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奸商莫菲菲 > 第二卷 生财有道 第115章 是谁爱上谁

第115章  是谁爱上谁


虽然花园里冰晶玉洁的雪景别具一致,但终究太冷。  看着莫菲菲一直拢在袖子里的双手,沈天启悄然加快了步伐,不一会把她引进了后堂的偏厅中。


脱掉被寒气沁得冰凉的外套,莫菲菲坐在铺着厚厚棉垫子的椅子上,和沈天启只隔着一张小茶几,茶几上是各种果脯及一壶热茶,下人奉完茶后就玲珑地退了下去。


“你……”两人同时出声,看了对方一眼,又同时禁口。


相视而笑,沈天启拿起茶壶给莫菲菲续了点茶:“你先说吧。  ”


“那我可是说了。  还是那个话题,刚才伯母殷殷嘱咐我劝劝你,赶紧娶个媳妇呢,你也老大不小了。  过完年,得二十了吧?”莫菲菲随意的说着,丝毫不知道自己没心没肺的话在沈天启心里造成了怎样的冲击。


沈天启面色一沉,语气不知不觉重起来:“怎么,你也要学那絮絮叨叨的媒婆子来给我做媒吗?凭什么你能自己决定终身大事,我就不能!”


莫菲菲赶紧低头喝茶,看来这家伙被逼婚,心情很不好,自己还是不要在他伤口上撒盐了,嘀咕道:“我也就是随口说说,谁有那闲心给你做媒。  ”凭什么?当然凭的是我老爹老娘是走在时代尖端的开明之士,你爹你母亲是千年老古董。  难怪人家都说混得好不如生得好,莫菲菲再一次在心里感谢莫老爷莫夫人。  如若自己是穿越在别家女儿身上,日子定不会如此随心所欲吧。


沈天启也自知刚才脾气发得有点莫名,眼前的人,什么时候才会知道自己地心意,知道了,还会像现在这样安然坐在自己面前吗?抱歉的笑了笑,他只好转移话题:“亏得你过年还能想起我。  到我家来拜年,要不我明天也到你家拜年。  说起来还从未正式拜访过你叔叔婶婶呢。  ”能把无依无靠的侄子当亲生儿子般栽培对待,又这么开通的夫妇,一直让沈天启心存感激和向往。  如果不是他们,自小就是孤儿的浩凡不会成长得如此开朗优秀,不会在最猝不及防间闯入自己心中,不会给自己冰冷的生命增添这抹最亮丽的色彩。


莫菲菲赶紧摆手拒绝,开什么玩笑。  真要让他到自己家里去,肯定会被他发现自己这个莫公子就是莫小姐。  说起来真是奇怪,沈天启在别人眼中都是精明能干地形象,为什么在她眼中,却一直觉得他是个刻板****听话好欺负的乖宝宝呢。  他做生意时那些狠辣手段、杀人时地决然不是没见识过,但总会被她刻意遗忘。  她眼中的他,只是一个缺乏关爱,内心封闭。  被家庭责任压得喘不过气的可怜人。  想到这里,莫菲菲吓了一跳,自己对小沈是不是母爱太泛滥了?算上现代活的岁数,现在自己的心理可是二十七岁的老女人啊。  有神人说过,女人对自己喜欢的人,潜意识里总会升腾起母爱。  她难道是喜欢上沈天启了?


从来没有想过在这个年代里还能喜欢上一个人,她用不断赚钱掩饰着自己地寂寞和无助,用关闭心扉来试图保护自己不受伤害。  因为脆弱的她再也经受不起更多的折磨。  那宝贵的亲情、友情她都想紧紧抓住不再放手。  但是在与沈天启两年多的交往中,他润物细无声的在她心里留下了影子。  这是爱吗?她还不敢肯定,那么,就给彼此一个机会试试吧。


想到这里,莫菲菲从袖子里拿出一张帖子递给沈天启。


沈天启接过一看,惊讶问道:“这不是我的生辰八字吗,你怎么会有?”说完上上下下打量着莫菲菲,生怕他又生出什么怪主意来。


“说起来巧得很。  我有一个堂妹。  是我叔叔的女儿,与我岁数相当。  前些日子也有媒婆分别给我与堂妹说媒。  在我堂妹地夫婿候选人里,就有一个你。  怎样,要不要我安排你们见见?”见了面,他一定会发现堂妹就是她,她就是堂妹。  会诧异还是欢喜,会疏远还是……可以更为亲密?


“不”,沈天启坚决的摇了摇头,眼前的他为什么可以笑得这么开心,他不知道他的笑刺得自己心淌血,他就这么想自己成家吗?


“你真的不想见见我堂妹吗?她和我长得很像,很可爱,很漂亮,你不见肯定会后悔的。  ”莫菲菲寐着良心吹嘘自己。


长得再像也不是你,再可爱也比不过你。  沈天启握着那杯早已凉了地茶,极力控制自己才没把茶杯捏碎,只觉得自己的心比茶还要凉。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生与死的距离


而是 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 爱到痴迷 却不能说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 我不能说我爱你


而是 想你痛彻心脾 却只能深埋心底


沈天启没读过泰戈尔的诗,但是他现在心里的想法,与泰戈尔所描写的情形惊人一致。


他紧盯莫菲菲的双眼,一字一顿沙哑地说:“以后不劳你为我地婚事操心,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除了他,我谁也不要。  ”


晴天霹雳。


刚正视了自己地内心,就受到如此大的打击,莫菲菲呀莫菲菲,早就跟你说过别玩什么感情游戏,看,遭报应了吧。  人太贪心,老天也看不过去。


手里的景泰蓝茶杯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到衣服上,又滚落在地。  清脆地破裂开来。  莫菲菲耳朵里反反复复只回响着一句话,他说他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他说他已经有了喜欢地人!


除了她,谁也不要。  多么决断,多么深沉的情感。  一瞬间,莫菲菲对那个素为谋面的女子产生了无数的嫉妒,难怪。  他会拒绝那么喜欢他的秋芙蓉……


再也坐不下去了。  莫菲菲趔趄着起身,强装出一个笑脸:“我身体有点不舒服。  先告辞。  ”


“要不要紧,先坐下,我叫大夫过来。  ”许是看她面色实在难看,而且连茶杯都拿不稳了,沈天启心里发急,压根没有闲暇去想她为什么刚才还好端端的忽然就这样,赶紧过来扶住莫菲菲。


“没事。  ”莫菲菲想要从他那有力的双手中挣扎出来,未遂,只好说:“可能是前几天感冒还没好,有点脱力,回去睡一觉就好了。  ”


“既然感冒没好不在家乖乖休息还跑出来玩干什么!”沈天启地声音里不知不觉就带了丝火气,为她的不爱惜身体。


也?他生什么气,该气地应该是自己吧。  莫菲菲瞄了瞄沈天启那张酷脸,觉得很委屈。  这么一想。  心中的悲凄也减少了些,精神气好像一下子又回来了,反吼回去:“到你家拜年又不是玩,既然你不想见到我,我现在就走。  ”说完转身就要出门,完全忘记了自己的手臂还被某人抓着。  走了两步就被沈天启使劲一拉,拖了回来,猛然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扑通,扑通。  ”是谁的心跳那么快?


没想到沈天启看起来瘦弱,胸膛还挺宽阔的,不愧是武功高手。  莫菲菲鼻子被他的胸膛紧紧挤压着,闷闷地想。


他已经有了喜欢的人!这个认知闪电般划过她心头,击碎了这一刻的平静。  莫菲菲急忙用手一抵,脱离出他的怀抱,没好气的责问:“你拉着我干什么。  ”


沈天启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  松开她的手:“你的衣服湿了。  先换了衣服再走,不然到外面吹风又会着凉。  ”


莫菲菲低头看看衣襟上那块已经氲开地茶渍。  不以为然的说:“哪用那么麻烦,只是湿了一点点而已。  ”


“不行!”沈天启眼里迸发出危险的光芒,“你是要自己换,还是我帮你换?”


啊,莫菲菲赶紧后退一步,乖乖说:“好吧,我自己换。  ”这个沈天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霸道了,难道以前自己被他扮可怜欺骗了?


跟着沈天启来到他房中。  找了一套衣服让她快点换上,沈天启就退了出去。


莫菲菲坐在他的床上,把湿了的衣服脱下,边套着沈天启挑出来的月牙色布衣边打量这个简单地房间。  硬朗的黑桃木家具,一张床一个衣橱一张圆桌两张椅子,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物,显得非常冷清。  连床板都是硬硬的,他不是有钱人吗,怎么也不铺个丝绒床垫。  看这个房间就知道了,住在里面的主子肯定是个小气的人,莫菲菲心里暗暗腹诽。


门外。


沈天启站在廊下,两眼无焦距的看着院子里那棵被雪压得已经看不出真面目的小松树,心里想的却是刚才令人心悸的一抱,怀中地那人不高不矮,与自己,真是契合。  再也不会有那么贴近地时刻了吧,还有什么遗憾的呢,以后地岁月里,自己可以一遍遍的回忆那刻的美好,虽然,他永远也不会知道。


“天启,刚才那位公子,就是你拒绝娘给你找媳妇的理由吧?”身后传来一个轻轻的声音,用的是疑问,听着却是肯定的语气。


沈天启身躯猛然一震,心底最深的秘密就被人这么轻易窥见了!


“大哥,你胡说些什么?”沈天启愤怒的看着那个自痊愈后就仿佛换了副性子的大哥。  是不是所有人天生都戴着面具,不然为什么以前的大哥总是柔弱而温和,现在却是可恶而锐利。


“我是不是胡说,你自己知道。  刚才我可是什么都看见了。  嘿嘿嘿,不知道爹娘知道了会如何反应。  ”沈邵阳恶劣的说,一副欠扁地样子。


沈天启知道他大哥定是看见了刚才他们在厅里那短短的****。  无法否认。  知道就知道,那又如何,大不了,和所有人挑明了,即使被赶出沈家,反正现在大哥已经好了,可以接下他的责任。  不是么?


这么一想,他反而松了口气。  这个秘密压在他心头太久太久。  现在忽然被人知道,他只觉得浑身轻松起来,收起愤怒,换上戏谑的表情对大哥说:“你告诉爹娘也无妨,我难道不能也来个离家游历吗。  到时候爹要抓人,首先要抓的也是你吧。  ”


沈邵阳哑口无言,没想到被反将了一军。  自己这个弟弟果然是当商人的料。  一点亏都不肯吃,立时就找到机会讨价还价了。  敢威胁我,那就让你伤心难过去,我偏不告诉你那个莫公子其实是个女儿身,哼哼哼!


沈邵阳的师父是个异士,不仅医治好了他,教他武艺,还传授他相人之术。  据师父老人家说。  他地本事虽然比不上蒙古拉国那个举世闻名的国师,但是他地相术在人间也属拔尖。  所以,他刚才只看了莫公子一眼,就看出了他其实是女子。  可自己那个傻弟弟还不知道呢,为自己喜欢上一个男人而煎熬。  哈哈哈,有趣有趣真有趣。  他倒要看看这个从小就循规蹈矩的弟弟为了爱情能做出什么举动来。  如果有一日,他敢毫无顾忌的去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那么他才真正够格做沈家的家主。


“吱呀”一声,掩着的门被打开,莫菲菲穿着沈天启宽大的衣服走了出来。  套着比自己大几号地衣服看起来很滑稽,好在等下外面罩上大衣应该看不出来。  她瘪着嘴又把衣袖往上挽了一截,听到传来几声压抑的笑,抬起头,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沈天启身旁站着一个男子。


那男子穿着松松的褐色长衫,空荡荡的觉得一阵风就能把他吹走。  比沈天启高一点。  脸色有几分苍白。  相貌与沈天启很像,一样的帅。  只不过沈天启常年板着脸,而他截然不同,一看就是极为爱笑,那双眼睛也清亮得吓人,盯着她的样子好像一下会把人看穿。


“这位是?”


“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这是我大哥沈邵阳,这是我朋友莫浩凡。  ”沈天启不情不愿的给他们介绍,给沈邵阳丢去一个警告地眼神,警告他别在莫浩凡面前乱说话。


这就是沈天启说过的那个自小体弱同父异母的大哥啊?莫菲菲疑惑的打量着沈邵阳,觉得似乎眼前的人一点也不像半死不活老靠人参吊着命的人,虽然他地脸确实有点不健康的白,但是精神貌似非常充沛。


“沈大哥好!”莫菲菲下意识就想去握个手,忽然想起古代人不兴这个,及时把手收回,做了个拱手的动作。


“好。  ”沈邵阳笑眯眯的回了个礼,诡异的眼神在她和沈天启之间扫来扫去,看得莫菲菲毛骨悚然,一个劲低头看自己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


“大哥,你刚才不是说有事要去忙吗!”沈天启咬牙切齿的说,恨不得一脚把这个碍眼的家伙踢飞。


“对,对,瞧我这记性。  ”沈邵阳拍拍脑袋,一副刚刚想起的样子,憋着笑转身离开。


“你大哥怎么怪怪的?”看着他走远,莫菲菲小心翼翼问沈天启。


“别理他,他就那副德性。  ”看着莫菲菲娇小的身子套在他地衣服里,他说不出地满意,柔声道:“要不我送你回去。  ”


莫菲菲翻了个白眼给他:“不用,我家轿夫等着呢。  我走了。  ”


沈天启没理由再挽留,只好无奈把她送了出去。  经过大厅的时候沈夫人还在,看他们出来忙向莫菲菲丢了个询问地眼神,意思是问她有没有劝劝沈天启。


莫菲菲耸耸肩露出个无能为力的表情。  沈夫人,不是我不帮你,现在需要帮助的是我,我刚失恋了耶,而且还是你儿子干的。


来时轻松,回去的时候却心情沉重。  莫菲菲心想,如果今天没有来沈家,没有认清自己的内心,没有听到他那铿锵有力不知道给谁的爱情宣言,那该多好。


但是世界上没有如果,发生了的事就是发生了,它不会像雪一样,落下来,化成水,太阳一出又会无踪无迹。


***********************************************************


真冷啊,我就像大白菜下面的青虫,缩在被子里一动也不想动。  下章预告:云先生的生日礼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