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然, 隔壁的疯狂老王作为npc,是没办法被玩家扔去喂僵尸的。
同姓王的王巡双手托着腮, 用意念指挥植物大战僵尸, 僵尸中偶尔还会出现画风不对的,这些画风不对的僵尸唱戏跳舞念诗打拳舞剑,一看就是华国出身有才有艺的好僵尸。
王巡唉声叹气。如果隔壁疯狂老王是个萌妹子, 他觉得这样待着看着僵尸围攻还不错。可惜……唉……
不过还好,新手教程一过,老王就跑掉了, 让王巡自己帮忙守护房子。他还威胁王巡, 这僵尸如果攻占了这破烂房子, 下一个目标就是王巡的房子,让王巡别报侥幸心理。
王巡:“……”我真的不能把这隔壁老王扔去喂僵尸吗?
红狗在老王离开之后提示,玩家守护关卡成功后可以退出,下次可以选择后续关卡继续挑战,也可以回到以前关卡。如果挑战失败, 僵尸不会伤害玩家, 只会跑到玩家房子里开派对乱涂乱画乱扔垃圾,需要花费一定银币修复和打扫房子。
王巡:“……一群没有道德感的僵尸!”
不过在知道僵尸不会扑上来之后,王巡松了一口气, 继续指挥植物打僵尸。
还别说, 除了刚开始旁边杵着一个邋遢老头有点难以忍受之外,这个游戏挺好玩的,这些植物, 甚至僵尸看久了都觉得蛮可爱,植物和僵尸被对方干掉的样子也很喜感,一点都不血腥。
王巡这次上线本来准备为仙剑的全成就完美结局努力,结果系统提示他已经五小时,需要下线休息的时候,他还在打僵尸。这期间,他的房子被僵尸们糟蹋了好几次。他在打僵尸上通关和成就中得到的大部分银币都用来修复房子。
王巡惊悚脸:“咦?!我已经打了五个小时的僵尸了吗!这游戏有毒!”
王巡昏昏沉沉的下线,看着自己的全息设备,还有些不敢置信。
我特么一个指挥植物打僵尸整整打了五个小时?甚至我现在还想上去打,连仙剑都搁后了?这游戏真的有毒啊?
王巡休息了一会儿,端着大枣泡快乐水上了一会儿论坛和脸博,乐呵呵的发现自己不是一个人。许多玩家都沉迷红狗空间的小游戏,把正事(玩仙剑)忘记了。
看来红狗空间那些小游戏,在手机和电脑上同样好玩。当然,肯定全息更有趣——王巡骄傲的想。
嗯,现在红狗取得了任何正面评价,他都要插着腰骄傲一会儿,就跟被夸的是自家狗子一样。
……
王巡这经历的确不是独一份,现在网络上都在唉声叹气,说红狗空间里的游戏有毒——有毒的还不止一个游戏。
红狗空间中同一id下所有氪金值都能兑换成金币,大部分玩家的金币不算少——当然,他们看到金币之后吓了一跳。平时一两个月一单两单的氪金还不觉得,现在看了总数才知道自己为红狗奉献了这么多小钱钱。
红狗空间中最贵的僵尸花园也不过两千金币,金币够的玩家一般和王巡一样率先选择了最贵的。有些玩家游戏金币足够,就把所有游戏都买了,然后选择自己感兴趣的玩。
僵尸花园的评价是最多的,被玩家们提起最多的两点,一是“隔壁老王什么的红狗太恶趣味了”,二就是“这游戏有毒”。
许多玩家和王巡一样,和僵尸杠上了。一口气通关总想通下一个关卡,没有一口气通关、被僵尸糟蹋了房子的玩家则咬牙切齿想要复仇。手机端和电脑端的玩家还认为自己玩的是塔防,全息端的玩家则觉得自己像一个调兵遣将的将军,或者一个召唤植物的法师一样,和僵尸大军对抗的过程居然还有点热血沸腾。
因为五小时时间到了,被全息设备踢下线的时候,他们还在网络上嗷嗷叫着要上线再和僵尸大战五百个回合。
一些女玩家看见“僵尸”两个字就不是很感兴趣,她们率先解锁了花园、农田、牧场、水塘等设施,精打细算,准备先赚一波银币给自己家园来个大装修。
……
“看了一圈手机端和pc端的红狗家园模拟经营怎么有趣,我不得不说,全息版果然是感觉格外不同。我觉得我玩的不是模拟经营,而是随身空间。”
“终于有全息版模拟种田的玩家出现了!我也是我也是!感觉自己有了一个随身空间,简直跟种田文的主角似的,太棒了!”
“画面精细,每一株植物,每一个动物都很逼真。的确跟随身空间一样。”
“红狗这空间不知道成本是多少,但我想绝对不低。植物会随风飘动,我去触碰它它也会动,虽然我这一坨马赛克没法采摘,但踩上去植物也会被踩死。动物也会走来走去,我去摸它它还嫌弃的跑掉。我想这个模拟游戏如果单独拿出来卖,也该卖现在全息仙剑的价格。这技术含量和素材包大小不比仙剑差。”
“不不不,比起仙剑肯定还是差远了。这里面许多素材都截取自仙剑。不过我同意这些小游戏拿出来卖的价格和现在全息仙剑差不多,因为全息仙剑实在是卖得太便宜了!我越来越担心红狗破产了肿么破!”
“红狗手游应该转了不少钱,仙剑应该也回本了,赔钱倒是不至于。但是我觉得乔大神和狗子有点做游戏为了梦想和兴趣的感觉,他们似乎每次赚了钱,就不管不顾的全部扔到下一个感兴趣的项目,让人红狗风险承担能力是不是有点差?”
“楼上少说了一点。他们不但不管不顾的把赚的钱全部扔到下一个感兴趣的项目,还从不考虑怎么在下一个项目赚更多的钱。你看暖暖隔三差五送石头,灵战不充钱也能玩,仙剑的价格对不起它的质量,红狗空间中那么多高质量全息游戏直接当做氪金福利……我真的想问他们到底想不想赚钱了?虽然红狗很良心我很感动,但是我也很慌啊。”
“很慌+1,红狗又不是什么大公司,这么浪下去风险承受能力太低了。国外开了十年以上的游戏大厂,在一款大型游戏失利之后也会对公司运营造成极大影响。红狗公司这运营,感觉公司上下好像没有一丁点紧张感,真是让人捏一把汗。”
“或许是因为两个老总,一个是超级富豪,一个是超级程序员的缘故吧。”
“超级富豪也就罢了,超级程序员是什么鬼,总觉得这不是夸人的话!”
“其实也是夸人,只是夸他们太理想化太善良了。虽然做良心的游戏很重要,但做了良心的游戏,钱也是他们该赚的。太良心了,游戏公司反而无法发展下去。我有点想劝红狗多出点周边什么的回一波血。”
“周边周边!这个好!设定图册!塑料小人!鼠标垫!抱枕!立刻跑去红狗和狗子脸博下面嚎!”
“急性子的我已经给红狗的客服打电话了。可惜红狗人少,客服都是外包的,他们传达意见还需要一段时间。”
“红狗人多之后,可能会组建自己的客服部门吧,这样传递意见就更容易了。我也留言去了。”
……
“根据玩家强烈建议,让红狗多赚点钱……”乔宏揉了揉眉头,“周边的事已经在联系了,先卖灵战周边。”
之所以先发售灵战周边,自然是因为灵战周边早就已经联系制作了。只是因为之前红狗人员太少,事情太多,周边开发进度有点慢,而且外包的厂家制作周边也需要时间。现在正好第一批货验收通过。
“记得捐一半净收益,这是当初我们承诺的。”萧枸笑道,“而且最好找个公证。我记得捐款额是公开的,这样有心人都能看到我们这次周边售卖收益吧。如果卖得多,估计又要引人眼红了哈哈哈。”
看你得意的……乔宏表情十分无奈。
开会众人看着两位老总眉来眼去的,都觉得眼睛有点疼,特别是新员工。
明明两位老总关系好,他们应该高兴才是,为什么会觉得眼睛疼呢?这一定是因为加班加太多的缘故。
“看一下这批周边售卖后的反应,虽然我们有抽检,但整批货的质量还不知道如何。如果他们的货质量好,仙剑的玩具周边也可以交给他们。图册和画报等重新找厂家制作。”乔宏补充道,“我们将抽调部分人和代理周边的厂家接洽。现在还没有组建相关部门,有这方面经验和兴趣的人可以在黄珊珊那里报名。”
黄珊珊已经逐渐将剧情组的事交给了杨涵,成了乔宏半个助理,准备以后接受行政方面的事。
和她同时进公司的辛林佳十分羡慕,学习的劲头更高涨了。
开会之后,乔宏就让人在官网上把灵战周边售卖的事公布了出去,并且圈了联系的公证处和慈善机构以及文物局。
文物局自然非常高兴,各大政府和官媒官博也再次宣传了一波灵战,让灵战的声音稍稍压过了仙剑和红狗家园。
红狗玩家们哭笑不得。让红狗卖周边是他们的意思,但是红狗不卖暖暖不卖仙剑,反而先卖灵战。灵战的周边一半的收益都要捐掉啊!你们是真的不想赚钱吗?!现在我们担心的是你们把钱都花光了,叫你们立刻回血知道吗?
萧枸早就猜到了玩家是这反应,自然不会说什么“红狗不差钱”,只是说“我萧枸从来不爱钱”。
结果萧枸当然被群嘲了。谁都知道萧枸是吝啬的狗子,也不负责行政事务。这周边开发,应该是乔宏负责。要说不爱钱,那也是乔大神不爱钱。
不过萧枸也有决策权,他同意了,或许也说明他其实并不是太爱钱?总觉得萧枸有点崩人设啊。
萧枸:好吧,你们不相信我不爱钱。那我就实话实说了。你看咱们红狗仙剑大卖,暖暖和灵战还挂在氪金榜上,红狗空间下载量也位居免费应用下载榜单前列,咱们红狗看着形势一片大好。现在还要发周边赚钱,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卖灵战的周边,还能为国家文博事业做点贡献,咱们红狗心里舒坦点。
玩家们给萧枸这一番说辞给跪了。
“狗子啊,你这样不成啊,你合法赚自己的钱,心虚什么啊。”
“估计是面子问题。你看红狗形式一片大好,却被玩家发现红狗浪过头入不敷出需要卖周边回血,他们觉得面子过不去。”
“面子重要还是企业发展重要!你们搞清楚重点啊!”
“对于乔大神和狗子而言,说不定真的是面子比较重要……”
……
萧枸的胡说八道,瞬间就被玩家接受了。毕竟红狗实在是太良心了,良心到玩家天天怕红狗倒闭。
不过萧枸说完这句之后,又被乔宏禁言了。
乔宏知道红狗的财务状况如何,虽然正面宣传是好的,但是露底了就尴尬了。
萧枸道:“露底了,他们也不会信。谁也不会信红狗游戏的开发成本会那么低,所以还不如装出一副勉力支撑的样子,反而安全一些。何况我们没上市,不需要财务公开。”
乔宏思索了一会儿,叹气:“你说得对,我没有想到这一点。的确,隐藏正式的财务状况,也会成为我们的底牌。”
萧枸双手枕在脑后,躺在座椅靠背上:“大乔,有校友托老班问我,红狗空间接不接受其他游戏制作者上传游戏。”
乔宏问道:“你怎么想?”
萧枸叹气:“我本来没想过这个,但是你说夏梦以后要可能会主推外国游戏,我想要不要开放我们红狗游戏平台。”
霸城现在要做自己的游戏,肯定主推自己的游戏;熊猫平台以手机游戏为主,电脑端和全息端推广差一些。
本来国家想弄一个统一的平台来管理华国的游戏,但是被国外抨击说市场不自由。为了成为世游会董事国之一,再加上熊猫、夏梦和霸城的平台做的还不错,华国最终放弃了制作同意的平台。
“以他们现在游戏的质量,完全是靠消耗红狗的人气带他们飞。”萧枸继续叹气,“说不定还会分薄玩家对红狗游戏的注意力。我们其实是在做亏本买卖。”
红狗现在游戏太少,跟风红狗游戏的厂商和工作室数量又太多,红狗现在开放自己的平台,的确是给自己找麻烦。
“那就暂时不开放。等夏梦有了下一步动作再说。我们不在乎平台赚的那点提成,但其他平台可指望着那点提成赚钱。我们刚和其他游戏公司对过一场,现在不适合再动他们的蛋糕。”乔宏道,“何况国外游戏对国内游戏市场产生的冲击,不是多一个游戏平台就能解决的。等国家那个游戏设计器做好再说吧。”
萧枸沮丧:“也是。”
乔宏拍了拍萧枸的脑袋:“振作起来。”
萧枸不由自主的蹭了蹭乔宏的手:“好……呃……”
蹭了之后,萧枸才感觉尴尬。他忙坐直身体,用手指挠了挠头:“嘿嘿嘿。”
乔宏收回手,面无表情道:“傻笑什么?”
萧枸继续傻笑:“没什么没什么。对了,我们是不是该下班了?”
乔宏道:“还早着。你想早退?”
萧枸犹豫了一会儿,对乔宏挤眉弄眼:“我还没有早退过。早退是老总的权力对吧?”
乔宏挑眉:“我可没听说过这种权力。不过你非要早退的话,偶尔早退一次也没什么。你早退了想干什么?”
萧枸很是认真的想了想,不确定道:“回家打游戏?国外的几个射击游戏挺好玩。”
乔宏立刻冷漠道:“你还是加班吧。”
萧枸垮着脸道:“那我们去商场买东西?我觉得该添置一批日用品了,前个周末又加班,没时间买东西。”
乔宏这表情缓和:“那就走吧。今天在外面吃。”
萧枸高兴道:“我今天想吃烤鱼!我们还可以顺便去看个电影!石头公司的女演员不是有新片吗?我们去给他贡献一张电影票!”
乔宏心里咯噔一下,脸上表情还是很平静:“你喜欢那个女演员?”
萧枸老老实实道:“不喜欢。给石头一个面子。”
乔宏心里松了一口气。松口气的同时,他又有些发愁。
在被石头点明之后,他逐渐发现自己对萧枸的在意的确有点过火,承认自己对萧枸有好感。不过看萧枸这么傻乎乎且性向不明的样子,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进一步发展。
现在他发现,萧枸对他影响力度越来越高了,这可不是一件好事。他希望自己处于一个理智的状态,能旁敲侧击看出萧枸是否对自己也有朋友之外的好感。若没有,他好及时冷静脱身。
因为,他不想失去萧枸这个朋友。
和萧枸相遇、一起创业这段时间,他感觉充实而快乐,从失去家人的悲伤中渐渐走了出来。红狗是他们共同的心血,萧枸是他认定的一辈子的好兄弟,如果因为他这莫名产生的好感毁了这些,他会悔恨终身。
乔宏在犹豫之下,竭力隐藏自己的感情,踌躇不前。
只是现在他居然因为萧枸随意一句话就产生如此大的心理波动,这可不是好兆头。
乔宏默默收拾着办公桌,心中叹气。
他没看到,萧枸默默瞪着他收拾办公桌的背影,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
两位老总的早退并没有引发公司什么讨论——老总早退需要讨论什么?难道还要扣老总的考勤吗?这两位老总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在红狗上下还在加班的时候去商场了。
因为要买东西,两人查了一下道路拥堵情况,决定先回家一趟,再开车出门。
乔宏开车,萧枸坐在副驾驶座上,拿着手机不断在备忘录上增减需要买的东西。
红灯的时候,乔宏悄悄侧头看了一眼正皱眉埋头苦思的萧枸,嘴边不由噙着一丝温柔的微笑。乔宏很快就将头转回去。萧枸用眼角余光瞅了乔宏一眼,眉头皱得更紧了。
到了购物中心之后,因为需要购买一些新鲜食材,新鲜食材不好保存,因此他们决定离开的时候再去超市。
“先看电影,然后吃完饭,逛超市,回家。”萧枸问道,“有什么补充的吗?”
“没有……”乔宏顿了顿,打量了一下萧枸的格子衬衫,“还是有的,该买衣服了。”
萧枸低头看着自己的蓝色格子衫,道:“还能穿啊,买什么?你衣服不够了?”
乔宏道:“我的衣服够,但是你全是格子衬衫,该换套穿了吧?”
“我每天都有换衣服。”萧枸强调,“就算是格子衫,但也是不同的。”
“嗯嗯。”乔宏敷衍道,“去买衣服,就当我送你的礼物。”
乔宏不由分说,就把萧枸拉进了一家衣服专卖店。萧枸看了一眼价格,很想转头就走。
“你居然拉我来奢侈品店!”萧枸看着那最低四位数的标价——这还是衣服配饰,声音颤抖,“我真是膨胀了,连奢侈品店都敢进了!”
乔宏一只手拽住想要“落荒而逃”的萧枸:“是是是,膨胀了。你也该膨胀了,买件好点的衣服充门面,不然以后参加商业合作会议甚至领奖,你穿什么?格子衬衫?”
萧枸辩解:“我有西装啊!大学的时候买的!”
乔宏磨了磨牙,道:“闭嘴!我绝对不能允许你穿那种衣服出席重要的场合!你也不看看你现在每个月赚多少钱,你差这一件衣服钱吗!”
“差!”萧枸理直气壮。
乔宏瞪着萧枸:“再说一遍,我没听清楚?”
萧枸支支吾吾:“差……唔……好吧,买吧买吧,买一套,只能买一套!”
乔宏见萧枸服软了,松开了拽着萧枸的手:“我给你挑,我付钱,你只负责试衣服。如果心疼钱,就把眼睛闭上。反正我也不指望你的审美!”
“还是我自己付钱吧……”萧枸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那么多的钱,让你付多不好意思!我、我自己付!”
乔宏嘴角抽了抽:“多的我都付了,还差这几套衣服?”
萧枸低着头想了想,道:“对哦,红狗该付房租了。”
乔宏无奈:“扯那么远干什么,红狗的钱难道不是我的钱?去挑衣服!”
萧枸嘟囔:“公家的钱和自己的钱哪能一样,有便宜不占王八蛋,你记得提醒财务给你划房租……选吧选吧,你觉得这件如何?”
乔宏冷漠的把萧枸选的衣服挂了回去:“格子禁止,任何有格子元素的衣服都禁止!你在那乖乖坐着,我来选。”
被否决了审美的萧枸一步一叹气的坐到了休息区的沙发上唉声叹气。
当乔宏和萧枸“商量”完毕之后,奢侈品店的导购小姐姐才面带微笑的走过来,询问乔宏是否需要帮助,可见服务素质十分高。
乔宏问道:“我看一下今年的男装新款。”
导购小姐姐微笑道:“抱歉,今年的新款还没有出售。”
“应该已经……”乔宏话说了一半,神色一暗,改口道,“那我随便看看。”
导购小姐姐给乔宏说了一下专卖店每个区域卖的什么衣服配饰之后,就没有打扰乔宏,让乔宏自己看。
萧枸坐着休息的地方离和导购说话的乔宏不远,乔宏和导购的对话他都听见了。萧枸先是有些疑惑乔宏的反应,然后他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翻开桌子上的品牌介绍杂志。
果然,这家叫“岁寒”的专卖店是鸿鹄旗下男装子品牌,介绍中,开创“岁寒”的设计师就是姓乔。
乔宏和导购说完话之后,就再没有显露出阴郁的情绪。他替萧枸挑选了五套风格各异的衣服,让萧枸挨个试穿。
萧枸此刻很听话的试穿衣服,在乔宏选定之后也没有瞎逼逼说心疼,直接刷卡走人。
“先把衣服放车上吧,总不能大包小包的去吃饭看电影。”萧枸道。
乔宏点头:“好。”
萧枸没有提鸿鹄的事,他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放好衣服之后,就和乔宏商议看完电影之后吃什么。
乔宏心里稍稍松了口气。他看着萧枸现在的态度,就知道萧枸心里想什么。但他现在并不想提鸿鹄的事,也不想听别人的安慰。这样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会让他心里好受一些。
其实乔宏今天没想到进这家店买衣服,但走到“岁寒”专卖店的门口,他就不由自主迈步进去。都走进去了,那就买吧。
他想自己能走进这家店买衣服,大概是已经从悲伤中走出来了吧——就算没有完全走出来,至少这些悲伤也不会再干扰他的生活。
“两杯加冰肥宅快乐水,一大桶爆米花。哦,就是套餐一。”萧枸在买票的同时买了一个肥宅快乐套餐。他把带冰的汽水塞乔宏手里,“看电影一定要肥宅快乐。”
乔宏低头看着手中的汽水,平静道:“肥宅是不会快乐的。”
萧枸怒目:“哪里不快乐了?”
乔宏开玩笑:“因为肥和宅。好了,你又不是肥宅,生什么气,进去了,还有十分钟电影就开场了。”
萧枸哼哼了两声,跟着乔宏走进了电影播放厅。
……
两小时之后,萧枸带着一脸怀疑人生的表情走出电影院。
他转过头问乔宏:“电影说啥了?”
乔宏耸肩。
萧枸立刻掏出电话打给石头:“喂喂,石头啊……卧槽,打个屁的游戏,你丫不上班吗?!公司要倒闭了!我?红狗现在红火着,我就算十天半个月不在公司里红狗都不会倒闭。别废话,听我说。我去看你家女明星拍的电影了,那电影是什么鬼啊?你作为投资方和发行方之一,难道都没看过这部电影吗?这就是一坨shi……不,说是shi还侮辱了shi,shi还能灌溉庄稼。”
正在全息空间里面种植物打僵尸的石头一边指挥植物,一边漫不经心道:“网络通话质量有点差……嗯,说大声一点。啊,你看了啊?很差吗?网上评价还不错啊。经得起推敲?电影就看个热闹,要什么推敲。至少她演技好。”
萧枸和石头瞎逼逼了一会儿,被要认真打僵尸的石头挂断了电话。他气鼓鼓道:“明明就是烂片!”
乔宏实事求是道:“打得热闹,女主角演技确实也不错。剧情的确有点迷,不过特效还是值这个钱。”
萧枸翻白眼:“呵呵,也就能看个特效。什么垃圾电影,浪费我的时间。如果只是全程乐呵呵看过去也就罢了,结尾还突然来个神转折,强行催泪煽情,让人摸不著头脑。以后我再看石头家的片子,我就是小狗!”
乔宏失笑:“你不是说以后版权影视改编交给石头吗?自己家的片子你自己不看吗?而且,你这誓言发的也不对。小狗和萧枸有区别吗?”
萧枸神秘兮兮道:“看破不说破,懂吗?好了,现在去吃饭吧。吃什么?”
乔宏道:“你挑。”
萧枸毫不犹豫道:“肥宅快乐餐!”
乔宏道:“好,那就决定去吃烤鱼了。”
萧枸瞪圆眼睛:“喂喂,我说的是肥宅快乐餐!”
乔宏问道:“或者你想吃虾?我记得这家商场有一家专门做虾的餐馆,据说有大龙虾,虽然我觉得大龙虾的质量肯定不怎么样。”
萧枸委屈脸:“说好的我来选呢?”
乔宏继续道:“或者你想吃汤锅?”
萧枸苦着脸:“就烤鱼好了。”
乔宏微笑:“那就吃烤鱼吧。”
萧枸不满道:“为什么不让我吃肥宅快乐餐?”
乔宏道:“说好的为了健康,一个月只能吃一次。你上一星期才在公司吃了他家的外卖。”
萧枸嘀咕:“外卖和去店里吃味道是不同的。”虽然这么说,他开始老老实实跟着乔宏去吃烤鱼了。
萧枸和乔宏吃完烤鱼,去超市买了东西回家之后,萧枸刷手机,发现自己脸博下面有许多提乔宏的人。
他仔细一看,才发现自己和乔宏去店里买衣服被店里的人发现身份了。那个人倒没有说他们俩的坏话,只是描述了自己的抠门,以及添油加醋表示了对乔宏的心疼。
他跟着留言去了原脸博,看到那个博主用一大堆形容词描述的乔宏,简直闻者伤心见者可怜。
“和我认识的不是同一个人,和我经历的不是同一件事。”萧枸抬头,对乔宏道,“需要我澄清一下吗?说你没有潸然泪下?”
乔宏凑过来看了萧枸手机的内容后,嘴角抽搐道:“澄清什么?越澄清越黑,随他们脑补,反正我也不会少一块肉。”
萧枸突然看到一条评论,嘴角一勾:“哦豁,鸿鹄官博回应了,说以后抽奖的时候黑箱你。生气吗?”
乔宏表情一瞬间僵硬。
萧枸叹了口气:“他们还真是会凑热点,我来帮你回复。”
萧枸:@鸿鹄集团,不用黑箱,我家大乔有钱,不说最新款,就算是你家限量高定他也买得起。大乔他也没有潸然泪下,店员妹子脑补得过了。我们买了衣服就去看电影吃烤鱼逛超市了,嗨皮得很。再说了,现在鸿鹄的高层也是大乔的叔叔阿姨,大乔想要鸿鹄的最新款,发条短信说一声,叔叔阿姨不但包邮送到家,说不定还会请我家大乔吃顿好的打牙祭。转发本条,下个月一号开奖,抽十套岁寒最新款男装,送男友送老公送爸爸送爷爷都没问题哦。
乔宏的表情渐渐恢复正常,他皱眉道:“岁寒虽然不是什么太贵的奢侈品,一件最新款男装也要一万上下,抽十套就是十万。你不是心疼钱吗?给自己买衣服就心疼钱,转发抽奖倒是不心疼了?”
萧枸冷哼:“这是面子,面子懂吗?!钱可以没有,面子不能丢!他凭什么埋汰你?鸿鹄就了不起吗?你等着,没几年,我们的市值绝对超过鸿鹄!”
乔宏无奈:“好好好,我等着。不过他应该也只是说话没过脑子,不是故意埋汰我。你何必花十万斗气?”
萧枸手机扔沙发上,摊手:“我都发出去了,总不能撤回。”
乔宏叹气:“说好的发脸博前先给我审核呢?”
萧枸耍无赖:“承诺被狗吃了,汪汪。”
乔宏哭笑不得,心里那点抑郁也就消散了:“你就皮吧……等等,我接个电话。”
乔宏看了一眼电话号码,接通道:“刺头?啊,什么?你也要抽奖?抽什么抽,别学萧枸,我没被欺负。官博也是好意。好了好了……什么?喂喂,别啊,对方没有恶意,你们别闹大……唉,你花那个钱还不如用来多买几套游戏,给红狗做宣传。”
乔宏好说歹说,终于把小伙伴劝住。
萧枸好奇道:“刺头也要转发抽奖?”
乔宏叹气:“劝住了。我再在群里说一声。”
他点开小群,群里果然“群情激奋”,三人嗷嗷直叫要给鸿鹄官博好看。乔宏手速如飞,挨个劝说,终于让这群人没有跟着萧枸一起搞事,去鸿鹄官博底下闹腾。
萧枸小心翼翼道:“你真的没生气?”
乔宏道:“生什么气?正如你所说,虽然我没了鸿鹄的股份,不代表不认识鸿鹄上面的人。特别是鸿鹄的设计师,大多都是我父母的朋友。我真想要一套衣服,哪有要不到的。但我怎么可能为了一套衣服去给他们打电话?鸿鹄官博也的确没有恶意。”
乔宏停顿了一下,道:“我心里的确有点难受,但这不是鸿鹄官博小编的错,是我自己的问题。”
萧枸严肃道:“不,我不觉得是你的问题。这就是鸿鹄官博的问题。在这件事上,他也可以闭嘴,凑什么热闹?算了,网上这些瞎逼逼艾特鸿鹄的人也是这样,一个个就觉得有趣,哪管你心情如何?”
说完,萧枸又拿起手机发脸博:大乔的确有点难过,不过他的难过只是睹物思人。我转发抽奖只是驳斥鸿鹄官博下面某些人的言论,他不是什么被赶出鸿鹄的小可怜,是自己创业的成功青年企业家。谁规定富二代就一定得子承父业?以后红狗不一定比鸿鹄差,你们对红狗没信心吗?
红狗吹们立刻上线:“有有有!奢侈品算个屁!游戏才是王道!红狗赛高!乔大神赛高!谁不服我揍谁!”
萧枸看着自己脸博下的评论变成吹红狗吹乔宏,冷哼了一声:“这才差不多。大乔你是强者,即使偶尔悲伤,也还没沦落到让陌生人说什么同情。”
乔宏扶额:“什么强者,别用词这么中二……不过,谢谢你。”
萧枸哼哼:“谢什么谢,咱们俩谁跟谁,还用说个谢字?真要谢我,少拉我去健身房成吗?”
乔宏放下扶额的手,微笑道:“不成。生命在于运动。”
萧枸往沙发上一趟,做死狗状。
乔宏推了萧枸一下:“洗澡换衣服,我好把今天换洗的衣服洗了。”
萧枸嚎:“我生气了!不洗澡!不换衣服!我要一个星期不洗澡不换衣服!臭死你!”
乔宏:“……”这真是可怕的威胁。而且萧枸如果狠下心,还真做得到。
萧枸得意:“怕了吧?”
乔宏点头:“怕了,怕得不行。我因为太害怕身体不适,决定请一个星期工休假。”
萧枸沉默了一会儿,语重心长道:“大乔啊,我们都是成年人,能不能别动不动就来罢工威胁这一套?”
乔宏微笑:“一个星期工休假而已,算什么罢工,你也可以请啊。”
灵战周边正在贩卖,仙剑周边正在联系制作,灵战的全息版和电脑版正在紧锣密鼓的制作中,红狗上下忙得脚不沾地,他哪敢请工休假?
萧枸秒怂:“我错了!我马上去洗澡!”
乔宏点头:“乖。去吧。”
今天仍旧是乔宏略胜一筹。萧枸叹气,罢工威胁无解啊。
作者有话要说:  萧枸:我知道他不可能罢工,但我总要给他哥面子对吧?
感谢帝辛扔了1个手榴弹
活着才能呼吸扔了1个手榴弹
谰言扔了1个地雷
墨司竹扔了1个地雷
旒扔了1个地雷
鲭鲭塬尚悚扔了1个地雷
敏叶扔了1个地雷
薄荷喵一个扔了1个地雷
夕扔了1个地雷
锋芒将夜扔了1个地雷
巴丘夜雨扔了1个地雷
我是搞笑的妙妙扔了1个地雷和所有订阅留言的朋友们。我现在以两天一章的速度补充存稿中,也就是说,马上完蛋_(:3∠)_。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