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了!不见了!”

“糟了,不见了呀!”

江南的仁亲王府里,两名丫鬟及嬷嬷惊惶失措、跌跌撞撞的来到主厅后,立即跪在仁亲王苏旭本的面前,她们个个眼泪狂飙,看得个性沉稳的他都忍不住着急起来,“快说,究竟是什么不见了!”

“就是──”

“王爷!王爷!”

外头突地传来焦急的喊叫声,他浓眉一拧,看到老总管急匆匆的跑进来,身后则跟着朝阳王府的薛王爷薛值正夫妇,两人也是一脸惊惶失色。

“薛王爷、王妃怎么也来了?”他连忙从座位上起身。

“不见了!”方面大耳的薛值正握着老朋友的手急道:“怎么办呢?”

苏旭本一愣,“怎么?你那儿也有东西不见了?”

他摇头又摇手,“不是东西啊,是我的──”

霍地,一声马儿昂扬的嘶鸣声又在门外响起,众人转头看了出去,就见到一身紫绸长袍的杜城主急匆匆的翻身下了马背,快步进来。

“苏兄!苏兄,大事不好了!”

怎么连杜丰威也来了!他想也没想的就问:“杜城主也有东西不见了?”

“不是东西啊,是宁儿公主不见了!”一脸落腮胡的他满头大汗,搔耳挝胸,急得都快疯了。

皇上最宠爱的小公主爱上江南,还指定在他的城中做客三个月,他小心伺候快一个月,这会儿人竟不见了!

“宁儿公主不见了?”苏旭本一脸错愕,没想到在一旁的薛值正也冒出了一句!

“邑月也不见了呀!”

苏旭本再次一愣,杜丰威也一脸注异的看向他,他只能点头示意确定。

邑月胆子小但温柔善良,未曾让他跟妻子操过心,可这几日因皇太后为她指了婚事,便郁郁寡欢,而今,她跟宁儿都不见了,难道…

薛值正急急的看向妻子龚静,而她似乎也想到了,“不会吧?”她一脸惊慌。

这邑月、宁儿公主及仁亲王的千金滟晴三个女娃儿的感情甚佳,所以邑月一不见,他们就赶来仁亲王府找滟晴,可此刻宁儿公主也不见了,会不会连滟晴也…

苏旭本也想到了,他怔怔的看着仍跪在地上的丫鬟及嬷嬷。这不全是伺候…“难道是滟晴不见了!”

四人拚命点头,其中一名老嬷嬷哭诉,“我们四处找过了,都找不着小姐,仔细看了看,小姐的一些衣物也不见了,这分明是…”她说到这儿,低头不敢再说。

分明是离家出走!而且还不告而别!苏旭本抿紧了唇,“你们下去吧!”

四人连忙起身退下,老总管则端来几杯热茶,但入座的王爷、王妃等人哪有心情喝。

雍容华贵的龚静忐忑的看着沉眉锁眼的丈夫,“王爷,你说她们这三个女娃儿会不会是相偕离家?”

“肯定是!”薛值正摇头叹息,“三个女娃儿年纪相当、私交好,宁儿公主这次来江南,三人更是黏在一起,可问题是,三个金枝玉叶能结伴去哪里!”

“我的老天爷啊,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草根性强的杜丰威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连椅子都坐不住,干跪起来踱方步了,“这一个是皇上最宠爱的金枝玉叶,一个是皇上爱妾凌妃极为喜爱的小侄女,另一个还是深受皇太后喜爱而赐封的‘邑月公主’,这三人都丢不得,出不了事的啊!”

也是,这三个身份尊贵的绝色千金才二八年华,都是黄花大闺女。

其中,苏滟晴拥有一身好功夫,虽然天生带有一股凛然不可侵犯的冷漠气质,但一张倾国倾城、风华绝代的脸蛋又太过招摇,男人见了是神魂颠倒、心摇目荡,而这也是苏旭本允许她习武的原因,至少她有能力保护自己,可以吓阻一些好色之徒。

至于薛邑月,她纤弱灵秀、冰肌玉骨、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身上总有一抹纯净无瑕的出世之美。

再说到古灵精怪、粉雕玉琢的朱宁儿,她满脑子的馊主意,娇俏迷人,一双活灵活现的黑白明眸,总是璀亮得教人恍了神。

如今这三个俏生生的美人儿就这么不见了,要人怎么不担心!

“我看得赶紧多派些人手去找…”苏旭本的话还没说完,杜丰威又大叫。

“不行,找人这事只能暗着来,不能明着来啊!她们三人是皇太后、皇上及凌妃的心头宝贝,万一被有心人士盯上,可危险了!”

“杜城主考虑得是,三个娃儿除了滟晴外,脚程都快不到哪儿去,咱们就先派几个心腹快马去找。”薛值正边说边看着苏旭本道。

“好,就这么办。”

不过,他们派出的人马一连暗中寻访多日,三个女娃儿仍杳无音讯,这让他们更加困惑难解,毕竟三张美人脸那么醒目,她们要怎么藏,又如何藏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书首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