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鬼将 > 第十章

「不会吧!这就是鬼王!」

怎么和想像中的完全不同?

头大四角眼,眼角还往上吊,四肢短小脸特圆,活似十五月底下长了四根竹棒,一眼望过去就看见个大脸大头在那边晃。

不足五尺的身高特别逗趣,说是侏儒又略高,森黑的大嘴有两颗黄板牙,既不威严又不高大,有些猥琐、眼皮沉重,明明在看人却像在打盹,上吊的眼角勉力支撑住似的。

好诡谲的一幕,是不是走错阎王殿了?连一个鬼也没瞧见,只有一颗大头。

上头的那几个是怎么办事的,故意整她呀!就算她平时稍微贪财些也不致太过份,没必要和她开这种玩笑吧!顶多日後少接委托少剥削,多些时间让他们去度假,三天两夜总够了。

现在科技这么发达还点煤灯呀!起码弄两盏日光灯来照明,要明不亮的制造恐怖气氛想吓谁,省钱也不是这省法,收点过路费不就补足了。

本来地下就此地上冷,干么放一堆乾冰降低温度,鬼是没有体温没错,可要体谅来观光的人嘛!

阴气森森地没一点欢迎意味,礼貌不周又无礼,最少铺条地毯让人好走些,万一跌倒谁负责,总不能告养工处索取国家赔偿吧?

「相由心生。」

「什么?」谁在说话。

声如洪钟音低沉,气势吞河山摇动,宛如气牛冲地来,莫让闲人越龙潭。

差点站不住脚的上官微笑扶著上壁扫视,看来看去还是短小精干的大头鬼冲著她笑,而且他没开口呀!只是一直笑。

「是我在说话没错,小姑娘,你走错路了,时辰末到还不是你该来的时候,快快循原路回去吧!」鬼间只收无命人。

「喂!你大小眼,歧视『人』喔!你真是鬼王吗?」身边连个鬼役也没有,真寒碜。

「地府本来就不是人的地界何来歧视?我是不是鬼王并不重要,你快回去——」

「什么叫不重要,你耍『人』很好玩呀!我历尽艰辛走了十万八千里路你叫我回去,那我不是很没面子!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待客之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你是文盲没读书不成,怎么这么小的事还要人教,当鬼当久了当成麻木不仁…」

洋洋洒洒念了将近半小时,但在鬼界足足有半天,相貌矮小的鬼王在她的口水激战之下越缩越小、越缩越小,到最後只剩下一颗大头直点。

四周的幽暗原本回荡著风的啸声,因为她舌头不曾停止的缘故而逐渐消失,大鬼、小鬼、睹鬼、肮脏鬼全在她魔音穿脑下逃之夭夭。

要见鬼也不是那么容易,当她一路走来不知踩过多少只无形的手,穿过散步的白影,还打翻人家的香火收集器,行事之张狂已引起众鬼怒。

可是她身上有一层佛光保护苦,这些心怀怨愤的鬼朋鬼友根本近不了她的身,只好不了了之的自认倒楣。

「说实在的,身为众鬼之王要以身做榜样,教导你手底下的鬼明辨是非,重信守诺,不要答应人家的事又做不到…」

「谁答应你了?」是他鬼界的臣民吗?

将手一叉的上官微笑指著他的塌鼻子,「你懂不懂规矩呀!随便打断人家的话非常不礼貌,你知道上面有多少人因多瞄一眼而被打死的?」

「呃,对不起。」咦!不对,他是鬼王,为什么要受制一个未来的臣民?

「嗯,有教养,你妈妈把你教得不错,以後你会有出息,成大事、立大业,流芳万古。」孺子可教也。

万鬼之王还不算有出息吗?难道要他干掉天帝不成。「小姑娘,你说完了没?」

应该换他说了,地府里他最大。

她横睨了一眼,心火不小。「当然还没说完,我身负重责你没看见呀?别想用三两句话打发我,你们阴间的路要改进,起码装几盏路灯,黑抹抹的谁看得见…」

一会儿喊脚酸,凭空出现的太师椅就在身後,上官微笑舒舒服服的缩起脚来继续口沫横飞的教导他做鬼的道理。

一会她又喊口渴,可是她难伺候的不甩送上来的茶水,自备可乐一瓶就口一饮,看得鬼王直吞口水,想试试人间的玩意。

当被上了脚链被带王阎王殿的风朗日一近,熟悉到他绝对无法忘怀的嗓音传入耳中时,脸上的表情可说是变化万千,一下呆滞、一下错愕、一下怔仲、一下又狂喜,随即复杂得内心五味杂陈,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但是,靠得更近时他几乎想抚额呻吟,两眼一闭当没看见,这么丢脸的事不看也罢,她到底来干什么?

天哪!让他再死一次吧!

她赢那么多钱有什么用,她忘了这里是地府,吊的是冥钱,她要很久很久之後才用得到,带回阳世只是一堆废纸,人家不要的垃圾。

「咳!咳!你们要休息一下吗?」威严的鬼王成了这副德行,身为下属非常难堪。

「喔!阿日,你来了呀!要不要嗑瓜子,还有饼乾和牛肉乾,想吃什么自己拿,」

「没错、没错,自己找位子坐,我们正在大厮杀,没空招呼你。」他非赢一回不成。

一地由人间带来的垃圾散满四周,空纸袋、空塑胶袋、空的零食袋,还有削得连成线的果皮泡泡糖的渣渣、吃剩的半片面包。

这…

抽搐呀!这像话吗?

面部表情从来没有这么丰富的风朗日颦起眉,嘴角微翘的露出无可奈何的苦笑,原来地府这么「随便」,难怪他的陈情书一直上不到鬼王手中。

真是好个人鬼祥和的画面呀!可是这里是鬼界并非拉斯维加斯,岂能容一人一鬼胡来,即使贵为鬼王也要遵守鬼界规定。

手一扬,他命鬼役将地面清理乾净,顺便没收一干赌具、「赌金」,脸一刷下不徇私的怒视被带坏的鬼王。

「你,想被罚清锅灰吗?」讪笑的大头立即恢复威仪高大的八尺身高,两眼有神的射出锐利,头戴冠帽身著官袍,威风凛凛不可一世,长及胸前的胡子又黑又密,十分具有阎王相。

「啊!鬼呀!」吓吓人。

怎么一下子就变了,也不先预告一下,明知道她怕鬼还故意吓她。

「这里除了你以外,全都是鬼。」现在才反应过来未免慢半拍。

「你…你干么提醒我,我和你有仇呀!」可恶的风朗日,真该让他下地狱。

呃,不对,他已经在地狱了。

风朗日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抑制音量。「你来以前没做心理准备吗?明明怕得要命还逞强,你…你…」

算了,她根本不痛不痒,无法无天,任性得不听劝,他说得再多也枉然,她左耳进,右耳出,半句半留,管你吠东吠西吠春秋,照样充耳不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