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鬼将 > 第九章

是不是鬼很重要吗?

人鬼殊途又如何。

她上官微笑是怕鬼的胆小鬼没错,但有谁能预料她不会爱上鬼?在她知道他是鬼之後已经来不及了。

就像吞下肚的螃蟹再吐出来也活不了,早就嚼得稀巴烂了,谁要吃口水和一肚子酸液,化成屎了还要不要,能去粪坑挖吗?

所以说她只有认了,勉强拿个鬼当男人,看能不能获颁最佳勇气奖。

瞧风朗日一脸阴森森地活似别人倒了他一堆冥纸,要不回来又不好意思开口索讨,憋在心里憋成气,气自己不该是个讨债鬼。

可是谁理他呢!就让他气个过瘾,没事爱生气的鬼活该他被冷落,没人同情他自作自受。

想要人家听不见他的声音就别在床边吼嘛!又不是死人哪能直挺挺的躺著,若无其事地继续作著数著钞票的美梦,笑咪咪的请他们还可以吵大声点。

鬼见得不多,但想侵入她的梦中抢钱可就不行,管他食不食梦,既然梦境属於她所有,那么她有权任意使用它,随便下个钞票雨淹死入侵者,看谁还敢「侵犯」。

「笑容呀!先生,便秘请上二楼左手边第一间房。」温柔的马桶小姐会服侍他。

「我没有便秘。」她到底听到了多少?

「喔!拉肚子也请上二楼左手边第一间房。」反正是同一个屁眼,拉不拉没关系。

别臭死人。

「我肠胃很好,没有那方面的问题。」她的神情很自然,应该没听见他和云娘的对话。

虽然如此劝自己宽心,可是风朗日的心情仍是沉重的,即使她能谅解他不是人的事实,他们还是不能在一起,毕竟阴阳两隔。

一想起此,他的神情更阴郁了,冷得像终年不化的寒冰,近身三尺立即冻成人形冰雕。

「那么你的大限到了吗?要不要先把行李准备好,我最擅长写遗书。」他那张死人脸和挂在墙上的历代祖先相没两样。

除了他有呼吸,还会瞪人。

「你很希望我死吗?」他能再死一次吗?他不知道死两次是什么滋味。

上官微笑无所谓的耸耸肩。「人命轻贱,阎王要你三更死又岂能留到五更,有时想死死不了,不想死的抢第一个报名,反正你绝对不会比我早死。」

微讶的他侧过身挡住她飘来飘去的视线:「为什么我不会比你早死?」

「你死了我找谁作伴?」她轻描淡写的说道,一反平日的言不及义。

「如果我比你早死呢?」因为他已经死了。

在四、五百年前。

她当在看无知小孩似地斜眼以视:「那就再找回来呀!你忘了我干的是哪一行呀!」

四分院侦探社无所不能耶!他在操什么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不行还有四位高手在,上天大地也能把他挖出来。

何必把人忧天呢!船到桥头自然直。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你进不了地府。」唯一的方法是——死,

上官微笑笑得很假的一拧他的手臂。「非常不好意思,我们四分院的成员就是有本事下地府,管他大鬼、小鬼、邋遢鬼,我们小指一勾就收服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尽管提出来,本侦探社一定服务到你会笑为止。」

「事情不像你说的那么简单,人死是不能重生…」暴力的丫头,她一定要用鞋跟踩他才证明他还有知觉吗?

他不是人吗?「风先生,你再下一次委托好了,下一回我亲自下地府找你以示我的服务热忱,绝不因为你的小看而任你在地府腐烂。」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这是什么?」他没有小看她,只是不希望她受到伤害。

「请款单。」他不认识字吗?白纸黑字写得一清二楚,绝不坑人。

「五百万!」她是不是填错数字了。

「太便宜了是不是,我也这么认为,毕竟一个食梦鬼害人无数,我也差点成为受害者,才收五百万是低估你的财力。

「不过本侦探社本著童叟无欺的诚信开门做生意,你要过意不去可以丢给百万、千万来砸我,我绝对不会跟你客气。」

为之失笑的风朗日发现她一提到钱特别伶牙俐齿。「你没听见什么吗?」挂心这事,他还是出言试探。

「有什么事是我该听见的?」她反问。

「呃,这…」他语拙的一嗫,心中有几许不安。

「放心,我这个人很有职业道德,守口如瓶,不可能到处向人宣扬你的鬼未婚妻叫宋云娘。」

一说完,上官微笑迳自走开,留下满脸错愕的他。

她的不宣扬已满场皆知,特意提高的音量不差一分地缭绕全场,与会的宾客全露出怔愕的神色,直往风朗日投射怪异的眼神。

等到他明白她已全部知情时,她已混入人群中四处和人寒暄、打招呼,好像所有的人她都认识,不管老少全和她很熟。

这是三色集团中关老夫人兰茜***寿宴,她是一位优雅的老妇人,具有英国国籍,和善得像自家祖母,因此受邀的他不便拒绝。

而三色分别为紫、绿、青,听说这是三位总裁挚爱的妻子姓氏,为了彰显对她们的爱而先合并再易名;由三人共同参与公司运作。

唔!她又在干什么?离那个老色狼远一些,他是有妇之夫,而且快六十了,别被他年轻的假象蒙骗。

当风朗日看到上官微笑主动亲吻一个「老」男人时,什么人鬼殊途、阴阳有别的鬼话全抛向脑後,怒气冲冲的冲上前欲拉开亲昵拥抱的两人。

忽地一道声音响起——

「别冲动,打错了人你可会哭一辈子。」老爸,不肖子来救你了。

「是你!」他怎么也来了?

「呵!呵!呵!继续喝醋吧,那个不老的『老不修』你可不能动。」否则他会被一群妈妈们盯上。

「为什么?」

「不为什么,你看下去就知道。」他言尽於此,吊个胃口打发时间。

上官可怜的笃定语气让风朗日静下心,心平气和的松开握紧的拳头,尽量以平常心去观察两人之间的互动,不让磨牙的声音太过响亮。

可是他的神情仍旧绷得很紧,仿佛拉紧的弓准备发射,谁敢轻举妄动就射谁,凌厉的目光叫人好笑又好气,以为他是来寻仇的。

而宴会的另一端正上演著连场好戏,

「小甜心,小心肝,我的小情人,你好久没来看我了,叫我想你想得茶不思、饭下想,整个人都消瘦了一大圈。」大概打太多小白球了,运动量过度。

「哎呀!真的吗?我好心疼哟!你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别熬夜,我未来的幸福全靠你。」他不能有事,再活一百岁好了。

「好、好,从今天起我努力加餐饭,把自己喂得脑满阳肥,让你认不出我的帅样。」人太帅也是一种麻烦,瞧这全场小女生的眼神…

唉!真是罪过,谁叫他上官日飞只爱老婆呢!她们只好抱憾而归了。

可别太肥!七月半还没到。「不好啦!我最亲爱的老帅帅,你要是变丑了我可不认你喔!我是美貌保护协会的会员之一。」

「我的小糖果,你几时加入美貌保护协会,我这跟你关系密切的人怎么不知情?」世上哪有什么美貌保护协会,瞎掰。

「因为我怕你为了让我的美丽永垂不朽,私自贿赂会长『保存』我。」她不想当木乃伊。

「小乳鸽爱调皮,来,让帅哥香一下。」白嫩嫩又香喷喷,好想咬一口。

上官微笑的脸凑过去,一只男人的手挡在两人中间。

「她是我的,麻烦你另找对象下手。」不能揍他是吧!他把自己的女人捉回来总成。

中年帅哥不悦的板起脸。「错,她是我的,你这小子才给我放手?」

「『老先生』,我记得你已有老婆、小孩,别再残害年轻小姑娘。」休想他会放手。

「你叫我老先生,我有多老?」真是不识相的小子,一点都不懂什么叫敬老尊贤。「小蜜糖,你千万别和不三不四的家伙搅和,快到帅哥怀抱来。」

不信他的小亲亲会站在那小子身边,他可是她的爱。

「呃,他也很帅耶!我很难抉择。」不是她不过去,而是她被扣押了。

「你不爱我了?」上官日飞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想争取她的注意。

「我当然爱你,你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她不能不爱他,这是天性。

「微笑。」警告的声音低沉,风朗日不承认出自嫉妒。

她从来没说过爱他,却对一个老男人「爱」不停,她实在令人生气。

「不愧是我的小宝贝,我也爱你人心肝,早也爱,晚也爱,天天爱。」上官日飞满足的笑了。

「我也一样,帅哥…啊!你干么咬我?」很痛呐!他到底是不是男人?

小肚子小肠子小心肝,气量狭小,

「惩罚你,满嘴疯话。」略带怒意的风朗日用力地吻上官微笑,宣示主权。

「喂!小子,你尊重我一些,你敢在面前欺负我心爱的小女人。」唉!女大不中留,没想到这一天这么抉来临,好舍不得。

「微笑是我的小女人,我爱她,你这老小子给我滚一边去!」他愤怒的一吼,

左一句心旰,右一句宝贝,再来个心爱的,他以为他是闷烧的火山没火气吗?一大把年纪还为老不尊,真替他的儿女感到羞耻。

风朗日没发现他吼完之後,所有人都笑了,而且差点鼓掌叫好。

「丫头呀!他叫我滚,我要不要滚给他看?」上官日飞打趣的朝女儿眨眨眼。

「你还滚得动吗?万一闪到腰可不是开玩笑的,我怕你老婆拿刀追杀我。」对喔!她的妈呢?

那群婆婆妈妈肯定辟室密谈,看如何处置她。

「哈…不可能,我身体硬朗得不输年轻人,抱著你满场飞都行。」因为他名字里有个飞字嘛!

「老先生…」他爱抱谁都成,就是别招惹他的小女人。

「该改口了,老叫老先生不觉生份吗?」瞧他的心肝都偏向外人了,他怎能不放下身段。

「什么意思?」

风朗日的不解很快的获得解答,而且表情尴尬得无地自容,婉柔的女音带著谴责的笑意响起。

「你们父女俩还没玩够呀!想把咱们的客人吓跑不成?」一个比一个还不像话。

父…父女!

是他听错了吧!

「老婆。」

「妈。」

老婆?妈?那不就是…

脸上出现三条黑线的风朗日脸部微微抽搐著,嘴角扭曲得往下垂,发怒的神色一转恭敬,手脚不知该往哪摆放才适当。

这么年轻又具知性美的女士,怎么可能有一对二十四岁的双生子女,是不是有人搞错了,还是恶意玩笑?

他真的把胡涂了。

这一家人…

他不得不承认,非常出色。

「风先生在哪高就呢?」

「我开了一间人力资源公司。」

「听来挺有意思的,有没有考虑转业?」

「目前无此打算。」

「养我女儿很辛苦的,她是出名的小钱精,也许你该考虑换个高薪的工作。」

有这种出卖女儿的母亲吗?青翡翠说得一点也不心虚,只差没直接拍卖她。

「我养得起。」多少才叫高薪,他月入数百万算低吗?

已经被搞得头晕脑账的风朗日忘了他是阴间守将,一心想从焦头烂额中脱身,被一群虎视眈眈的妈妈们包围,他怀疑自己为什么还没散掉。

「这不是养不养得起的问题,而是你必须扛起的责任。」一袭紫衣的美丽妇人谨慎的说道。

「责任!」这又关责任什么事?

「养儿防老这句话你听过吧?」

「嗯。」他以为早就没这观念了。

「我们也不指望她来养,反正女儿大了终究得嫁人,她该负的责任相信你不会推卸才是。」女婿半子,算计他也是应该的。

这是陷阱。

当思考能力严重受到考验的风朗日正在点头时,一道似有若无的微妙电波忽然窜进脑海中,他感觉到四周磁场的变动,似有人以外的灵气波动侵入。

一闪而过的灵光乍隐乍现,他倏地起身眯起眼,掌心的光剑呼之欲出。

那是叛鬼的气息。

很淡,仿佛从遥远的地底传来,又像近在眼前,混杂在人的各种气味之中,不甚明显却刺激他敏锐的感应,五指间隐隐浮动杀气。

九十九。

这个数字清晰的出现在眼前,风朗日心里涌现不安,谁是下一个受害者?

关键在於处女。

「微笑呢!」一阵心惊拢上他焦虑的眼。

他怎么没想到她会成为第一百名牺牲者,以叛鬼的个性不可能饶过曾经错待过他的人,他的报复心一向较常人旺盛。

「怎么一时半刻也离不开,她刚内急上了楼。」她看是怕遭围攻,脚底抹油先溜了。

「好像江家那小鬼也来了,我看他跟著丫头上楼。」紫衣美妇眼中闪过诡谲的眸光。

江!「你是指江达?」

「不就是他嘛!那小子最近挺红的,连眼睛也红得像血。」她不忘补充这点。

「啊!槽了。」他又被附身了。

一心急就慌了的风朗日挂心女友的安危,像无头苍蝇似地在宾客之中寻找上官微笑的身影。

「请上二楼左手边第一间房。」这小子…不,应该说阴间守将吧!怎么都当了鬼还这么莽撞?

风韵犹存的紫琥珀啜饮著香茗,神情轻松的望著急奔而去的身影,不由得感叹岁月催人老,娃儿都找到归宿了,他们也该放手了。

可是和她父亲一样怕鬼的丫头,怎么爱上一名鬼将呢?真叫人百思不得其解。

或许是命运的滑稽安排吧!让两个完全搭不上线的男女有了交集,即使阴阳的距离遥如一根线,拉拉扯扯总会聚头,不用老一辈的他们操心。

接下来是他们的故事了,几个老女人插不上手,安心的喝茶吧!

一道撞门的声响骤起,她笑得平静。

「不许伤害她!」

戛然而止的声音忽然多了一丝岔气,愤怒的黑瞳由充满杀气转为难以置信,握著长剑的手忽地处软无力,像被蛇咬了一口。

眼前的一幕只能用傻眼形容,风朗日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也许是出自幻觉吧!如此离谱的事怎么会发生?

深吸了口气,他将长剑握紧的走近,眼神凌厉的注视令他心神不宁的人儿,再三确认她并未遭害才安下心,戒慎地防著正呜呜咽咽的江达。

「这是怎么回事?」

一跳跳到他怀中的上官微笑,第一件事是伸手要钱。「我逮到他了。」

「咳!微笑,除了钱以外你没旁的话要对我说吗?」她要多少都可以给她,只要她平安无事。

「有呀!这个比较难搞,你要多付我一百万当精神受损赔偿金,我用自己当饵可是惊险万分,你绝对不能赖掉我那一份辛苦钱,绳子算是免费赠送,以後你拿来上吊或玩SM都成…」

「你说什么!你拿自己当饵——」这个疯丫头非得疯得这么彻底吗?

忍不住大吼的风朗日拳握得泛白,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听的不是人话,而是一堆莫名其妙的鬼话,她根本是恶鬼的化身,比他更像一个鬼。

要不是他太爱她了,爱得无以复加,否则他会先掐死她再说,除掉祸害是他应尽的责任,而他不会手下留情。

因为她有可能是假的、是幻影,是他神经衰弱下产生的虚拟人物,真实得很虚假。

他快要被她逼疯了。

「我耳朵正常得很,你用不著吼来吼去表示你肺部健康,虽然你是个鬼。」做人有人样,做鬼有鬼样,他好歹节制些。

气弱的风朗日对她是爱恨交加,无奈又使不上劲。「你什么时候知道我不是人?」

「第一眼。」

「第一眼!」她在说笑话吗?

他又吼了,真没风度。「你听过有影子的鬼吗?」

「我有影子。」但他是拥有人身的鬼魂。

「但我看不到呀!人要相信自己的直觉嘛。」她从没认为他是人。

「万一你的直觉错了呢?」她没考虑到後果吗?

「你这鬼很龟毛呐!老爱斤斤计较,错了就错了有什么关系,难道你要咬我几口泄愤呀!」哪来那么多万一,他开的又不是「万一」保险公司。

「你…」脸一抹,他哭笑不得。「你不是最怕鬼?」

「是呀!到现在还是很怕。」他们很丑耶!而且没有当鬼的荣誉心,随便吓人不专业。

「那你还跟我在一起!」他的心脏无力,不知该拿她怎么办。

上官微笑一脸委屈的噘起嘴。「我被雷劈到嘛!反常地爱上了…」

「你爱我?」如洗三温暖,他的心忽冷忽热。

「你兴奋个什么劲呀!嘴巴都咧到耳朵後头,我很倒楣呐!你居然笑得出来。」她好哀怨呀!真想哭。

「我也爱你,虽然你鬼点子多得叫鬼生气。」而现在他只想宠地。

这个鬼灵精。

「什么嘛!我帮你捉到叛鬼你还趁机损我,你真不是个人呀?」早知道就不多事,让他自己主忙得团团转:他本来就不是人。「你怎么知道是他?」

追了十年,她竟轻而易举地做到他做不到的事,这是身为鬼将的耻辱。

「我不是告诉过你,我闻得到你们闻不到的气味,而且我是处女…」

笑什么笑,牙齿白呀!她不能是处女吗?洁身自好是她最大的美德?

当她闻到那股近乎死人的味道时,她直觉的看向宾客中的江达,他直直的眼神盯著她不放,少了腼然和怯意,她能不明白是钞票上门了吗?

有钱赚的事她最敏感了,只要眼尾一瞄就能看见钞票朝她跳起舞,不伸手一捉怎么对得起自己,枉费她多年经营的钱精形象。

所以不先让自己处於最易下手的环境里,怎么可能引得出笨蛋,满屋子的灵异专家他还敢现身,这不叫瓮中捉鳌叫什么。

真不会看场合,难怪会被五花大绑。

「他居然想从背後偷袭我耶!以为我是弱不禁风的小跳蚤,随便一捏就能要我命,我们四分院的人哪那么容易应付,我好歹也是上一届的全国女子武术冠军好不好?」

「你学武?」这…看不出来。

「你要不要试试?」敢瞧不起她,鬼她一样照摔。

谈不上失落或满足,事情结束得出人意表。「解开他吧!我得带他回去覆命。」

还没分开,他的心已失空了一大片,思念起她的搞怪又爱闹,他不想离开她。

「你确定?」

「是。」

上官微笑拿出一张符纸一燃,然後在江达脸上比划两下,取走他口中无形的鬼塞布还他说话的自由,再以解咒水化开束缚的绳索。

怕鬼的人什么玩意最多,不用说当然是防鬼的必备用具,不管是科学的还是道听途说的,有用就好,她一样也不会错过。

「鬼将,你太卑鄙了,胜之不武,竟然利用女人引我上勾,就算你逮我回鬼间我也不会甘心,我会想尽办法再逃出来,闹得你天翻地覆…唔…唔…」

放开我、放开我,你这死丫头!

「他的话真多!你怎么受得了?」将鬼塞布再塞回原处,上官微笑没有离别的哀伤,只有不耐的神色。

不会比你多。「我要走了。」风朗日轻声道。

「喔!好,不送,祝你一路顺风,别再让他跑了。」要再捉就很难了。

「我的意思是,要回到我来的地方。」难道她一点都不在意两人的感情,毫不难过?

「好呀!待会见。」她笑笑的朝他挥手。

「待…待会见?」她知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地府不是人人可去的观光景点。

「你这男鬼很罗唆呐!快去快回想我哭给你看呀!你想都别想,你要三天之内没回来,老娘就下去把地府给掀了,看谁比较神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