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空降桃花360度爱 > 第73章 回忆中的画室!

  二十二岁的江南一夕之间拿起了画笔。


  


  那是一个又神圣又普通的下午,江南咬着自己的棒棒糖已经看着宋子安画画看了七个小时。奇怪的是江南并没有排斥这种枯燥的活动,她就那么直直的看着宋子安。偶尔宋子安会转过头看一下江南,两人对视一眼,笑一笑,宋子安又继续画着自己的画。


  


  那一天江南见证了一幅画的诞生。


  


  画面上黄昏的机场灰暗的天,大大的雨滴落在那个低着头的胖子身上。


  


  江南的心咯噔一沉,很熟悉的画面,但是她又不曾真的见过。


  


  咔嘣——咬碎了嘴巴里的棒棒糖!江南站起身来道:“我再也不想当一个胖子了!”


  


  宋子安笑着看着江南点了点头。


  


  不过江南没有立即去跑步,她站起来,咬破自己的手指头,狠狠的狠狠的在那个灰蒙蒙的画面上遇上了一枚鲜红。


  


  其实宋子安很讨厌别人动他的画,可是那一刻他始终平和的看着江南。


  


  就好像他们的相识是命中注定,就好像他们的相知也是命中注定。


  


  宋子安帮江南包扎好手指,递给她一支削好的铅笔:“如果不开心,可以画画——当然,如果很开心,还是可以画画。”


  


  江南看着宋子安哈哈大笑起来,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出来。


  


  她从来都不肯承认自己究竟是高兴还是伤心,或者说她从来都不了解自己,每当遇到情绪,它只会让自己缩回自己的壳里,却从没有想过去疏导自己的情绪。


  


  宋子安依旧是平和的看着江南,江南终于伸出手接过那支画笔,一点一点的描着什么。


  


  而像宋子安一样,在画室里整整呆了一个星期,陈之桃的脸带着僵硬的线条出现在那张纸上。


  


  完美的侧脸,就好像江南坐在教室里看着他出神一般。


  


  可是时光不能再回到从前。


  


  一滴泪落在画纸上,正好掉进陈之桃的眼眶。原本清晰的眼神变得朦胧而模糊。


  


  无端的哭泣持续了整个下午。


  


  宋子安就一直守在她的旁边看着她哭泣,就像他曾经看着自己画画一样。他看着那幅画轻声问道:“南南你学过画画吗?”


  


  江南趴在桌子上只是摇了摇头。


  


  宋子安几乎是倒吸一口气:“南南你愿意学画画吗?”


  


  江南抬起头看着宋子安:“学长,你画画的时候会有感情吗?你会觉得快乐或者伤心还有痛苦吗?”


  


  “会。”宋子安依旧是满脸的平和,完全看不出他的情绪。


  


  江南认真的问道:“学画画就能像学长一样喜怒不形于色吗?”


  


  宋子安调皮的眨了眨眼睛:“会。”


  


  像是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江南整日里待在画室一幅又一幅画着,全是同一个人同一张脸。


  


  他在吃苹果。


  


  他在奔跑。


  


  他在台上万丈光芒。


  


  他在医院里备受苦痛。


  


  最后一幅是两个人。那个胖子在雪地里紧紧的拥着那个人。两个人的气息都很微弱。


  


  江南的神经又紧绷起来,至少他们还活着不是吗?只要还活着,而终有一天还会遇见。


  


  可是江南,你真的愿意让他看见这样的你吗?


  


  可是江南,你真的有信心陪在她身边吗?


  


  终于,江南有一丝了解为什么宋子安不愿意画人物。每次提起画笔,脑海中的那个人便挥散不去,每一次落笔都像落在自己的心上,每一次结束都想掏空了心肺。


  


  那一年的圣诞节,宋子安又举办了一次画展。


  


  然而这一次,全部都是江南的画,画里全是同一个人。


  


  只有末尾处,有一张胖子的肖像和两个人紧紧相拥的画面。


  


  原本的那一丝鲜红此刻也像是披了一层阴霾。


  


  江南走过每一幅画,就像走过新的每一天,末尾处代表的是刻骨铭心。


  


  很多人嘲笑这些画完全没有技巧。


  


  但是也有很多人感觉到浓重的悲伤,不由得驻足在最后一幅画,相拥的场面带着同生共死的爱。


  


  甚至最后,有人出了高价钱买想买下这幅画。宋子安站在江南面前,背对着江南,对着那个想买画的人,摇了摇头。


  


  那一天,校园风云榜第九位不再是宋子安而是江南。


  


  深夜的大排档,两个人傻傻的坐在那里完全看不出他们曾经办过令人感动的画展。


  


  真的很想嘲笑宋子安,活到这么大还是这样迷糊——可是她没有,她看到了宋子安纯洁的心和灵魂。总有一天他的画会名满天下。


  


  “汪汪——”


  


  不知道何时溜走的黄色闪电此刻跑了过来。


  


  随之而来的是有着高傲的脸的阿柴——


  


  四只奇怪的组合,静静的坐在这个深夜里。甚至老板都不敢过来问他们,毕竟那两条狗不是好惹的。


  


  没多久,陈之桃出现,在他们面前带着天使的光辉与恶魔的气息。


  


  宋子安一下子站起身来,她找到他了!


  


  他面带惊喜的看着江南,江南一边颤抖一边摇了摇头。


  


  宋子安似乎明白了什么,他伸出手:“你好,我叫宋子安。”


  


  明显,陈之桃的脸上带着一丝惊讶:“你就是宋子安?”你就是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宋子安?以前想要跟他商业合作但是一次又一次的被他拒绝了。


  


  此刻,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宋子安和他的新进员工江南坐在深夜的大排档。


  


  陈之桃不动声色的伸出手:“你好,我叫陈之桃。”


  


  宋子安十分的惊讶,原来找了他十几次的陈氏集团总裁真面目竟然是他?宋子安疑惑地盯着江南,江南点了点头。


  


  “如果下次你找江南来找我谈合作,我想我会同意。”宋子安平和的许诺。


  


  陈之桃疑惑的看了看宋子安又看了看江南,他实在想不出为什么江南的身边会出现这么多带着金手指的人,仿佛是开了挂一般。


  


  “老板,我们忘记带钱了——能不能帮我们付一下帐——从我工资里扣。”江南颤抖着断断续续道。


  


  陈之桃愣了一下,又转过头看着宋子安,宋子安尴尬地笑笑:“她说的是真的。”


  


  “老板刷卡!”陈之桃对着正在烤串儿的那个男人喊了一句。


  


  男人似乎哆嗦了一下,来人看起来很是有权有势的样子。


  


  “抱歉啊!这位老板,我们这里不能刷卡!”


  


  陈之桃的脸一下子黑了——不能刷卡?


  


  “支票可以吗?”


  


  “不可以。”


  


  “赊账可以吗?”


  


  老板脸上带了些许不耐烦:“不可以!”


  


  “老板你出门都不带钱的吗?”江南几乎要笑了出来——陈氏集团大总裁就这样被他们拉下水,落魄在深夜的街头。


  


  如果有狗仔队,说不定明天又会出什么爆炸性的新闻。


  


  陈之桃打了一个电话,吕永正带了钱过来。


  


  吕永正看着江南,一脸的了然——这个江南可真是会制造意外情况。


  


  只是当他看到宋子安的时候,像陈之桃一般吓了一跳。


  


  “宋先生?您也在?”吕永正伸出自己的手:“希望我们能够有机会合作。”


  


  宋子安看着吕永正面带歉意道:“可以可以,我们会合作的。”


  


  吕永正惊讶的下巴壳都张开了,他找过宋子安很多次,但是宋子安从来没有松口过,此刻,简直就像掉下来一个大馅饼。


  


  吕永正看了看陈之桃,陈之桃点了点头:“你回去吧!我们自己走回去。”


  


  三个人,两条狗走在安静的街道上,脚步声此起彼伏。


  


  宋子安打了一个喷嚏,江南嘲笑着他的鼻涕。


  


  陈之桃贴心地递过一张纸巾,鄙夷的看着江南小人得志的样子。


  


  一边飞车闪过,陈之桃本能地把江南护在身后。


  


  那个熟悉的怀抱近在咫尺,江南几乎又要落下泪来,她不敢动,只是静静地等待着。她知道他会离开。


  


  宋子安也在那一刻明白,无论发生什么事情,爱情都会在人的身上印刻下不一样的本能。


  


  “我到家了,你家在哪里呀?”江南看着宋子安问道,她当然不会担心陈之桃,陈之桃就在她的对面。


  


  “五洲路七十八号!还有三十分钟的路程。”陈之桃轻声道。


  


  “这个你都知道!老板你太厉害!”江南一脸崇拜的看着陈之桃,陈之桃不屑地撇过头。


  


  江南看着宋子安笑道:“今晚就在我家吧!还要那么远!学长你长得这么好看不安全呢!”


  


  宋子安眨着眼睛:“跟你在一起就安全了吗?”


  


  “当然啊!”江南摆出要打架的架势:“我可是咏春拳第三百八十八代传人!”


  


  “住我那里吧!”陈之桃突然开口道:“我还有些事情想跟宋先生商议一下,你没意见吧?!”


  


  江南愣了一下:“没意见!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两位老板好好玩儿啊!”


  


  陈之桃看着江南,这话是怎么听怎么别扭——


  


  江南吐了吐舌头,一溜烟儿的跑上楼,就剩下他们两个大***在马路上。


  


  陈之桃轻声道:“走吧!我家就在对面!”


  


  本是一个平淡无奇的夜晚,可是一家真的能容二狗吗?


  


  黄色闪电看着阿柴的狗粮很是喜欢的样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