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太阳底下,热闹的长安大街上,一名年逾六旬、文人打扮的白发老翁一路走走停停,有时还卯起来跑,但没跑几步,又喘着气休息,折腾了好半天才走进这热闹的“宝来茶坊。”

他擦了汗问店小二,“靖王爷是不是在这儿啊?”

“是啊,林画师,王爷在二楼呢。”小二指了指楼上。

“谢谢!”他连忙转身上楼,一看到丰神俊朗的炎靖就跟友人坐在窗边位置,急急的跑到他身边,喘着气道:“太、太好了,靖王爷,我终于找到你了!”

炎靖笑看着他,“林画师完成画了?”

“是,不是啦,我是要说,你要我画的姑娘,我刚刚瞧见了呢!”

俊脸上的笑意一收,炎靖激动的起身拉住他的手,“你说什么!”

“我、咳咳咳咳…”林画师被他吓了一跳,竟猛咳起来。

“你快说啊,你说看到她是什么意思?”炎靖急了,竟摇晃起他的肩膀来。

“王爷?”

“王爷?”

在座还有两名炎靖的友人,此二人学行俱佳,皆出自名门,至于过去的那些酒肉朋友,说也奇怪,从一个月前他便与他们渐行渐远,套句他曾说过的话,“道不同,不相为谋。”

也的确定道不同了,他这一个月来不再风流,反而中规中矩的,不是到皇宫与皇上聊民生军政,就是在家研读六韬三略,再无涉足花街柳巷,简直换个人似的。

但他此时的激动也是他们不曾见过的,两人连忙要他放开林画师,一面跟小二要了杯子,倒了杯茶,让老人家喝下。

林画师顺顺气后,总算能说话了,“不就是靖王爷口述要我画出来的绝色美女啊,刚刚我在大街上,就看到她坐在轿内直往皇宫去了呢!”

话语一歇,两名友人只觉得眼前一晃,炎靖竟然不见了。

“那是我的马啊,靖王爷!”

楼下突地传来一声大叫,两人顺着声音看过去,就见到炎靖已坐在一匹马背上,从怀中拎出一锭白银丢给那名灰衣男子后即策马离去。

他好激动。真的是她吗!真的是让他感到一日三秋的苏秦!让他朝思暮想、殷切期盼的苏秦!

由于守城门的侍卫禁军早已识得他,因而他一路快马奔驰、直奔皇宫,连停都没停。

在进到皇宫内苑后,他这才拉了缰绳,翻身下马背,一见到一名太监走来,大手立即一抓,“刚刚可有一顶轿子入宫?”

“刚…王爷指的是半个时辰前的事吧!那顶轿子是直接扛到凌妃娘娘的寝宫去了。”

又是凌妃!炎靖浓眉一拧,立即前往凌妃寝宫,但才过曲桥,就听到一个极为熟悉的嗓音,此时听来,就像天籁!

黑眸浮现笑意,脚步愈形轻快的往声音来处走去,一过亭台楼阁,他先看到凌妃,接着映入眼帘的,竟是一身紫红襦裙、半臂披帛的苏秦!

淡扫娥眉的她一双秋水无尘的美眸盈盈闪动,如花似月的容貌更是娇艳惊人。

“靖王爷!”

凌妃看到他先是一脸错愕,接着略微不安的瞥了侄女一眼,就担心他认出她是苏秦。

虽然滟晴仍是清白之身,然而一个未出阁的名门闺秀易装从军,这事若传出去,总是有损清誉…

“参见娘娘。”

炎靖上前拱手行礼,但炯亮的目光却是紧盯着微笑看他的苏秦身上。她看来可是一点都不怕他!为什么?至少也该担心他会泄她的底不是?

苏滟晴实在没料到这么快就会再见到这张脸,不过,她也不怕见到他。以自己此时的身份,相信他也不敢对她怎么样!

两人四目胶着,一双明眸有着挑衅笑意,另一双深邃黑眸则闪动着狡猾之光,仿佛是对上了。

“娘娘,请问这位是?”炎靖的眼睛还看着苏秦,话却是对凌妃说的。

“小女子名叫苏滟晴,凌妃娘娘恰巧就是我的姑姑。”

她也不啰唆,实话实说。反正她现在等于有了个金钟罩,让他知道她的真正身份是再好不过了!

炎靖僵硬的扯动着唇角,却发不出声音。他太错愕了!只能将瞠视的双眸转向凌妃,无言的询问:这是真的!

凌妃是头一回看到这名风流倜傥的少年王爷有如此瞠目结舌的表情,她不由得笑了出来,“很不可思议吗?但仔细看,滟晴跟我是有几分像啊!”

炎靖的表情仍没啥变化。

“滟晴是我娘家那边的人,更是仁亲王苏旭本的掌上明珠,我与她相当投缘,若非她远在江南,我还真希望她天天都来宫中陪我…”凌妃自顾自的说着。

此时,炎靖已从震愕中回神,一双黑眸窜出了怒火,睨视着苏滟晴。

但她不再怕他了,甚至抬高下颚,直勾勾的对上他冒火的视线。

凌妃一见两人的目光又黏在一起,原本笑开了嘴,以为两人一见倾心,但再仔细看,这才发现两人的眼神不寻常。这眼神不像初次见面,倒像在互相挑衅,尤其是炎靖的眼中还窜着火花…

会吗?她突然想起一个可能。他是不是认出滟晴是苏秦了!

炎靖真的很火。不管苏滟晴这个天之骄女究竟是为了什么原因去当一名小小兵,但他可以确定,从头至尾,她都把他当成傻瓜在戏耍!

“娘娘介意让我跟苏姑娘私下聊聊?”他的黑眸中有着危险的冷然寒光。

“这…”凌妃不确定的看向侄女,见她点头后,这才偕同宫女先离开。

“原来…是我小看了你!”他嗤笑一声。

苏滟晴没有否认,眸中的得意之光更加璀璨,但这看在炎靖的眼里,自然是不舒服的。只不过相信他再来说的一句话,就能让这刺眼的光芒黯下几分!

他双手环胸的睨着她,“既然你也是皇亲贵族,我想,让你居正室就没有问题了。”

她脸色倏地一变,“你这个自以为是的自大狂!你没有问题,我有问题,我才没兴趣当你的正室!”

他相信,不然,她可以直接将她的身世告诉他,但现在他既然知道了,这就成了一个好消息,至少对他的父母而言,一个亲王之女是门当户对多了!

苏滟晴不喜欢他现在的表情,尤其那双眼又出现了那抹玩味之光,好像他又掌握了什么,“你到底听到我说的话没有!”

炎靖缓缓点头,“我听到了。但你没兴趣,并不代表就可以否认我碰过你的事实。”

她脸色刷地一白。“你不会…你不可以,那是小人的行为!”

“小人!”他一脸可恶的笑,“我从来都不是君子。”

“你!”她气得语塞。

“所以呢,我们来赌一赌,一旦凌妃娘娘得知我们之间的亲密事迹,会不会作主把你指给我?”

他有这个自信,一女不事二夫,何况她还是亲王之女!

但他这一席话却点醒了她。没有人可以作主将她许配给谁。她重展笑靥,“好啊,我们就赌,而你也不必浪费时间,现在就可以去找凌妃了!”

还要逞强?“好,我现在就去。”

“请!”

炎靖信心满满,没想到竟吃了闭门羹,气得他不得不将皇上给搬出来,说出皇上曾给过的承诺。

只是,凌妃在听完他的一席话后竟陷入沉思,那张雍容华贵的脸上更是出现懊恼之色,他不由得想起苏滟晴刚刚那毫不忧心的笃定笑容,心里竟然忐忑起来。

“娘娘!”

她长叹一声,温柔的向他请求,“我可否请靖王爷别向皇上要了滟晴?”

果然!可是…“为什么?”

凌妃摇摇头,不得不将原因娓娓道来,炎靖这才明白他竟然间接帮助了苏滟晴,让她得以主宰自己的婚事,当下真有一股想揍死自己的冲动!

然而,理智又提醒了他,“难道连皇上的命令,她也胆敢不从?”

“当然不能不从,君无戏言啊,而抗旨是要诛九族的,然而…”真的好为难啊,她这下真是骑虎难下了!“靖王爷,皇上对你有承诺,可我对滟晴也有承诺,我不能失信于她啊,你若是去跟皇上要了她,我这承诺不就…”

原来,他明白了。“但我跟她几乎有了夫妻之实!”

“我知道,你求见我时就已说明白了,可是…”她咬着下唇,直视着眼前这名猎艳无数的花心王爷,“基于爱护滟晴的心,我真心希望王爷可以将两人在军中的事给忘了,除她之外,任何官家千金,甚至皇家公主,只要王爷…”

“娘娘说了这么多,是认为我配不上她!”

炎靖脸色难看,甚至有种受辱的感觉,他们炎家世代皆居高官,也深受朝中官员敬重,父亲因身体欠安,提前告老返乡,但在之前,可也是皇上倚重的重臣。

而他虽然玩女人玩出名,但这回立功也已扭转无所事事的形象,何况,他本非醉生梦死之徒,一身好功夫可也是苦练出来的,养兵千日、用在一朝,他的情形不就如此!

再说了,这一个月他潜心研习兵书,不近女色,也是有目共睹的!

他愈想愈气,干脆一古脑儿的将心底这些话全说出来。

凌妃知道自己伤了心高气傲的他,诚心道歉,“对不起,我这话说得太急了,是有欠公允。”

闻言,他的脸色是好多了,“为了让娘娘安心,我向娘娘承诺,有了滟晴,我绝不再要其他女人。”这一段日子的相思煎熬,已让他体会到自己陷得有多深。

“王爷是说不再纳妾?但男人不嫌女人多,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女人我看得还不够?”

凌妃看出那双黑眸中的认真。其实她也不希望看到滟晴一人孤老、蹉跎花样年华,于是思索了一会儿,作出一个决定,“好,你可以跟皇上要了滟晴,但前提是得先得到她的心。”

炎靖蹙眉。怎么这个前提给他一种前途多舛的不好预感!

“算是娘娘求你,行吗?”

该死的,他突然有点后悔没有先到皇上那儿要人去,这下子不答应也不成,而这也代表着他有一场硬战要打了。

“我答应娘娘便是。”唉,万般无奈。

“谢谢你。”

凌妃感激一笑。她其实藏有私心,因为只有真心相爱的人才能包容、互信、相知相惜,如此一来,她也可以试验炎靖对滟晴是动了真心,还是只是因为得不到的心态在作祟。

炎靖要得到苏滟晴的心绝非易事,她这会儿就住在皇宫,皇上、凌妃,再加上一些太监、宫女,想单独跟她相处已是难上加难了,没想到她的父母又来凑热闹,光看到那黑压压的一大群人包围着她,他就没啥力气朝她展开攻势。

不过,看兵书绝对是有益的,他找到一个“攻心为上”的好计策,而且在“人多时”使用,效果绝佳!

今日,天朗气清,在皇宫后花园里,由凌妃作东,备了一桌口味清淡的茶点,有玫瑰、杏仁、松花等糕点四色片再配上绝品好茶,邀来苏旭本、王珍仪、苏滟晴一家三口当座上客,至于炎靖嘛,则是“刚好经过”,在凌妃的邀请下,坐到苏滟晴身旁。

苏旭本及王珍仪在昨晚入宫时就跟凌妃促膝长谈,聊起女儿可以自主婚事一事时,还是表明了希望凌妃能向她柔性劝说,别真的误了终身。

凌妃自然同意,但却不好说出炎靖的事,所以此时,他大方入座也好,大家彼此都认识认识,虽然侄女的脸色着实不太好看。

众人聊着聊着,话题转来转去的,终究还是转到了苏滟晴的终身大事来。

“娘娘!”苏滟晴马上给起头的凌妃一个眼神,希望她别谈这个话题。

但王珍仪却忍不住训了女儿,“你这孩子,哪个姑娘不用找婆家的?”

“娘!”她一脸的不自在,又从眼角余光瞧到炎靖扬嘴偷笑,这让她的脸色顿时变得更差,“娘娘、爹啊、娘,我知道你们都爱我,可是瞧瞧西湖林家的大千金、杜家的二小姐,她们都是听父母之命成了亲,如今不仅连娘家都不能回,丈夫还接连纳妾,对她们更是不屑一顾,找这种婆家要做啥!”

炎靖挑起浓眉,侧转身来,直视着她那张不以为然的小脸。

“再说到我的好友邑月,她胆子小、生性温顺,但皇太后一个指婚却将她指给鬼见愁的禁军总指挥使,我想她这一次有胆子离家,除了宁儿陪伴外,也是被逼急了!”

她愈说火气愈大,话也愈说愈急,在场三位长辈根本就来不及制止她说出这件事。

三人面面相觑,凌妃点点头,看着炎靖道:“这件事可千万不能外传啊!”

因为事关宁儿公主吧?“我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你们切勿担心。”

只是话虽这么说,他却忍不住摇头。有多少闺女倾心于司宥纶,又有多少王公贵族希望他当女婿,这个邑月真是不识货!

他摇什么头!苏滟晴这会儿也知道自己话说得太快。但若不是他厚脸皮的硬要坐下,她说这事又有什么关系!

再说了,若不是他碍手碍脚的老跟前跟后,她也许还可以出城去探探她们的下落,如今害她什么也不能做。

好在父母也带来好消息,说杜城主的人似乎已掌握到她们的下落了!

话题聊到了邑月,凌妃想着想着,便忍不住叹息了,“其实…因为邑月的离家,司宥纶已经是‘前总指挥使’了。”这件事她一直不想谈的,因为一样令人心烦。

“这是什么意思?”这件事连苏旭本也未曾听闻,至于这一个月来常常进宫的炎靖,也的确没再见过司宥纶。

“皇太后也不知哪儿得来的消息,知道邑月私下离家,相当震怒,不仅贬了司人人的职,还命令他在她寿诞之前一定要把邑月寻回来,要不就要将他贬到边疆去当苦役去!”

凌妃在这件事上是使不上半点力,因为连皇上亲赴冬宫去向皇太后说情,皇太后也不愿改变心意。

“唉!”炎靖煞有介事的长叹一声。这邑月根本是衰神,可怜的司宥纶!

叹什么气!苏滟晴没好气的瞪他一眼,但就是不肯跟他说话。

她知道他还没死心,而这莫名的让她不安,虽然她应该不畏不惧的!

眼神回到凌妃身上,“我不懂,这事明明是皇太后的错,是她不该指婚──”

“是你不懂!”凌妃打断她的话,“皇太后老早就命司大人去拜访邑月,但他迟迟不去,所以,皇太后认为两人若见了面,邑月就应该不会离家了。”

“他有那么优秀?”苏滟晴好奇的问。

“人是冷漠寡言了些,但绝对是人中之龙。”

“是吗?可是宁儿说他有一张连鬼见了都害怕的丑脸!”

苏滟晴此话一起,凌妃及仁亲王夫妇都只能苦笑,一想到那个满口胡言乱语的宝贝公主,三人的头都疼了。

倒是炎靖忍不住为曾有几面之缘的司宥纶抗议,“司大人那张脸如果丑到连鬼见了都怕,那这世上只怕没有人的脸是鬼见了不怕的。”

在说什么饶口令啊?她都听糊涂了!

“不明白吗?他的脸跟我的同样俊!”炎靖笑得可得意了。

“什么!”她瞠视着他冷笑,“你的脸皮可真厚。”

“是不太薄。”他不介意的回给她一个魅力十足的笑。

这一笑,苏滟晴竟莫名的有些脸红心跳,但也因此对自己有点生气起来。

她倏地从座位上起身,“我想出宫到街上去走走逛逛,你们慢慢聊。”

“太好了,我也正想出去走走。”其他人都还没应话,炎靖就抢先一步发言了。

苏滟晴瞪着他,他却笑脸以对,“这儿我肯定比你熟,我带路。”

“那我不想去了。”她干脆又坐下,直接给他难看。

“滟晴!”

座席上的三名长辈都皱起眉头,尤其是她的双亲,觉得她这行为太不礼貌了。

“这么不给面子?”炎靖盯视着她,眸中闪过一道挑衅的笑容。

她微微一笑,“感谢厚爱,但我认为应有不少金枝玉叶都想得到王爷的青睐,请王爷另觅红粉知己,找个心甘情…”

她的话尚未说完,炎靖突然转头看向苏旭本,“仁亲王肯定不知道我跟令嫒有着极深的缘份,我们曾同住一个营帐里、睡在同一张床上,还一起到野溪洗澡,甚至到妓院寻欢…”

“这…”苏旭本脸色刷地一白,完全说不出话来,王珍仪更是急喘了声,一手抚着狂跳的胸口,同样也是发不出声音。

至于凌妃则头疼的抚着额头。她快要晕倒了!

“你!”苏滟晴的粉脸气得涨红,却也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

炎靖坏坏的挑挑眉。攻心为上啊!他一笑,却又大大的叹息一声,“我真不知道这么匪夷所思的事若传了出去,仁亲王、王妃还有咱们的苏大千金不知道还要不要做人。”

“你你你!”她气急败坏的瞪着他,“小人!”

“小人!那这还不够名副其实,”他扬嘴一笑,突然用力的拍拍手,出声吐喝起来,“来人啊,本王爷今儿个心情好,打算当个说书人,就说一个千金女扮男装高唱从军乐…”

“靖王爷,使不得啊!”苏旭本夫妇连忙上前制止。

“说不得啊!”凌妃也急摇头。

他耸个肩,懒洋洋的瞅着一脸阴霾的苏滟晴看,“那得看她的表现了!”

她恶狠狠的瞪着他。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自己会遇到一个无赖王爷,气得她差点没吐血!

“滟晴!”三个长辈都忙着给她使眼色。姑娘家最重要的就是名节,坏不得的啊!

真的是逼她就范!她咬咬牙,“好,你到底想怎么样?”

“就先到城外去逛逛。”

“好!行!行!”

凌妃、苏旭本夫妇看着气呼呼踩着绣花鞋的苏滟晴,及一脸志得意满的炎靖相偕离去后,面面相觑。这是否代表两人的战事已起?

至于要如何又何时休兵?他们可是一点主意也没有。

尤其是苏旭本及王珍仪,炎靖爆出的那一段荒腔走板内容,女儿可是全数隐瞒的,这下子…甭说她,就连他们也只能任炎靖宰割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