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鬼将 > 第四章

「你不能拒绝我的帮忙,我是白鹤报恩,虽然我不是白鹤,可是你要不让我报恩,我会跟你没完没了,从这辈子追到下辈子,让你烦到无处可逃,乖乖束手就擒…」

一开门,先看到一块黑色西瓜皮摇来晃去,不等主人回应迳自钻过其腋下溜进屋里,边念边恐吓的卸下行李,不管人家欢不欢迎,横行的姿态仿佛她才是一家之主。

进了门的上官微笑没发现她身後的男子松了一口气,无奈的神色微带著对她没辙的叹息,幽幽淡淡的消失在空气中,没能传入她耳中。

早该了解她不是个容易放弃的人,强人所难是她的本性,不达目的绝不罢手的蛮横无人能及,他算是见识到了。

一次两次的闭门羹她照样闯关成功,他能拿这个有勇无谋的女孩怎么办,放任她摔死吗?

第一次他关上门不让她进入,她不死心的去敲隔壁邻居的门,拜托他们把阳台借她踩一下,她整个人腾空走到二十七楼的木板上横走了过来。

邻居吓坏了,再也不肯借路让她「自杀」,第二次她直接由顶楼攀绳梯下来,摇摇欲坠的身影叫人看了心惊,消防队员还在底下铺了气垫床以防万一。

第三次她乾脆在他房门口放火,以铁筒装一些湿衣服让它闷烧,再把烟雾扬向他屋内好逼他开门,结果触动了消防系统,两人都淋成落汤鸡。

遇到直冲蛮干的她,风朗日只好举白旗投降,他实在没办法阻止她做傻事。

不可否认地,他心底一块刚强地被她软化了,铸成她的拙样留在原地下肯离去,让他感到害怕又惶恐,还有一丝丝愉悦。

他不在乎她的美丑,即使面店的老板娘说她美丽得叫人移不开视线是瑰宝,算他捡到了,要他好自爱惜,但他喜欢的是她开朗的个性,以及永不知道下一句惊人之语是什么的惊喜。

喜欢有可能是爱的一种吗?

前世的他生活单纯,除了带兵打仗外,他和青梅竹马的未婚妻一向维持不冷不热的关系,平时不常见面,大部份时间都是她过府送来各节亲绣衣物和鞋袜聊表心意。

他是喜欢她的,婉约贤淑不带骄气,即使贵为知府千金仍一派和善,从不与人起嫌隙或刁难下人,是难得的妇德楷模,也是男人渴求的一生伴侣。

可是他感觉得出两种喜欢是不一样的,一是出自怜惜和熟悉,自然而然地接受既定事实,成亲是人生必经之过程,不讨厌便能和乐过一生。

而上官微笑…

真的很难下定论。

时代不同,女性的自主权也为之抬头,不再温温驯驯地受父兄的安排,自有主张决定想要的方向。

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悸动,想为她遮风挡雨,挡去一切伤害保她乎安健康,不忍心见她不开心而做尽傻事,违背自己的原则。

他不该让她进门的,但他无法让她难过,他终究被这具躯壳的人性同化,逐渐像个人。

「你到底有没有听见我的话,叫你别走来走去你还一直晃,你是牛呀!要拿鞭子抽才甘心听话是不是。」此刻的上官微笑非常嗜血。

只要有人敢在她面前挥舞红巾,她马上街过去宰了他绝不手软。

「可乐?」

他是恶魔、挣扎了一卜,她很没志气的接过他手中的冰可乐。

「你给我坐下,你的伤好了吗?没事不要到处走动,免得地板滴满你的血,我可不负责清洗。」自从有阿水那个洁癖鬼,她很久没拿过比鸡毛重的清洁用具。

所以别指望她打扫环境,她的存在是预防他的伤口化脓裂开,烫伤比烧伤更难处理,它会长水泡,又痛又痒。

「我的伤不碍事,一点小伤口而已。」他受过更重的伤,在战场上。

「是吗?」做个实验就晓得他好不好了。

笑得像天使的上官微笑像偷吃的老鼠踮起脚尖,无声地走到风明日身後往他背上一拍,然後很无辜的再以芭蕾舞舞姿跳回原来的位置。

哈!不碍事,他干么龇牙咧嘴的蹙紧两道眉毛,连五官都挤成一堆喊救命。

做人要诚实别逞强,英雄没那么好当,人是肉做的不可能不痛不痒,认份点才能少吃点苦,心狠手辣是她的座右铭。

「哎呀!你不是不痛吗?我以为你是刀枪不入的铁人,一碗热汤算什么,不过破点皮罢了。」再装呀!不信他能忍得住。

「你…」他痛到极点反而笑出声。「过来帮我擦葯吧。」

凶她有用吗?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真的很适合当间谍,她会是很好的人才。

风朗日不知道他猜得奇准,她的工作近乎间谍,不过更卑鄙些,她偷得无声无息没人知道,高价转售中饱私囊,将四分院的高科技电脑当她的私人交易站,捞了不少油水。

她是四分院侦探所的内勤人员,负责看家的那人,也是网路上有名的骇客。

「你有病呐!水泡都破掉流血了还笑得出来?你是强颜欢笑还是苦中作乐,可别是临死前的回光反照。」就说他需要地吧!

男人哪!就是英雄主义作祟,这下吃到苦头了。

边念边上葯的上官微笑少了微笑,表情微拧地注视他的伤处,当时他若不及时以身挡住那碗汤,她伤的部位会是睑。

是什么的心态让他奋不顾身呢?一开始他可是非常厌恶她的神出鬼没、无所不在,巴不得把她送到外太空省得生灵涂炭。

看来愚蠢的行为已严重干扰她脑袋的运作,书她想走走不开,留下来又一团乱糟糟,大水来了直接灭顶。

真是欠了他,早知道就不要好奇心过盛地老跟在人家屁股後头,研究他究竟有没有影子,又不是没见过鬼有什么好稀奇!

不过说也奇怪,经过多次她身体力行的测试下,他的确是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类,抱起来非常有真实感,可为什么众人都瞧得见他的影子,唯独她例外?

特意戴起了透灵眼镜观察,发现这具躯壳内只有一道与身体磁场符合的灵魂,不可能是附身或其他因素,他是货真价实的人。

跟著他不放的原因是因为例子太特殊了,她打算做个完整纪录真实报导,说不定日後用得上。

怪哉!她又不叫扫把星,为何事情发展会超乎预设立场之外,整个轨道偏移一百八十度角,直冲地球而来。

「你到底是不是人呀!一整片背快烂到骨头里还一副没事样,你知道烂到心还能活多久吗?你当自己是刨骨刮肉的关公不成。」还谈笑用兵,大口啖肉。

「如果我不是人呢?」她大概是他见过话最多的人,而且内容从不重复。

顿了一下,她若无其事的替他上葯。「你吃香还是供品,初一、十五我有空时再帮你准备。」

「你不怕鬼?」他不吃人间香火,地府与人间无异,只是他们用闻的。

「怕呀!我天生怕鬼,遗传到我老爸的不良基因。」她那不成才的老爸曾因怕鬼怕到翻白眼,两眼一瞠四肢僵直佯死。

而她比他好一点点,在经过高手恐怖的密集训练下,她的接受度明显进步很多,只要不握手不靠得太近,一公尺的距离尚能接受。

「我是鬼,你怕不怕?」

表情一僵,上官微笑微笑地戳破他肩上的水泡,「好怕哟!我没吃过油炸鬼。」

想装鬼吓她,门都没有。

虽然没有捉鬼、寻灵的实战经验,可是她好歹也是四分院的一份子,对於「好朋友」的知识知之甚详,想唬她没那么容易。

他是鬼,一个讨厌鬼,爱装神弄鬼,她信他才有鬼。

「你刚刮下我一块肉吗?」他有活著约感觉,因为灼热约痛。

「鬼还怕死吗?你都死过一次就不用客气,几块肉屑算什么,这是英雄英勇的标记。」她冷不防的轻弹他几下,发觉他肌肉挺有弹性的。

吃痛的风朗日闷不吭声地顺著她手指住上瞟。「近视几度?」

「零。」满手的葯味令人很不舒服,她乾脆抹在他脱下的衣服上。

「难得你话少得只用单字表达,我以为女孩了都爱漂亮。」人、鬼皆然。

他不太注意人界的变化,不过很重视容貌古今是皆同,没人愿意刻意装丑好掩盖美貌。

她神气活现地仰起下巴自鸣得意,「可爱吧,我自己发明的造型喔!有五○年代的复古风,超炫超灵异,本来我还打算涂上红得吓死人的清朝胭脂呢!」

像慈禧太后叶赫娜拉氏兰儿年轻时的画像,小嘴噘噘只抹一点红,後来垂帘听政,多威风呀!

「你在躲谁?」他一针戳破她的自我炫耀,眼露一丝智芒。

「你…你不要害我喘大气,我哪有在躲谁,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光明磊落好似井里的明月不生波折,你敢怀疑我的品德有问题…」

「拿掉伪装,你敢吗?」他捉住她挥舞的双手直视她,截断似是而非的废话。

当真喘了一口大气的上官微笑从镜片後瞪他,两排牙齿上下磨咬。他是魔鬼,他是烂泥中的蚯蚓,专门翻旧帐,哪壶不开提哪壶,存心要她下不了台。

她当然也想漂漂亮亮地出门招蜂引蝶,美化环境造福全人类的视觉,好赢得祸水的美称。

可是她走不出去呀!

台湾是那群恶质妈妈的地盘,到处部署著眼线,稍有不慎就可能万劫不复,她哪有胆子以真面目示人,不到半天她就会被逮回去受审。

要不是小玉阿姨心地好不举发她,不然她早成笼中的鸟儿插翅难飞,辛辛苦苦看著别人的钱打眼前经过,而她只能分到渣渣。

「人不要连自己都骗,这年头没人会丑化自己到这种地步。」他真佩服她敢顶著这模样上街走动,而且气势张狂不逊以美貌闻名的女明星。

她开始讪笑的闪烁其词。「你没听过丑人行大道吗?我在落实古人的智慧…」

「微笑,我记得古人之中没人说过这句话。」这是现代人才有的名词。

「喂,你姓挑名剔呀!干么鸡蛋里挑骨头,你不懂什么叫难言之隐吗?不说表示我是命运乖舛的苦命人,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人爱慕我、倾恋我,让我的美丽成为罪恶…」

他、在、笑,他居然笑得目中无人!

喷火!喷火!再喷火!

有那么好笑吗?她句句属实没有一句隐瞒,他当她在背笑话大全呀!捧场地笑到她好想拿根绳子吊死他,让他一路笑到阎王毁,让阎王老爷也来笑一笑。

孰可忍,孰不可忍,他不知道除了小人外,女人是最不该招惹的两足生物吗?

「风哥哥、风大老板,你看过野猫吗?」上官微笑杀气腾腾地扭动腕关节,不怀好意。

眼神一敛,他察觉到她的意图。「你刚上完葯,不想毁掉辛苦的结晶吧。」

「破坏是为了再建设,反正我这阵子很闲,刚好迷恋上小护士的游戏。」而他该死了。

「我明天还得上班,你别让我太狼狈。」说实在话,他真有点怕她。

她是疯起来没理智的怪丫头,谁也猜不到她下一招会出什么。

慢慢往後退的风朗日将背面向墙,光裸结实的胸膛隐隐抽动,像是防备她的猫爪子往身上问候。

「没问题,我最爱你这张俊脸了。」冷不防的扑上前一吻,她要报仇。

一吻还一吻,非常公平。

而且她还符合女人本性的加了利息,磨利的牙在他唇上咬出一个大口,齿印明显得叫他藏也藏不住,明天他有得解释了。

呵…呵…她果然是举世无双的绝顶聪明人,连早她五分钟出生的孪生兄长也比不上。

她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

「你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他想自己永远也无法理解她的想法。

「当然…」

接下来的凌人豪语全含在充满热气的唇里,她的柔唇激起他压抑的欲望,勾出名为男人的猛兽,如狂风暴雨似躏吻猛烈侵袭,她几乎没法子呼吸。

仿佛失落的半圆找到同伴,唇瓣相贴紧紧相依,不离不弃在风暴中旋转,任由最原始的情感掌控。

「当然没问题」变成说不出口的「怎么会这样」,她再也热法得意。

此时窗外的一抹阴影逐渐成形。

那是妒恨的眼。

关於一个女人。

悄悄隐逝。

「不要啦!人家会不好意思,我还是处女,不可以随便和男生发生关系。」

女孩羞答答的赧红了脸,欲拒还迎的推却著,半是迷恋半是羞怯的拉拢衣服,眼神迷茫像受了蛊惑似的仰起脖子,迎接男孩轻轻的啮咬。

裙摆半掀,底裤微露,小巧的胸房忽隐忽现的勾引欲望,她在娇喘,她在吟哦,她在抗拒体内燃烧的欲火,双脚被撑开与偾起的男根磨擦…

男孩的眼中有著妖异光芒,超乎实际年龄不只百岁,充血的红丝如赤红火焰,他感觉到那股极乐流窜在血液中,呐喊著亘古生命。

忽地,他嗅到同类接近的气味。

阴森的瞳孔中反映出白衣女子的身影,惨白的面容浮现怒气与哀伤,飘浮半空中怒视他,无言的痛斥他的不仁不义。

识人不清的错误让她回不了头,除了沉沦再无其他生路可行。

「亲亲,你爱我有多深?」男孩冷笑著,下身不断冲撞轻易上勾的猎物。

杀风景的女人,没瞧见他正在享受盛宴吗?

女孩天真的回道:「我爱你胜过我的生命,我所有的一切全给你。」

「好女孩,就把你的命给我吧!」逸秀的脸孔忽地一变,有张苍冷的戾容呼之欲出。

女孩吓白了睑,张口欲呼可喉间堵著爪子一般的利指却已勾出呼吸的气管,她知道自己还活著,可是喉咙已被撕开了。

那是自己的血在喷出,涓滴不落地的被口器盛住。

为…为什么要喝她的血,他还在她体内蠕动,难道他不爱她吗?

女孩再没机会问明答案,带著不解的疑惑和茫然阖上眼,下体的血先乾枯,慢慢地扩散到四肢,她看不到乾成枯尸的自己。

恨,来不及发生。

生命终止了。

「你把男人的精华留在她体内妥当吗?不怕被人验出来。」冷然的讽刺含著妒意,女子模糊的人形渐成清秀。

「有谁会怀疑到这个阳光男孩身上?他的脸可是受保护的!」呵!呵!呵!他非常喜欢这具躯壳。

男孩的清亮嗓音变得低沉沙哑,仿佛出自一位沧桑的男人口中,瘖痖的狞笑带著邪恶,满足的拢好裤头将不再新鲜的食物踢开。

清逸的脸庞原本是开朗稚气的,可是这时候却蒙上一层死亡气息,红润的肤色因饱食一餐而更加艳红。

沉睡的孩子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宣泄过後的身体显得轻快,舔著唇回味腥甜的「宵夜」,轻飘飘地睡在摇篮里。

「你不要太轻心了,人间的警察很厉害,你最好别被他们捉到把柄。」到时又要逼她替他找寻适合的「房子」。

因为他,她已经做了太多的错事。

「厉害又能奈我何?阳间的警察和阴间一样有贪赃枉法之徒,他们捉不到我的。」要收买他们实在太容易了。

何况目前尚无需要,「他」的形象太清新了,是众人眼中的乖宝宝、模范明星,小错小过不曾犯过,不会有人疑心是「他」所为。

而且「他」本身毫无记忆,就算不经意提及一样无知,何惧人间捕快的力量。

「你太自大了,你忘了守将和鬼差仍不停的在追捕我们吗?」她不想再回到阴暗失温的世界,她想留下来。

「哼!那个愚昧的守将,他想跟我斗还早得很,我才不把他放在眼里。」男孩的语气充满轻蔑和不屑。

「是吗?」容貌秀丽的女子发出阴阴笑声。「不怕为何躲在暗处不敢与他正面交锋?他曾是你最好的战友。」

也是八拜之交的结义兄弟,情比手足深,同生共死为守护国家而战,不分彼此地同杨共宿,共用战袍,连战马也甘於割爱。

最後她也沦为他们共同的女人,一个拥有世俗人眼中的名份,一个拥有她的魂魄和身体,他们都是她的男人。

所以,她一个也不让,不管她曾做错多少事。女子的眼底有著私婪的冷光。

「朋友往往是背後捅你一刀的人,他不该抢了我的战功。」不是不敢是没必要,他有更重要的事待办。

「是你的吗?你只是不满皇上将你喜爱的歌妓赐给他为妾,而你只有良田百亩。」意思是要他卸甲归田。

因为他太急躁了,不肯安於现状,老是计较同僚获得的功勋优於他,多次顶撞传旨的公公而引发圣心不悦。

他的一切只能说咎由自取,怨不得人。

狰然之色立现,男孩祭出恶瞪。「你就不怨不恨吗?」是谁哭倒我怀中说她死也不甘心!

「那是…那是我死後的事,我只是受不了寂寞才吐吐苦水。」而他在此时乘虚而入。

她以为他对她是出自真心,一时未能谨守闺训委身於他,造成日後不可收拾的结局。

「你也是工於心计的女人,又何必装三贞九烈的贤淑样,在你生前我已看出你骨子里的婬荡,可惜没机会尝尝你活著时的滋味。」他眼露婬肆的说道。

鬼与鬼的交媾总少了一点真实感,老是摸不到实体而不够痛快,哪像温饱的女体充满弹性和肉欲,驰骋的快感如同神仙。

「你在胡说些什么!分明是你主动引诱我,百般地向我示爱我才犯下大错。」若她尚在人世可就算犯了七出之罪——

奸婬。

「可你也没推拒呀!顺理成章的当了我的女人,就像你为了当上将军夫人不惜伪装贤良,命绣娘绣出你要的图样讨好人家,大言不惭的伪称是自己连夜辛劳的成就好博取怜惜。」

女人哪!总是口是心非,在他身下时不也一睑婬相地呻吟不已,一要再要几乎掏尽他少许的精气。

「你…」女子气愤的神情转为哀伤,「我们要互揭疮疤伤害彼此吗?我不是来找你斗气的。」

「坏了我的好事才来假意求和,你的心机真是越来越深沉了。」不防著她不行。

冷冽的气流由她身上发出,她妒恨的扬起鬼声。「有了我还不够吗?你非要更多女人才满足得了。」

「哈…云娘,你怎么老不开窍,女人越多越好是男人的本性,你的容貌称不上绝色,顶多是清粥小菜,要我不吃腻都难。」

他早就想一脚踢开她了,要不是她还有利用的价值,他何必在心思与她周旋,收集一百名处子的血才能达成他的目的。

斜睨第九十三具乾尸,他的眼中没有—丝感情,只有掠夺後的饱足感,甜美的味道仍留在口舌间。

是的,是她错了,错看他忠厚个性不的风流。「你要女人,我给你一个女人。」

「几时转性了?变得这么慷慨。」他不信的嗤之以鼻,女人的妒性如吸食鸦片一样,戒不了。

尤其是她。

「你不想要从守将身边抢走他另一个女人吗?」她相信他会感兴趣的。

她的饵洒对了,鱼儿一脸兴奋的靠近她。

「他的女人?」听起来似乎挺令人心动,兄弟同衣共食,也…共妻。

「我闻得到她身上的处女香,比你以前拥有过的女人更香甜。」说她心机深沉吗?咯…咯…她不过想保有自己的男人而已。

他更雀跃了,一副想品尝的馋相。「告诉我,她在哪里?」

「她住在…啊!有同类的气味,是小鬼开路,我先走了。」她咻地消失。

她没说完的是——小鬼开路,守将必到,再不定恐怕走不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