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宏去讨好某个只见过几面的长辈大佬的时候,萧枸正对着主线任务沉思。
上架任务完成之后,系统第二天发布的主线任务就是“制作一款女性向游戏,上架两个月总流水过千万”。
系统还贴心提示,可以多做几款女性向游戏,等有数据达标的游戏之后,再将游戏名作为任务对象提供给系统,系统才会开始结算。
也就是说,这任务看似有时限,实际上是无时间限制的。就算他之前随便上架了一款女性向游戏,现在重新做一款就是了。这么看来,系统也不会发布必死的任务。
暖暖自开活动之后,好几天日流水都过百万,总流水肯定过千万了。萧枸将暖暖作为任务目标提交了,任务瞬间完成。
这次主线任务奖励的是一款游戏设计器的数据模块,并且同时奖励了实物。
不过这个游戏设计器只能萧枸一个人用——游戏设计器必须配合系统使用,系统相当于一台超级计算机,为萧枸提供各种运算功能。
萧枸使用游戏设计器的时候还是在电脑上用,他也不知道系统怎么连接他的电脑和游戏设计器,让他无论用哪台电脑设计游戏,电脑的运转速度就立刻飞升,简直跟系统附身了那台电脑似的。
或许系统能附身在人身上,自然也可以附身任何一台电脑,无视电脑硬件为萧枸提供服务吧。
“好了,有这么好用的工具,我得更努力一点了。”萧枸做了一个亮肌肉的姿势,然后瘫在了电脑椅上,“怎么感觉乔阿宏一走,我突然跟个被戳了一个孔的气球似的。不行,我得振作起来,不能当一条咸鱼。”
萧枸咸鱼蹦q了几次,还是躺平了。
“算了,我还是先帮他把房间收拾一下。”萧枸打着哈欠道,“刚我给他找衣服的时候,把他衣帽间翻得乱七八糟的。”
萧枸慢吞吞走到乔宏衣帽间,帮他收拾被翻乱的衣物。当他收拾完,准备回书房继续和懒散劲儿作斗争的时候,发现乔宏卧室没有关灯。
“这家伙走得也太急了,连灯都忘记关了。”萧枸走进乔宏卧室正准备关灯,眼尖的看见乔宏卧室地上有一倒扣着的相框,“这家伙慌张到把东西都撞地上了吗?至于吗?”
萧枸把相框捡起来:“一家四口啊……唉,等等,这相片里谁是乔宏?”
相片里除了一对中年夫妻之外,有两个年轻人。
一个神情严肃,虽然和乔宏长得五六分像,但是萧枸直觉这个人应该不是乔宏,而是乔宏提过的大哥。
那么……
“卧槽?!这个非主流是乔宏?!”萧枸倒吸一口气。
灰白色莫西干头烟熏妆外加鼻环耳环,亮蹭蹭的皮夹克破洞牛仔裤再加上一堆骷髅头项链……还真的是一堆……
“卧槽卧槽卧槽这个真的是乔宏?乔大神你怎么这么想不开,这么糟蹋自己的美貌?!这已经不是用搞艺术的人能解释的审美了吧?这杀马特非主流到底是什么鬼?我再也不说乔大神你审美出众了,你的网名难道是葬爱家族吗?你官方语言难道是火星文吗?”
萧枸蹲地上絮絮叨叨,一副偶像破灭的样子。
不对,乔宏又不是他的偶像,他偶像破灭个什么鬼啊。
“我要不要继续让相框待在地上,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现的样子……”萧枸又看了几眼相片,捂住自己被伤害到的钛合金狗眼,道,“我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吗?遭了,我怕他回来的时候,我看到他会笑出声。”
“不过……我怎么觉得乔宏这模样有点眼熟?难道杀马特非主流都一个样子?记得去年有个……”
萧枸突然愣住了。
他将相框放回床头柜,立刻摸出手机搜索“鸿鹄创始人意外身故”。
一年前,鸿鹄创始人一家三口做慈善的时候意外身故,在华国引起巨大轰动。
一些人感慨好人没好报,一些关心这三人股份去向,有的人更是恶意的期待一些豪门争权夺利的狗血戏码——虽然就算有这种狗血戏码媒体报道也会被压下,他们也就只能吃些捕风捉影的瓜。
萧枸作为无聊网友之一,也关注了这件事。他还转发了蜡烛,并且在鸿鹄官博下写了对乔家幸存者的祝福。
不过后来看着许多网友以悼念为名的蹭热度甚至幸灾乐祸仇富丑态,萧枸就屏蔽了这件事。
现在忆起这件事,记忆最深刻的就是乔家二少那令人震惊的非主流造型。
乔家夫妇都是设计师,打扮得都非常时尚;乔家大哥出现在人前的时候一直是一副精英阶层的严肃古板打扮,很多人说乔家大哥的审美简直跟不是乔家夫妇亲生的似的。
看到乔家二少后,大家都吐槽,乔家夫妇的时尚基因大概都传给了乔家二少,还不小心增值变异了。
这非主流杀马特装束也太“艺术”了,也亏乔家夫妇和乔家大哥都一副“我弟弟什么都好”的模样。要是自家孩子这样子,早就被揍了。
当乔家出事的时候,一些平时就看不惯乔家二少的人,还借此讽刺了“杀马特富二代这次没有后台了”。
即使乔家二少从未主动出现在公众视线中,没有脸博也不接受采访,甚至没人知道他大名是什么,连乔家出事,报道中也是用乔家幼子或者化名称呼他。他没有主动的罪过任何人,还是被这样的恶意对待。
这些人是非常恶臭扑鼻了。
萧枸看了一眼手机中的图片,又看了一眼照片。他来来回回看了许多遍,然后蹲在地上抱头:“卧槽?乔宏就是那个乔家二少?”
“等等,我烦恼什么啊。”萧枸眨眨眼,从地上站起来,“他是不是乔家二少有什么关系吗?我傻逼了吗?”
乔宏救了自己;
乔宏是自己的创业伙伴兼金主;
乔宏还是自己在家人全部离世之后,重新有了亲人感觉的好兄弟。
乔宏是乔家二少,不过是让萧枸明白乔宏的遗产哪来的,家人怎么去世的,以及……他在这其中遭遇了多少无辜的恶意和痛苦。
“我要是乔宏,肯定不是现在这云淡风轻的样子,早就心理崩溃了。”萧枸吐槽道,“一群傻逼。等我和乔宏把公司做大做强,成为业内翘楚之后,那群嚷着乔宏没靠山的傻逼们的脸色一定很好看,哼。”
萧枸帮乔宏把卧室灯关好,回书房工作了。
突然充满动力.jpg。
................
乔宏回家的时候提前给萧枸发了短信,并且吐槽了自己因为太紧张晚饭没吃饱。
他回到家的时候,萧枸已经给他准备好了夜宵——一碗热腾腾的西红柿鸡蛋打卤面。
面条凉在冰水里,西红柿鸡蛋卤水早就做好。待乔宏回家的时候,萧枸就将面条捞出来,把卤水在微波炉打热,浇在面条上,总共花不了两三分钟。
“你看着我干什么?”呼噜呼噜狼吞虎咽吃完面条的乔宏摸了摸自己的脸,“我嘴没擦干净?”
萧枸摇头:“不是。我只是想,你至于饿成这样吗?”
乔宏尴尬笑:“其实也不是饿的,就是紧张的有点胃疼,吃点东西好多了。”
萧枸一边收拾桌子,一边道:“你休息一会儿,我来洗碗……哦,对了,我收拾被我弄乱的衣帽间的时候,发现你丫卧室灯都没关。”
乔宏一边仔仔细细擦嘴一边道:“哦,走太急忘记了。谢谢了。”
萧枸犹豫了一会儿,道:“我看见你把相框弄地上了,帮你把它放回床头柜了。”
正在擦嘴的乔宏手停在了半空中。
萧枸小心翼翼道:“我说句话,你别生气……”
乔宏深呼吸了一下,平静道:“你说吧,我不保证我不生气。”
萧枸惊讶:“难道不是你保证不生气?”
乔宏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萧枸:“凭什么?”
萧枸把碗一放:“那你自己去洗碗!”
乔宏愣了一下,绷不住笑了:“好了,你要说什么?说我原来比你想象中的更富有?”
萧枸没好气道:“你比我想象中还要富有这件事难道不是在你说你有整整一栋写字楼之后,我就知道了吗?我想说的是,你以前怎么那么杀马特非主流,烟熏妆莫西干头鼻环骷髅头是什么鬼!可别把你那审美带进暖暖里。我可不想看到我闺女暖暖变成杀马特非主流。我不管什么艺术不艺术,非主流禁止!禁止!”
萧枸双手在胸前交叉:“禁止!”
乔宏一只手按着脸,叹气道:“你就说这事?”
萧枸继续双手在胸前交叉:“什么叫做这事!这非常重要!我不干涉你个人爱好,但是不能用在游戏上。”
乔宏非常敷衍的对萧枸挥了挥手,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看我之前设计的素材,有不符合大众审美的地方吗?”
萧枸放下手:“我就怕你突然艺术感爆发。”
乔宏若有所思:“这倒是不错。非氪金服装的话,我想玩家也会接受。说不定加入氪金池子也挺有意思?”
萧枸哭丧着脸:“你还真要啊?”
乔宏摊手:“偶尔支持一下我的爱好?好了,就这么决定了。你不同意我就罢工,你自己去找画手吧。”
萧枸如遭雷劈:“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