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鬼将 > 第七章

「他是你哥哥!」

仔细一瞧,两人倒有八分神似,除了体型略有分别外,五官几乎一模一样,不管是男是女都美得让人称奇,

可是风朗日却冲动得将上官可怜丢进大海,不分青红皂白先给一番教训,宣告主权不许人越过底线,有事没事都离上官微笑远一点、

看来他真是爱惨她了,连小小的肤体碰触都受不了,火气一发抛却斯文外衣,堪称坚固不摧的自制力一夕瓦解,做出自己都汗颜的蠢事。

吼声如雷的他恶狠狠的瞪向窃笑的爆炸头女人,面色潮红地很想捉她起来揍一顿,她居然是所有人当中笑得最大声的。

更可恶的是她早听到他关车门的声音,故意和她的兄长「相依相偎」造成假象,误导他想法偏差出个大糗。

这么可恨又顽劣的女人他该拿她怎么办,学古人一棒子敲晕拖回山洞吗?

说不定她还会认为洞太小而自行挖掘,挖出史前生物骨骸当床板,摇摇荡荡乐不可支,当他是山洞里的活摆设予以漠视。

欸!为什么贤良谦恭的女子他不爱,偏爱上古灵精怪的她呢!

好生纳闷。

「我没说吗?」上官微笑故做无辜的偏著头,笑意吓人。「喔!你动作太快了,我来不及保护他。」

「保护!」一个大男人需要她保护,真是笑话。

好吧,换个形容词。「更正,是来不及警告他三十里外有暴龙接近。」

嗯!听起来顺耳多了,有天崩地裂的震动感,砰!砰!砰!

「不,你应该把他的头转向我,那么在海里与鱼共泳的人就是你。」他会以为他是她,女扮男装。

他们实在长得太相似,若不知情真会当他们是同一个人。

而她又太爱搞怪了,突然扮成男人不无可能,她的身形够高,不易找出破绽。

除了声音。

「嘻嘻!幸好我聪明装聋作哑…呃,是我非常幸运没让你认错。」她抛了个令人反胃的媚眼,自得其乐的卖弄众人回避的风情。

她不吓人,她只是让人吓死。

不然哪有生意上门,「收魂」也要钱的,她算盘打得可精,不怕丑化自己。

「你还得意扬扬,不担心我错手宰了他?」杀人对他而言易如反掌,他在战场上杀过的敌人不计其数。

所以他才会被选任阴间守将,因为他下手绝不留情,铁面无私不讲人情。

白牙恶心,黑牙吓人的上官微笑好玩的朝他眨眨眼。「放心,他没你想像的弱,你再给他十拳八拳也无妨,我替你摇旗呐喊。」

打过才知道谁比较强。

「微笑,你确定他是你亲哥哥吗?」而且是同胎所出的孪生子。

「我也在怀疑,他仿冒得太像了,我打算上法院按铃申告。」无双才有价值,谁要闹双跑。

「你…」风朗日无奈的宠溺一笑。「顽皮。」

这时,湿淋淋的大每怪捧著碗走过来,一身狼狈活像乞丐,头上还有一只海星附著,除非他不要头皮的强扯,否则只有和它和平共处的份。

远处的海鸟低空飞行,倏池泅入海中叼起—尾大鱼,扑扑翅膀飞回巢穴喂食雏鸟,满意的啄啄羽毛温暖幼鸟,以免它们失温致死。

一切平和得像不曾失控,海面依然微波荡漾,冷冽的气候阻止不了拍摄小组的决心,一波波的海浪成为女孩们跳跃的布景、

没人发现一双阴沉的眼睛注视海岸的另—端,似在渴望甘醇甜美的鲜血流入口中,让他能自由的活在烈日之下,不必藉由他人的肉体出现。

还阳丹的效力快失去了,他知道自己的力量会越来越弱,必须吸足一百名处子的血才能还他本体。

只剩五名了。

再五个人他就不用躲躲藏藏担心鬼差的追捕,他会拥有永生不灭的生命以及不老的躯壳。

「到底是谁模仿谁,敢昧著良心说大话,你才是仿冒的次级品。」好个小钱精,陷害他。

「呵!呵!呵!」上官微笑发出白鸟丽子的笑声。「像我这种艳丽无双、举世绝无的大美女岂是凡夫俗子的你能玷污?你以後少照镜子免得惭愧,满脸的坑洞还敢嘲笑人。」

「妹妹呀!你会不会太自大了些。」她敢说还没人敢听。

羞与为伍。

「比起你的自恋算什么,以为每一个女人都是你後宫的储秀,也不怕弹尽人亡。」他想当风流的唐明皇还不够格。

这丫头越来越不怕他了。上官可怜邪笑地朝她靠近,「疯丫头,你不会还是处女吧!」

她根本没机会破身,基地内的男人全是她的至亲,而外面的男人她又看不上眼,所以…嘿!嘿!真是纯情。

「要你管。」她狠狠的踢了他一脚,再送他一把沙。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全是黄色废料收集站,管她是不是处女,她活得快乐又自在。吃得饱,睡得好,有没有男人根本无所谓。

只有这群无聊的家伙老爱挑起话题。是不是处女,犯了法吗?真是可恶的男人,等一下他就知道那碗鸡汤的厉害。

「你不该问她这种事,即使你是她亲哥哥、」风朗日冷冷出声。当初他问时并不觉得不妥,纯粹出自关心。

可是由上官可怜轻佻的门中说出却显得刺耳,像是一种嘲弄,他现在明白上官微笑当时的不快了。

喝!他成了过街老鼠不成,人人都仇视他?「我们一向百无禁忌互相调侃,你想来破坏我们双胞胎的默契?」

「这种默契不要也罢,你们都不是孩子了,凡事适可而止。」譬如肢体上的拥抱,以後是他的权利。

「啧,他在教训我们耶!好久没被训话了,感觉真怀念呀!老爸。」上官可怜故意取笑他的一本正经,假公济私。

她也觉得有点像。「不好意思,他训的是你不是我,别把我和你这混帐扯在一起。」

心里偷笑的上官微笑斜睨表情有些臭的风朗日,这声老爸可喊出她的心声,他真的很古板像老一派的冬烘,动不动就说教。

不过老爸非常宠她,是标准的女儿痴、孝女父,所以她长这么大还没被他训过,只有毫无额度的宠爱,不怕刷爆。

倒是大哥常常挨骂,三不五时就出现严父教子图,好表示他们和一般家庭无异,「和乐」得叫人羡慕。

「姓上官的,你胳臂肘几时住外弯,怎么没先通知我一声。」他们是生命共同体,曾共吊一条脐带。

「好让你咔答一声拉直是不是,我没那么傻。」他绝对是同胞相残的最佳代表。

「喔!你承认了。」上官可怜伸手要拨拨她的爆炸头如往常一样打打闹闹,但这回落空了。

他略显讶异的看著以肘挡住他的风朗日,心里有种失落的感觉,同住一个子宫的妹妹就要成为别人的,再也不能又搂又抱的欺负她。

不过这家伙也太小气了,那是相他共同拥有一张脸的亲妹妹耶!碰一下不行吗?竟防起他这位亲大哥。

「承认什么,你不要说些别人听不懂的话,他委托我寻找两座古迹,你看著办。」上官微笑岔开话题,避谈爱在暧昧时。

「怎么又是我,你不觉得自己懒得过份吗?」明明自己可以做的事偏要推给他,当他乐於普度众生呀!

「谁叫你比我早五分钟出生,爱护妹妹是哥哥一辈子的天职。」活该他被她逮到。

「一辈子!」她未免太贪心了吧!压榨同根生的手足。上官可怜看向风朗日,「先生,贵姓?」

「风。」

「疯?」哈!和那丫头疯个过瘾,真是天作之合呀!

「风起云涌的风,请你别想太多。」没人姓疯,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

呵…有意思,他看得出他在想什么。「风先生,你不介意我们家出产的小疯子有瑕疵吗?」

而且是非常严重的瑕疵,无法弥补。

风朗日先看了一眼鼓著腮的小黑脸,眼神放柔地将她搂入怀中。「来不及後悔了。」

「说得好,我将她贱价拍卖,货物出门,概不退货…啊!你又踢我,目无长上。」真是无法无天。

「你才目中无人,敢私下进行人口贩卖,你逃得过老爸的铁拳吗?」胆大妄为。

上官可怜瑟缩的乾笑,习惯性要揽妹妹的腰,可是总有人快他一步。

「我势单影孤好可怜喔!你们联手欺负我。」哼!不让他抱,下回他找个天使来抱。

希罕呀!

「阿日,别理名为可怜,其实一点也不可怜的臭家伙,他常常出卖我。」势单影孤是因为伴太多了,他不知道该挑哪一个。

「他的名字是…可怜?」拥有这种名字的人的确很可怜。

「我老爸取的,很有创意吧!」绝对不会和别人重复,好记又好念。

如果是他,可能早就改名了,「令尊的想法十分独特,而且明显偏宠你。」

一个微笑,一个可怜,多叫人欷吁的对比,多亏上官可怜没有因此自暴自弃,还当宝延用至今。

「我是女生嘛!可爱又讨人喜欢…」嗯!什么味道、好浓。

「怎么了?突然拧起黑鼻子。」风朗日问这。看来挺逗趣的。

「我看她终於自省到自大的不可取,正在忏悔中。」上官可怜没好气的说。

上官微笑牧起微笑的皱著眉。「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死亡的气息?非常腥臭而且令人难以忍受。」

「死亡的气息!」

「令人难以忍受的腥臭?」

两人讶然的困惑神色告诉她,她又重复只有她一人看不到影子的事实,似乎她能感觉到那股邪恶气流。

为什么呢?

她找不到答案。

该不会她具有某种特异功能,而此刻才发挥出来吧?

越想越不安,她上岸是对还是错,她应该安份守己的待在冰山上和企鹅一同玩耍,以免让人家发觉她更多不平凡的一面,

她不想过劳死,能者不一定要多劳。

唔!又来了,那股气味在逐渐靠近中,浓得叫人想把鼻子割掉别呼吸。

白色的眼皮眯成一条线,上官微笑望向正准备休息的拍摄小组,以往熟悉的阳光男孩朝三人站立的地方走来,脸上仿佛蒙上一层晦涩的暗影。

是她看错了吗?

或者是气候变了呢?

风雨欲来。

「二哥,你怎么来了?事先通知我一声好叫人准备热饮招待,今天的天气有点冷,可别著凉了。」

过度热络的笑容失去腼腆之色,神情自若得叫人看不出异样,但是亲切的举止反而是一大败笔,他从没这么「成熟」过?

江暮成之子江达上个月刚满二十,小时候有自闭倾向,在专业医生慢慢引导下才逐渐走进人群,开始过正常人的生活。

可是由於他生性内向,即使他拥有灿烂如阳光般笑脸,吸引每一个人忍不住多看一眼的群众魅力,个性这是有一点放不开。

他很少主动和人打招呼,容易脸红的毛病老是改不过来,他受欢迎的主要原因是他像个单纯的邻家男孩,给人没有心机的感觉。

白布的纯净在他身上表露无遗,他是少数在大染缸中没被污染的纯白。

但这会他的表情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错觉,笑容依然却少了灿烂,仿佛阳光已离开他身边,只剩下一片灰蒙蒙的暗色。

尤是那双眼看来不太自然,闪烁著诡谲的狡色,似笑非笑给人沉重压力,似乎天地在下一秒钟会陷入混沌。

那是一种很难形容的直觉,明明眼前站著一位活生生的男孩,可是却叫人看不出他有活著的迹象,红润的嘴唇转为灰白,像随时都有可能停止呼吸。

「江达小子,你眼中有没有我的存在,你只看见你二哥就不用理我了是不是?」

他称上官月大哥,上官可怜自然沦为老二。

正确算来他应该是老三,上头还有一个绿易水,绿水晶之子。

「你是…」黑抹抹的一团…狮子。

一双粉拳往他胸口问候。「好呀!小子,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你该去和墙壁做一番彻底的沟通,好好反省自己做错了什么。」

他避开了。

以往傻楞楞的江达会站著不动任由上官微笑欺负,向来慢半拍的他有牛的特质,反应慢,吃饭也慢,一切慢条斯理不急著完成。

所以他不可能避得开,尤其是她的速度极快,属於偷袭的—种,平常运动神经不错的过动儿都不一定躲得过,何况是「老态龙锺」的他。

上官兄妹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讶色,不动声色的以眼角互瞄一眼,传递著只有双胞眙才感应得到的讯息。

「二哥,她到底是谁,妆化得比鬼还丑,她还能见人吗?」鬼都没她难看。

果然有问题,不像江达的口气,太过骄矜。

「阿达,你胆子真大,敢这么说你二姊,你活腻了呀!小心她把你打成阿达。」上官可怜的笑意看来真诚,但未达眼底。

「二姊!」这个丑女人?

他记得是个美如天仙的俏娘们,怎么变成这副模样,叫人倒足胃口,谁还会多看她一眼。

「有疑问呀!小子,居然敢躲过我的飞拳,你太久没被我鞭尸了是吧?」上官微笑故做摩拳擦掌的姿态要教训他。

鞭尸!

江达倏地凝眉敛眼,神情紧绷地像想起什么,一幕被挖坟拖出鞭尸的画面浮现眼前,溃烂的身体不禁鞭打而骨肉飞散,险无全尸。

他的手掌自有意识的握成拳,一股不甘心转为痛恨,森冷如冰眸芒隐隐浮动。

「怎么了?被你二姊吓到了,瞧瞧你脸色铁青且绷紧,你忘了她最爱开你玩笑?」看来有必要藉助辅助工具加以观察。

他太反常了。

「不要碰我。」现实和幻影有片刻重叠,江达奋力挥开他关怀的手。

不惊愕,但有些不悦。「阿达,你看清楚我是谁,别把二哥也得罪了。」

面色一沉,向来嘻皮笑脸,吊儿郎当的上官可怜也有严肃的一面,表情认真的以兄长身份训示他。

也要「他」认清自己的定位。

他可以肯定他身体内还有一个「他」,可是以科技仪器却验不出「他」的存在,仿佛有一层强烈的灵光阻止窥伺,无法看透灵魂深处是否多了一个「他」。

很诡异的现象,十分棘手,他还是第一回碰上,没使真本事是不行。

江达像是突然回神的露出一抹不自在的笑。「呃,抱歉,我一时太入戏了,没能转得回来。」

「你拍的汽水广告不用表达内心戏吧?」只要卖弄清新和憨傻表情。

「我指的是另一部戏,戏中我是受尽欺侮的小乞丐。」乞丐?居然要他一个副将演乞丐。

要不是乞丐本身具有皇亲国戚的身份,他早就不屑的弃演了。

「可是剧中人是不受环境恶劣依然开朗的少年,并非恨世的嫉俗者。」上官可怜跟了他三天,多少知道一些开拍中的内容。

监看而不被发现是件苦差事,下回他乾脆也学易水找鬼帮忙,自己落得轻松坐享其成。

「你看过剧本?」戏还没上演,他怎么得知剧情?

江达眼中多了防备,让上官可怜暗自叫声惨,他打草惊蛇了,给了他防范的机会。

「你那出戏的导演是我老爸以前的助理,他稍微透露一下有什么稀奇,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我老爸的超级歌迷。」人都退出演艺圈二十几年还有影友会。

艺名官上飞的上官日飞多年前比江达还红,曾被封亚洲天王,迷倒半个地球的老老少少,所到之处可说是万人空巷,群起围绕发光体的他,不可一世的受人崇拜和迷恋。

後来他爱上现在的妻子才决定急流勇退,三十岁左右就宣布放弃演艺事业从商,不少歌迷因而痛哭失声,求著他别走。

一直到今日仍有很多死忠歌迷支持他,希望他能重回演艺圈,重现当年令人疯狂的偶像魅力。

即使他已年过半百,保养得当的外形依然俊美如当年,而且多了一股成熟男人的性感,更让人为之倾慕,将他列为年度十大性幻想男性之一。

「二姊,你也看过剧本?」江达的眼中有著怀疑,一声二姊唤得牵强。

叫一个比自己小的女人二姊,他怎么也不甘愿。

「你以为我跟他一样闲呀!我还有很多事要做。」她想说的是她还有很多钱没赚。

「包括交男朋友吗?」他嘴角多了丝隐藏的冷笑,终於与他的宿敌面对面。

他比他幸运,能自在的运用目前的躯体。

「干么,我的事几时轮到你插手,你毛长齐了吗?」斜视他的上官微笑感觉身边风朗日的肌肉忽然绷得僵硬。

「关心嘛!二姊的男友很称头,怎不介绍一下?」江达表情变得邪肆,微带奚落。

「他…」的事不用你管。可是她没机会说出口。

「风朗日。」一道冷戾的男音穿云而出。

江达楞了一下,显然为他的直接感到措手不及,不安之色一闪而过。

随即阴郁暗沉,恨起他的存在。

「好名字,有一代名将的气势,配我二姊似乎糟蹋了。」如果她不妆扮戒那副鬼样,他会拿她当九十六号祭品。

处女的血令人兴奋呀!他血脉债张。

「江达小子你说什么,你想从萤光幕前彻底消失吗?」这点不难办到,她的恶势力遍及全台。

一警觉上官微笑的威胁,江达歉笑得佯愧。「开开玩笑别挂怀,我哪敢说你一句不是?」

他的表现太镇定而且老成,反而更容易露出马脚,但他毫不自知,以为伪装得十分完美,看不出这具躯壳的意识已被掌控。

「最好别让我逮到你使坏,否则就枉费我辛苦为你炖的鸡汤。」玩笑?哈!这鸡汤才是玩笑。

「鸡汤?」

她边盛碗鸡汤,边不甘心的发起脾气。「要不是江叔拉下老脸死求活赖我管你死活呀!熬夜伤身关我什么事,谁叫你死要钱连晚上都得『工作』通宵。」

大概有一年没见过江叔了,他也是老狐狸一族,非常奸诈。

「呵…我爸就是太爱操心了,麻烦二姊为**劳。」这鸡汤色泽鲜稠油亮,看来十分可口的样子。

「少罗唆,快给我吃,吃完我还要洗碗,没工夫陪你闲磕牙。」她凶恶的大吼,一副後娘嘴脸。

「呃,我吃。」嗯!味道不错,不输人血。

不疑有他的江达在她的胁迫下乖乖喝完鸡汤,上官微笑满意地扬起一丝狡犹笑芒,让刚喝了一碗鸡汤的上官可怜感到坐立不安。

一定有阴谋,他想。

但他已经喝了呀!难道还能吐出来。

「小鬼,待会肚子疼别怨我,多跑几次厕所就没事了。」无伤他的身体。

只伤「他」。

「嗄!你说什么?」谁跑厕所?

上官微笑大笑的拍拍江达的睑。「我说你真幸福,能喝到我亲手做的鸡汤。」

「是这样吗?」为何他觉得她的笑有点不怀好意?

是他想多了吧!她不可能看穿男孩体内的「他」。

「好好拍戏呀!小子,二姊我要去约会了。」做了一件坏事,心情真轻松。

一说完,她拉著风朗日打算离开,但他说了一句令人匪夷所思的话,

「多行不义必自毙,好自为之。」

江达僵立,顿时手脚发寒。

十分钟後。

按捺不住的上官可怜终於爆发隐忍许久的疑问。

「微笑小妹,你鸡汤里到底掺了什么?」怎么他肚子怪怪的。

「你想知道?」无知才最幸福,他显然尚未学习到人生的最高境界。

「嗯。」他用力的点头。

「不後悔?」

他再点头。

「好吧!看你长得不讨厌就透露一点,待会可别说我最毒妇人心。」是他自找的。

「少罗唆,快说。」他的肚子越来越不舒服了。

哼!凶我,等一下叫你哭。「没什么,只是加了一小撮城隍老爷的香灰,妈祖娘娘的符纸,观音大士的圣水,还有淼淼刚完成的灵魂分离浓缩葯水,尚未进行实体实验的那一瓶。」

「什么!」

上官可怜还来不及翻白眼,不远处的海岸传出一声非人非鬼的长吼声,抽搐不已的江达倒地不起,口中白沫直喷,如同中毒。

但他的意识是清楚的,咬苦牙抵抗侵入魂魄的剧痛,幽然的逐渐陷入昏迷之中。

突地,他眼神清明的一跃而起,不像有事的直冲众人腼笑,茫然的焦距不知发生什么事,一个劲的搔著头有些为难地说声抱歉。

然後,他表情一变,匆忙的奔向临时搭建的厕所。

众人傻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