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来攘往的长安街道上,出现了一对引人目光的男女。

这男的俊、女的俏,男的大部份的百姓是识得的,他就是之前将那一干叛国通敌份子抓起来的靖王爷,至于走在他前面那名国色天香的大美人,大半数的人都不识得,因此大伙儿也就好奇的瞧起他们两人来。

看着看着,倒发现一件有趣的事,在靖王爷走到美人身旁时,美人就会加快脚步往前走,一旦靖王爷又跟上,她的脚步便再加快,至于长安街上卖的是啥玩意儿,有啥吃的、喝的,美人的眼神可是从头王尾都没瞄上一眼!

说真的,她哪有心情逛街!

她知道事情大条了!

炎靖说的那些荒诞不经的事,爹、娘及娘娘这会儿全知情了,他们刚刚是太震惊,以致只想到赶紧催她跟炎靖出门,一旦她回去后呢?

想到这里,她不禁头皮发麻,心儿忐忑。除了挨一顿骂之外,肯定也翻不了身了,爹娘一定会把她下嫁给炎靖,因为她那些事是绝对不能传出去的。

可是,他不是个专一的人,他左拥右抱、好不风流快活,还有他亲吻白雪的画面都还深印在她脑海,像这样的人她能嫁、能倚赖吗!

“你走慢点!”

炎靖高俊挺拔,脚肯定比她长,但他都走得匆促了,何况是闷着气,脚步未歇的苏滟晴,所以他才要她放慢脚步。

但她才不理他咧,他要逛街,她就尽快绕完一条街,再跟他说再见!

“苏滟晴,你再不走慢一点,我就在这儿当街拍板说书。”

她脚步急煞,不悦的转过身来面对走上前的男人,瞪着那张俊美无俦的脸。

“堂堂一个王爷,除了威胁人外还能做什么!”她真的瞧不起他!

“还能做什么?”他夸张的叹息摇头,还颇为无奈的盯着她看。

就在她被看得很不自在时,他突地邪魅一笑,俯身贴靠在她耳畔,“也难怪你瞧不起我,就我们的亲密关系来说,我一直都没有完成最后的步骤…”

“你无聊!”

在听懂他的暗示后,苏滟晴大为火大的推开他,但也才发现他刚刚跟她说悄悄话的举止太暧昧,不少百姓皆以一种有趣的神情在盯着他们看。

可恶!早知跟他在一起不会有什么好事的!她气得继续往前走,压根忘了他刚刚的威胁了。

所以这时候,炎靖先是跟街道旁卖文房四宝的摊贩借了一个沉甸甸的镇尺,“砰”的一声,准备开始说书了。

“来来来,大伙儿来听故事,听我道来一名宝贝千金女扮男装…”

该死!苏滟晴一咬牙,猝然转身,心不甘情不愿的跺脚后又回到他身边。

没想到还真的有不少入围过来要听故事,瞧他俊脸上的得意笑容,她是气得七窍生烟,都快得内伤了。

但好女不吃眼前亏,她从军的故事可不想流传万世,“靖王爷,我们可否找个地方,人少一点的地方,好好谈一谈?”

形势比人强,她不得不挤出一张笑脸。

“人少的地方!我赞成。”这一点很合他胃口,他对好奇围观他们的百姓一抬手,“抱歉,我下次再说了。”

然后随即眉飞色舞的为他的大美人带路,一下子左弯右拐再直行,接着又钻入巷弄里,这样绕来弯去,走了好一会儿后,直接将她拐到靖王府的大门前。

他是以为她眼瞎,还是以为她是文盲?

苏滟晴冷绷着一张丽颜,“我没说要来你的地方。”

“怕被我吃了?”

“谁怕!”

“那就进来。”

她一愣,看着他率先跨进那道宏伟大门,深吸了口气,也拉起裙摆走进去,心里却忍不住嘀咕。可别羊入虎口才好!

“王爷!”

“王爷!”

府里的仆佣们恭恭敬敬的上前行礼,再看到跟在靖王爷身后的绝色美人时,不少家仆还愣了愣,忘我的盯着她看,但也很快回神,急忙低头。

靖王府原就建造得金碧辉煌,而今再加上皇上御赐的有功区额,大厅里更是金光闪闪。

苏滟晴由于第一次到访,所以也就傻傻的跟在炎靖的身后走,一路走过亭台楼阁、假山流水、曲桥花园,在转了一大圈,看尽王爷府里的富丽堂皇后,没想到他最后竟是直接将她带入他的寝室,一见到那张铺了蓝色绸缎的大床,她想也没想的转身就要出去。

但炎靖好不容易将她拐了来,还按捺着将她拥入怀中的渴望,先让她看看他的靖王府,好明白当他的王妃可一点都不委屈,这会儿又怎么可能让她给逃了,于是直接挡住她的路。

苏滟晴毫不客气的怒叫,“走开!”太可恶了,她要找他谈,他竟…

“我若不走开,你会跟我打?”

“我会,就算打不赢!”

“可我们若打起来,”他看了看这间摆放了不少古董花瓶的房间,“是会摔到或碰到这些花瓶,届时乒乒乓乓的,再依我过去的恶名判断,家仆们肯定会认为我们是在翻云覆雨,万一又不小心的传了出去…”

又在威胁她!苏滟晴咬咬牙,“那你到底想怎样?”

他的黑眸突然炯亮得烫人,就连声音也变得沙哑低沉,“我想怎样!我想做这一段日子以来,一直想做的事…”

尚未意会出他话中语意,纤腰突地被他一扣,她倒抽了口凉气,直觉的抬头要抗议,却正好迎向他俯下的唇瓣,双唇相贴,她惊骇的想推开他,但他的舌却大胆探入,霸道的将她紧困怀中,恣意吸吮她唇中蜜汁。

太久了!真的太久了…炎靖愈吻愈深、愈吻愈狂野,他非得将这段日子因她而騒动的渴欲好好宣泄一番不可。

苏滟晴被吻得全身无力,几乎快没法子呼吸,甚至发出求饶的低低呜咽。

但他还没打算放过她,这段日子以来,她一直处于上风,总得补偿他一下。

在他这销魂蚀骨的一吻下,苏滟晴的神智逐渐迷离,甚至在他将她抱起放到床上时也无力挣扎,她全身的血液被他狂妄的情欲烧灼着,当她身上的衣物被褪下后,赤裸的肌肤在他刻意的撩拨下变得滚烫,她忘了自己,彻底的臣服在他情欲的诱惑下。

炎靖着迷的看着在他下方呻吟的美人。虽然不想承认,但他知道自己真的栽了跟头,竟不惜以占有她的清白之身来拥有她的一生一世。

虽然这法子连他自己都感到不屑,但他知道面对这样的顽固佳人,惟有燃起她体内的那一把火焰,也许才能让她明白,她对他也并非全然无动于衷。

他灼热的唇深情的吻着她的,接着一记挺进,她那双迷蒙的星眸顿时变得清晰,随即转为痛楚的瞪视着他,“你…好痛!”

“等等…再等等就不痛了…”

但苏滟晴仍痛苦的哭泣着,双手握拳捶打他的胸膛。

炎靖以无限的柔情来安抚她、亲吻她,让她习惯自己,再以深情的黑眸牢牢的锁住她的,慢慢的,一次又一次,在那双美眸中再也看不到痛苦后,诚如他曾跟她说过的,带着她去飞…

一阵翻云覆雨后,苏滟晴根本没脸见炎靖,她以双手蒙眼低叫,“走开!拜托你走开!”

“滟晴──”他轻声一叹,温柔的拉开她的双手,竟见她美眸漾着泪光,不禁蹙眉问:“为什么哭?”

因为她根本像个荡妇、根本跟那些妓女没两样!她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享受着巫云之乐。

炎靖从她那双自责又羞愧的明眸中看出端倪来,不舍的将她拥入怀中,“别担心,享受鱼水之欢并不是罪,何况我未娶、你未嫁,我会负责的。”

说完这话,他忍不住笑起来。他从未想到自己会说出负责这句话,听来还挺瞎的!

但他的笑让她更为光火,她用力的推开他,拉着被子遮住自己的身子坐起来。

“我没兴趣当你的小妾!”

他再度蹙眉,“当然不是小妾!是明媒正娶的正室。”

因为她现在是仁亲王之女了!她还是不愿意!“对我而言都一样,我说过要自己决定自己的终身。”

“恐怕不行,情况显然已经逆转了。”他那张魅惑的唇上有着浅浅的弯弧,因为他相信,他们同喝合卺酒的日子不会太远了!

“什么意思?”

“你肚子里也许已有我的孩子。”这么说是最直接的了。

苏滟晴当下一窒,惊慌的低头看着肚子,“不会的!”

她的反应让他颇为不快,执起她的下颚逼她正视他,“你到底在怕什么?当我的王妃、当我孩子的娘有那么可怕吗?”

她不悦的打掉他的手,“不可怕吗!你会娶妻再纳妾,然后纳个没完没了,我不想当一个守着正室之名,却得跟一些环肥燕瘦分享一个丈夫的女人!”

“老天爷,你竟是这么想的!”他一脸的不可思议,但下一秒却笑了起来。

“有什么好笑的?反正我不嫁就不嫁,就算有了娃儿,我也不嫁!”

“不是每个男人都爱纳妾,你的父亲就没有──”

“但你一定会,你那么风流!”

“你就是这么看我的?所以,即便是把自己给了找,也把心给了我,你还是不嫁!”

“是!”这话她答得毫不考虑,反而把自己吓到了。她…她也把心给了他吗!

难道没有?要不,两人分道扬镳时,她怎么还会梦见他?

要不,这一次回宫,她怎么还期待跟他见面?

要不,她怎么还会因他的笑容而脸红心跳?

再要不,她怎么会真的把自己给了他!她可以高喊婬贼,但她没有,反而沉醉在他的欲望里?

在她思绪百转时,炎靖则是气炸心肺的下了床,以极快速度穿好衣服后,扔下她就往门外走去。

这个该死的、愚蠢的、顽固的女人!他不跟她争辩了,他要直接入宫,直接向皇上要了她!

“你…你要跟我要了苏滟晴?那个仁亲王之女?凌妃最疼爱的侄女!”

皇上近一个多月来常跟炎靖聊民政、兵法,但就是没聊到女人。

也因此还提醒过他,曾答应过他的事,但他的表情却总是兴趣缺缺。

可瞧瞧这会儿,他的下颚肌肉抽动扭曲、眼睛冒火,非凡的俊容更因愤怒而涨得红通通,而他如此气急败坏的来到金銮正殿,竟是来要女人的!

“皇上不会忘了自己的承诺吧?”他心口上还有一把火、不,好几把火在烧!

“君无戏言,朕怎么会忘了?不过,你跟苏姑娘是怎么擦枪走火的!怎么你全身都带了火气呢?”他总得问个明白吧,要不,他怎么去跟仁亲王要了他女儿!

“我其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