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鬼将 > 第八章

「没想到你会被这么拙劣的手法所骗,摧魂断魄的绝命丹当稀世仙丹一样的吞下肚,毫不怀疑人家的动机以为自己魅力无限,到头来落入明摆的陷阱要死不活,你真是算尽机关却算不尽自己的下场。」

清丽的容颜张满骇人怒气,发舞飞动如珏沙怒吼,飒飒有声张牙舞爪,不时的扫向蜷伏角落颤缩的黑影,一丝情意化为燃不尽的火焰,焚毁摧之。

人有肉身,鬼有鬼魂,当两者不相融时,弹出的力道著实惊人,一扬千万里几近天际。

香灰、符纸、净水的力量合而为一尚能抗衡,人、鬼、神界原本一体,就算烈焰焚烧亦能忍受,圆月的阴气会平息其阳火翻滚。

怕就怕不知名的强力突起,冯听轩不想离开好不容易寻获的年轻躯体,但迫於无奈还是得暂时放弃,先行休养。

鬼界的还阳丹具有起死回生的功用,原本用於离窍的灵体或勾错魂,阳寿术尽的魂魄,助其还阳再世为人,待日後时辰已到再带回!

不过前提是尸首刚死未入土前方有其效,若骨肉已腐毁不堪使用,还阳丹的功效为之减半,人亦无法回生。

当年叛鬼冯听轩便引诱阴间守将风朗日之未婚妻宋云娘窃取,两人各得—颗以为可以重返人界再世为人,处心积虑地逃出幽暗地府,不肯再受缚於重重刑罚之中。

刚返回阳间之时,两人兴匆匆的前往寻回本体打算回阳,殊不知岁月匆匆早已移朝换代,再也无法重新获得生命,回到以前风光一时的生活。

起初两人借助还阳丹的力量还能白日现身,以人的形体四处游荡,并食人的食物,因此他们也不在意是人是鬼,照样招摇过市。

直到某日经过庙宇前遭佛光照射,两人如被烈火焚身般焦疼不堪,反覆打滚,痛苦的失去白日现身的能力,回归鬼的形象。

对於一心还阳的他们简直是青天霹雳,不愿相信重生的机会破灭,想尽办法要回复生机。

终於,冯听轩发现食人血能让他再现人形,尤其是处子血更加事半功倍,整个魂体如同获得新生一般。

虽然时间短暂却令他邪心再生,一再吸食人血延长当人的时限,并专挑处女下手。

後来他想到一个更便利的方法,藉著还阳丹的护灵作用附著人身,即使魂魄寄宿其中也不易被发觉,得以自在的出没太阳底下不怕烈日灼伤。

唯一的弱点是同一个人一次附身不得过久,三、五个小时不成问题,但时间一长两者皆伤,阳损阴折。

所以他只有在挑定目标决定吸食时才附身,其他时间用来休息、修行其浅微的道行,好方便再次下手。

「如果你早听我的话对那女孩下手,今天也不会被她得手,再过不久你便能顺利地化成人形,再也不用担心被鬼差捉回地府。

「可是你风流的习性不改,女人一个一个的替换,忙著取悦别人的身体却忘了自己不是人,得意忘形地将最重要的事搁一旁尽情享乐,你到底要伤我多久才甘心?」

她的心已被他伤得碎成一片片,她在努力修补当中,不希望伤痕累累的旧创再次撕开。

「你…你说够了没,快把…血…血给我…」枯瘪的手抖颤伸出,黑暗中只见两道凹深的磷火。

「血?」宋云娘冷笑地拎高害怕的少女,迟迟不肯送到他面前。「有力气自己过来拿呀!别求我。」

「云…云娘,别折磨我了…你知道我…没办法…」冯听轩非常的虚弱,三魂七魄几乎迸裂。

「是呀!玩女人的时候生龙活虎,这会儿倒成了病猫,你的神气活现哪去了?」她不屑的冷嗤,将曾受的冷落一一回报。

爱上他是她最大的错误,错把他的花心看成多情,以为终将厮守在一起,痴情不悔。

谁知一切都是假象,所有的花言巧语只为骗取她的信任,一旦没有利用价值便一脚踢开,连最起码的哄骗也不愿给她。

他会有这样的下场只怪他太自负了,藉由他人身体所得的虚荣过度膨胀,他已忘了自己有多么不堪一击。

「云娘…求…求求你,一夜夫妻…百日恩,你忍心看我…气若游丝…」血!他要…

她悲伤地看著缩成人球的他,泪盈满眶。「你从来也没给过我名份,何来夫妻之说?」

怨他,也爱他,何尝不是女人的悲哀,

为了他背叛所有信任她的至亲,结果她什么也得不到,负气移心换来一场空。

女人哪!真是风中的柳絮,只能任风飘送而无法自行停留,栖云宿泥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命贱如草芥,任人践踏。

「好,我…我保证等…等这件事过後一定…娶你为妻…」现在他什么都答应她。

「你以为我希罕吗?我要的是你的真心。」何况她心中还有另一个男人。

她痴心盼望,等待多年的未婚夫呵!他才是她的最爱,可是他不懂她的心。

「好!都给你,只要我能…恢复人形…」他快受不了,浑身像著火似的逐渐萎缩。

「男人的话全不能相信,偏偏我是看不开的那一个。」她苦笑的自嘲,扬手托出尖叫的少女。

一幕活生生的惨剧在她面前发生,无动於衷的宋云娘冷眼旁观,司空见惯地微漾一丝悲伤,这是她爱上的男人,像狗一样的乞求她。

小女孩,别怪我冷血,是你自己不想活的,你在梦中已死过上千次,这回我就成全你吧!让你得偿所愿,安心的下地府找你的小男友。

她笑得凄楚,左手往心窝一掏,捉出一团泛著蓝光的光球轻轻一送,送进少女垂死的两眼之中,瞬间进发美丽的七彩炫光。

这是她送她最後的礼物,一个充满幸福色彩和爱情的虚幻世界,她该走得满足了。

冯听轩吸乾少女仅剩的一滴血,少女的生命也走向终点,她的嘴边微带著甜美笑靥,仿佛作了个绮丽美梦,了无遗憾。

「喝!真舒畅,你上哪找来如此鲜美的甜液,怎么不多找几个来?」他觉得全身又活过来了,活力十足。

还要?贪得无餍。「我是食梦鬼不是刽子手,想要新鲜的食物自己去找。」

「哎呀!又闹脾气了,你知道我最爱的人是你,这些饭後点心不过是打打牙祭,塞牙缝而已。」他巧言令色的哄起尚有利用价值的她。

「你也可以选择不用点心,我这道正餐还不够吃吗?」她气他流连花丛,毫不把她放在眼里。

他笑得谄媚的一把抱住她。「别这么小心眼,自古以来哪个男人不三妻四妾,我不过沾沾小蜜不动心,你操哪门子心。」

「你…」她恼火的将他甩开。「现在是民国了,不兴三妻四妾,你不能安份的守著一个女人吗?」

她求的只是他的专心。

冯听轩一脸平静的抹去唇边血红。「你都回来人界几年了,还不懂好色是男人的本性,你没瞧见外遇、婚外情的一大堆,还有什么包二奶、包三奶,我对你算是够好了,没在外头包养女人。」

一旦达到目的,他冷酷的心性又表露出来,一反刚才的低声下气。

「换不停的女人叫对我好,你真有脸说得出口,我对你的牺牲又算什么?」难道她全心的付出得不到他一丝回报。

她心灰意冷了,没法子再继续爱他。

「是你心甘情愿又怎能怪我?我和那些女孩在一起也是逼不得已,我需要血。」大量的处女血。

他为自己找个冠冕堂皇的藉口,掩饰花心。

「冯听轩,你好个过河拆桥,若不是你一再甜舌蜜门的哄骗我,我又怎会甘心跟著你,为你抛却即将到手的幸福」原本她可以获得。

自杀是一种罪。

她为自己的轻生已受罚三十几年,每天重复当时的痛苦还要受鞭罚,她只要再忍耐个十年就刑满了,可以转入地府生活或选择投胎。

若是当年不受他扇动而甘心受罚,如今她也不用再受苦,担心害怕的四处躲藏,名正言顺的和守将再续前缘。

正直的他不会违背当年所做的承诺,她依然是位高权重的将军夫人,虽然生活的空间不一样,但受到的尊重是相同的,她会是众鬼所倾羡的女人。

可惜她没能把持得住坚贞心意,在受不了痛苦的情况下投向同病相怜的冯听轩,两人一同受罚才体会得出那份椎心之痛。

她以为他懂她,到最後却是自作多情,他的爱只给他自己。

「哼!别装出一副你有多痴情的模样,你到现在还作著将军夫人的梦,我这副将始终配不上你是不是!」她若不是不安於室又岂能受他哄骗。

真正坚贞不二的女人是不会有所动摇,就算他费尽如簧之舌也难动心志。

「你…你诬陷我,我对你的心一直…一直…」不变。但她说不出口。

因为心虚。

「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想要的男人是风朗日而不是我冯听轩,我不过是抚慰你一时寂寞的替身,你何必装贤淑自我欺骗。」他早看出她的城府。

宋云娘气弱的一呐。「我是爱他,但是我也爱你,你是唯一拥有我的男人。」

是替身吗?现在想来倒有几分真,他们的体形和傲气是如此相似,她怎能不意乱情迷的放下感情。

可惜她觉悟得太晚,弄假成真害了自己。

「少装文弱了,你有几分能耐我清楚得很,你和我在一起的原因是为了打击他不帮你脱罪,试探自己在他心中还有多少份量,值不值得你继续痴狂下去。

「可是走错一步步步错,你发现他对你的感情不如你对他的深,一时不甘才委身於我,其实你心里还是想回到他身边。」

他不是傻子,看不出她百转千折的心思,要论城府她尚不及他,捉住她最不为人所知的心事加以温柔抚慰,她便毫不设防的任他侵入。

说是两情相悦不如说是各取所需,她寂寞需要关心相同伴,而他不想冉待在昏暗的空间,一拍即合共谋大计,说不上是谁负了谁。

只能说她比他多用了一份心,在情欲的交流中动了真情,怨不得他满门的蜜语。

原来她才是最自私的人。「没错,我爱他胜过你,我要当他的女人。」

「你…哈…」冯听轩仰头大笑。

「你在笑什么,我回到他身边有什么不对?」她气愤的瞪著他。

睥睨的神情满是讽笑。「残花败柳还妄想将军夫人之位,你都已经是四、五百岁的老女人了,怎么比得上他身边年轻貌美的小姑娘。」

「你是指那个爱作怪的女孩?」她,不足为患。她有得是办法除掉她。

食梦鬼之名并非浪得虚名,专食美梦的她已逼死不少年华正长的女人。

这是她的拿手本事。

「云娘,别抱太大希望,以前他都不当你一回事了,现在还会多看你一眼吗?」她想得太天真了。

「我不是你,我不会输的,他对我仍有照顾的责任。」他们是未婚夫妻。

「在你偷了他的通行令牌之後?」没有一个男人能忍受得了这种事。

背叛。

她气得涨红了脸地低吼,「那是你逼我的,我本来还想问他要不要娶我!」

残花败柳又如何,她依然是他的未婚妻,他必须信守承诺。

「终於说出你的心底话,原来他还是不要你,你才很下心跟我离开。」早说嘛!不过烂柿子一颗。

一张绝美的容颜忽然浮现在脑海中,甘醇的处女香隐隐飘动,他好想一口咬破雪嫩肌肤吸取甘液,让极品的香蜜滑入口中。

敢在鸡汤里动手脚,她真是向天借了胆呵!最後的晚餐就由她提供吧!他绝对会好好的善待她,从头到脚不放过的一一品尝。

或许他会将她的命留下,他的女人该换了,年轻的生命力哪是冷冷的黄花及得上的。

眼中闪著阴毒的冯听轩盘算著,在事成之後该如何除掉碍眼的绊脚石,宋云娘的存在已危及他日後的计划,不得不除。

没有利用价值的都该毁灭。

尤其是她。

钞票…呵…好多的钞票,堆积如山,一张、两张、三张、四张、五张…哇!太爽了,眼前的钞票都是她的,真是太幸福了。

小朋友,快过来,别转地球仪了,钞票比较重要,大人没教过你们成大事、赚大钱吗?乖乖的过来姊姊身边,让我数数你们的绿色衣服。

左边是一千,右边是五百,百元小钞放中间,铜板拿来压钞票,免得它生脚逃生去,被不事生产的小人捡了去,千万别理陌生人。

咦!哪来的龙卷风?敢对她的钞票下手,真是不知死活。

赏你个汽水炸弹,再来个面包超人,要不要点道淋了尿的排骨大餐,刚由尿尿小童排出的喔!保证新鲜又够味,不咸不要钱。

哇,你还来呀!怎么老是学不乖,她的钱岂是宵小之徒夺得了,别小看钱精的意志力。

我钉,我钉,我钉钉钉…一千三百零六根银针全送你喝茶,别再来打搅她的好梦,什么都好商量,唯独钱是她的命根子,休想偷走一毛五毛。

嗯哼哼,学乖了吧!谁的钱你都能觊觎,就是她的血汗钱不准碰。

要知盘中米,粒粒皆辛苦。

想要钱自己去赚,别来打她的主意,以为这是梦就想来顺手牵羊,她这人外号铁公鸡,小名钱精、钱鼠,不怕死的尽管过来。

啊哈!看我的无影脚…

「咦!怎么会这样?她的梦里全是钞票,挤都挤不进去。」

不可能发生的事呀!梦是无限大,没有空间和距离,没理由漫天飞舞著绿色钞票。

轻如羽毛的白衣女子再度试著将手探入,忽地一讶又缩了回来,梦居然会咬人,真是太不可思议,它应该是虚无不实的景物才是。

不信邪的宋云娘奋力闯入,张开嘴正准备食梦,一堆重达千斤的美元突然从天而降,当场砸得她来不及呼救,眼冒金星?

梦,这是梦,不会是真的,钞票也是假的。

可是压在她身上的重量实在吃不消,就算是乾硬难消,她还是决定先从眼前这堆吃完,不然她根本无法移动半分。

吃、吃、吃…吃…吃…

天哪!好难咽得下去,为什么有人的梦里全是钞票,她没理想抱负吗?不幻想爱情的美好?

最起码要有人吧!

「不可能,我一定是在作梦,这是我的恶梦,我要醒过来。」

宋云娘心惊地望著不断涌进的钞票,不知它究竟由何处掷人,她必须不停的吃、不停的吃才能避免被钱淹没的恶梦。

她甚至开始害怕吃不完的钞票会生子生孙,代代相传绵延不止。

不行、不行!她要想办法冲出梦境,绝不能沉溺无边的幻梦中,她会被梦吞掉的,成为有史以来死於「食物」的食梦鬼。

啊!有出口,那道光来得正是时候。

没注意梦为何有缺口的白影拚命挣扎,她必须吃掉眼前的日币、欧元、英镑、人民币,然後才能吃出稍微仅供容身的小缝。

而她累了,肚子发胀,小小的一段路居然远如千里,宛如大肚婆的她走得很慢,边走边吃撑著腰防止跌倒,大腹便便举步维艰。

好不容易爬出梦境,宋云娘大口喘著气,余悸犹在的抚著胸口发颤,手脚抬不高的瘫坐地上,直呼劫後余生。

「她的梦很可怕吧!几乎要人困在里面,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四面八方都是以钞票筑起的墙,进退两难。」

「是呀!非常恐怖,我没吃过这么骇人的梦…」咦!谁在和她说话?

警觉的想起身,但宠大的身躯压得她步履蹒跚,才走两步路已气喘如牛,重心不稳的摇摇晃晃,活像一只吹气的白布袋。

她根本无法行动自如的飘浮,沉重的负荷简直像拖著一座山,一步一顿的走得痛苦,不会流汗的额头竟然冒出豆大的水滴。

怎么会这样,她要如何离开?

「很惊讶吧!她的梦非常与众不同,不是想吃就吃得下去,你的胃甚至没有她的梦十分之一大,」尝到苦了,她也该明白何谓自食恶果。

她的梦,到此为止。

「你…你是…守将!」惊骇的一退,宋云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黑暗中走出一道冷然身影,月亮的柔光打在身上照出刚硬脸庞,像花岗岩—样坚硬、冰冷,给人神圣不可冒犯的感觉。

幽冷的瞳孔中没有温度,漠然而忠於职守,他终究是等到她了。

地府叛逃的鬼魂。

「云娘,你还想继续为恶吗?」她伤害的人不计其数,这罪孽够深重了?

怔了一下,她发出近乎哭的笑声。「是恶吗?我不过是梦的清道夫,让沉睡的人一夜无梦到天明。」

她不认为是恶,人吃五谷杂粮马食秣,她吃梦有何过错,不就是为了裹腹。

「不知醒悟,你有什么资格侵入别人的梦中。」并且吞了它。

「呵…我为什么醒悟,你不吃东西吗?就算神也吃民间供奉的香火。」只要饥饿就要吃,谁管他对或错。

「但你不是神。」她是阴界的鬼。

最低等的次民。

她悲愤的一笑。「是鬼是神有何不同?我们都无形无体,来去自如。」

「鬼没自由,你应该很清楚,你不该私自逃出鬼界。」他帮不了她。

真的帮不上忙。

生前做过什么事,死後下了地府还是得接受审判,评论短暂一生的功过再行赏罚,没人逃得过最严正的判决,即使是九龙天子。

他一生戎马战场杀戮无数,原应判处五马分尸一百年,但因曾在剿乱途中帮万民治黄河、捐米粮、救助贫困,因此功过相抵奉派戎守鬼门关。

将军马前死,黄沙裹战衣,不管战绩多么彪炳,终究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

「我为什么要逃出地府你会不明白吗?如果你肯多给我一些抚慰,今天我就不会在这里。」她还是没办法不恨他。

「人有人律,鬼有鬼规,徇私枉法,怠忽职守的事我做不出来。」他不能帮她减轻刑期。

而且他得看守鬼门关,无法拨出时间照顾她。

「那么爱呢?你应该给我的爱到哪去了?」她忍受寂寞,忍受漫无止境的等待,可是她等不到他的爱。

毫无希望的漫长岁月磨蚀她的心,啃食她的魂魄,她只要他来看看她,和她说上两句话,闲话家常的相互关怀,她要求的真的不多。

可是他一次也没找过她,每回都是她受完刑罚溜到关口看他,他才勉强地应付她几句,然後以公务在身赶她离开。

她还不够卑微,委曲求全吗?

但换来的是他的大公无私,守职尽责,连为她求句情都不肯,她知道他办得到,可是他不为她低头。

因为他不爱她。

拧起眉,他将擦拭得银亮的长剑置於右掌。「我们现在谈的是你所犯下的罪。」

「为什么不敢谈爱呢?我的罪有一半是被你逼出来的。」要是他肯爱她,他们会是受人羡慕的一对。

「好,我承担一半的罪,你跟我回去领罪。」风朗日将剑指向她咽喉。

没料到他会爽快承罪的宋云娘楞了一下,随即泪流满面。「你宁可为我扛罪也不愿爱我,我就这么使你厌烦吗?」

她愿承担所有的罪,只要他爱她。

「不,不是厌烦,而是我无法爱你。」他尽力了,仍是难以圆满。

明知道这是事实,宋云娘还是大受打击地颠了颠,心口破了个大洞似流出黑色液体,早该知道他不爱她了,为何要自取其辱。

她心痛得难以言语,连连退了三步到床边。床上酣睡的美丽女子笑得那么幸福,叫她好生嫉妒。

明明只是布满钞票的梦,她怎能无忧的笑著,仿佛全世界最美好的事物全集中在她梦中,谁也抢不走地怀抱美梦。

单纯的快乐让她看了好恨…

「不许伤她!」

战栗的吼声止住她抚向上官微笑雪颈的手。「你怜惜她?」

「不。」不只是怜惜。

不?「那么我杀了她又何妨,反正我背负的罪孽够沉了,不在乎多一条。」

「我爱她。」怜惜之外还有宠溺、纵容和无奈,他也只是爱她。

「你爱她——」宋云娘不信的睁大眼,眼中含著不甘和怨怼。

「是的,我爱她。」他不会让任何鬼魅伤了她。

「你怎么可以爱她,你要爱的人是我,我是你的未婚妻!」她得不到的,就顺手毁了她吧!

这白嫩的小脖子肯定有不少血,她终於能体会冯听轩嗜血的快乐了。

她该由哪里下手呢?

「过去了,人死恩怨了。」记挂前世事只会走不出咫框。

「人死恩怨了!你倒说得很轻松,我为你殉情而死,你怎能负心至此。」不会过去的,只要她魂魄还在,这笔情债永远不灭。

「人无心岂能负。」她的轻生与他无关,个人业障休关他人。

「好个无心呀!那她呢?你的心忽然冒出来了是不是…」她冷笑地伸出利爪。「你怎么能爱她,你是个鬼呀!人鬼殊途——」

人鬼殊途!

表情变得惊惶的风朗日几乎握不住长剑,人当久了他居然忘了最重要的事,他不是人。

但是来不及让他闪神,宋云娘尖锐的叫声忽起,她张开的五指由指尖开始溃烂,整双手臂像融化似滴成黏液,顿时消失。

一胖一瘦的白影守在床的两侧,怒视不知死活的同类。

「啊,你们好吵喔!我的钞票全飞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