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枸也曾想过, 将想做的沙盒游戏拆分开来做成两个游戏。但当他发现自己的技术能将其合并为一个游戏的时候,就思考着, 既然能做到, 为何不做?
他有足够的金手指支持,硬件厂也在建设中。等新的全息沙盒游戏开发完毕,新的服务器就算没有投入商业生产, 总也生产了一批用于测试性能的服务器。这些服务器足以支撑红狗的全息沙盒游戏联网了。
现在又没有赶在红狗屁股后面追着咬,逼迫红狗迅速出新作品。红狗可以慢工出细活。
当然,这“慢工”, 只是相较于红狗自己而言。
萧枸做出这个决定还有一个愿意, 就是他对仙剑一其实并不满意。仙剑一在这个世界的确算得上是一款十分优秀的作品, 但对于他而言,只能算中规中矩的取巧之作。他利用手中的金手指,本该将仙剑做得更好。无论是将仙剑做成真正的线性互动式电影游戏,还是将仙剑做成开放式地图的沙盒游戏,仙剑本不应该只是这样子。
对比萧枸之前做的几款游戏, 仙剑相比前世萧枸知道的“仙剑”, 在萧枸心目中进步也是最小的。
切水果只是试手之作不作数,暖暖有养成、穿越冒险等元素,和前世的暖暖也就名字相同, 同是换装游戏, 无论是游戏系统还是剧情,都是全新的。
灵战更不必说,除了是一款ba游戏, 以及萧枸怀旧的用“青铜白银”等作为分阶,和农药没有一丁点的关系,就算拿到前世,战无不胜的企鹅法务也得干瞪眼。
《撤退》也是如此。他只是借鉴了《生命线》的玩法,故事和游戏系统都是完全不同的。
他原本心目中的仙剑并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他其实是想做成“战神系列”那一类的游戏,让玩家在战斗中能有更多玩法,而不是现在自动瞄准,玩家只需要点技能,虽然角色做出了好看的动作,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也就是打怪升级等级碾压。而后更是为了剧情,将打怪升级都免了。
不过因为时间,他只能将仙剑做成这个样子,做成一款其实和国外游戏大厂质量差不多,只是更注重剧情的全息游戏。
对于华国玩家而言,这已经是值得狂欢的历史**件;对于世界游戏界而言,仙剑也值得一个“年度最佳”。只是萧枸觉得自己还能做得更好。
“从这一款游戏开始努力。”萧枸向来都是想到了就立刻着手做,从来不带半点犹豫,“要说庞大的世界观……那就定为洪荒主题好了!先是龙汉大劫,然后巫妖大劫,被女娲捏出来的人类哦,顶多上一下封神榜,根本无法修炼大道,对上其他种族丝毫没有还手之力。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人类的玩家,要怎么让人类一步一步成为洪荒的主人,嘿嘿嘿,就定名为《洪荒传说·我的世界》吧。”
萧枸舔了舔嘴唇,想着玩家们以为这是一款rpg,兴致勃勃去挑战看上去最弱的“新手村”小怪的时候,结果被几下秒杀的惊愕脸。
这是一款主打创造的游戏,玩家需要在洪荒中创造属于人类的家园;这是一款世界广宏大,自由度极高的rpg,这个游戏的主线任务十分短,相当于就是一个引导你认识世界的新手任务,支线任务非常多,足以让你了解整个世界的全貌,要怎么玩就看你自己;这也是生存类游戏,玩家面对怪物们几乎没有多少还手之力,只能不断利用手头的资源,不断建造“安全区域”来躲避洪荒无处不在的怪物。
当然,如果玩家建造出了足够多的区域,挤占了对方的区域,对方的能力就会削弱,“气运”会转到玩家这一边。玩家说不定造出一个现代社会,上古生物全部死绝,只剩下没有灵智的混血后代在动物园被人类欣赏也不说不定。
一切就看玩家能做到什么地步了。
为了要做这样一个游戏,除了做一个常见的rpg地图之外,最主要的是“创造系统”。萧枸将这个世界的元素简单划分为金木水火土五行——在华国传统文学中,五行就代表着世间自然万物。玩家自带的技能就是“分解”。他可以将世界一切分解成元素晶体,即“积木”,然后用这些“积木”搭建自己想要的东西,最后“精修”“雕琢”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最基础的元素单位除了“元素”之外,还有“生灵”和“死灵”。玩家同样可以打败普通的小动物获得“生灵”,用“生灵”捏生物;也可以收集尸体的“死灵”,制造亡灵生物。
除了这两种基础单位之外,最重要的是“灵石”。这“灵石”就相当于他前世《我的世界》里的红石系统,可以发展出各种“高科技”。你可以用“灵石”制作魔幻版的世界,但这并不是“灵石”真正的用法。“灵石系统”当然是让玩家攀科技树的。萧枸相信这个世界的玩家会发现这一点,建造出令人惊讶的世界。
萧枸越设定越兴奋,不自觉就熬夜了。当乔宏早上按时起床吃早饭的时候,发现萧枸居然不在厨房忙碌,而是在书房里工作。
乔宏走进书房,看萧枸那模样,就知道萧枸已经工作了整整一夜。
他皱眉道:“你在忙什么?现在没有需要你加班的工作吧?谁说的最近很累,希望睡到自然醒呢?”
萧枸揉揉眼睛,伸了个懒腰:“啊,天都亮了啊。抱歉抱歉,我突然灵感爆发,不知不觉就到现在了,我马上去做饭。”
乔宏走过去,替萧枸揉了揉太阳穴,道:“在外面吃,你熬了一夜,还做什么饭?要不今天在家里休息一天?”
萧枸又伸了个懒腰,道:“喝了太多浓茶,现在很清醒,睡不着。我在公司里,把这个概念稿完善了,好在灵战测试结束之后无缝接档。”
“你之前还说工作节奏太快,工作太忙,你看看,这不是你自找的。”乔宏替萧枸收拾东西,“你先去冲个澡,清醒一下。”
萧枸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道:“你先看看我的概念稿,我已经写了一半了。”
乔宏道:“好。”
萧枸慢吞吞去冲澡。
萧枸洗澡加洗漱刮胡子,一共花了近半小时。这半小时,乔宏已经看完了萧枸未完成的概念稿。
“如何。”萧枸一边吹头发一边问道。现在他的头发已经有一点长了,他琢磨着什么时候去剪短一点。
“站在玩家的角度上,我会对这个游戏很感兴趣。”乔宏沉默了几秒,才道,“我从未见过,甚至从未想过这种类型的游戏。这游戏,和你刚做的仙剑,刚创造的剧情游戏的理念也是完全相反的。”
“不限制玩家的行动,主线是次要的,支线也不过是给玩家介绍这个世界。甚至玩家还能创造自己的世界……对了,这游戏的副标题就是‘我的世界’。”乔宏站起身,接过萧枸手中的梳子,替萧枸梳头发,“你刚用剧情类游戏的概念让游戏从业者们灵感爆发,我想所有人,包括我在内,都在期待你设计更多的剧情类游戏。没想到你转而去做没有剧情的游戏了。”
“其实这也是有剧情的游戏,只是仙剑这类型的游戏是线**,即游戏玩家必须按照游戏设计者给出的主线前进,主线结束,这个游戏也就结束了;洪荒则是非线**,游戏设计者设计了一个大世界,玩家在游戏中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活。两种游戏都有喜欢的人,说不上谁优谁劣,不过非线**的寿命会更长一些,可能之后大部分游戏厂商都会选择非线**。”萧枸叹气道,“不过要说吸金时间最长的,还是网游了。可惜现在就算是以红狗的技术,也无法制作全息网游。”
不过萧枸相信,系统最后肯定会提供给他更多的技术,让他制作更多更厉害的游戏。全息网络游戏也不在话下。
“你已经非常厉害了。”乔宏心里也多了一丝激动和期待,“快完成概念稿,好开启这个企划。同时有手游和全息游戏两个企划,你能支撑得住吗?”
“当然,九鼎系列的成功与否在于你而不是我。”萧枸干净利落的甩锅,“故事和人设才是这个游戏的卖点,哦,还要注意一下数值的平衡性,系统不难。”
乔宏心中的激动立刻冷却,他嘴角抽了抽,扔掉梳子,狠狠揉搓了一下萧枸的脑袋,把萧枸刚梳好的头发揉成了乱鸡窝。
.............
萧枸赶洪荒的概念稿的时候,前来测试灵战的玩家中发生了一点小问题。
这小问题不是他们觉得游戏不好玩发泄不满,也不是红狗的员工对他们不够好,更不是他们觉得福利太少,而是这群被邀请来测试的玩家以其中一个叫做王巡的人为首,扒拉着游戏仓不肯走,说不要福利不要辛苦费,甚至倒贴钱,他们要现在就玩上这个游戏,哪怕不联网只玩pve单机剧情。
因为乔宏去和闻达商量收购的事,萧枸只能硬着头皮去解决这场骚动。
“这场景真是眼熟啊。上次刺头……就是刺猬来帮忙测试的时候,也这么说。”萧枸见到王巡之后,挠了挠脑袋,“你比他还温柔些。他说不给玩就叫人来砸了我们的地盘。”
王巡其实在闹过之后就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只是作为一个现实中比较嚣张,完全没有网上岁月静好(?)的富二代,他抹不下面子服软而已。
现在听萧枸开玩笑,他立刻顺着梯子往下爬:“还有这事?我肯定是不会这样做的。砸了红狗,谁给我们做这么好玩的游戏。”
萧枸笑了笑,把着王巡肩膀,一副自来熟哥俩好的样子:“就凭你这一句,我就交你这个朋友。还在测试的游戏没法给你带回去玩,不过我们在加班的时候,你可以和我们一起加班如何?能早点把测试搞定,我们也能尽快让灵战上线。”
王巡立刻道:“好,萧总,以后我王巡就是你的朋友了!我就等你这句话!我们游戏测试者不需要朝九晚五,你们加班加到什么时候我们就一起加班到什么时候,绝对不要加班费!”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看着游戏设备的眼神十分灼热,若不是萧枸还在这里,他们还想多和萧枸说几句话,他们肯定立刻戴上游戏设备,继续玩游戏了。
没想到灵战进入全息世界之后会这么爽!
萧枸三言两语解决了这件事,让人给他们买来晚饭,陪他们一起吃完加班餐之后,他就继续回办公室完善概念稿了。
回去之前,他找到黄珊珊道:“这件事本来很好解决。他们不要钱自愿加班,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件好事。你完全不需要用规章制度强硬的拒绝。哪怕你说一声,‘这种我我无法做主,我先问问老板’,都比你对他们说,‘现在我们已经下班了,不能留无关人士在公司,请你们理解’好。”
黄珊珊满脸尴尬道:“对不起,萧总,我只想着游戏内容在发售前需要保密,没想那么多。”
“那就从现在开始多想一些,慢慢来。”萧枸鼓励道,“我和大乔都很好看你。测试玩家的事继续由你负责,你先练练手。”
黄珊珊心里松了口气,感激道:“谢谢萧总,我这次一定会处理好。”
萧枸让黄珊珊离开之后,给乔宏打了一个电话,说了今天这件事。他苦笑道:“还好我比较熟悉刺头,看出来王航和刺头差不多,知道怎么对这种类型的人顺毛撸,不然这次就丢脸了。”
乔宏冷静道:“这种事本来就是他理亏,他闹一闹,最终服软的还是他自己。你不必太过在意。下次遇到这种事,若你不愿意,直接拒绝就是了。”
听到乔宏的声音,萧枸心安定了不少:“那倒也不必拒绝,他们愿意加班,对红狗也是一件好事。你忙完没有?晚上什么时候回家?需要我帮你做夜宵吗?”
乔宏道:“下点面条吧。今天东跑西跑,的确有点饿了。我大概十一点左右回家。”
萧枸笑道:“好嘞,我大概十点左右下班,做夜宵来得及。等你回家。”
萧枸挂断电话,摸了摸胸口,感觉美滋滋的。
他居然说出“等你回家”了,这四舍五入就等于告白了。
“好了,狗子,再接再厉!争取温水煮大乔,早日迎娶大乔,走上人生巅峰。”萧枸小声给自己打气。
自从乔宏和上面周旋并坦白不在乎萧枸身上的秘密的时候,萧枸一瞬间心跳如雷动,辗转反侧了几日之后,他一拍大腿,恍然大悟。哎哟!看来我弯了!
半点心理压力都没有的萧枸美滋滋的接受了自己拜倒在乔宏的温柔美貌下的事实,更让他美滋滋的是,他基眼看人腐,觉得乔宏也对他好感超标,可能也不仅仅拿他当好友。
这四舍五入就是两情相悦啊!
出任ceo,迎娶高富帅,走上人生巅峰,萧枸觉得自己这只**丝狗,马上就要达成终极人生目标了!
不过萧枸虽然下定决心要追求乔宏,但一是工作太忙(工作真是谈恋爱的人生大敌!),二是担心他觉察乔宏对他也有好感这件事是人生三大错觉之一。若是这样,他告白之后,就和乔宏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可放弃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他一个浑身充满秘密的胎穿人士,要找到一个肤白貌美,长腿蜂腰,温柔贤惠还能和他一起打拼事业,且已经觉察到了他的秘密却帮他圆谎,直接说不介意的爱人,那是只会出现在梦中才有的情形啊!他肯定是不可能踌躇不前,定是要努力追求的。
然而工作实在是太忙了(再次重申工作真是谈恋爱的人生大敌!),萧枸和乔宏虽然算是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但每天的对话都是工作工作,一点闲暇时间都没有,萧枸也只能在细微之处做出追求的样子。
然而,他非常郁闷得是,他不知道怎么做啊。你要说在生活上对乔宏无微不至,他已经做了;这要说送花送东西之类,那和告白有什么区别?被拒绝就完蛋了。
于是萧枸决定潜移默化在对话的时候占乔宏的便宜,这样也算是温水煮大乔了吧?心机狗子暗搓搓的想。
……
乔宏挂断电话,发现闻达和闻杭两人正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他疑惑道:“怎么了?”
在闻达这个不太熟的远亲长辈面前,闻杭有点怂,没有说话。闻达道:“只是觉得你和萧枸的感情很好。”
“那是自然。”乔宏面无表情道,“我们继续说正事。”
闻达笑了笑,没继续说下去,顺着乔宏的话开始继续谈正事。
他想,乔宏明显心里头有数,他这个不太熟的外人还是别掺和了。
刺头东瞅瞅,西瞅瞅,小声嘀咕:“十一点回家还有夜宵吃,**!”
乔宏心里一梗。他本来以为刺头和闻达神情不对,是都发现了他和萧枸的相处有些暧昧。谁知道刺头只是羡慕有人给自己做夜宵吃?这小子是傻的还是瞎的?
乔宏心情复杂道:“你可以叫外卖。”
刺头不满:“那不一样,有人惦记着就是不一样。**。要不你们先放我回去,反正我也帮不上忙。现在我回家,还能赶上我妈做的饭。”
乔宏恨铁不成钢:“谁指望你帮忙?这是让你来学习!你说不上话还不会打杂,端茶送水吗?你也该自强自立了,就想着你妈做的饭,你断奶了吗?”
刺头被乔宏骂得垂头丧气:“这不是觉得有我在,她能消停点吗?这里都是明白内情的人,明人不说暗话,我担心啊。”
“担心你才更应该有自己的事业。现在看在乔总的份上我带着你,你好生学。”闻杭温和道,“跟着红狗混,以后不一定比你进你爹的公司差。不过那时候你就要防着你妈让你走后门往红狗里安插亲戚了。”
刺头神色一僵,表情更沮丧了。
乔宏隐晦的看了闻杭一样,心知闻杭是在委婉的提醒他,别为了帮朋友,趟刺头这一家封建余孽的浑水。不说刺头的母亲天天想要捞好处,刺头的父亲也说不定脑子里什么时候就犯浑,想着儿子的就是自己的,让刺头从红狗这里捞好处。毕竟闻家也有涉足网络行业。
他心道,虽然他想拉好友一把,但不可能为此毁掉他和萧枸二人的心血。他相信,刺头也是有分寸的。不过如果刺头真的不想干,他也不会勉强。
“你若觉得累了就先回去把,我和闻达还要再商量一会儿。”乔宏心里叹气,面上不显。
刺头犹豫了一会儿,道:“那我先走了。”
乔宏看着刺头迅速溜走的背影,才把心中那口气叹出来。
“他这么大的人了,自己有分寸。”闻达劝说道,“你就算拉着他前进,他也不一定会感谢你。”
乔宏道:“感谢还是会感谢的,只是他不一定会按照我的想法做。不说他了,我已经给他创造了机会,他若想跳出他家的泥潭就知道该怎么做。我们继续说正事吧。”
闻达点头。他心想,闻杭有乔宏这样的朋友是他的幸事,如果闻杭真想不趟他家的浑水,他也愿意照顾一下,毕竟大家都一个姓。
……
乔宏的时间估算的很准确,他大概十点五十左右结束工作。因为晚上不怎么堵车,他回到家的时候差不多十一点半。
出发之前,他给萧枸打了一个电话。等他开家门的时候,正好闻到煮熟的豌豆和炒香的肉沫混合的香味。
“看来我时间计算得刚好,”萧枸从厨房里伸出头,笑道,“今天的晚餐是豌杂面!”
“不用弄这么复杂,你随便下点清汤面,烫两颗青菜,顶多煎个蛋就成。”虽嘴上这么说,乔宏脸上还是露出期待的神情。
晚餐吃的西餐,虽然高档是高档,味道也算不错,但乔宏全程和闻达聊天,几乎没怎么吃东西。回家之前还没察觉,一闻到油脂爆炒的香味,他就感觉胃在抗议,嘴里也不由自主开始分泌唾沫。
萧枸笑了笑,显然是已经习惯乔宏的口是心非,明明已经把馋字都写在了脸上,还要嘴硬的样子。
萧枸道:“我再做白菜汤配着豌杂面吃解腻,稍等两分钟,水马上烧开了。”
乔宏先回房换好家居服,然后自动去厨房帮忙拿碗筷。
口是心非的乔宏吃了一大碗豌杂面,肚子都有些撑了。他像往常一样包揽了洗碗收拾厨房的家务,又在跑步机上散了一会儿步消食。
萧枸则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上,据他说,他这也算消食。
“今天你和闻达聊得真晚。要开始收购了吗?”萧枸躺在沙发上道。
乔宏一边在跑步机上快走,一边呼吸平稳道:“要开始了,我和他在商量收购案。等商量好,我们就直接走流程弄手续。等一切弄好之后,就可以测试你的服务器图纸了。”
服务器所需要的零件,包括核心部件,技术都是现在能制作的。不过厂里还需要配备一些设备,乔宏和闻达今天就是因为这件事商量到现在。最终乔宏拍板,先提供资金更新设备。有上面牵线,他不怕闻达拿着钱跑了。
“挺好的,这样我们就能早一点拿到服务器了。等灵战发售之后,服务器的压力就肯定有点大了。以后我们还有许多新游戏,运营起来难度很大。”萧枸叹了口气,“以后手游的运营和全息游戏的运营肯定要分开,两者服务器的负担不是一个档次的。”
现在的服务器加上系统的软件支持,手游多少人在线都没有压力;若是许多人在同一张地图的电脑端游戏,红狗的服务器也能提供足够的服务。但换做全息游戏,萧枸心里还真的有点虚。
或许只是全息灵战,服务器还能支撑一下。可再加上洪荒的联网……嗯,实在不成就只能数量来凑了。
“我们的公司也该重新装修一下了,至少先把一楼的游戏展示体验厅做出来。”乔宏道,“以后也好做一些线下活动。别躺着了,快去走一会儿,消完食睡觉。”
萧枸哼唧唧了几声,不情不愿的走向和乔宏并排的那台跑步机,设置了4的速度,慢吞吞消食。
他还有许多话要说呢,这开始锻炼,他哪还有力气说话?看来不仅工作是谈恋爱的人生大敌,健身也是。
乔宏:走路也能叫健身?这叫休息。
...............
当邀请测试的玩家完成他们的测试内容的时候,游管委也终于传话,说灵战可以发售了。同时,他们还告诉了萧枸一个好消息。游管委将推荐红狗参加一届世界规模的游戏博览会,虽然这游戏博览会没有世游会的奖项那么重量级,但也是很好的宣传平台。
游管委希望能通过这次平台,让红狗把两款全息游戏的名气打出去,然后他们会帮忙和其他国家政府洽谈,让红狗跳过代理商,直接自己运营自己的全息游戏。
因为许多世界各国许多玩家都对自己国家的代理运营商不满,认为无法体会原汁原味的游戏,得到和原游戏一样的福利。各国游管委为了建立第二世界,开始消除各国游戏玩家之间的障碍和差异化。特别是全息游戏,虽然现在还不能太多人同时在一个服务器,但他们也开始努力。
所以这个世界若服务器技术允许,许多游戏厂商都是跨国代理游戏。这对于各国政府来说,与其让玩家自己翻墙出去,自己一分钱税收没收到,还不如走官方途径。
不过就算这样,也是需要国外的平台来下载,夏梦就是准备做这个,他们想成为华国最大的外国游戏平台代理商。而且,要将世界各国的玩家都集中在一起,服务器的负担是极其巨大的。运营方肯定得在服务器上花天价,并且维护运营游戏也需要许多包括人力、时间在内的成本。所以一般对自己没有自信的游戏厂商若要出口国外,还是倾向于找代理运营商。就算是同一家游戏制作方,它旗下的游戏也只有少数3a级别的游戏能享受这个待遇。
红狗之前三款手游就是找的国外代理运营商。
之前为了保护华国游戏市场,国内总是有意卡着国外游戏直接进入华国市场,这也是世游会所允许的新人保护期。现在,虽然华国的游戏市场还没过新人保护期,但看到红狗的强势出世,再加上华国游戏设计器的研发进入尾声,华国游管委经过激烈的讨论,决定提前结束华国游戏市场的保护期。
华国这样做,当时是和各国博弈后的结果。华国得到的好处之一是,游管委告诉红狗,仙剑的得不了年度最佳,可以直接砸了世游会的场子了。
根据这位大佬的话,可以推断出,这位大佬的脾气有点暴躁。
其实红狗觉得自己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在全球范围内运营自己的游戏。技术且不说,他们人手还是太少了。现在红狗进入高速发展期,准备研发的游戏,就有三款手游,一款全息。全息还带一个电脑端,人手还是不够。仙剑也就罢了,卖了之后没什么需要维护运营的地方。但灵战……这其实算是半个网游了,得随时开活动啊。
萧枸接完电话之后就感觉脑袋都大了。但是游管委是好意,若不计较成本和工作量,这对红狗的发展也是有益无害,萧枸没办法拒绝。
于是萧枸只能含泪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还在忙设备厂的乔宏。乔宏沉默了足足有三十秒之久,才哽咽道:“这是好事,我们……我们尽力。”
萧枸感动得热泪盈眶。连一向八风不动的乔宏都哽咽了,看来这个消息真的是太好了。
“时间就像是海绵,挤挤总是有的。等服务器弄好之后,说不定工作量也不是特别大呢?不就是全球同步开活动,同时应对全球的玩家……天啦,客服怎么办?”萧枸吸了吸鼻子,“难道游管委的意思是,让我们在国外开分公司?”
乔宏又沉默了三十秒,叹气道:“先……先继续外包吧。国外的也外包。”
萧枸:“……我觉得这样肯定是不行的。国外外包的客服没办法适时和我们进行对接。”
乔宏咬咬牙,道:“那就按照我们翻墙玩其他国家游戏的方式,让他们写邮件!用华语写!”
这些轮到萧枸沉默了。半晌他道:“这会不会太过分了?”
乔宏的语气颇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感觉:“那你说能怎么办?”
萧枸嘟囔:“我倾向于找代理运营商,我们只负责收钱。”
乔宏直接挂断了萧枸的电话。都知道这一点已经被上面否决了,还说什么废话。他还要忙工作,不和说废话的萧枸浪费时间了。
萧枸一脸不敢置信的瞪着第一次粗暴的挂断他电话的乔宏。大乔变坏了啊,他以前是不会做出直接挂电话这种不礼貌的行为的。萧枸一脸苦恼。
他趴在了桌子上,烦恼的抓自己的头发。
没过几分钟,他的手机响了起来,萧枸接通电话之后,乔宏已经冷静下来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推广的游戏的时候,我们给国外的玩家两个选择。要么按照我说的那样,让他们发邮件直接和我们沟通,与华国玩家共享一个服务器平台;要么红狗找他们国家的代理。”
“把皮球踢回去吗?这样好像不错。”萧枸道,“那就这样吧,我想上面也能理解红狗的苦衷。”
前世平|台|独|占的一些游戏也是没有代理商,只有代理平台。他们联网时所用的服务器也是游戏厂商自己提供的服务器。这类游戏平时可以单机游玩,只有联网更新、组队模式和少数活动才需要联网,对服务器的压力没有网游那样大。现在世界的全息单机也是这个模式。
在客服服务上,各国玩家也是直接写邮件给官方等答复。
如果只是单机,萧枸还没这么烦恼。但灵战这种打排位就一定要联网,而且活动开得很频繁的游戏,玩家找客服的时间就会多许多。
“不过如果我们的服务器很少波动,活动运营不出事故,玩家提意见的时间应该不多。”萧枸自欺欺人道,“再少一些宣传和线下奖励活动,就更不需要客服了,完美!”
乔宏被萧枸这比他还要厚颜无耻的话给噎了一下,有气无力道:“就这样吧,船到桥头自然直,总会有办法的。我先挂了。”
缺人啊缺人,真难受。两位老总这一瞬间心意相通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西柚小姐扔了1个地雷、1个火箭炮
托纳提乌扔了1个地雷
沐浅兮兮扔了1个地雷
出门忘吃药扔了1个地雷
玉e激ahuli04615扔了1个地雷
蛊娃娃扔了1个地雷
偃玄扔了1个地雷
夕扔了1个地雷和所有订阅留言的朋友们。这个月虽然没有一万了,但是还有九千呢!下个月年终会忙碌,这个月我多更点。
谢谢大家关心,我眼睛已经好了。看到大家提起以前,的确,虽然我现在转后台加班少了,也没有熊孩子熊客户,但是却已经没有精力熬夜了啊,挠头。原来我已经写了这么多年了啊,虽然天赋有限,写不出太好的文,也谢谢大家一路的陪伴,希望我的文有给大家带来一丁点快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