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最强游戏制作人 > 158、番外 之全息江湖之梅花盗(三)

在场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连大大咧咧的陆小凤都停下了筷子,一脸震惊的看着叶英:“连闻名天下的昭秀你们都不满意, 你们藏剑山庄真厉害。或许, 你们想迎娶大唐的公主?”
“我想大部分家族都不愿意迎娶大唐的公主,这不是重点……”半曲解忧差点被陆小凤给带偏了,“你弟弟出什么事了?移情别恋?还是睡了丫鬟?看中了哪个歌伎?”
虽然半曲解忧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和缓, 不断催眠自己,这是一个古代社会,叶晖就一古代男人, 他和曲云男未婚女未嫁, 大家子弟, 乱搞正常,正常,不要生气。
不要生气个鬼啊!
半曲解忧感觉身体里真气快被气得逆流了。
叶英沉默了一下,半晌,才开口道:“解兄还没有回七秀吧?”
半曲解忧道:“还没有, 只有书信往来。七秀怎么了?”
叶英轻轻地叹了口气, 道:“五毒教右长老艾黎找上了七秀,说昭秀是五毒教前教主魔刹罗的亲生女儿,现在五毒教乱, 希望昭秀能回五毒教。”
半曲解忧疑惑:“云儿的亲生母亲居然是魔刹罗?怪不得习武资质这么好。云儿一定很难抉择吧, 她从小在七秀长大,让她离了七秀肯定百般不愿意。但云儿从小对父母十分向往,如今能得知她母亲的过往, 即使她不乐意当什么五毒教教主,肯定也想去五毒教一趟。”
叶英看着半曲解忧淡然的模样,一时哑然,之后的话都不知道该如何说了。
陆小凤这个老江湖倒是品出叶英话外之意,不住摇头:“解忧啊,叶兄弟的意思是,五毒教对中原人士而言是邪教,昭秀在他们藏剑山庄看来出身不够好,所以大概……嗯……是这样吧?”
叶英看着半曲解忧表情,立刻道:“五毒教虽对中原人士不友好,但也并未主动残害无辜,我并认为他们是邪教。退一步说,即使五毒教是邪教,和昭秀也没有关系。只是我那弟弟性子一根筋,性格是最像父亲的一人,他一时半会儿没有想明白。请贵派给二弟一些时间……”
半曲解忧打断道:“既然你弟弟性格最像你爹,那么叶老庄主也悔婚了对吧?叶老庄主一向对门第观念看得紧,你家三弟经脉惧废的时候,柳家小姐不离不弃,忤逆家人与他结亲,到了如今,你家不还是不让柳家小姐进门?你们藏剑兄弟情深江湖闻名,可有谁帮过这孤苦伶仃的一家人?罢了罢了,无论这事究竟如何,我是不乐意让云儿像柳家小姐那样受你们欺负。我马上回去劝劝云儿,这婚约就算了,到现在收场,大家彼此之间还留有一些面子,若是云儿受到柳家小姐那种待遇,双十年华就被磋磨得华发早生……哼。”
半曲解忧心道,也是霸刀如今闭门谢客,没有收玩家当徒弟,玩家虽然心生同情,却没有途径联系霸刀山庄。不然玩家肯定早将这事捅给霸刀,一群人跑到西湖边要人了。
像他这类已经在江湖门派中爬到高层的玩家们曾经有心帮忙,但除非他们硬闯,不然也没办法进入霸刀山庄。剧情模式下受伤之后就要像普通npc那样疗伤,虽然说着凉薄,但玩家没必要为了个不相干的npc,白白付出这么多。
就像是在现实中,对于不认识的人,围观群众顶多爱其不幸怒其不争罢了。
不过藏剑山庄敢这么对他师妹,这闲事,说不定他得管一管了。根据内部消息,霸刀门派马上要开放了。在玩家模式门派开放之前,剧情模式中,玩家们已经可以接触到霸刀。到时候他一定要好好上门去和霸刀交流一下感情。
当年他师父和师伯与霸刀柳老庄主的事,让霸刀和七秀互不来往很多年。现在当事人都老了,柳五爷早已经儿女成群,当年的事也该揭过不提,七秀和霸刀不说恢复友谊,建立门派之间的普通交流还是需要吧?等他回去,就和师父好好说说。他看得出来,师父也早就想找台阶下了。明明她早就放下了,现在因为面子,却要做出一副没放下的模样,世人还在说她对柳五爷多深情,可以想象得出,他师父有多么郁闷。
听半曲解忧这么说,叶英稍稍松了一口气。虽然不能和七秀结亲,叶英心中实属遗憾,但看看自家那些破事,从本心出发,叶英也觉得自家弟弟实在不是良配。叶炜好歹还有点担当,父亲不接纳柳家小姐,他就陪着柳家小姐在外吃苦。叶晖却自己先乱了阵脚,闭门不见曲云。就算此事解决了,将来他们之间的感情再遇上什么难题,很难说叶晖能护住曲云。
曲云虽说是闻名天下,武艺高强的昭秀,但“护得住”,并不仅仅指武力上的“护”。叶晖不能站在曲云这一边,不能为了曲云着想,那么曲云的将来,说不定比柳家小姐还要凄惨一些。
不,也不一定,霸刀山庄因柳家小姐一意孤行非要嫁给他三弟,和柳家小姐断了联系,再加上霸刀和藏剑一南一北,难通音讯,所以柳家小姐才孤立无援。若真是欺负了曲云,扬州和杭州相距又不远,七秀说不定真会如半曲解忧所说,举派打上门来。
以公孙二娘和半曲解忧如出一辙的暴脾气,这可能性真的很大。
叶英很头疼,非常头疼。有这样的父亲和弟弟,他能怎么办?他只想安静的抱剑观花,能不能别给他整这么多破事?
不过叶英毕竟是个好儿子,好哥哥,还是决定稍稍辩解一番:“柳家小姐的事,其实另有内情,父亲也并非故意磋磨……”
半曲解忧没好气道:“虽说不知道你们还有什么内情,以旁人来看,无非是霸刀和藏剑两个铸造兵器的家族,不能走得太近,就算没间隙也要做出一副有间隙的模样来罢了。但这件事解决的方法许多,用得着磋磨他儿子的救命恩人吗?看着儿子的救命恩人华发早生,他不觉得心中有愧吗?就算他真的想不出法子,将实话相告,并且暗中照顾小夫妻俩不行吗?柳家小姐和你家三弟都不是蠢人,哪怕你们藏家提前给他们分家,也好过现在吧?”
叶英苦笑:“我也是如此说的。”可他爹就是不听,他能有什么办法?
半曲解忧嘴角抽了抽。跟迂腐的人接触多了,他其实是明白叶老庄主心里所思所想。只要出发点是正义的,这群人认为,其中的牺牲都是值得的。甚至对叶老庄主而言,这样反而能显得出藏剑的高尚。看,我为了大义把儿子孙女都牺牲了,儿媳妇对我儿子这么好还有恩,我拼着藏剑一家品行被质疑也要对她不好,我真是太伟大了。
他曾经和没有在江湖混,而是跑去科举做官的玩家好友聊天,那一位曾经说过叶老庄主屡试不中的八卦。那一位在科举上的老师恰好是叶老庄主当时的考官之一,根据他的评价,叶老庄主才华能力肯定是不缺的,但就是观念实在是不讨人喜欢。这科举阅卷,考官的个人喜好本就是重要评定标准之一。叶老庄主的观念既然不讨考官喜欢,自然屡试不中。
至于他什么观念,自然是过迂,过刚,过直。这样的人,别说是官场上,平常相处也不讨人喜欢。
这些八卦半曲解忧本就只是听听就罢了,现在欺负到自己身上,就受不了了。即使他挺敬佩叶英,也蛮喜欢叶蒙那个一根筋的莽汉子,但这触及他的底线了。
于是这顿友人聚餐草草结束,半曲解忧连夜带着林诗音往七秀赶。半曲解忧将林诗音交给师妹们“开导”,自己闯进了真伤心欲绝闭门不见人的曲云阁楼:“师妹,师兄回来了。你说揍哪个,师兄帮你揍。是去挑翻藏剑,还是去占领五毒,全凭师妹你发话!”
曲云目瞪口呆的看着离别两年的半曲解忧把她屋顶打了个窟窿,灰头土脸的从天而降,嘴一瘪,有点想哭。
这时候,一粉衣小姑娘也跟着从屋顶窟窿里跳了下来:“师兄说得对!五师姐你说吧!先去西湖还是先去蜀地!”
曲云把泪意憋了回去:“小七别捣乱!”
还是粉团子般的小七嘴一瘪,十分不高兴。为什么大师兄说这话的时候五师姐就一脸感动,她一说这话,五师姐就一脸嫌弃?这不公平!
半曲解忧掸了掸身上的灰尘,干咳一声,道:“小七也是好意,云儿别太凶。事情经过我已经从叶英那里听说了。叶晖那小子只是一时想不开,不过即使他想开了,我也不想让你再嫁了。不过将来如何,还是看你自己心意,总归我现在伤势痊愈,护得住你了。至于你说对情爱失望,我觉得大可不必。其他不说,你看看叶炜,他和妻女独居小屋这么多年,可想过家中不接受他就放弃妻女?再说了,爱情不是世间感情的全部,你觉得我们之间手足之情还不够真挚吗?五毒我陪你去了,即使不做那什么教主,寻一寻失踪的母亲,也是为人子女该做的事。你也不必担忧牵扯上七秀,我只以个人名义,带几位至交好友陪你去探探。”
曲云愣愣的看着音容笑貌一如往昔的大师兄,心中少许疏离陌生还未生出,便在半曲解忧笑容中散去。她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那时候,即便是她想要天上的星星,大师兄也能给她变出来。师姐妹们都知道,大师兄是无所不能的。
半晌,曲云哽咽着低下头:“嗯。”
作者有话要说:  为剧情需要,时间线有少许改动。不过本来就是小狗做的游戏,还综了那么多武侠,时间线肯定不同。
叶英:很委屈,很难过,很头疼,为了人设还是要保持淡然的微笑。
半曲解忧:刷五毒叛乱副本,已有两个七秀,来t来打手!
小七:两个?我不算吗?
半曲解忧:小孩子家家,一边玩去!
小七:qaq师父!师兄欺负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