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美女从戎 > 尾声:身影相随

一想到他跟苏滟晴刚刚结束的相爱欢合,再想到他在思思念念了那么多日后,终于能将她拥入怀中,而她,也终于坦承将心给了他,那他有什么好气的?又在懊恼什么?

她只是不想嫁给他,但他有皇上牵线…

炎靖勾起嘴角一笑,心情豁然开朗。他怎么自己乱了分寸了!

“皇上,我跟苏姑娘其实是天雷勾动了地火,而非擦枪走火!”

皇上先是浓眉一蹙,接着,难以置信的看着眉飞色舞的他,“你的意思是你们已经…”

“是的,皇上。”

他抚须一笑。那自然就不需要再多问了,都已有夫妻之实了嘛!

“来人啊!宣朕旨意,要仁亲王之女苏滟晴进殿。”

皇上认为只要他动动口,下旨赐婚,炎靖跟苏滟晴的婚事就这么定了!

他一直以为是这么简单的,没想到,那苏娃儿竟搬出他的爱妃来,说她对她也有承诺,因此即便是他也不能主宰她的婚事。

为此,他只好把凌妃找来,也因而证实了苏娃儿所言不假,可问题来了──

“请皇上遵守承诺!”炎靖眉开眼笑的看着皇上拱手道。

“请娘娘遵守承诺!”苏滟晴却是绷着粉脸看着凌妃。

“爱妃?”皇上头疼的看着她。

“皇上?”凌妃也一脸为难。

眼见两人举棋不定,苏滟晴再次请求凌妃不要违背承诺,而炎靖也不认输,搬出了“君无戏言”四个字,又再跟她唇枪舌剑,谁也不让谁,简直是吵翻天了!

皇上跟凌妃相视无言,一个头两个大,都快被他们给烦死了。

“够了!你们让朕想想,都回去吧!”头昏脑胀的皇上要他们全退下后,另外又找了仁亲王跟王妃来商量。

结果是一面倒,毕竟炎靖已改变许多,他跟苏滟晴又有了夫妻之实,成亲也是应该的。

于是,第二天,皇上又将一个关系人找来,也不啰唆,直接宣布,“朕赐婚,炎靖跟苏滟晴听旨…”

“皇上!娘娘答应了我!”她急忙出声制止。

“滟晴,”凌妃温柔劝慰,“你已经把心给了他不是?既然两人都相爱──”

“哪来的两人相爱呢?他是那么滥情!听闻他在外面的女人可不输皇上,私生子女更是满街跑!”苏滟晴愈说愈火,“总之,皇上要他当滟晴的丈夫是绝对不成的,何况,滟晴都已证明自己是巾帼英雄了,何需男人!”

炎靖定定的望了她好半晌。他似乎在她的话里抓住了某个重要东西,但那是什么?

“炎靖,你的私生子女满街跑!这是怎么一回事?”皇上开口问了。

“哪有这回事?”他快想到了…

“外面分明都是那么传的,你还敢耍赖!”苏滟晴也很坚持。

该死的,他快想出来了,她还干扰他!

“我承认,在遇见你之前,我的确玩了很多女人,但事后我都派人安排她们喝下避孕汤葯,她们根本生不出半个子来。”

“是吗?”她还是不太相信。

“是!再说自从你消失后,我就改邪归正不近女色了!”

苏滟晴一愣,“这是为什么?”

“你还敢问我为什么?”换他的眼睛冒出怒火了,“因为我的脑海里装的都是你,因为我的思绪全被你占据了,因为就连我在看其他女人时,她们的脸也全变成了你的脸,你说!你要我怎么办!”

正殿里,皇上跟凌妃都很有默契的不出声,笑看这一来一往、态度不一变的俊男美女。

闻言,苏滟晴的心跳声有如擂鼓,一张粉脸儿更是红咚咚的,“你…怎么会有这么严重的…”是病情吗!

“是,它就是这么严重!所以…”炎靖突然笑了,笑得好有魅惑力。他终于知道他抓到什么了,就是那个“爱”字啊,她刚刚那句“哪来的两人相爱”露了馅,原来他一直忘了跟她说这个字。

“所以什么!”她好奇的问了。

“所以我才明白,我患的原来是一种叫“相思”的病,是一种因为压抑不了太想爱你的心而引发的绝症,偏偏这病又只有心葯能医!”

“是吗?”苏滟晴粉脸上的徘红又更深了一层,“你的病是因我而起的,所以我算是你的葯方吗?”

“不是算,你就是!”

他话中的肯定,使她忍不住笑了,“那我这道葯方你打算如何处理?”

“还用问吗?当然每天要服用三次,且要服用一辈子。而这会儿,应该又是用葯的时间了!”他的黑眸闪动着邪魅之光,在她惊觉不对而“习惯性”的想逃时,已经来不及了,他大掌一伸,一把将她拥入怀中,但是──

“咳!咳!咳咳!”

皇上不得不用力咳个几声,才能提醒这对眼中只有彼此、忘了天、忘了地、忘了身在何方的俊男美女这里是什么地方,还有什么人在场。

一时之间,炎靖可尴尬了,而苏滟晴则是羞到不敢抬头看人。

“好了,凌妃,不管有什么天大、地大的事,这会儿有人患了重病要服葯,我们就别耽搁他的时间,这用葯也要看时辰的不是?你就陪朕回宫吧。”

“是,皇上。”凌妃眼中、嘴角尽是笑意。这一对冤家真是让人又好气又好笑呢!她再瞧两人一眼,便跟着皇上离开了。

炎靖跟苏滟晴连忙行礼恭送两人。

“都是你的错!”她从来没有这么困窘过,如果地上有洞,她一定钻进去了!

“不对,是你的错,如果你没有女扮男装的去从军,我就不会遇见你,自然也不会有刚刚出丑的事。”他虽然反驳,但一双黑眸仍见笑意。

“那你想怎样?”

他俯身靠在她耳畔说了句悄悄话,就见她眼眶突然一红,泪水闪动。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身影相随,一生一世。”

江南

仁亲王府里,苏旭本夫妇、薛值正夫妇一脸不解的看着站在客厅的杜丰威。

也不知他是赶了多久的路才回来的,但从他跌跌撞撞的从马背上下来,又让仆人们扶到椅子坐下,但又坐不住的站起身来,只是喘着气的模样看来…

算了算,也应该有一段时间了,可他还是弯着腰、双手撑着膝盖,喘个不停!

终于…

“有宁儿公主的消息了,她…她两、三个月前就被掳去番邦当俘虏了!”

“天呐!”两对夫妇同时变脸。

而垄一静眼圈一红,焦急的上前一把抓住杜丰威的手臂,惊慌的问:“那邑月呢?她跟宁儿在一起吗?”

他脸色一黯,欲言又止。

“快说啊!”

“她…她好像死了!”

“什么叫好像!”薛值正一把抱住差点昏厥过去的爱妻,他的心都凉了。

杜丰威长叹一声,“说来话长呐…”

(大结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