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奸商莫菲菲 > 第二卷 生财有道 第一百零六章 狗屁天命之子

第一百零六章 狗屁天命之子


莫菲菲马上正襟危坐,摆出认真听故事的样子来。  来到古代那么久,一向都是自己给别人讲故事,没想到第一个给自己讲故事的人居然是打死她都想不到的云先生。


“很多年以前,江湖上出现了一位神鬼莫测的天机老人,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通晓前后五百年的事,在他两百岁的时候……”


“噗哧”,莫菲菲忍不住失笑,这不是武侠小说里经常出现的超级牛叉人物吗,感情这位天机老人比百晓生还要百晓生啊,通晓前后五百年的事,而且还能活两百岁。  “那他不成了神仙了?”


“我说话的时候你最好不要插嘴!”云先生眯起那双凤眼,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难道她不知道自己一巴掌就可以拍得她连渣都不剩吗!


“好,我不插嘴,你接着说。  ”作为经常给别人讲故事的人,她知道说到一半被人打断的恼火,可是看着云先生那假装严肃的样子,她就是忍不住发笑,想要找点茬。


云先生往椅背一靠,双眼迷蒙,一副陷入回忆中的样子,脸上的表情庄严肃穆,那淡淡的声音继续缥缈在莫菲菲耳边:“在他两百岁的时候,他收了三个徒弟,那是他一辈子做得最错误的一件事。  因为他懂得的东西实在是太多,所以不敢把一身绝学对任何人倾囊相授。  大徒弟,他传授了谋略之道。  二徒弟,他传授了占卜之道,三徒弟,他传授了武学之道。  他禁止三位徒弟间互相交流所学,因为他说三个徒弟的天资虽然都比常人高很多,比起他来还是遥不可及。  只有心无旁骛地钻研一道,才能取得最大的成就。  而贪多的话定会因为控制不了心性而陷入疯狂之中。  ”


“我猜你一定是那个老三吧。  ”看到云先生停下来喝水。  莫菲菲不失时机问道。


云先生目光一寒:“你怎么知道?”这么隐秘的故事,他还是第一次讲给人听。  难道她在别人那里听到过?


莫菲菲嘴一撇:“切,用脚趾头都想得到,这有什么复杂的。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说的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地事。  既然老大学的是谋略,肯定是一个雄才大略之辈,老2学地是占卜,看起来肯定有点仙风道骨,老三学武的嘛。  看起来,就像你那样……”莫菲菲声音越来越低,饶是云先生内力深厚耳聪目明还是有几个字听不大清楚“而且,你还是裂焰的首脑,想做那些杀手们的老大,武功不比他们高怎么震得住?”


云先生点点头,这个丫头倒是有点头脑,不过他可不会愿意轻易放过她。  逼问道:“你刚才说老三学武的看起来就像我这样什么?快说个明白。  ”


莫菲菲怎么敢说自己刚才嘀咕的话是“就像你那样一介武夫的样子只会仗着自己武功高欺负人”,除非她不想活了。  只好打了个哈哈转移话题:“后来怎么样了?”


云先生只好暂且放过他,今天自己说这个故事地目的就是想看看她了解前段时间发生的那些刺杀事件前因后果之后会有什么反应。  继续说下去:“最后,天机老人把自己一生感悟编成本《天禄宝典》,并把这本宝典分为上中下三册,分别给三位徒弟保存。  ”


听到这里莫菲菲大胆揣测了一下后面的剧情:为了这本无敌宝典。  三师兄弟肯定上演了一幕兄弟阋墙的悲剧,看云先生老神在在的坐在这里,而且还能建立起如此庞大的商业帝国和黑社会组织,定是争斗中的那个胜利者。  难道,他把他大师兄和二师兄都咔嚓了?是了是了,那两人都是学文地,他是学武的,怎么斗得过他。  看他那些手下行事的狠绝样,他能做出弑兄之事一点也不奇怪。  再看云先生,莫菲菲眼里就透露出一股子鄙视来。  本以为他是只****。  没想到他连****都不如!


云先生不知道莫菲菲脑里正在胡思乱想,更不知道她已经把他上升到了****不如的地步。  看到莫菲菲眼里的鄙视,还以为莫菲菲在怪他刚才的咄咄逼人呢,也不以为意接着说:“天机老人在传书之后,就坐化而去,他厌倦了在人间地孤独。  三兄弟各分到一册书,又在一起生活了一年,后来由于某些误会各奔东西。  ”


莫菲菲满头黑线,原来剧情发展不是她想象的那样,她只猜到了开头,却猜不到那结尾。  之前误会云先生了,谁叫他看起来就像坏人呢?


“你告诉我这个故事有什么目的?”这才是最关键的。  云先生又不是一个无聊人士,绝对不会莫名其妙跟她说自己师门的事。


“别急。  ”云先生露出一缕阴险的笑,“马上就要说到和你有关的事了。  其中一册《天禄宝典》里有一句话,我研究了好多年一直不得其解,现在想找你帮忙研究一下。  ”


“啊?”莫菲菲简直有点摸不着北,“我何德何能能帮上你的忙?”自己有几斤几两重,她还是很清楚的,并没有被云先生几句话就晃点了。


“德昭七年,彗星陨落。  天降北方,有子出现。  特立独行,世间罕见。  得之大幸,我朝兴盛。  ”云先生盯着莫菲菲的眼睛,一字一句念道。  “你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吗?”


德昭七年?莫菲菲心里一阵慌乱,这不是她穿过来地那年吗?那句话意思很简单,她一听就明白了,天机老人在那书上写了个预言,说什么德昭七年有个类似于文曲星下凡地人出现在北方,如果朝廷得到他,就可以走向兴盛的道路。  莫名其妙,这种所谓预言她看地多了。  在现代的时候还有个伟大的预言家说什么1999年将是世界末日呢,现在呢,地球还是好好转着。  相信的人都是有毛病的。


“这句话这么浅显,小孩子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莫菲菲讥笑:“如果一个莫名其妙的人就能拯救一个国家,那皇上干吗去了?我相信我们英明的皇上才不会相信这无聊地谣言呢。  ”


“如果你知道天机老人预测的事情从来没有错过,你就不会说这样地话了。  天命之子必定会给我朝带来新的局面。  ”云先生不允许有人对自己的老师不尊敬。  皇上英明吗?如果你知道在北方范围内寻找天命之子是皇上的命令,不知会作何感想。


“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  难道你以为我就是那个什么天命之子?”莫菲菲哑然失笑。


“德昭七年,京城最轰动的事情就是你搞出来的‘花魁选拔’大赛。  你假扮的莫浩凡横空出世,从那以后还陆续做了许多让人刮目相看地事。  ”云先生缓缓说,京城,不正是大齐的北方吗!“从那以后,你的一举一动都被我严格监控着。  ”刚才他看得清楚,说到德昭七年的时候莫菲菲眼里明明白白闪过一丝惊慌。


“砰”,莫菲菲拍桌而起。  指着云先生的鼻子骂道:“你有什么资格监控我?对不起叫你失望了,我不是你要找的什么狗屁天命之子,我只是一个希望能多赚点钱好好享受的小商人,没有拯救世界的宏伟目标!”她现在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云先生要保护她,为什么敌国蒙古拉国杀手要杀她,八成就是因为这个莫名其妙地天命之子!来到这个世界上她只想安安稳稳生活下去,不想卷入到这种危险的政治争斗中。  电视里演的多了,被冠上“救世主、文曲星”之流头衔的人一定会招人嫉恨。  怎么被人背后捅死都不知道!要玩游戏你们自己玩去吧,老娘不奉陪!云先生为什么要找她?难道他是为朝廷服务的?要不就是他想借机控制她这个“天命之子”,来实现他的不轨之心?他想造反?


如果云先生知道自己在莫菲菲地胡思乱想里一直与“坏到骨头里的人”牢牢挂钩,估计会吐出几升血来。


天啊地啊,这种危险人物还是快点远离吧。  莫菲菲抬腿就要走,她算准了反正云先生不敢杀她。


不敢杀她。  不代表不会为难她!莫菲菲忘了,云先生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敢在我面前拍桌子后能全身而退的人世上还没出现。  ”云先生压抑着心里的愤怒从嘴里发出令人心寒的话,这个丫头实在是太不识抬举了,难道她以为自己这里是她的如家客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


手一抬,仿佛有一股大力,扯着莫菲菲的身子往后退,朝云先生飞去。


“啊!吸星大法!”莫菲菲闭着眼睛手脚乱舞哇哇大叫,脑里不停回想中了吸星大法后的人会变成的样子:精神气全部被吸光。  变成一副皮包骨的瘪样。  头发全白,脸上皮肉松弛。  一句话。  可以把她从十七岁瞬间进化到七十岁。


近到跟前,云先生一手提起莫菲菲衣领把她拎了起来,看她闭着眼睛一边大嚷“不要吸我我没有内力平时又不锻炼身体里全是浊气吸了会中毒地”一边手脚乱划地滑稽样,越看越像一只被抓着壳的小乌龟。


“哈哈哈哈!”他不由大笑起来,好久没见过这么有趣地人了。  放下她,双手按在她肩膀上把她身子转过来和他面对面:“你激动什么,我又没强迫你当天命之子,更何况,从你身上实在是找不出什么天命之子的资质。  ”


“是啊是啊,”莫菲菲狂点头,“听你的意思天命之子应该是那种国之栋梁型的人,我除了赚钱还有点脑子之外对国家大事一窍不通。  你跟那兀鹰组织解释解释吧,叫他们以后别白费力气派人来杀我了。  我除了能为大齐贡献点赋税之外也没其他用处,更不会威胁到他们蒙古拉国。  ”


这也是云先生疑惑的地方,以前他没那么重视莫菲菲的。  德昭七年崛起的年轻人不止她一个,他那里备案有详细资料的就有十几人之多。  怎么看她也就是一个商人,大不了是一个有独特理念的商人罢了。  为什么炼无极会只派人暗杀她呢?就是因为兀鹰的暗杀,他才把莫菲菲提到十几个人中最高的地位,列为最有可能的人之一。


“还有啊”,莫菲菲忽然想起一个强力支撑理由,不由眼前一亮:“虽然我经常女扮男装,但是你也知道啦,其实我是个女人,你要找的那什么天命之子应该是男子才对吧!”她自顾自绞尽脑汁想着说服云先生的理由,没有发现到他们现在的姿势实在是过于****。


“说得有理。  ”云先生看着莫菲菲那不停一张一阖的的嘴,不禁用手抚了上去,嗯,手感不错。  从没见过这么多话的女人。


“啊!”莫菲菲使劲的朝在自己唇上摩挲的拇指咬了下去,“****!”


云先生吃痛把手松开,莫菲菲也赶紧跳出他的手能够得着的范围外,缩回刚才坐着的椅子后,警惕的看着他。  刚才回过神来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两人姿势过于****,眼前的人不是什么君子,她又想起第一次在郓州见面时,他左拥美女右抱帅哥的邪恶场面,一阵阵恶心,手臂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用衣袖使劲在他摸过的嘴上使劲擦着。


看着莫菲菲的行为,云先生没来由一阵恼怒,连手上的痛也忽视了:“你今天来的目的已经达到。  知道了自己为什么被兀鹰追杀,我为什么又要保护你的理由,回去好生待着吧!如果你是天命之子,那简直是最大的笑话。  ”告诉她那个故事,就是想探视一下她的反应,看她是不是有一些居心与抱负,看来看去也是一个胸无大志的小商人。  无极,你在玩什么花样?


莫菲菲松了一口气,赶紧落荒而逃。  出了门,看到小雪与那个老头正剑拔弩张对视着。


“老大,你没事吧?刚才听到你惊叫,我想冲进去救你的。  ”小雪关心的问。


“没事,我们回府吧。  ”离开这里,越快越好,这种鬼地方她一分钟也不想多待。


―――――――――――――――――――――――――


现在越来越习惯晚上码字,觉得晚上才有灵感,怎么办捏,难道又要开始我熬夜的生活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