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鬼将 > 第六章

「四分院侦探所!」

顾名思义应该是一间以徵信内容为业务的调查所,专司寻人查址、商情收集、外遇跟踪、查证之类,偷拍、针孔也在其营业范围之内,形同无孔不入的狗仔队专门揭人隐私的行业。

可是当风朗日第一回听见侦探所眼务的对象不是人,或者说追查的案例不是以人为主时,心中难免疑点重重,有人会委任专员处理此事吗?

事实证明是他孤陋寡闻了。

当涉有谋杀重嫌的三人被带入警察局,问案的老警官一听见「四分院侦探所」六个字马上放人,不问原由地当是自家人恭送出门。

他实在不懂为什么是「现行犯」的他们还能从容离开,不必侦讯不受质疑,正大光明的来去。

尤其是头顶快秃的局长,还「关爱」地问他们要不要加入警队服务,一切从优比照高级督察待遇,可享各项优待和三节礼金,不用考试、训练直接上任,配有宾士级的专人用车。

风朗日的纳闷一直延伸至家中,全然忘却另一位当事人嫌疑重大,在最不适当的时候出现在命案现场,而且身上的血迹为被害人所有。

而他们是因为查看尸体状况才不慎沾惹上;那他呢,是否有合理的解释?

「我早说过我的工作是找鬼、捉鬼,你偏是不信嗤之以鼻,当我在说大话唬弄众生,你这人的缺点就是疑心太重,所以才一事无成还被人当成杀人把,要不是我替你做了伪证…」

他现在准被送入牢里蹲著,没三年五载不能平案,有的人被关了十几年才判无罪,是不是很冤枉,由少年关到白头。

「伪证?」她怀疑他杀了人?

「难道你是四分院的人吗?我说起谎可是很心虚的,不收半毛钱证明你的清白,可见我死後会下拔舌地狱,尽做些吃力不讨好的事。」他起码要有点表示。

遇到不懂人情事理的人真是倒楣,做白工还得赔上名誉,怎么算都不划算,她被占便宜了。

「不会。」刚硬的嘴角微微勾起。

「不会什么?没头没尾谁听得懂,你当我会掐指一算呀!」闷葫芦一个,老爱装酷。

就像他们家的阿月,种在冰湖内还能终年不结冰,直接同化。

「你不会下拔舌地狱,我会向鬼王求情。」少了舌头的她恐怕会大闹地府,让群鬼慌恐。

上官微笑用你在说鬼话的神情睨他。「鬼王是你亲戚喔!到不面观光收不收门票,自己人打八折?」

长官。他在心里回答。「等你时辰到了,你就会明白。」

对她的纵容已超乎想像,风朗日自我坦诚偏了心,她在他心目中已是无人可取代,独占他不曾为人动过的心。

想当初他前世未婚妻苦苦向他哀求,希望他能替她向鬼王求情,免其刑责早日投胎为人,日复一日的折磨她实在承受不了。

死,不是解除痛苦的方法,它是一种原罪。

自杀等於杀生不可饶恕,人的命数自有天断定,不能私自了结,乱了天纲和轮回反而是项重罪,她命中原有一子二女,儿子是武状元,而女儿一为贵妃一为太子妾室,得享尊荣。

可是她竟自我了断生命,死意坚决的服了砒霜再上吊,让後继的子女无法出世,导致朝纲失去栋梁走向腐败,国势就此缩短了三世。

所以她得为自己所做的错事付出代价,纵使他有能力为她争取减少刑责,但公正不阿的他不肯徇私,仅以冷淡的口气要她多忍耐。

那是她开始痛恨他无情的原因吧!而他忽略了,以致她日後不断做出伤害他人的事。

她说他没资格爱人,因为他不懂爱。

但她错了。

他很想告诉她,他不是不懂爱,而是尚未遇到对的那个人,因此他的心才能平静如常,淡然以对。

「呸!呸!呸!你在指我作恶多端还是诅咒我,我以後会去的地方叫天堂,一个用香草铺成的云床世界,天使在一旁弹著竖琴,满园的玫瑰花瓣办是苹果口味,一口接一口享用不尽…」

多美好的幢憬,人生有梦才踏实。

「梦作太多会回不了现实,以你有的『善良』本质看来,你上不了天堂。」她得先下地府接受审判。

「姓风名朗日的先生,你嫉妒我就直接说出来,用不著用酸箭暗算我,你才到不了天堂。」什么嘛!好像她有多恶劣似。

至少她没有凌虐他、不给他饭吃,还照三餐替他上葯,他该感激得抱头痛哭了。

他的确上不了天堂,因为他入了鬼籍。「你是四分院的联络人?」

她马上进入戒备状况端出精明的钱精本色。「你要委托本侦探所寻鬼?费用最低消费额是一百万,先拿一半订全,一个月内寻回委托人的托付物,尾款立清。

「当然啦!额外的喝茶费越多越好,本侦探所的效率也会为之提高,尽快将你要的死灵生魂送到眼前。」喝茶费归她私人所有。

「呃!咳、咳!你一向都这么亲切随和吗?」过度热心得叫人吃不消。

「顾客至上,我从不与钞票过不去。」上官微笑笑嘻嘻的摆出生意人嘴睑。

拿钱办事天经地义。保证童叟无欺,不二价,一百万起跳。

「真有人请你们找鬼吗?」不太让人信任,人岂能探知鬼的行踪。

她一脸正经的说道:「请用尊重的专业名词称呼他,我们叫他迷失灵。」

一时走错路或迷失的灵魂,引导他们走回本位。

若是已死的魂魄就没办法了,寿终正寝早日归阴,他们也会秉持服务的态度送至阴司,再向阳世亲友收取一定的酬金。

人死为大不可亵渎,术业有专攻。四分院侦探所的眼务热忱是有口皆碑,不是随便的市井小民就能找上门,非富即贵才是他们主要客源。

当然有时也会接到澳洲来的客人,简称「澳客」,所以大部份时间不用理会,谁有空谁去做白工,她绝不插手。

「好吧!迷失灵,成功率有多少?」他谨慎的问道,其实心中仍是充满不信。

鬼界出身的四方小鬼都找不著其下落,何况是区区的数名人类。

得意扬扬的上官微笑挑起下巴猖狂说道:「百分之百。」

「百分之百!」她又在夸大其实了。

「你不要不相信喔!我们的业务已排到明年六月,如果你要插队我可以动用私人关系替你安排,不过你要付我一成服务费。」

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风朗日失笑的抿起唇。「我很怀疑你们公司的诚信。」

没有制度可言,随性得让人无法放心。

「喂!你侮辱我没关系,反正我是负责收钱的人不做外场,可是你瞧不起我们那些鬼专家可会有报应的,到时别怪我见死不救。」她一定会帮忙踹他一脚。

「鬼是无法驾驭的,他们和人一样自有主张。」因此才有叛鬼。

「只要用对方法,其实鬼也会听人命。」她伸手向上从柜中的瓶子倒出两滴红色结晶物。

「这是什么?」无色无味,看起来像…

「血。」上官微笑用手温加热使其融化、固态成液态。「你看好了,通灵、双宝吃饭了。」

她一唤完,两道淡淡的白雾渐成人形,一胖一瘦的走近,低下身吸食她手中的温液,而後饱食的打了个嗝。

没进过鬼门关的两鬼是客死异乡的枉死鬼,飘飘荡荡在人世间老处於饥饿状态,直到被紫愿收眼才转送予她,所以两鬼并未见过阴间守将。

有些不可思议的风朗日看眯了眼,为失去鬼格的鬼民感到可耻,他们居然温驯的由著人喂食,好像宠物一般。

「你用自己的血喂他们?」长期下来怎么受得了?

两眼一利,他考虑要不要收了他们,阴归阴,阳归阳,互不交集。

「反正二十八天来一次浪费也是浪费,不如加以善用制成凝晶,他们吃都吃不完呢!」嗯,她很聪明吧。

瞠目结舌,他几乎为她的惊世之语而呆滞。女人的秽血能养鬼吗?这犯了鬼界大忌,十分伤鬼。

一不小心善鬼会养成恶鬼,伤人於无形,最终会反噬饲主。

「哎呀!别担心经血过於污秽,我特别抽取精华淬炼成血晶,纯度比鲜血高上好几度,浓缩成小小的一滴。」

等於是太空人的食物,一粒胶囊提供一天的所需。

他无话可说了,她真是「天才」。「我要找两名逃出地府的鬼,你办得到吗?」

「拜托,天底下的鬼何其多,你最少要给我基本资料,四分院侦探所是无所不能,但无法信口雌黄。」嘻!逃难也能赚钱,老天真是厚爱她。

「基本资料?」

瞧他不解的神情实在恼人,为了钞票上官微笑不厌其烦的解释。「基本资料是指生辰、死忌、性别年龄和长相,以及对方有什么特徵或嗜好,喜欢在何种场合出没,具有多少危险性。」

「危险性?」他像学话的鹦鹉般重复她的话。

「干我们这一行的风险性极高,事先知道对方的能耐好加以防范,不然出了事谁要负责,我们家的妈妈会哭死。」因为後继无人,她们的老公要做到死才能退休。

上官微笑示范了几种保护自己的措施和工具,现场演练操作方式,并用通灵、双宝为主要「器材」加以解说,害他们差点魂飞魄散。

看出成果的风朗日大为惊讶!难以相信人鬼的差距如此之短,人怕鬼的现象大概为之反转,人要掌控死後的世界似乎不难。

驭鬼,听起来不怎么舒服,他可不想为人所驾驭,即使他现在是人。

一个她眼中没有影子的人。

思忖了片刻,他决定试试她的方法,把两人的生辰、死忌等资料写给她,将寻找的工作交由四分院负责,他再前往收服。

「宋云娘、冯听轩,明末清初人士…等等,明末清初!那不是死了四、五百年了!」他是考古学家呀!专找古人。

通常委托人寻找的对象是近十年迷失的魂魄,最多是上一辈回不了家的孤魂野鬼,顶多百来岁而已,哪有人越朝寻迹。

而他要找的居然是有历史价值的老古董,那价码是不是可以提高些,年代久远怕难寻找,在不在人世仍是一个问题。

搞不好已人轮回,再世为人了,他们又得做白工,不精打细算一点不行。

「没办法吗?」他的口气是随缘,不带希冀的,好像他本不指望他们能成功。

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她自信的拍拍胸脯。「你别小看了四分院,就算这两位老先生、老太太已转世投胎,我们都能把他们挖出来。」

小…小事一件,不过是两具古物嘛!还怕长翅飞了不成?他们家那些高手一定不负所托,死了都能把骨头挖给他。

「他们并不老,一个是二十出头的清丽少女,一个年约三十的清峻男子,以食梦及食处子血维生。」森冷的眼中进出骇人光芒。

喔!食梦和喝血…「你是指最近连连发生的乾尸案?」

还有频传精神躁虑、跳楼身亡的意外事故,他们的遗书里直指恶梦缠身。

「微笑,你还是处女吗?」因为她也有可能是下一位受害者。

她微笑。

然後使劲的踹了他一聊後走开。

这男人真的很不会做人,真该飘刀风下剑雨,活活将他凌迟致死。

是处女吗?

她,为,什,么,要,告,诉,他!

这是什么鬼天气嘛!冷得要命这现场还拚命转动风扇,想把人冻成冰棒呀!送条棉被来御寒还差不多,再送上一碗热汤祛祛寒就更美满了。

真佩服那群穿比基尼的女郎勇气十足,摄氏十二度低温还碰上寒流来袭,为了出名不畏严寒的走入冰冷海中,就只为不到十秒钟的镜头。

这种苦命钱打死他也不赚,人生是多么美好而充满意义,左拥玉女右抱佳人好不惬意。

如果美梦能成真就更完美了,他有用苦哈哈的当只壁虎,贴著树干观察被美女包围的蠢小子,暗自垂泪呵著气,希望神迹降临住他身上。

早知道就不接那通该死的电话,神通广大的紫姨怎么会晓得他刚换的手机号码,好死不死的在他搭机准备去夏威夷享受阳光美食之前打来,害他的幸福之旅因此夭折。

酬劳多有什么用?他又不是视钱如命的钱鼠妹妹,钱囤积得再多还是得花,干么守著金山银山当钱奴。

钞票是用来挥霍的,而非相看两瞪眼,相对成仇。

嗯!什么味道,谁煮了鸡汤?又香又浓闻得肚子好饿,早餐没吃又守到现在,他开始怀疑他会成为台湾有史以来第一个饿死的富家少爷。

咦,怎么又没了,难道他饥饿过度产生幻觉?

自怨自哀的壁虎先生提起精神专注看著不远前的男孩,透灵眼镜瞧出他的影子有些不寻常,似乎肩脖略显宽大些,而且背脊挺直像受过军事训练。

甚至是参加过战争。

可是他非常明白男孩只是个大二学生,今年刚满二十岁的他连成功岭都没去过,每天赶场赶场赶得没完没了。

谁叫他红得太快呢!出道三年已红遍半边天,影歌视三栖赚遍东南亚,导演、制作人抢著要人,还要应付迷哥迷姊迷妹们,根本是分身乏术。

但是——

唉!不知是被恶鬼缠身还是工作太累导致身体负荷不了,他常有一大段记忆空白期不晓得自己做了什么,有时还发觉指缝里留有类似人皮的细胞组织。

前几天还出现在命案现场被人当成嫌疑犯呢!

问他怎么回事居然回答不出来,整个人傻楞楞的不知所以然,以为是剧组夥伴开他玩笑,将人造假血涂在他身上。

真是个笨B呀!傻人有傻福的跟美女打水仗,而他只能继续当壁虎,忍受寒风的冷冽。

呼!冷呀!

「左边那个辣辣身材不错吧!凹凸有致看起来很有料。」不过带两个水球在胸前一定很辛苦。

「是呀!她叫琳达,等一下我们要去喝咖啡,」顺便办点其他事。

「右边的波霸更有看头,简直是一棵木瓜树嘛!」而且是巨型木瓜,她不怕走路不平衡跌倒吗?

「形容得真妙,茱蒂从小发育就好,听说她是吃青木瓜炖排骨,」晚上约她去看星星,秤秤她一粒木瓜多重。

「啧!长腿妹妹耶!那腰多细,肯定没有二十三。」瘦成这样也敢出来见人,风一大就得到海里捞人。

「是二十二啦!小菠菜最近在练瑜珈,你瞧她身体的柔软度多具明星相。」好久没聚聚了,改天请她喝茶。

「看不出来你对女人挺有研究的,如数家珍的叫出每一个人的名字,她们不会全是你的旧爱新欢吧?」小心打雷闪电,终有一天轮到他。

壁虎先生非常谦虚的说道:「我这人对女孩子一向尊重,一视同仁绝不偏私。」

好听点叫多情,正确说法是博爱。

「喝鸡汤吗?」巫婆的邪恶调味来了。

「好,谢谢。」没回头,他接过一碗鸡汤喝得顺理成章。

没发觉自己的幻觉越来越厉害了,嘴巴里满是浓浓的鸡汤味,十分类似某人的手艺。

「好喝吗?」多喝一点,等一下他就知道不听妈妈话的下场。

「不错,像我家小钱精…」唔!真的有鸡汤,几时出现在他手上?

「要抓龙吗?还是踩背?一节三千五薄利多销,鸡汤一碗算你五万,现金或支票我都能接受。」敢说她是钱精,他死定了。

「什么五万,你怎么不去抢…哇!鬼妹——」

壁虎先生怒气冲冲的回头,一颗像被原子弹轰炸过的爆炸头忽在眼前,红得似火十分恐怖,吓得他差点跳上树。

更别提那有名的熊猫妆,除了眼眶和嘴唇全面涂白外,一张脸黑得和木炭没两样,牙齿是钢琴键一黑一白组合而成。

更霹雳的是她穿的是阿婆装,脚踩木屐叩叩叩,俗透了的花丝巾围在脖子上,两手涂满现今最流行的指甲影绘,结合俗与新潮的视觉冲击。

说实在话,没被她吓死的人肯定心脏都很强,而她毫无自知之明的谋杀所有人的眼睛。

「你…你是人是鬼,大白天出来吓人是非常不道德的行为,快快离去省得我花时间收你,我是张天师第七十九代弟子。」

「妈妈没告诉你不可以乱拿陌生人的东西吗?那碗鸡汤里我下了降头。」上官微笑阴侧恻的笑了。

「什么?」他立即脸色苍白的催吐,想把胃里的东西反刍出来。

「呵…呵…七十九代弟子是吧?我最近很闲没事做,你来收我呀!」她用跳的连跳三次,「求」他收她。

「哇!你别靠近,等我拿工具收…」咦!他的百宝箱呢?

「好可怜的先生,你在找这个吗?」笨蛋,是人是鬼还分不清,他眼睛被牛踩烂了呀!

「你这个鬼敢偷…」不对,她有影子。

静下心一瞧,似曾相识的轮廓不就他天天照镜子都会看得到的。

好呀!死丫头敢戏弄他…

啊!更糟。

「你怎么会在这里,咱们的冰山呢?」她不看家谁留守,难道是那群企鹅?

终於认出她了,真不简单。「你还好意思说,为什么你们出去就像丢掉似地没一个回来,放我一个人孤零零的独守空闺,寂寞难耐。」

有这样的哥哥真是悲哀,只顾著欣赏美女,全然忽视他可爱又娇俏的妹妹,不辞千里而来送鸡汤。

「少来了,钱鼠妹妹,你忙著数钱哪来时间寂寞,该不会咱们慈祥又温柔婉约的妈找上你吧?」他才刚逃过一劫而已。

要不是他同意出席兰茜***寿宴,这会儿还脱不了身呢!

上官微笑笑得很善良的搭上他的肩。「阿兄呀!你真的很勇敢,咱们的妈难道没给你母爱的关怀吗?」

他了悟的勾住她的脖子贼笑。「所以你打扮成这副鬼样出来吓人,以为亲爱的妈认不出你来。」

「聪明人说一次就懂了,你在这里做什么?」让她联络不到人,

壁虎先生又名上官可怜,他一脸无奈约努努嘴,指向拍摄清凉广告的阳光男孩。

「江叔说他这阵子不太对劲,有时看起来像陌生人一样,身上还带著血,他拜托我来瞧瞧。那你呢?」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我刚接了份委托,反正没事就来逛逛。阿水那小子真是不像话。」她说得有几分恨。

原本她Call阿月接这个任务,刚好他手边还有三份委托没完成,所以她放过他改找忙著谈情说爱的阿水兄,请他拨个空找找古迹。

谁知他花了三天才丢下一个人名要她自己去找,恶劣的嘲笑她坏事做多了,终於得到报应,老天罚她上岸当难民,品尝他们曾受过的苦。

这是身为人家兄长该有的口气吗?上回弄坏她跑车的帐都还没算清楚呢!他居然凉凉地放她鸽子,让小菜鸟的她自行摸索。

等她回到基地後一定要在他的绿房放一堆鸟屎,让他从早忙到晚不停的打扫,没空和淼淼妹妹花前月下,一起数垃圾有几堆。

「你也在查江达?」看来他真的有问题。

「不是很确定,所以我才会在这里。」观察、观察、再观察,总会让她看出一丝端倪。

果然是双生子的命运,他一样不确定。

「我跟了他几天了,没发现什么异样,除了他的影子。」上官可怜不觉视觉难受地环著她的肩低声谈论。

影子?「咦!好像有叠影,可是又像是眼花了,怪怪的。」

不只怪,还有点不协调,影子似乎有慢半拍的感觉,被强拖在地上爬行。

也许是光板的反光所造成吧!人和影子不可能产生扭曲现象。

两兄妹鬼鬼祟祟的偷窥,勾肩搭背的行为视来寻常,由背影看来像感情甚笃的情侣,正在喁喁私语说著小情人的私密事。

若不是那颗红色的爆炸头太过显眼引人爆笑,真会有人发出嫉妒的电波想来个三人行。

不过刚由奥迪跑车下来的冷厉男子可笑不出来,悒郁的神情布满阴鸷,大步走向相拥的两人,有如暴风雨中的战神,神圣不可侵犯。

「你们在做什么?」

「嘘!别吵,我们在心心相印,共享成为冰棒的乐趣?」喝!怎么比刚才更冷了,好像冷锋刚刚过境。

「乐趣!」冷哼声低沉又充满怒气,直向上官可怜头顶而去。「我让你乐在其中!」

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上官可怜,记得自个上一秒钟还在喝鸡汤,突然一阵怪力捉起他双臂往海中一甩,下一秒钟他发现自己快冻僵了。

而碗还端在手上,他眨了眨眼将加了海水的咸鸡汤一口喝掉。

天哪!好咸。

快给他一杯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