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奸商莫菲菲 > 第二卷 生财有道 第116章 云先生的生日礼物

第116章  云先生的生日礼物


回到家里,莫菲菲恹恹的躲进房间,且让她暗自舔噬下失恋的伤口吧。  话说沈天启那死小子也真能瞒,自己和他也算是熟了,他喜欢哪个为什么自己一点风声都没听到呢。  应该不是在京城的,不然他那精明的娘不可能一无所知。  难道像秋芙蓉一样,在外地有个姑娘正痴痴等着他?可是观他的样子又不是很像,至少就过去一年他的行踪来说,自己还是很了解的,他不是待在京城就是在广州。  在广州的几个月虽然自己出海了不清楚他每天的行踪,但是有个秋芙蓉一直在他旁边虎视眈眈呢,他那个心上人也不会是广州的,不然瞒不过秋芙蓉。


对了对了,他会不会是单相思,所以才没人看见哪家姑娘在他身侧,想来想去只有这个可能性最大。  根据小米的恋爱理论,90%的暗恋都是以失败告终的,再结合沈天启的****个性,失恋的可能性提升到99%。  你失我失大家失,


当一个人觉得自己不幸的时候,去想想更加不幸的人,心理一定就会平衡。  莫菲菲的阿Q疗法起了作用,心情很快恢复过来。


到了初七,肆虐已久的风雪终于停了,虽然温度还是极低,但路边的积雪和薄冰在阳光下开始消融。  最冷的时候已经过去,再料峭,也阻挡不住接下来春天的步伐。


莫菲菲待在屋里逗着鹦鹉嘎嘎玩,许久没和这小家伙沟通。  没想到它跟着妹妹子芹已经从本质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本来很和善地性子,现在高傲得很,逗它说一句话它要摆半天架子,直到给它零嘴吃,它才爱理不理的搭理人两句。  一只好鸟又****了!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鼎沸。


“听说了吗。  咱大齐要和蒙古拉正式开战了。  ”


“真的?消息可确定?”


“皇榜都贴出来了。  说凡是有两个十八岁以上男丁的家庭都要抽一个人入伍,如家里没有男丁或不愿意出壮丁的家庭需按官府评估的家庭收入每个名额缴纳两百到一万两白银代替。  ”


“哇。  这么多啊,像我们这种老百姓根本交不起嘛。  ”


“交不起钱就老老实实出人呗!”


……


莫菲菲走出去一看,发现一大帮人围着车夫章勇七嘴八舌,而章勇则站在路边草坪未融的积雪上,边不停蹭着鞋上地泥边口沫横飞说话。


看到莫菲菲走出来,所有人停止了议论恭敬打招呼:“少爷。  ”有打小就在莫府干的佣人,对莫菲菲是由衷钦佩与喜爱地。  大小姐以前虽然聪明。  但是自ji院危机时起更显示出非凡的智慧,带领着莫家蒸蒸日上,当然也带领着大家的薪水蒸蒸日上。  虽然是个假少爷,但是叫着叫着成了习惯后,他们也开始像老爷一样,虚幻地祈祷着大小姐真变成个男儿身该多好,那样他们就可以永远追随下去了。


“章勇,皇榜真说要征兵了?”没想到国家形势已经危急到如此地步了。  生于和平年代的莫菲菲想像不出战争会是什么样子。


“少爷,千真万确。  我刚从街上回,现在全京城的人都对此事议论纷纷呢。  家境殷实的都打算出钱替代,没钱的也张罗着去借钱,谁愿意去打仗送死啊。  ”章勇有点难过地说,莫菲菲知道他在为家里情况担忧。


章勇父母健全。  上有两个哥哥下有个不到十岁的妹妹,两个哥哥也都和他一样,在京城其他大户家里做下人,父母摆个小摊卖菜赚点生活费。  他们哥仨成人后好歹能帮衬着家里,现在家境属于温饱偏上。  按照人口计算,他们家至少要出两个男丁,大哥业已成家生子,父亲近五十岁老矣,要出也是出二哥和他。  如果兄弟两不想去当兵,即使按最低算法。  也得交四百两。  更何况官府根本不可能让他们按最低算法交,因为他们家成人都是有劳动能力的。


他一个月的工钱是三两。  吃住都在莫家,每月基本都把钱拿回家交给老母,到现在也存了大概一百多两,加上大哥二哥及两老省吃俭用的钱,再去找亲戚借点,拿出四百两不成问题,但就怕官府让交的不止这些。  想到这里,他不禁叹了口气,惹得旁边几个下人也黯然伤神。  谁家没有本难念的经,即使不用抽壮丁的,也得帮衬着来借钱地亲朋好友。


要打仗的消息转瞬就从京城往各地一层层传播开来。  这几天无论是在家,还是去客栈、商场巡查,莫菲菲都感受到笼罩在员工头上的大片惨淡愁云。  大家见面不再问“吃饭了没有”,而是改成了“凑够钱没有。  ”有凑够官府规定数目的,一派压抑的喜气洋洋,没有凑足的,则唉声叹气,哪里还有心情上班。


就是在富庶地京城都如此,那么下面的城县乡村百姓更不知道怎么办。  大多数家庭,还是逃不过抽壮丁的事吧。  而这些被抽出来的人,基本是被安排来做后勤和炮灰,以掩护精锐部队,能在战争后活下来的简直是祖坟冒烟。


莫家本来只有莫老爷一个****,不用抽人也不用交钱,但是由于横空出世的莫浩凡是被纳入莫家的,所以昨天莫老爷已经心痛的拿着一万两银票到官府报到去了,他们这种资产阶级,官府自然逮着机会大敲竹杠。


每个钱庄都挤满了人,全是借钱的,想来,沈天启的钱庄最近得支出不少现银,这个算不算国难财?


回到家里,只见厅里密密麻麻跪了一屋子人,莫老爷和莫夫人正坐在上首一言不发喝着茶。


莫菲菲吓了一跳。  赶紧拉住跪在最后地下人悄悄问:“你们犯了什么错?”


那下人看是她,大喜:“少爷,你可算回来了,大家都在盼着你哪!”接着,就把事情一五一十说了。


跪着地那些下人,全都是家里要抽壮丁而又凑不足钱的人——借钱地人太多,现在连高利贷都搞审核了。  实在是没办法。  他们才敢来找东家借,也是因为莫家主子个个都是好说话的。  待下人又不苛刻,尤其是渐渐有成为一家之主趋势的莫菲菲,更是待人罕见的亲切,平易近人。  换了别个东家,他们想也不敢想借钱这桩事。


莫老爷夫妇看莫菲菲回来,也松了一口气。  以前不是没有下人因为私事暂支过钱,但是最多也就几十两。  哪有这样一来二三十人,一借近万两的。  这就罢了,就怕其他地伙计群起效尤,莫家的伙计员工加起来统共有近两百人,这个几百那个几百加起来就不是小数目了,有一部分是卖身过来地终身仆人,只包吃住没工钱的,一点现钱全靠逢年过节或有喜事主子赏赐。  他们要去救他们的老父。  要去自救,倒要问,借的钱怎么还?


再多的钱也不是这么花法,莫家毕竟是商人,不是慈善家,所以莫老爷一直沉着脸不敢冒然答应。  任由下面苦苦哀求。


“浩凡,你可算回来了。  你说,这事怎么办?”莫夫人放下茶杯,把莫菲菲拉到旁边。  虽然开始时对莫菲菲要求府里所有人包括他们在内一律称呼她为浩凡有点不满,但是久而久之莫夫人也习惯了,还喜悦于仿佛多了一个孩子,在内堂的时候是他们的女儿莫菲菲,在人前是侄儿翩翩公子莫浩凡。  对于男装地莫菲菲,夫妇两下意识把她当成了家里的主心骨,但凡有什么事必定要她拍板才作数。  所以刚才下人才会因为她来了这么欢喜。


不知道莫家的人会不会给莫菲菲都搞得精神分裂。


帮。  为何不帮,就当是做善事回馈社会。  更何况这钱比做善事强,还不是全都收不回的。  在现代时,她家公司哪年不要或主动或被动拿出一笔钱来捐给这个那个,从大的说是社会责任,从小了说就是当行善积德。  这么爽快的原因还有一个理由,莫菲菲赚钱来得太容易,这点钱对她来说根本不看在眼里,所以压根不会像辛苦创业的莫老爷那么心痛。


“莫家集团”没什么企业文化,但眼前确是个收买人心,提高凝聚力的好时机。  几万两银子,值。


把这个道理跟莫老爷莫夫人一说,夫妇两原本就薄弱地拒绝之意一下子就瓦解了,更何况莫菲菲还拍着胸脯对他们保证,不出两年她能把莫家资产再翻几番,比起来,这点“小钱”算什么。


既然女儿都这么说了,他们还执着什么。  于是,绝对的好消息在莫家出条:凡莫府下人有因为抽壮丁交不出钱的,可到账房那登记,账房核实后发放无息借款,从以后工钱中慢慢扣除,如死了都还不清的由子孙继续还。  如此一来,很多人的“劳动合同”相应延长了。  没有人不满意,莫家吃好住好,东家又好,合同延长了还是变相的保证,至少,他们在未来地很长一段日子里是不会失业了。


于是,除了府中下人,客栈、商场甚至ji院里的保镖都上门登记了,统共借出三万五千两整。


不到一日,莫家借钱给下人度过难关的事情迅速传了出去,而莫家公子浩凡,则在下人们的口中成了这件事的决策者,他仁义的美名****之间传遍京城。


———————————————————————————————————


“主上,下个月皇上四十五岁大寿就要到了,属下准备了几样贺礼,请主上挑选。  ”一个三十多岁深沉如水的男人恭身站在尤韧性跟前,请示道。  他是云先生最心腹的助手玄禾,本来一直在各地代主上处理各种繁琐的事务,这次要不是有重要事情要当面汇报,兼护送给皇上的大礼进京,他也不会来。


“前几年都送了什么?”云先生端坐在椅子上,吹开杯中水面地茶叶,懒洋洋地问。  没有刻意,却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玄禾愈发恭谨了。


“回主上,去年送地是一年只开一次,花开香飘十里的七色慕春。  前年送的是放在耳边就能听到‘万岁千秋’的海螺,大前年……”玄禾仔细回忆着。  由于主上说过皇宫内什么珍贵物品没有,所以他准备礼物的时候撇开了贵重,只从新奇稀罕下手。  每每准备的东西虽然说并非价值连城,但是总能博君一笑,所以主上一直把这件重要的事交办给他。


“今年准备了哪样?”


“《李子兵法》作者手写原件,大齐及相交国山川地形图,五千匹战马。  ”不愧为云先生最信任的心腹,知道在大仗来临的时候什么礼物最能打动皇帝的心,知道怎么做最合圣意。


云先生抚掌称赞:“今年且便宜了那老小子,三样东西你一齐送去吧,礼不嫌多。  ”


玄禾听主上不敬的称皇上“老小子”,脸上神色不变,下属中多有人认为是主上依附于皇帝才能在大齐风生水起。  十年前或许是的,但是现在,连皇帝本人都不敢这么想,主上与皇上,只不过是平等合作,甚至,皇上倚仗主上的地方更多。  有些事情,要用举国之力去做,有些事情,唯一人足矣。  而就个人实力来说,主上称第二,世上没人敢称第一。


谈完了正事,玄禾就要告退。  快走到门边的时候,云先生像不经意间想起了什么,又把他叫回:“你替我再去办件小事。  ”


听完了主上的交代,玄禾神色木讷的走了出去,主上交办的,果然如何看都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事,这,用得着他堂堂裂焰二把手去做吗?府里随便哪只阿猫阿狗都可以去做。  某狂暴女不是整天围着主上转吗,难道是主上看不得他回到京城太闲?


眨眼到了元宵节。


年后,被征入伍的男丁就要被聚在一起集训,等待开拔前线。  所以准兵们都抓紧时间和亲人团聚,谁知道这是不是自己最后与亲人在一起的年。


莫府没有这样的惆怅。  得少爷拨钱相助,下人们以及他们的亲友没有一个被征入伍,所以个个都是喜气洋洋的,更何况,今天是少爷十七岁生日呢!


前几个生日都没好好办,但是今年,老爷说了,瑞雪兆丰年,是个好兆头,这桩喜事,得好好操办。  于是,莫府从早就开始张灯结彩。


莫菲菲身穿绯红外套,戴着顶狐皮小帽,撑着笑携同管家自早饭后就开始站在门口迎宾。  十七岁又不是什么好岁数,她压根没有大肆操办的念头,但是爹说莫家好久没喜事了,得冲点喜气,遂断然把她的想法驳回。  不过也好,至少多了个机会和好久不见的朋友们叙旧,又有收礼的由头,于是最后她心甘情愿的屈服在莫老爷的yin威之下了,大派请柬。


********************


老爷15号就回来上班了。  但是这几天比较累,提笔也写不出什么东西,所以迟迟没更新,抱歉。  今天状态终于回来了。  15、16、17,我认为,至少欠3章,所以,在这个月里,大家瞪大眼睛监督我,得有3天是要更2次才行。


还没过完年,向大家拜个晚年!西西,有月票的砸张给我。  。  。  看别的小说作者都在认真求月票,本来打算这个月好好求个月票看看自己能求到多少张的,但是上半个月都没更新,也没什么脸面大声喊了,就随便小声吼两声吧,谁心情好的就随便砸一下,我不怕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