好江南,搞不好全天下都没有鸡蛋吃了。


  


  入夜,李得宝就是不肯给鸭子和鸡吃泡面,陈之桃不得不从小护士那里咬了一些剩饭把这俩爷给喂了,然后关在自己的豪车里。


  


  李得宝这才放心的在江南的病房搭了个床睡觉。


  


  陈之桃睡在另一张病床上,本来他已经很累了,但是李得宝的鼾声实在是太大,他根本睡不着。


  


  索性就坐在江南的床边。


  


  明天星期天,还好不用上班。


  


  不知不觉他竟然睡着过去。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暖融融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似乎还是能听到李得宝的鼾声,但是一只带着伤痕的手似乎附在他的脸上。


  


  陈之桃一动不敢动,透过那个指缝,他看到那双眼睛。


  


  那双能够照凉整个夜空的眼睛,带着笑意看着自己。


  


  江南还带着呼吸机,看起来很是虚弱,紧皱的眉头似乎昭示着她在忍受着痛苦。


  


  “医生!医生!”陈之桃轻轻的放下江南的手,竟忘了这事病房,应当保持安静。


  


  他大声的叫着。


  


  李得宝也被吓的醒了过来:“咋地了?咋地了?大南你可不要死啊!”


  


  “快去叫医生,江南醒了!”陈之桃兴奋道。


  


  李得宝一下子也笑了起来:“俺这就去叫,俺这就去叫!俺们大南福大命大!”


  


  “你——醒了?”李得宝走了出去,病房里只剩下陈之桃和江南。


  


  江南看着陈之桃点了点头。


  


  “你——还好吗?”陈之桃看着江南又问了一句。


  


  江南几乎要笑出声来,怎么今天的他这么木讷?


  


  但是她没有,笑声最后变成了吃痛的嘶嘶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