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痛。

苏滟晴呻吟了一声,缓缓的睁开眼睛,没想到映入眼帘的竟是红色纱帐,她仍有些迷糊。

再看看从窗外洒进来的金色阳光,昨夜的记忆突地涌上脑海,她倏然起身拉开被子,紧张的低头看了看,又摸摸自己。好在,她的衣服还在,胸部也还是平的。

门这时被打开,她看到一眼瘀青的炎靖仍穿着昨晚的一身紫袍走了进来。

“你…”她先是一愣,接着咳了一声,但仍来不及掩饰眸中的笑意。

“好笑,对不对?”炎靖走到床边坐下,指了指自己的单眼黑眼圈,表情尽是嘲弄之色。

她不敢说话,硬是将一肚子的笑意憋住后,这才开口,“昨晚伺候王爷的莺莺燕燕是不是太过用力了?”

“是啊,她还发酒疯呢!”他是懒得跟她算这笔帐了!

苏滟晴笑了笑,又想到自己,“我想,我应该没跟那些姑娘睡在一起吧?”

会问!他笑,“你喝醉了,我也醉了,我们两人就这么倒头呼呼大睡。”他指了指床。

她难以置信的瞪着他,呐呐道:“王、王爷是指我们两人就睡在这张床上?在这烟花楼里?”

“是啊,这事儿要是传出去可难听了,我爹也许会气得从扬州北上来杀我,所以,”他又指了指外面,“我刚刚一醒来就是去找老鸨,要她把这消息给我守好,要是传出去,我就把这地方夷为平地。”他边说边躺下去,她却急着下床,引来他的嘲弄,“胆小鬼!又不是没睡在同一张床过。”

她也知道?但不见得就得习惯跟他同睡吧!

“叩叩。”敲门声陡起。

“进来。”

炎靖喊了一声,门立即打了开来。林佑泽带着两名随侍进门,乍见他那张单眼熊猫脸,三人先是一怔,接着就憋着一肚子笑,猜测半醉的靖王爷是男女分不清,硬要对苏秦霸王硬上弓,反被赏了一拳。

“笑吧,免得内伤。”见了那三张憋笑而涨红的脸,他倒不在乎。

林佑泽也不客气的真笑了出来,但也忍不住打趣,“昨晚小的见大人一直没出房间,也不好意思进来叫人,就怕看见了不该看的,因而便先转回府了。”

“也没啥好看的,我跟苏秦喝多了、都睡死了,倒是你,我刚刚找了老鸨,她说你一次带走了三名姑娘,难怪这会儿脸发青,纵欲过度!”

本要调侃人却反被调侃,林佑泽一脸尴尬。

“我肚子饿了。”炎靖换了个话题。

林佑泽这才又转了一张笑脸,“府里已备妥,轿子也在前面等着了,请王爷上轿。”

他点点头,瞟了又绷着一张粉脸的属下一眼,即出了房门,她跟在他身后,一起乘轿。

回到威州知府,炎靖要林佑泽将早膳送到东厢房,打算吃完再补个眠。

所以这会儿在寂静的东厢房里,只有他跟苏秦面对面的坐着,静静用早点。她原本不跟他同坐用餐的,但他那张脸也学她绷得紧紧的,看来还颇有威势,她只得乖乖坐下。

“说吧。”

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令她不解的放下碗筷看着他,“说什么?”

“你的不满。”

闻言,苏滟晴抿紧了唇,“小的不敢说。”

炎靖直接给她一记大白眼,“我都叫你说了,不然,这么静的吃饭,不噎着才怪!”

“就怕我说了,你会吃不下!”她脱口而出,想咽下都来不及。

“是吗?”他倒是一脸觉得有趣。

不过,担心昨晚的事还会发生,她决定要表明自己的立场,“也许王爷忘了来这儿的目的,但小的还牢牢的记在脑海里…”

“我也记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嘛。”

“我不知道原来妓院也叫虎穴!”她出言讥讽,他听了却是放声大笑。

但她真的不觉得有什么好笑的!

苏滟晴看了看外面,确定没人后,这才义正辞严道:“王爷如果无心处理那件事,小的就先回军营,再跟黄副将商讨要策。”

“留在这里浪费了你的时间?”

“我没这么说,只是我对女人没兴趣,对喝酒更没兴趣。”

炎靖煞有介事的点点头,却指出了一点,“但你很想立功。”

被洞悉了心思,她的脸微微涨红,“并不是,而是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丢了军机图,我相信番邦外敌也不敢贸然侵犯边界,免得他们进攻的地点全变成了守株待兔的陷阱,届时可会全军覆没。”他一点都不担心。

虽然她不喜欢他,却不得不承认他的分析有理。

看她似乎认同他的想法,炎靖莞尔一笑,“不过,我倒好奇,一旦你建了功,得到金银珠宝,甚至是官位上的封赐后,还会继续留在燕山吗?”

“这个问题等我建了功再答。”到时候,她就可以把这个讨人厌的男人甩得远远的了!

还真实在!他突地倾身向前,若有所思的凝睇着她,“苏秦,你来自哪里?”

这问题来得突兀,苏滟晴不由得一愣,完全不知如何回答。

见她傻住,他也不介意,迳自接道:“等你建了功,我一定陪你回家,看看你的家人。”

“为什么!”她才不要!这个反应她就很直接了。

“看看你有没有姊姊或妹妹呀!”他戏谑的朝她眨眨眼。

色胚!她没好气的说:“要让三爷失望了,我可是我们家的独生…咳咳!”

突地意识到自己在跟谁说话,她连忙咽下到口的“女”字,还不小心差点被口水呛到。

“独生──”他笑得狡猾。

“子!”她咬字清晰,只想让他死心。

炎靖做出一脸无趣样,认命的拿起碗筷,“那还是吃饭吧!”

她在心里暗暗的松了口气,也提醒自己,日后跟他相处一定要更加小心才是。

炎靖因为英俊的脸上多了一个黑眼圈,不得不乖乖的待在知府内,因为人在乎的就是一个面子嘛,这一张俊脸让人瞧了就发噱想笑,感觉总是不好。

不过,林佑泽府上多了这么一个贵客,总不好让他没乐子,因此,这一连几天,他找了威州城知名的花魁来陪他,又找了传统戏剧到府演出,接着又找上杂耍团,还有穿着清凉的美人来表演舞蹈,让靖王爷是天天饮酒作乐、夜夜笙歌。

但炎靖却还嫌不够热闹似的,要他再找些朋友来玩。

其实,混熟了,知道这个花心王爷只要酒、只要有女人,其他啥也不管,戒心全无的林佑泽,将这次一起参与通敌叛国的知心好友全找了来,这其中包括早有异心的东王唐方、一品文官何胜楷、武将杜可风及林正强大将军等人。

真的是物以类聚,炎靖的这一记黑眼圈,竟将一干叛国份子全集合了。

不过,他仍按兵不动,因为最大条的鱼儿还没上勾,他很清楚这些人都不是头儿。

然而,头儿未出现,一个有些眼熟的身影倒是意外的现身了!

“靖王爷,她可不是妓院里的庸脂俗粉,而是我的表妹白雪,这一次她代她身体微恙的母亲去探祝她的姑母,刚好经过我这里,就特地来拜访,所以,我要她也来见见你。”

林佑泽笑咪咪的将白雪介绍给他,但心里可是猛打鼓。

原因无他,他这几日跟炎靖玩疯了,一瞧自称白雪的姑娘突然来访,一开始还很困惑,不知她是谁,一直到她表明身份,知道她就是白使者,他可是吓了一跳,但也讶异她竟然生得如此媚丽诱人,让人心痒痒的。

不过,他的非份之想在她冷飕飕的训了他一顿,指他不知危机就在眼前等话后就没了!

虽然他实在不明白,天天左拥右抱的靖王爷能搞出什么危机来!

炎靖此时也不动声色的打量着白雪。她桃腮杏脸、娟眼生春,的确是一妖娆美人,不过,坏就坏在那双凤眼,虽然这会儿是满含春意的瞅着他看,但当初他跟夜探知府的白衣女子对打时,由于她蒙面,他也只能盯着那双凤眼瞧。

所以,他对这双眼可是印象深刻,再瞟了她那身圆润凹凸的身材,更确定她就是曾伤了苏秦的白衣女。

不过,心里虽然这么想,他俊俏的脸上可丝毫不掩对她的浓厚兴趣。

白雪心头窃喜,但也明白这个男人只能看,吃不得的!“白雪参见王爷。”她温柔的欠了欠身。

“免礼。”

“谢王爷。”

她直起身来,一双媚眼却飘向炎靖身后那尊与雕像无异的属下。

上回她扮老妪并没有看清楚他的长相,没想到这会儿近看,这才发现他竟生得朱唇粉面,比女子还美呢!

苏滟晴自然看到她眸中的惊艳之光,但仍冷着一张脸。

事实上,这几日她的心情一直很差,炎靖的表现简直可以用堕落二字来形容。

好几晚,他都没在东厢房睡,不是狂欢到天明,就是睡在某个女人的怀里!

至于他那张一直引以为傲的俊脸,在林佑泽找了大夫治疗,以上好葯物内服外用后,正好在今日恢复往日的俊俏,这会儿来个妖艳大美人,他又可以继续流连在花丛里了。

炎靖也以眼角余光看向身后的苏秦,再看看努力朝她送秋波的白雪,不禁扬嘴一笑。他敢说,这两个女人都没有认出彼此来。

这一晚,又是笙歌彻夜,但却多了白雪的曼歌妙舞,而每个人,包括炎靖在内,都发现了她倾慕的目光一直是流连在苏秦的身上。

不过,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一更天时,苏秦就回房休息,从头至尾都不曾正眼瞧过白雪。

天泛鱼肚白时,苏滟晴所住的东厢房晃进了一个高大身影,由于是女扮男装,因而即便是在睡梦中,她也一直处于警戒状态。

所以,几乎是脚步声一起,她就醒来了,不过,一看到穿着整齐、身上没有半点酒味的炎靖,她倒是错愕。

“惊讶!”他露齿一笑。

她忙摇头,下了床,站到一边。

他则大剌剌的走到她床边坐下,再大方的解除她的疑惑,“美人伺候嘛,先帮我沐浴更衣,再陪我用餐,我这会儿自然是神清气爽。”

一听又是女人,她懒得评论,不过,难得他这么清醒,她也要把话说清楚。

“禀王爷,我打算今早就回营地。”留在这里实在没有任何意义!

“啧啧!好不容易有进展,你却要走!”他话中尽是可惜。

“哪有什么进展?”妄想自欺欺人!她撇撇嘴角。

“白雪。”

苏滟晴嗤笑一声。看来是他锁定的新欢吧!可惜了,她注意到她看自己的目光,可是多过他这个花心王爷!

“听着!”他看出她的不屑,于是气定神闲的说:“白雪就是那个白衣女。”

瞧她一脸错愕,他可是得意得很。

“王爷真的确定?”她真的难以相信,那妖娆女人总在无意间显现她的挑逗媚态,怎么看都不像是那名武功高强的白衣女啊!

女人就是目光短浅!但这话暂时还不能当她的面说就是了。

“我确定!”他坏坏一笑,黑眸中闪着一抹玩味。

这个眼神却让苏滟晴莫名的头皮发麻,两人相处也有一段日子了,他每每出现这个眼神,通常就是没好事。

“王爷在想什么?”心惊胆颤的她忍不住先问。

炎靖眸中漾起笑意,“我在想,不…我是说,每个人都看得出来白雪喜欢上你了,所以,不妨就来个美男计吧!”

“开玩笑!”她一脸惊吓。

“什么开玩笑?这事很简单,你诱她上床,让她透露出真正的藏镜人,这样我们就可以解脱了!”他说得很简单,感觉也很容易。

苏滟晴当然不以为然,“听起来王爷好像过得很辛苦似的,怎么小的全看不出来?”她忍不住吐他槽。在她看来,他过得可风花雪月,逍遥自在呢。

炎靖站起身来走到她身边,由于那双黑眸突然变得份外认真,她还有些被吓住,怔怔的瞪着他看。

“我知道你一直想立功,而我呢,则玩得有些腻了,也想早点结束这种带兵的鬼日子回长安去。所以,咱们就合作点,有问题吗?”

他是真的想结束在这儿的日子了,毕竟真正的大美人就在眼前,却是看得到吃不到,总是会让人心烦的!

“合作是没问题,可要se诱?我真的不行!”她也想立功,也想结束从军的日子,但这太强她所难了!

炎靖吐了一口长气,双手环胸的睇视她,“她对你有兴趣,那双带媚的凤眼老在你身上转来转去的,你不行谁行!”

她知道,所以这才更让她害怕,白雪那副饥渴状,好像将她看成可口点心要一口吞下似的,可她又不是真男人!

苏滟晴不安的咬着下唇,却又觉得这个动作太像女人,连忙抿唇道:“王爷在那方面不是很厉害,还是由──”

“不行!”炎靖直接打断她的话,“我又不合她胃口,我想她比较喜欢你这种青涩的少年郎。”

其实他也想自己上,因为他知道她是个姑娘嘛,但男人跟女人就那么回事,白雪一见倾心的人是她,由她上阵,成功机会就大,换个人,就怕她起戒心,届时只会徒增枝节,完全没好处!再说了,依他的经验,做那种事又不用脱光光。

“…”苏滟晴真的是不知所措,偏偏她肠枯思竭也想不出合理的借口来说服炎靖她真的不适合,总不能告诉他自己是女人吧!

看来是辞穷了!炎靖体贴的拍拍她的肩膀,“就这么决定了,由你去se诱她。你放心,女人在床上很容易吐真言的。”

“是吗?”她不知道。

“当然,以我的经验来说,尤其她那种眉宇中带着婬荡气息的女人,只要你在紧要关头不做,她就会受不了的。”

身经百战的他说得头头是道,但仍是处子之身的苏滟晴哪听得懂。什么叫受不了?什么又是紧要关头!

瞧她那张粉脸上一片雾煞煞的模样,炎靖可高兴得很。这代表他正对牛弹琴,也暗示着一件事,她仍是完璧之身,完全没经验!

既然如此,那更要来个速战速决,将那条藏在深海中的大鱼给拉上岸来,他就可以抱得美人归了!

“苏秦,我想到一个计划,咱们就这样子‘合作’…”

他附耳在她耳畔说起他的绝妙好计,苏滟晴先是一愣,接着一脸为难,再来是莫可奈何,到后来则是点头如捣蒜。只要她不用脱光光,什么都好。

一连数日,白雪就像采花的蜜蜂老在苏滟晴的身边打转,而她的表情从一开始的冷漠、尴尬、无措,到现在见到她会点头一笑,白雪脸上的笑容是愈来愈灿烂了。

“苏秦,晚上我可以到你房里去吗?”

一开始她是奉主子的命接近他,但没想到他是如此俊俏的人,而她以为男人都好色,可没想到他严谨淡漠,心静如水,从不以有色的目光看她,而今她能接近雷池一步,已是耗了不少时日了。

但是这个木头人,她话都说得这么白了,他却又愣住!

“苏秦,你是听到了没有?”她嗲声的撒娇抗议。

“我、我听到了。”苏滟晴怔怔的瞪着她看。

真没想到炎靖那家伙这么厉害,简直是神机妙算!知道他今天故意出远门,白雪就会行动了。

可是,她还是会怕啊,“我想不好吧,我与王爷同住在东厢房里…”

“我早问过了,东厢房里有两间上房,你跟王爷是各住一房。”

“但两间房是相通的。”

白雪不依的偎向她怀中,“王爷今儿个不是玩到城外去了!还带了天香楼的姑娘们,说要打野战呢。他不回来,相不相通又如何?还是你根本就不喜欢我?”

喜欢?苏滟晴顿时头皮发麻,按捺着想将她大力推出怀中的冲动,扯出一抹笑,“怎…怎么会呢?姑娘厚爱,苏秦铭记在心…”

“那我们晚上见了。”不想听那些文诌诌的废话,她娇笑一声,转身就走。

苏滟晴只觉头疼,心也怦怦狂跳起来,希望靖王爷不会沉溺在温柔乡,忘了她这里的正事才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