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苏滟晴的伤势在炎靖请来一名告老还乡的老太医细心的诊疗下,约莫十天,伤势就好了大半。

燕山驻军那里也传来好消息,最后一名遁逃的谋反者东王唐方已被逮到,他们要上长安城的日子不远了。

只是,她始终不懂,炎靖一直没有提及她是女子一事,所以她也无从得知他是否将她和在威州知府摸上他床的女子联想在一起?

毕竟那事离今已有一段时日,不过,她不会笨得去求证这件事。

但有一件事,她是一定要眼他说清楚的。

此时,苏滟晴看着放在床上的男子服装。这是她拜托小洁到外面去买回来的,还有那长长的缠胸布,小洁虽好奇,但没敢多问。

她深吸口气,褪下身上的衣物,缠上胸布,换上男装后才出了房门,直接来到炎靖的房门前,举手敲门,“叩叩。”

“进来。”

苏滟晴开门进去,他正悠闲的在看书喝茶,再看到她扮男装,炎靖也仅是微微一笑。

不过,由于第一次看到他这么具书卷气的一面,她反倒有些愣住了。

而他显然也看了出来,露齿一笑,“怎么?没见过我这么斯文的一面?”

她的确讶异,却没再多说,而是先吸了口气,再逼自己直视着那双深邃的魅惑黑眸,鼓起勇气道:“很感谢王爷救了我,但我希望王爷忘了我是女人的事。”

炎靖把厚厚的书本阖起来,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笑,“很难。”

“有什么难?”她不懂。

“真的要我说?”

光看那张邪气的脸,就知道他不会说什么好话,她不自在的轻咳一声,“那就不用了,但我仍请求王爷能为我保密。”

他点头,“这点倒是没问题。”他也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这个秘密。

“谢谢。”

“不过,换我问问题了。你明明是个女人,为何来从军?”

那双黑眸饶富兴味的盯着她看,看得她愈形困窘,“这不关王爷的事。”

他耸肩,“也许不关我的事,不过,像你这样倾城的大美人,要飞上枝头当凤凰不是难事,何必窝到军营当小兵!”

他戏谑的眸在她纤细的身上打量,对她再次虐待那粉嫩胸脯有着明显的不以为然。

“王爷所说的飞上枝头当凤凰是指入后宫吧?”

炎靖点头。以她的姿色的确不难。

“雨露由来一点恩,争能遍布及千门,三千宫女胭脂面,几个春来无泪痕?”

她话语乍歇,炎靖的双眼便绽现赞赏之光。

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快,还是位才女,白居易的“后宫词”倒是很贴切的点出了后宫怨,只是…

他忍不住一叹,“你如此天香国色,却扮成男儿从军,着实辜负了上天给你的这张容颜。”

“那又如何?”从军久了,她也有了男子的豪气。

“如何!”他笑了起来,“一朵美丽的花硬要开在一堆杂草中,掩其光彩不让人欣赏,这对我、对天下所有男儿都是一大损失。”

“但苏秦并不这么想,‘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她直接以王维的“辛夷坞”来反驳。

炎靖先是诧异,接着迷人一笑,眸中对她的赞赏更是有增无减。

这首诗他是懂得的,意思是花儿有无人欣赏又如何?它仍会开、仍会落,干卿何事!

“问题是如果没有我,这朵花也许早就凋落,可能连开花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苏滟晴眼露戒备。

“我想,救命恩人应该有资格跟你要点奖赏,是不?”

“王爷要金银珠宝,待朝廷论功行赏后,苏秦自会奉上!”

“你应该知道我对那些冷冰冰的东西没兴趣。”

突然明白他要什么,她粉脸一沉,“也行,待苏秦有了银两,就替王爷遍寻妓院花魁,让王爷好好享受温柔乡!”真是的,狗改不了吃屎,她竟还认为他是个不错的人!

“眼下就有美人了,何必等待?”

他的声音突然变得沙哑,苏滟晴在瞥到他的眼神窜出欲火时,倒抽了口凉气,直觉的转身要逃,但他动作更快,一把箍她在怀中。

“放手!”她气愤怒道。

“不放,”英俊的脸上有着勾人心弦的魅笑,“我已经当了太久的君子,那一点都不像我。”

“王爷再不放手,我就要动手了!”

她出言威胁,炎靖却笑得开心,“动手啊!”

可恶!明知她不是他的对手!

苏滟晴火大的挣扎并以手肘攻击,手脚齐来,终于挣脱开来。

但她本以为他是被迫放开的,没想到他却是故意放手,在见到那张脸上的浓浓笑意后,她更是火冒三丈的击出掌势。

然而,他不仅轻易化解,还故意拉了她的手一把,她一个没站稳,眼看就要跌个狗吃屎了,他倒好心,及时将她拉回,再将她反转一圈,直接落入他怀中。

她气得咬牙切齿,欲再对他施出一掌,他却突如其来的一个翻转,使她被迫收回掌势,再回神时,人已被他带到床上。

炎靖恶劣的压在她上方,愉悦的感受她急喘起伏的胸脯挤压着他坚硬的胸膛。

她气炸了,双手还想抵抗,“走、走开!”

他一把扣住她的双手拉到她头顶上方,出言挑衅,“你不是我的对手。”

“但也不是你可以随便要了的人!”她气愤的驳斥。

“是吗?”他可不这么想,“那就让我试试看了…”饥渴的唇在她的樱唇上流连磨蹭。

苏滟晴眼眸倏地瞪大,气愤的别开脸,“男女授受不亲,你不可以…”

他轻声笑了起来,一手执起她的下颚,迫得她正视他,“男女授受不亲这话不适合你我,因为,我们之间太过亲密了!”

“胡说!”她不敢去想他为何说这句话。

“不管你信不信,这一辈子,你是逃不开我了。”

看到他脸上的自信,她急喘了口气,“不可能!我不要,王爷也不可以…”

“不要反抗我,在很久以前,你就该属于我了。”

“这话什么意思?”苏滟晴瑟缩了一下,紧绷的心弦绷得都快要断了。

那双黑得邪气的眼漾起更浓的笑意,“我不知道你的记忆力这么差。”

“我听不懂。”

“是你先来招惹我的。”

她惊愕得无言。天啊,他记得!

“是你先摸上我的床,是你先勾引我…”

“那是我找错了人!”她气急败坏的嚷叫。事情根本不是他想的那样!

“找错人?”炎靖的笑声转为低沉。没错,如果他没到威州知府过夜,如果林佑泽没将他的房间让给他…所以,“看来是老天爷牵的线,注定你是我的。”

“不!不是那样的!”她大声否认,“若不是白雪那一箭,你就不会发现我是那一天──”

“你错了!”他笑笑的打断她的话,“事实上,我在营帐里见到你的第一眼,就知道你是谁了。”

苏滟晴难以置信的瞪着这张近在咫尺的俊颜。意思是,他从头至尾都知道她是女的,可是却故意戏弄她!

她气炸心肺的要骂人,但一个字都还没出口,他的唇就突然覆盖住她的,滑溜的舌蛮横的探入她口中,狂妄的吸吮她唇中甜蜜。

她试着抗拒、试着挣脱,但在他的手恣意粗蛮的撕裂她的衣裳后,她惊骇得呆住不动,但炎靖并未停止掠夺,他将那碍手碍脚的缠胸布一一撕扯开,让那诱人的粉嫩出现在他的视线内。

在惊愕过后回了神,她已是半裸,也不再挣扎,却以哀求的语气求他,“不要…真的不要…我求你…”

但炎靖饥渴的唇,仍从她的脖子一路往那丰润有致的诱人胴体一吋吋品尝。

苏滟晴浑身颤抖,心中有愤怒、有羞愧,更有着她不明白的燥热、欢愉,甚至是渴欲,还有好几道火在她的血液里流窜、在她心中燃烧着,这种种陌生的感觉都让她害怕,“我好怕…我不要…”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炎靖欲火中烧,但他要让她感受到情欲的美好,所以拚命的按捺自己的欲望,去探索她的美好。

男性的阳刚气息包围着她,苏滟晴有些晕眩,也几乎无法思考,但她所受的礼教拉住了她最后的一丝理智,“王爷不伤害我就停止这一切,我绝不可以…不可以没名没份的将自己给了你。”再怎么说,她也是仁亲王之女啊!

他先是一愣,接着是难以置信的爆笑出声,“哈哈哈…我的老天爷,你不是想要一个正式的名份吧!”因为她这天真的一句话,那浓烈的激情氛围顿时消逝,他不由得放开了她。

苏滟晴趁此机会坐起身来,先拉起被子盖住自己的身子,再退到床角后,才开口问:“王爷这话什么意思?”她听出他话里的嘲笑之意。

“我连正室都未娶,更甭提要纳小妾了。”

她一愣,“王爷要我做妾!”

炎靖摇头一笑,“不,老实说,你恐怕连当妾的资格都没有。”

“没有!难道王爷是要跟我当一对野鸳鸯?”刚刚那些陌生又复杂的情欲感觉在瞬间全部褪去,惟一留存的,只剩下***怒火!

“就算是又何妨?”

“你!”

“王公贵族讲求门当户对,但你一个大姑娘却女扮男装的混在男人堆中,光这一点,我爹娘恐怕就不允许你踏进我炎家大门。”他说的可是常理。

“所以?”她咬牙再问。

“所以我不讨妻不纳妾只要你,这就是对你最大的恩宠了,你何必去想那些有名没名的事!”他真的觉得她想太多了!

意思是,她还得庆幸他不介意她混在男人堆里,还愿意要她!苏洒晴火冒三丈的怒视着眼前这个狂妄自大的男人。

所以,她怎么愿意嫁人?男人不是要三妻四妾,就是要四处拈花惹草、押妓寻欢,满口的甜言蜜语,就是不说承诺及责任,要她如何倚靠一生!

“我还是清白之身。”

她没头没脑的冒出这一句话,炎靖完全不明白。虽然这事他很早就猜到了,所以…“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她冷冷的重复他的话,“我虽长期处在男人堆中,但我洁身自爱,也只打算将这身子给我的丈夫。所以,如果王爷没有打算让我当王妃,就请放过我。”

炎靖笑问:“如果我不放呢?”

“那我会咬舌自尽。”

“你!”竟出言威胁!他错愕的瞠视着她,但她那双水亮明眸可没有半点畏怯。

令她惊讶的,他竟笑了起来。

“有胆识,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还是无法从我的身边逃开的。”

是吗?苏滟晴不解的看着他信心满满的走出房间。他何来的自信!

不管如何,他总算是住手了!只是她对他的鄙夷又多了一分,原来他救她是有目的的,她根本不必感激他的救命之恩!

抿抿唇,想找衣服穿上,但一看被撕裂的布条、衣服散落在床上跟床下,一片狼藉,她要怎么穿?

突地,“叩叩”敲门声响起,小洁双手捧着男性袍服及干净的缠胸布条走了进来,一看到床上跟床下的残衣破布,一张青涩粉脸立即变得红咚咚。

苏滟晴也困窘,支支吾吾的说:“这个…那个,不是你想像的那个…”

“没…没关系啦,主子们的事,我们下人是没看到、没听到,也绝不敢去外面乱说的!所以即使小姐跟王爷有这样的特殊癖好,我也是没看见的!”慌乱的小洁连珠炮似的说着,一张小脸可是涨得更红了。

其实,她脸上的红潮一点都不输她,“不是的,不是那样的!”

“呃…这是王爷刚刚交代,要小洁拿来给小姐换上的,小洁出去了。”

她急匆匆的放下衣服就退了出去,再将门给关上。

特殊癖好!苏滟晴垮下双肩。真该死!她真的有想将炎靖碎尸万段的冲动!这教她怎么有脸继续留在这里!

炎靖也没打算让她留下,当天下午,他就带她回燕山军营。

黄泰渊跟其他士兵们看到两人是欢声雷动,尤其对苏秦,连一向嘲笑她的杜横都收起过去轻蔑的表情,朝她举起大拇指,“好样儿的,兄弟!”

在朱家庄的箭雨下,苏秦飞身跟上靖王爷所表现出的胆识与不畏死的勇气,他可是佩服到心坎里去了!

苏滟晴一看那张满是胡碴的大脸笑呵呵的,先是有些不知所措,但在感受到他的真诚后,也回以一笑。

夜暮低垂时,一场庆功宴于焉展开。

熊熊营火前,众人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心情好得不得了,因为炎靖的归队,代表着他们的好日子也要到了。

这论功行赏,他们就算没有大富大贵,相信也不再只是小兵小将!

由于心情好,大家喝得也多,因此没人发现炎靖跟苏秦的互动反而淡了,最后除了苏秦外,几乎所有人都喝醉了,炎靖更是意外的喝挂,被人抬进营帐里。

由于苏滟晴在离开营地时是跟炎靖同营帐,因此她也只能回到他的营帐里睡,不过,由于他睡得沉,她也得以放心入眠。

一夜过去,她在黎明醒来,见他仍熟睡着,就先行出了营帐。

炎靖睡了一整个上午,这一觉让他养足了精神,在梳洗好,吃点东西后,便着手书写这一次参与擒拿朱逸扬、攻下朱家庄的有功名单,好呈报给皇上。

不久,他请黄副将入帐,让他查看这份名单。

黄泰渊一看上面的名单,苏秦竟是写在第一位,而下方工整的笔迹则详述他的功绩,但怎么连靖王爷自己运筹帷幄的功劳也记在上面…

他拧眉指着那洋洋洒洒的一大篇,“王爷居功厥伟,怎么反而──”

“黄副将有所不知,她可是我所有动力的来源,当然功劳归她。”

“属下不懂。”

炎靖一笑,“日后你就会懂了。”

“那这个…”他指着名单上自己的名字,“属下贡献不多,可王爷也写了不少,末将实在汗颜。”

“错!若没有你,这件任务也无法达成,你就甭客气了。”炎靖将名单放到桌上的一边去晾干,“请黄副将替我把苏秦叫进来。”

“是。”

黄泰渊拱手出去,不久,苏滟晴进来,一眼就看到她的名字写在名单上的第一位。

“明日上午,你、黄副将,还有几名表现出色的士兵,将与我一起押解罪犯前往长安,当面接受皇上的封赐,你去做个准备吧。”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她强忍住心中狂喜,面无表情的向他道了声,“谢谢。”

“不客气。”他的神情看来可比她自在多了,“你可记得我曾问你,一旦你建了功,得到金银珠宝,甚至是官位封赐,你还会继续留在燕山吗?”

苏滟晴点头。她也记得自己当时的回答是等她建了功再答。

如今,她办到了,“我不会留在燕山,相信等王爷回到宫中接受赏赐后,应该也不会屈就在这里。”

“你不留,我也不留,那我们将同进退、合而为一了?”

“不,是分道扬镳。”

炎靖扬嘴一笑,“你的答案真教人失望,记得我昨天才提醒你,但那句话你似乎没有记住。”

他指的是她无法从他身边逃开一事!她深吸口气,“不重要的事,苏秦不认为该记在脑海”

有骨气!他莞尔一笑,“你一点都不担心我会当众揭露你的女儿身?坏了你的赏赐?”

想威胁?哼!她的靠山可是相当有力,他破坏不了!

“我不担心,也许,我这巾帼英雄还会得到更多的关注及赏赐。”甚至是“心想事成!”但这句话她只能留在心里,毕竟炎靖虽然风流,但他脑袋灵光、思绪敏锐,她还是少说点好。

没想到她如此豪气,也如此有自信,他对她的兴趣是愈来愈浓了,所以,他也决定,不管她愿不愿意,一定会跟皇上要了她,而这也将是他惟一想要的奖赏!

炎靖率领燕山众军免去了一场漫天烽火,所以在经过几天披星赶月的路程后,一行人一抵达长安城,百姓们是敲锣打鼓、燃放鞭炮的夹道欢迎。

反之,队伍最尾端几名狼狈不堪的贵族罪犯则被丢鸡蛋、青菜伺候。

不久,一行人进到皇宫,罪犯先被押解入牢,炎靖、苏滟晴等人则来到金碧辉煌的正殿大厅,由皇上亲自设宴款待、慰劳并奖赏。

席宴上,皇上最宠爱的凌妃也在座,不过,当她陪着皇上向炎靖等人举杯致意时,竟看到一名极为熟悉的俊秀面孔,却怎么想也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他。

于是,她一边听皇上与炎靖交谈,一边将目光盯向那名叫“苏秦”的将士,突然间,他竟对她漾起一抹灿烂的笑靥。

这个笑容,她只在一个人的身上看过!那是…

天啊,他──不,她竟然是滟晴!她竟然一身军戎打扮,这…

凌妃难以置信的眨了眨美眸,再瞠视着她,而苏滟晴更是毫不犹豫的再回她一笑。这一笑,吓得她差点没晕过去!

前些日子,滟晴的母亲才一脸愁容的进宫,泪如雨下的谈到滟晴、宁儿及邑月出走一事。

由于事关皇上最疼爱的宁儿公主,所以在皇上早朝后问仁亲王妃为何眼睛红肿时,她只敢谎称是滟晴因习武时不小心伤到自己,当母亲的人当然就舍不得的哭了,而宁儿也因心系好友,所以要多留在江南一段日子,请皇上暂且不必派人去接她,可这会儿…

“凌妃?”

皇上察觉到爱妃过于专注苏秦的目光,一脸不解的看着她。

她先是一愣,回神后尴尬的摇头,“呃…凌妃只是没想到这样年轻的小将竟能立下如此大功,而且还长得粉雕玉琢的,真是才貌双全。”

皇上抚须笑了笑,又看了苏秦一眼,“是啊,的确是人中之龙。”

坐在台下的炎靖,看到也听到了皇上及凌妃对苏秦的注视及赞美,不禁蹙眉,亦将目光看向坐在他身边的苏秦。

她那张脸蛋的确太出色,加上这次又建下大功,若是龙心大悦,指了什么皇亲国戚的金枝玉叶给她当妻子…

“王爷看什么!”苏滟晴注意到他盯视不动的目光,忍不住开口。

“我看,也许你的前途无亮了!”

“是吗?多谢王爷的金口。”

“是吗?”他故意学她的口气说话,“我倒觉得你要担心点,依凌妃娘娘的眼神看来,也许她正想着要替哪家千金牵红线,又或者,为某个公主找你当个驸马爷?”

她优雅耸肩,“那不是很好!”

瞧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的怒火意外的被点燃了起来,咬牙低吼,“这一点都不好笑,别忘了你是女──”

“多谢王爷的关心。”她直接打断他的话,拿起酒杯笑盈盈的又向凌妃敬酒,对身旁那张强忍怒火的俊颜则是视而不见。

不意外的,宴会一结束,众人在恭送皇上、凌妃离开后,一名凌妃身边的宫女即走到苏滟晴的身边,低声说了些话,她随即跟在她身后,在炎靖困惑的目光下前往凌妃寝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