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没有消息!”仁亲王府里,苏旭本一见到姗姗来迟的杜丰威,劈头就问。

一脸落腮胡的男人沮丧的跌坐在椅子里,“看我这张脸也知道答案!”

他派出去搜寻的人马都已跑了千里远,他的宝贝公主还是没下落,这颗脑袋瓜还能留在他的脖子多久!呜呜呜…他实在很想哭呢!

客厅里也坐了心情一样低落的薛值正、龚静夫妇。都已经寻了半个月了,三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该是走到哪儿都引人注意的,但他们就是不懂,居然没有人见过!

尤其是邑月,她那么娇弱、胆小,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苏旭本的夫人王珍仪也是一脸愁容。她不过是回娘家去跟老母亲看看她中意的孙女婿人选,没想到回家后,得到的竟是女儿离家的消息!

虽然女儿有一身本领,可是外面的世界险恶难测,万一遇上比她强的坏人…她抚着揪痛的心口,不敢再想下去。

气氛是凝滞的,众人相视无言,不知如何是好,偏偏他们又不能大张旗鼓的寻人,简直是急死人!

杜丰威真的受不了了,“大家说句话吧,或是想个办法,不然,我这颗脑袋快要搬家啦!”他坐不住的振臂大吼。

“别这样。”苏旭本连忙起身,走到他身边拍他的肩膀安抚。

“不然呢?”他真是倒楣,那个宝贝公主哪儿不住,偏要住他建在近郊的一座仿边关要塞小城堡,说那儿好玩,这下人不见了,连他的头也要被她玩完了!

“我们会想法子,你别急。”王珍仪也忙安抚,虽然她同样清楚他的压力比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人都来得大。

“是啊,大家想一想,”苏旭本突地想到,“是什么原因让她们结伴离开的?如果这个原因消失了,她们会不会就自动回来呢!”

“有可能!有可能!”杜丰威马上大叫起来,“对,”他激动的走到薛值正及苏旭本面前,“一定是你们两个宝贝千金的问题,而宁儿公主天生好玩,肯定是凑热闹跟去的!”

这一点他们也相信。

龚静面色一黯,“问题应该出在邑月身上。皇太后将她指给人称‘鬼见愁’的禁军总指挥使司宥纶,从圣旨到的那一天起,她就郁郁寡欢的,可能因此…”

“有没有搞错啊?司宥纶乃是天生的将帅之才,他年少有为,人长得又俊美挺拔,这是皇太后的私心,邑月闷什么!”

杜丰威是富甲一方的江南首富,但因正义感十足,特爱交这些骁勇善战的英雄好汉。去年他还特地上长安城去见司宥纶,在那儿小住一段日子,一直到交了他这号好朋友后,他才心满意足的回来呢!

“俊美挺拔?可我听邑月说,宁儿告诉他司大人为什么叫鬼见愁,就是因为他有一张连鬼见了都害怕的丑脸呢!”龚静一脸错愕,她还记得邑月当时惊惶失措的神情。

“去!宁儿公主的话若能信,连猪都能飞了!呃,我只是…”毕竟人家是公主,他这话总是不敬,可那娃儿真的很会乱掰嘛!

闻言,大家都知道问题出在哪了,难怪胆小如鼠的邑月有勇气离家。

可是龚静不解的看向王珍仪,“但滟晴一向理性,应该不会赞成她离家逃婚才对。”

她一脸尴尬,“恐怕她并不是因为邑月的婚事,而是…”她叹息一声,“她也到及笄之年,她奶奶看中和亲王之子,我跟她提了这事,她却满口不嫁,我担心这才是她跟着她们离开的主因。”

“这几个女娃儿在想什么?女子十有五而笄,都到了许嫁之年,怎可…”薛值正说不下去了。说穿了,这三个娃儿都是被宠坏了!

“好了,言归正传吧,既然她们畏惧的是婚事,咱们就先向外丢出消息说,两人的婚事全解除了,也许她们就会回来?”杜丰威语带期望,双眸闪闪发亮。

“滟晴的事还没定下,当然没问题,可皇太后下的懿旨,哪容得了我们在外随意否决?”龚静忍不住提醒。

一席话让杜丰威的双肩又垮了下来,他摸摸脑袋瓜子,一张脸苦哈哈的。这不是没辙了嘛!

在燕山驻军处,也有一人的生活是处处充满着无力感。

营区里的一个小小校场上,炎靖一身英姿焕发的军服,先要全营的士兵们全副武装的集合,接着就在大大的太阳底下,下令大伙儿操演兵马。

苏滟晴挥汗如雨,衣着的重量及头顶上骄悍的太阳,都让她很受不了,在她眼里,炎靖显然是太闲了,再加上威州知府那里两次打草惊蛇,他直言就算再去夜探也不会有什么收获,要再等一段日子再行动。

所以他的日子的确是闲得发慌了!但她就不懂,也没人绑住他的手脚,他大可下山逍遥去,何必在这里整他们这些小兵小将!

炎靖站在点将台上看着一名名穿着胄甲的士兵,整齐划一的在下面操练着,但他的目光有大部份时间都是盯在他的室友身上。那张小脸没啥表情,冷飕飕的,也真行,这么热的天气,她还能维持那张冷若冰霜的桃花脸。

不过,这样子练下来也着实没意思。

“好,停下来,一个个到前面来表演自己的武艺。”

众人莫不心中哀号。虽然当兵嘛,这也是例行训练,可也因太平盛世,这些训练早都能省则省了!

苏滟晴仰头翻了个白眼,心里很不以为然,但轮到自己上场时,也只能在那个讨人厌的面前武刀弄枪一番,而那家伙还煞有介事的喊着,“好、很好!”真是够了!

不过,她一下场,炎靖又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这实在不够精彩…

他眼睛倏地一亮,“我现在要你们上场比武。”

黄泰渊知道这个王爷是出了名的爱玩,但这里可不是他玩的地方,“使不得啊,万一有人受伤了…”

炎靖瞟了他一眼,“打战哪有不受伤的?何况,这种A喝式的操练根本无意义!”

他无言驳斥,军队日渐懒散是实情,一来他年纪较大了、体力较差,二来,林佑泽的事也占了他许多思绪,那张军机图虽已到手,但为了等待更大条的鱼,还无法向朝廷覆命,他倍感压力,对营区的管理也较没心思。

此时,炎靖正兴致勃勃的往台下的士兵们看过来、瞄过去。

不要我,拜托,别找我!苏滟晴头垂得低低的,恨不得变成隐形人。

“就你了!苏秦,出来。”

又是她!被点名的她双肩一垮,在心中哀号一声,却不得不出列。

他英姿焕发的跳下点将台,笑咪咪的看着她,“使出你的看家本领,伤了我也不打紧。”

简直在说废话!她要伤得了他,两人初见的第一天,她也不会遭他的魔手了!

“请靖王爷别为难小的。”

“此话怎讲?”

“小的有自知之明,不可能赢得过靖王爷。”她还瞟了她已经痊愈的右手臂一眼,暗示两人去追逐那名神秘女子时,他没受伤她可受伤了!

他看懂她的暗示,也不啰唆,“好,咱们改比射箭、比胆识。”

他的花样还真多,不过,看到他竟然站到箭靶前,可把大家吓坏了。

“比胆识就要玩真的,你我轮流站在这儿,”他指了指他身后箭靶上的红心,“你射那儿。”

“这、这怎么成!万一失手射伤王爷…”他是不是疯了!

“没关系,我们同时也比比身手,该闪、该逃,全在一念间,这才叫胆识之争。”他用力的拍了硬邦邦的胸脯一下。

“可是…”她迟疑。这是玩命!

“你能伤得了我再说,拿弓箭给她!”他一副不容辩驳的神情,加上那股天生的凛然贵气,一时之间,竟没人敢吭上半声。

就连黄泰渊也不敢阻止,只是无奈的给了一名士兵一个眼神,该名士兵立即去拿了一副弓箭交给她。

苏滟晴脸色灰白,五脏六腑可是绞成一团,就怕这一箭射出去,臭家伙就这么一命呜呼,因为她实在不擅射箭。

炎靖看她面无血色,突地莞尔一笑,走到她身旁,俯身贴靠在她耳畔,“没想到你真的这么娘,也难怪抱起来就像个娘儿们!”

这话里的轻蔑令她眸中射出怒光,也在提醒她每晚是谁将她抱回床上睡的!

因而在他走回箭靶后,才一转身站好,火冒三丈的她已弯弓搭箭,“咻”的一声,箭直直的朝他飞射过去。

“啊~”众人惊呼一声,因为那箭不偏不倚的竟往炎靖的胸口射去,连苏滟晴都吓呆了,她眼睁睁的看着他伸手抓住箭,但也同时闭上眼睛、表情痛苦的倒卧下去。

天啊!她脸色丕变,想也没想的就冲上前去。她没想到要杀他的,虽然她气炸了,但绝对没有想要伤害他!

“靖王爷!靖王爷!”

她蹲在他身边,眼泪都飙出来了,更不明白自己怎么会为了这种人哭,她厌恶他不是吗?

黄泰渊也吓到了,“军医呢?快叫军医来啊!”

“不用了!”

“咦?”

炎靖突然坐起身,一看到她脸上的泪水,深邃的黑眸顿时浮现温柔,“你竟然哭了!”

她一愣,回神后急急擦拭脸上的泪花,倔强的说:“我当然要哭,射死了王爷还活得了吗!”

脑筋转得倒挺快的!他目露笑意,丢下箭杆站起身来。

大家这才发现那支箭根本没有射到他,眼神中都浮上佩服之光。看来这个王爷不只会玩女人而已,而是有真本事!

“好了,大家先去休息,我有话想私下跟苏秦谈谈。”

众人于是散开,只剩他跟苏滟晴面对面的站着。

他没受伤!她眼里冒了火。他根本是故意吓她的!

但她还没发难,他倒恶人先告状了,“怎么我觉得你的箭带了杀气,而且,是不是也发得太快些?”

“是吗?”她答得有些心虚,但又觉得理直气壮,分明是他先出言挑衅的。

“所以,我在想自己是不是得罪过你?还是占过你便宜?”

难道没占便宜吗?每晚洗澡时,他就是不一个人回去,非得等到她要发火时,他才笑咪咪的先回军营,而她明明都是趴在桌上睡的,可每早醒来,她却在他的床上,虽然两人是各睡一方,但肯定是他抱她到床上睡的吧?她不记得自己会梦游,偏偏这事她又不好开口问!

“怎么?默认了,我真的得罪了你、占了你便宜!”

“靖王爷言重了,我只是突然想到别的事情。”

“什么事?”

苏滟晴的目光移到那些明明散开了,但眼神却不时飘向她跟靖王爷的同袍,心里不由得又一沉。

她很清楚他们是以什么样的眼神看着她跟靖王爷,但能怪谁?一个堂堂的王爷舒舒服服的在营帐里洗热水澡不要,却指定她陪他去野溪,难道他看不出来一些士兵们看她的暧昧眼光!

当然,他是王爷,那种调侃的目光没人敢在他在场时出现,但他那么钝?不曾感受到这奇怪的氛围吗!

在她陷入思绪时,炎靖戏谑的在她面前挥了挥手,“你还没回答我,你在想什么!”

“没想什么,只是一点私事。”一件根本是再清楚不过的事!

“什么私事?”他还追问。

她咬咬牙,按捺下满心的不快,“既是私事,我想我有权利不向王爷报告,我也可以回营休息了吗?”

“可以!”他也不为难,“不过,下午过后,我们得想些点子。”

“点子?”

“没错,这军营里死气沉沉的,一点活力都没有,会闷死人的!”

只会闷死你吧!她没好气的在心里想着,却是压低声音问:“王爷难道不再去威州知府?”

“我去了。”他大方坦承,而且还有斩获,不过暂时没必要让她知道就是了。

苏滟晴愣了愣,“可王爷不是说…”

“总之,没啥动静,也很闷,”他装出一脸受不了的样子,“你去休息吧。”

她拧眉看着他往黄泰渊的营帐走去。他一定是晚上去的,而她竟毫无感觉!

也是,天天被他黏着,她天天神经紧绷,每晚都睡得不省人事,这样下去…

她怎么有好深好深的无力感?她闷闷的转身回营帐。

炎靖回头瞥了她僵直的身影一眼。说来,他也知道她的日子过得有多么心惊胆颤,但是…他的眸中闪动着愉悦的神采。还不到揭穿她的时候,那会少了太多的乐趣,她对他此次无聊的军旅生涯而言,可是最重要的精神粮食啊!

一整个下午,苏滟晴被迫听着炎靖天马行空的操练方法,因为她没啥想法,而他的想法则太多,她只能无奈的当听众。

傍晚时分,在众人用完晚餐,休息一会儿后,炎靖笑逐颜开的又要大家集合。

平心而论,期待的人还不少,因为山中岁月其实满无聊的,而中午时分的那一箭,让大家的心脏怦怦怦的跳了好一会儿,那种血脉偾张的感觉可以说是久违了,因此这个花心王爷又有什么好玩的把戏,大家闪闪发光的眼眸已经说明了他们的期待。

见状,苏滟晴是很惊讶的,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快就能收买人心。但也是啦,他中箭假死的那一招,可是将他卓尔不凡的武功都秀出来了,难怪这会儿他也一副轩然自得的模样。

炎靖轻咳了一声,满是笑意的黑眸一一梭巡过在场所有的士兵后,又停在苏秦的身上好一会儿,这才说道:“本王爷曾在一次入宫时,巧遇外族进贡,他们在皇上面前表演一种‘角力游戏’,我觉得挺好玩的,这会儿大家吃饱了,活动活动筋骨也好。”

“角力游戏?”

“那是什么!”

众人议论纷纷,但也跃跃欲试。

“我先来示范。”

炎靖笑笑的找了一名士兵,站在中间的苏滟晴可是大大的松了口气,她以为他又会找她上场。

但这个角力游戏其实也可戏称为摔跤游戏,由两人近距离的扯着对方的衣服扭打,将另一人压制在地上后,只要三回合便赢了。

由于不能用武,几乎靠蛮力,所以该名士兵被炎靖摔得好狼狈,一身军服也被扭扯、甚至撕破了,但娱乐性佳,众人愈看情绪愈高昂、鼓掌叫好声不断,而在炎靖轻松的赢了该士兵后,一组一组的士兵也开始上场较劲,随着营火愈来愈旺,众兵士是愈玩愈起劲,笑声持续不断,但一人除外。

苏滟晴脸发白、一颗心揪得紧紧的,看着场上的两名同袍粗手一抓,双方的衣服就被扯破一大半,露出大半赤裸的胸膛,她的额头都冒冷汗了。

炎靖坐在点将台上,大口大口的喝着酒,邪魅的笑容不时在那张俊颜上绽放,因为她的忐忑不安他可全看在眼里。

台下,杜横整个人压制在另一名同袍身上,由于两人上衣全被扯碎了还在扭动不停,这暧昧可笑的姿势让全营的人瞬间哄堂大笑,就连炎靖及黄泰渊都忍不住爆笑出声,只有苏滟晴想逃。

太可怕了!她猛咽口水。不管是谁跟她对招,她的衣服都会被撕扯掉的,届时她如何自处!

她愈想愈不对劲,看到众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场上,于是轻轻的往后退,想无声无息的躲开,冷不防地,一双饶富兴味的黑眸却突然对上她的!

她的心脏“咚”的一声漏跳一拍后,接着急速怦怦狂跳。

只见炎靖从他的位子上起身,一口将杯子里的酒饮尽,狡猾的黑眸里有着浓浓的笑意。

完了!她的心陡地一沉。哪个人看到她都好,就不要是他!老天爷,她的运气怎么这么背!

炎靖洒脱的拍拍手,“好了,你们下场,让我跟咱们营里最‘漂亮’的士兵玩一玩。”

话一出口,士兵们就笑咪咪的自动退到两旁,只剩苏滟晴一人呆立原地,声音艰涩,“我…我不行的。”

“哪里不行?”

“我…你是王爷,我下手总有顾忌。”

他亲切的上前拍拍她的肩膀,“不用担心,我让你百无禁忌,哪儿都可抓、哪里都可以摸,喜欢就好。”

她粉脸陡地涨红,但不是害羞而是恼羞成怒,他轻佻的口吻简直像在对花街柳巷的女人挑逗似的,令她反胃得想吐!

“上场。”

炎靖转身先行到比赛场上,苏滟晴见众人用力的鼓掌叫好,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怎么会这样?她原本平静无波的从军生涯,原本只要窃得军机图证明自己的能力,原本只要立下功劳,她就可以脱去这一身不轻的军装,回去当她的千金小姐,可自从这讨人厌的男人出现后,她的原本就全变了样,现在还可能被当众识破女儿身…

“开始了,小心。”

炎靖很好心、很温柔的提醒,但他的动作仍快于她,刹那间,她只感到他温热的气息扑至她粉颊,在她反应过来想用双手拉扯他的衣领将他反转时,他的大手却反而扣住她的纤腰,一把扯住她的腰带,她登时倒抽了口凉气,怒视他一眼,另一手扣住他的肩上,但因身材太过悬殊,他的高大英挺更显出她的娇小纤细,这画面看来反而很好笑,像是小鸡妄想抓老鹰似的。

接下来,他的手转而扣住她的衣领,眼看手一扯就要抓破她的上衣,苏滟晴被迫往前挺进,看来就像是投怀送抱似的。

因为力道不小,又是出奇招,炎靖反被她撞倒在地。

但这下并不代表她占了上风,他的手随即拉住她的后衣领,打算将她揪起来,但她明白这力道万一没拉好,这身衣裳绝对会被扯破,所以吓得怒叫,“快住手,快住手啊!”

他倒意外的住了手,但一个翻身又将她压在他身下,一张俊魅脸孔离她的只有咫尺。

他以暧昧的语调低喃,“怎么你的身子跟女人一样柔软?”

她的心脏猛地一震,呐呐否认,“我想是王爷想女人想疯了才有的错觉。”

炎靖浓眉突地一蹙,神情却又变得正经八百,“那可得把这错觉更正才好。”

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王爷想怎么更正?”

炎靖笑了,笑得让她头皮莫名发麻,“其实那些番邦人士玩这游戏时是打赤膊的,我们就来打赤膊,玩一场标准的如何?”

苏滟晴猛吸了口长气,急急的摇头,“不行!”

“为什么?如此一来,我就不会产生错觉了!”他还装出一脸无辜。

她慌乱的在脑海里找寻理由,“呃…因为我的皮肤天生就白,这一打赤膊将会引来同袍间更多的讪笑。”

“那你更应该脱了上衣,晒晒太阳,他们便没得笑了。”

她的胃起了一阵痉挛,脸也发白,“不用了!我认输!输了!”

炎靖脸色忽地一整,但眸中却见笑意,“不行!是男人就要奋战到最后一刻,再来!”想投降?他还没玩够呢!他起身放开了她。

苏滟晴对他没再坚持玩正宗角力是松了口气,但那并不代表她就过关了。

由于身材与力气上的差异,两人的比赛中她一直处于劣势,老是被他压在身下,一次、两次、三次…次数多到她都数不清,也早该输了,但他对她的举白旗行为就是置之不理。

时间一久,她只有一种感觉,他是故意整她的!这让她的火气愈来愈旺,但又不能如何。

这会儿她急喘着气,而他的俊脸离她只有几吋,那张唇几乎就要贴上她的,而这还是因为她的双手死命的撑着他下压的胸膛,不然,早就嘴对嘴了!

但她的双手仍感到他炙热的体温,而这竟也莫名的让她有种虚软感?

其实这一幕,围观的士兵们可是个个看得脸红心跳。

因为苏秦那张脸压根就像女人,而靖王爷此时压着苏秦的姿势、强壮的双腿牢牢的将他的双腿禁锢着,这男人跟男人嘛,看来应该是没什么,偏偏苏秦这会的脸红咚咚的像个娘儿们,怎不让人想入非非…

只是想归想,可没人敢上前喊上一声姿态不雅,因为他们都看得出来靖王爷挺享受与苏秦的扭打,那张俊颜上的笑意从头到尾更未曾消失过。

说来,苏秦的确可怜,王爷风流成性,这儿又全是男人,肯定闷坏了,所以才会没鱼虾也好,至少看着那张美人脸也能消点欲火。

“王爷该离开了吧,我不想再玩下去了!”

苏滟晴气呼呼的喘着,即使一双怒火闪动的秋瞳再怎么表明愤慨不满,但炎靖却没有任何反应,似乎很享受这样的姿势。

她的手无力了,干脆别开脸,试着用脚去踹他,看能不能将他踹走。

结果却适得其反,她双脚及身子的扭动让两人身体更为紧密,几乎没有间隙,而急于挣脱的她没发现炎靖那张一直带着笑意的俊颜突然不笑了。

“别再给我动了!”

他的声音突地变得沙哑低沉,她错愕的回转过头,两人四目瞬间对上,她这才发觉那双邪魅的黑眸突地变得幽黯,更诡异的是,一直气定神闲的他在气息上居然出现紊乱。

被他这眼神锁定不动时,她也察觉到有个硬邦邦的东西卡在两人之间,不由得奇怪。是什么!

炎靖突地离开她的身上站起来,“游戏结束了,大家各做各的事去。”语毕,脸色紧绷的走进营帐内。

苏滟晴也从地上起身,小脸上尽是困惑,其他人也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离开了,不过,杜横却故意走到她身边,神秘兮兮的压低音量,“小心喔,靖王爷对你愈来愈有兴趣了。”

虽然狗嘴吐不出象牙来,但这一次,她却有同样的担忧。

见她没接话,杜横又道:“其实也不能怪靖王爷,听闻他在外面的女人不输皇上,私生子女更是满街跑。”

闻言,她对他只是更加不屑。

杜横自顾自的聊起他到山下酒馆喝酒时,听到炎靖的风流史如何如何,又吹夸起自己虽是小兵,但也有知府大人的侍从识得他,知道他曾赴边关征战,又杀敌无数,为表达对他的敬佩,所以请他喝酒什么的…

这一席话苏滟晴已听得滚瓜烂熟了,因为他最近老是在谈这个。

她表情淡漠的转身走到营区大门,与另一名同袍站岗。

今晚轮到她值班守夜,靖王爷可没法子抱她上床了吧,而她也得好好想想该怎么跟他谈这个问题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