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如墨,苏滟晴被单独留在凌妃寝宫里,足足等了一个多时辰,凌妃才匆匆回宫。没办法,她必须伺候皇上入睡后才能回来。

在命宫女离开后,两人一独处,她就忍不住责备起侄女来。

“你实在太胡来了!万一让皇上知道怎么办?好在他没认出你来。”

说到这儿,她还是心惊胆颤的,因为皇上下江南时,曾与滟晴有过数面之缘。

苏滟晴只是笑,因为她终于成功了。如今能站在凌妃的面前,她女扮男装的日子也可以结束了!

“笑!”雍容华贵的凌妃受不了的频摇头,“你还笑得出来!快告诉我,你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我的功夫那么好,谁能动得了我!”这个谎她说得其实有点心虚。

“那靖王爷呢?我怎么觉得他看你的眼神似乎带着怒火?”

那该是她跟他唇枪舌剑时吧!苏滟晴摇摇头,不在乎的道:“他是看我不顺眼,但还不至于对我怎么样,只是…”她很认真的看着凌妃,“娘娘答应我的事,还记得吧?”

天啊,还真的是…她刚刚在伺候皇上时,就一直反问自己:会不会是滟晴将她的话当了真?说只要证明她也能当男子汉,她的婚事就有自主的能力!

凌妃一手抚着隐隐作疼的额际,吐了一口长气,虚弱的坐到椅子上,苏滟晴连忙上前为她倒了一杯茶。

她接过手、喝了口,觉得舒服些后,面露无奈的看着这名刚出炉的巾帼英雄。

“滟晴,我是记得我说了什么,可我怎么也没想到你会大胆到以从军来证明你也能当男子汉,你知不知道你爹娘快急死了?”她一愣,急道:“对了,我得赶紧派人去通知他们你在我这儿。”

凌妃马上从椅子上起身,走出寝宫,命宫女去唤来一名太监,对他交代些话后,该名太监立即离去。

“他是我的心腹,这后宫也很复杂,所以…”她笑了笑,没再多做解释,倒是好奇的问起,“邑月公主跟宁儿公主呢?她们现在又在哪里?”

她绝不相信这两人也跟着滟晴去从军,她猜她们应该是阻止不了她,又不能回家跟长辈说,只好跑到某个地方去躲起来了。

“她们不是在江南吗?”换苏滟晴一脸错愕。

“什么!你…她们不是跟你一起离家出走?”凌妃这下更惊讶了。这三个女娃儿不全是站在一块的吗!

她用力摇摇头,“我要从军的事她们是知情的,但胆小如鼠的邑月吓呆了,怎么可能跟我一起去?至于宁儿,爱玩的她是说了想凑热闹,不过我到县府报名志愿兵时,并没有看见她。”

“这么说,她们是真的不见了!”

天啊,她以为找到艳清,两个公主的下落也有谱了!

“这可怎么办?偏偏她们两人的身份尊贵,大家不敢明着找人,这下子…”

“我想邑月一定是逃婚了,皇太后指婚,将她指给鬼见愁,她吓都吓死了,而宁儿肯定是陪着她逃的。”这是她惟一猜得到的。

“你娘也是这么跟我说的,但邑月的婚事其实…”唉,真是一团乱!当下她也不想谈,眼前这一个就够她头大了。“我没想到我一句玩笑话,你却当了真,这下子我不认了都不成,但你爹娘那儿…”

“谢谢娘娘。”苏滟晴笑得好开心。爹娘那里,她相信只要搬出凌妃来,他们也没辙了。

凌妃叹了一声,“老实告诉我,你不会真的想一辈子一个人过吧?”

“有什么关系?我都已证明自己可当男子汉,还要男人做什么?何况…”她突地想到炎靖。从他身上,她更看不出来女人有何嫁人的必要?哼!

“何况什么?滟晴,怎么你看来像在生气?”凌妃不知道她想到什么,只见她的脸色突然变得难看。

“没事,我也没在生气。”她忙挤出笑脸,“夜深了,娘娘先休息吧,滟晴也有点累了!”

她是不敢久留了,一来自己现在仍着男装,二来,她也担心娘娘会愈问愈多。

“好吧,皇上贴心的安排了宁心殿给你及靖王爷等人住宿,你就回那儿休息去吧。”

“是,娘娘夜安,滟晴退下了。”

她习惯性的拱手行礼,凌妃则直接给她一记白眼,见状,她微笑的退了下去。

在宫女带领下,苏滟晴回到宁心殿的客房,在她进入仅有月光的房间后,烛火突然被点亮,而她一眼就看到坐在桌旁的炎靖。

“王爷来小的房间做什么?”

“娘娘同你聊了什么?”

她越过他身边,“不干王爷的──”

手陡地被他扣住,她一怔,随即不悦的出招逼他放手,没想到他竟也出手跟她打起来。

两人在小小的房内一来一往,打得难分难舍,但苏滟晴知道他是故意让她的,这个认知令她光火,出招更为凌厉。

在她咄咄逼人的攻势下,炎靖显然不想再玩,一个转身,他迅速的扣住她的手臂将其反转至她背后,她气愤的以另一手再攻,却再次被他反扫到背后,就在她想踹他一脚时,他却将她的身子往他的怀中用力一带。

“噢~”她的柔软撞上他的坚硬,忍不住叫了一声,却见他一脸笑意。这坏胚子!苏滟晴咬牙切齿的怒道:“放开我,不然我要叫了!”

“叫啊,我不介意让外面的人进来观赏我们的断袖之癖!何况,你的唇又离我的只有一点点距离。”他笑得很暧昧。

“你…你到底要怎样?”双手被他这样反扣着,她压根使不着力推开他。

“这个问题问得好,但也问得蠢,因为你该知道我要的就是你。”

“我说过了…”

“对!你要名份,所以我就给你名份。”

炎靖说得轻松,其实是不得不妥协。

说白了,他一点也不担心娘娘或皇上将她指给哪个金枝玉叶,他害怕的是,万一皇上看出她是女儿身,要她当个嫔妃,届时他怎么跟皇上要人!

所以,这事得先下手为强!偏偏今天时间太晚,他又没有机会跟皇上独处…

苏滟晴怔怔的看着他。他竟然愿意给她名份?

“王爷说的是真的?”这话一出口,就连她自己都愣住了。她愿意嫁给他!

“我是说真的,你可以当我的小妾!”

什么!她的耳朵没听错吧?“小妾?”

他笑笑点头,“小妾永远比正室受宠,你应该没意见吧?”

原来,在他心里,她就是没当正室的资格!

她冷冷的瞪着他,“王爷还是放开我,滚出去!”

炎靖浓眉一蹙。她不喜欢当小妾!还是想得寸进尺?“你不要太贪心了,何况正室的位置仍空着,你与正室无异。”

她贪心!“哈,真感谢你啊!”她是气得从齿缝间迸出话来。

“不客气,所以…”他在此时放开了她,想将她拦腰抱起。

但苏滟晴怎么会笨得给他这个机会,她立即逃开,两人之间隔了一张大桌子。

“王爷快走,不然,我要叫了!我是认真的,我不要当你的妾,也不想跟你同处一室。”

“苏秦…”

“我真的要叫了!”

“你不敢。”他黑眸半眯。

“是吗?”

“你若真的叫,我就让人知道你是女的!”

“我若真的叫,别人就会知道你这花心王爷竟敢在皇宫内苑当起采花贼,简直不把皇上放在眼里!”

竟搬出皇上来了!他无所谓一笑,“好,你叫。”

他敢这么说,自然是认定她绝不会冒着身份被揭穿的危险出声,没想到,他错了!

她竟然真的扯开喉咙大叫,“来人啊,有婬贼,有婬贼啊!”

他难以置信的瞪着她看,但那张美丽的容颜上有着迷人的挑衅之光,若非外面已传来急遽的脚步声,他可能会狠狠的要了她!

但他只来得及掠到她身边,给她一个蜻蜓点水似的一吻后,迅速从窗外飞掠而去。

她气愤的擦拭嘴唇。该死的家伙,都什么时候了?还硬要占了她便宜再走!

此时,房门被人用力打开,大内侍卫一连冲进来好几位,“人呢?呃…”

众人一看到着军装的苏秦,神情中有困惑、有错愕,也有人想笑,因为那采花贼显然是雌雄不分、眼花了,才会采到这朵像花儿的车!

“他跑了。”苏滟晴指了指那扇被炎靖打开的窗,

几个人连忙追了出去。毕竟是贼嘛!

而她这声婬贼,可把同住在宁心殿的黄泰渊等一些燕山同袍给吓醒了,他们急匆匆的跑来,纷纷表达关心。

也是功臣之一的杜横则忍不住调侃起她,“我说长得一张女人脸就有这种坏处,连进了皇宫都要被騒扰!”

他的话才刚说完,被惊动的凌妃也匆匆赶至,黄泰渊连忙率众向她行礼,然后要众人回房去,不然这一间房都快被挤爆了!

“你没事吧?”凌把在斥退宫女后,关心的打量。

“我没事,但没有惊动皇上吧?”

她摇头,“你有没有见到婬贼的脸?”

苏滟晴一想到她出声喊叫时,炎靖那几近目瞪口呆、不可思议的神情,就忍不住想要笑出来,但她及时低头咬住唇瓣,忍住了这股冲动。

“怎么了?”凌妃不解的也低头想看她的表情。

她这才抬头回答她的问题,“我没有看到他的脸。”

“是吗?”她看得出侄女的表情透着古怪。

“我没看见他,惊动了娘娘我很愧疚,还是请娘娘回房就寝吧。”

“那好吧,我回宫去。不过,一个晚上被你吓了两次,你可不可以安份点!”

“是,娘娘。”

她一脸歉意。但当时不叫真的不行,炎靖分明是瞧不起她!

送凌妃出了房门,等到她与宫女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后,她才转身要进房,只是在这当下,她看到斜对面的房门是开着的,而炎靖就站在门口,但他的脸被一旁的树影遮住,看不清他的表情。

她这会儿是向着月光的,相信他看得到她,所以,她毫不吝惜的给他一个美丽的笑容,因为,明儿一大早,就是他跟她分道扬镳的时刻了!

炎靖清楚的看到她的笑容有多么的春风得意。

也难怪啦,她这一叫,竟然将凌妃都叫来了,可见她那张貌若潘安的脸有多么让凌妃印象深刻,甚至如此看重!

但他也很好奇,她是如何向凌妃解释身为男子汉的她竟也有采花贼想染指!想必又是谎话连篇吧!

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她的勇气与胆识的确值得赞赏。

也因此,他虽处于下风但并不懊恼,即便这是他生平头一回,被一个女人耍得团团转,但这也是第一次,他如此渴望想完完全全的拥有一个女人。

不会等太久了!他朝她点个头,转身走进屋内。

你就开心的笑吧!到了明天,圣旨一下,你就笑不出来了!

不过,炎靖这个如意算盘却让两名不速之客给破坏了。

翌日一早,炎靖就被皇上请到后花园用早膳,这个机会,他当然是求之不得的,可是却万万没想到,竟会在托紫嫣红的亭台上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

他先是一怔,随即笑开,“爹、娘!”

炎定仪及姚兰媛一见到儿子,开心得阖不拢嘴。

“爹、娘,你们怎么来了?”他快步走上前去。

“定王爷跟王妃当然是来看你这个立下大功的儿子!”皇上抚须笑答。

炎定仪跟姚兰媛频频点头,面带欣慰的看着一身圆领紫袍的儿子。多日不见,他看来更加俊俏出色,他们也未曾想到,一向不思长进的他竟能光耀门楣,从今而后,他可是春风得意、扶摇直上了,真是祖先有保佑啊。

接下来,四人在亭台坐下,居中的圆桌已备妥丰盛早膳,四人边用餐边聊天,皇上与炎定仪谈的是炎靖此次出色的表现,而姚兰媛则谈论起炎靖的终身大事。

他现在可是乘龙快婿的当红人选,过去因为他的风流史而不敢上门为家中闺女说亲的王公贵族,如今是态度丕变,纷纷送来家中闺女的自画像要让他过目呢。

炎靖看着特地上长安的父母,两人讲得口沬横飞,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也只能苦笑。

他们在这儿,他反而不能跟皇上提要苏秦的事,他的父母重礼教,但苏秦一个姑娘家却窝在男人堆里个把月,这听来总是不好。

“炎靖?炎靖?”

年近四十、仍有一张沉鱼落雁之姿的姚兰媛一连唤了儿子好几声。

“呃…娘。”

“你在想什么?”

“没有,我…”

不知怎的,他突然很想去看看苏秦。

他看向皇上,随即起身拱手,“皇上、爹、娘,你们好好聊聊,我突然想到一件事,得先离开。”

“等…”姚兰媛都还没问是什么事,他就走得不见人影了。

炎靖快步的往宁心殴走去,令他错愕的是,她的房门大开,里面空无一人…

他连忙走到其他房间,黄泰渊等人已是整理好行囊,准备离宫,但在他询问他们可有看到苏秦时──

“没有。”每个人都摇摇头。

他的心突然有些不安起来。

“苏秦被皇上赐封为元安大将军,将到江南就职,会不会已启程了?”黄泰渊看着他道。

“不可能!”炎靖直觉的否定,转身走出宁心殿,一见到昨晚提着灯笼带苏秦回房的那名宫女,立即上前问:“你有没有看到苏将军?”

“有,靖王爷,他已经离宫了。”

他黑眸倏地半眯,激动的一把打住她的手,“你确定?”

小宫女吓了跳,眼眶迅速红了。王爷把她的手抓得好疼啊!她声音微微颤抖,“真…是真的,奴…奴才看到他跟凌妃娘娘道再见,就出宫去了。”

凌妃!他甩开她的手臂,直接到凌妃的寝宫去,“我要求见凌妃娘娘。”

凌妃正好从房间走出来,一见他神情中带着怒火,一脸讶异,“靖王爷,谁惹你生气了?”

炎靖紧绷着俊颜,压抑着那股几乎快要奔腾的怒火,“臣听说苏秦一早就来找娘娘?”

是滟晴惹火了他?凌妃虽好奇,但仍点头,“她说她虽立了功,但不要荣华富贵,也不想当将军,所以,在一夜思考后,把所有的赏赐都留下来,请我将她的心意转告给皇上,就离开了。”

“她有没有说去哪里?”

“没有,有什么问题吗?”

“这…”他直视着温柔婉约的凌妃,“臣可否请教昨晚娘娘找她谈了什么?”

她一愣,但仍从容回答,“我本想帮她找个贤内助,但她已当面婉拒了。”

这话是临时胡诌的,因为滟晴一离宫后,“苏秦”这号人物也将销声匿迹。

此时此刻,她也应该是在回江南的路上了。

“她离开很久了?”炎靖还怀抱着一丝希望。

“应该有两个时辰了…咦?王爷要去哪里?”

炎靖立即跑了出去,一到皇宫城门,拉了侍卫要了匹马后,迅速追出宫去,但奔驰近午,马儿已不堪疲累,却仍不见苏秦的身影。

黑眸冒出怒火。他知道自己根本像只无头苍蝇,因为他连个方向也没有!

该死的!苏秦!你行啊,真行!竟然就这么扬长而去!

于是,从这一天开始,他再也没有见过她。

为了找她,他甚至再回到燕山驻军,跟升任大将军的黄泰渊要了她的军籍资料,再以五天四夜的快马来到军籍上的地址,但根本没苏秦这个人!

所以,他再下江南,找到她当初报名的县府所在,及当时将她转派到燕山的秦副将,但一再询问也无所获。

接下来,他仍不放弃的寻了又寻,找了又找,最后,却不得不放弃的回到长安城,回到他的靖王府。

虽然不甘愿,却不得不面对一个紧扣他心弦的美人,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他生命中的事实。

于是,他找了一名老画匠,由他口述,替他细细的描绘出苏秦的容颜,就这么一天又一天…

杭州

秋风拂拂的九月天,在西湖西南方的山上,正下起一场又一场的白色桂花雨,满天飞舞的白花在空气中添加了淡淡香气,让人望之、闻之皆感愉悦,而今日来此赏玩的人,还意外的多看了一个好风景。

此时,仁亲王的独生女苏滟晴盛妆丽服的站在亭台里,那倾城绝代之貌、婷婷袅娜之姿,皆让人屏息凝睇。

由于正值及笄,已有不少王公贵族的公子哥儿上门说媒,但听闻都被拒绝了,看来谁能得到这位黄花大闺女还是未知数。

苏滟晴的身边其实还有父母作陪,她女扮男装从军之事,两人也已知晓,一阵责骂自是免不了的,但她平安归来,他们总算是松了口气,只是在得知凌妃答应她能作主自己的婚事时,两人除了无奈还是无奈,他们总不能去跟凌妃争执吧。

所以,他们能做的只有对女儿采取柔性劝说,指出女人的青春有限,不要蹉跎等等,但女儿有没有听进去,他们心里也有底。

苏滟晴仰头凝睇着片片白花,忍不住在心里叹息。两名挚友如今下落不明,她原想再女扮男装出去寻找,却被父母阻止了。

更糟的是,她现在出门,丫鬟、随侍一堆,完全没自由!

一家人赏完花后,随即乘轿回到仁亲王府,却见一名远从长安来的公公送来凌妃娘娘的口谕,希望她能到皇宫小住一段时日陪陪她。

真是及时雨啊!苏滟晴的双眸熠熠发亮。不管如何,凌妃那儿就不会有这么多双眼睛守着她,即便是遇上了…

她的心跳突然失速。她在干什么?即便是遇上那一双她常梦见的邪魅黑眸又如何!事过境迁了不是,他又能奈她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