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奸商莫菲菲 > 第二卷 生财有道 第八十九章 思念的人啊他在远方

第八十九章 思念的人啊他在远方


点击人数是推荐人数的53倍,看的人多,叫好的人少。  哎,难道老爷写的不好看吗!


---------------------------------这是郁闷的分割线————————————————


在大海里的日子平静而舒缓,按照航海图上标注的航线行驶非常顺利,既没碰到礁石,更没遇到小岛,太阳生起又落下,转眼就已十次。  在这十天里,莫菲菲变着花样在船上玩,拉歌过后又教他们刘三姐的对歌方式,甚至后来还编了一首节奏简单的歌,在船队里广为流行,最后被奉为队歌。


“日出东方红霞美


乾隆出海风帆吹风帆吹


船行千里一路平安


愉快的歌声满天飞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请按战士打靶的曲调唱)


又是新的一天,船员们齐声唱着队歌,精神抖擞的忙碌着。  现在,壹号船被贯上了“欢乐号”的美称,莫菲菲也因此被评为船上最受欢迎的人。  连她每天到饭堂去吃饭的习惯也变成了受爱戴的理由之一。  因此,秋水生废除了高级领导人可以吃小灶的规定,从此船上从船长到水手都要在同一个饭堂吃一样的饭菜。  大家发现,这一行为深深拉进了领导和“群众”的距离,领导地威信没有被降低。  反正更受爱戴。


莫菲菲已经和船上所有的人都打成一片了,虽然有些人的名字她还叫不出,但这不妨碍她与他们攀谈,而他们,也乐意和这个三老板聊天。  三老板平易近人又风趣幽默,还兼知识丰富,几个在大海里混了二十多年的老把式们发现自己对大海的了解都没三老板深。  更是在喜爱中加入了无数的钦佩。


莫菲菲在海上逍遥快活,心情被海水洗涤得分外清澈。  除了海,她的心里竟装不下任何东西,也不会去想任何烦恼,不知不觉居然胖了一点点,浑然不知道岸上有人在为她牵肠挂肚。


-------------------------------------------------------------------------------------------


思念者A君:


沈天启刚刚送走一个杭州巨商,那个商人答应船队运回来地货里面如果有香料和玛瑙,他可以全部包下来。  用自己的渠道分销,甚至有办法把香料卖到宫中和邻国。  目地地渤临盛产香料和玛瑙,所以解决这两样货品的销售渠道,就相当于完成了大半任务。


松了一口气,沈天启拿起通泰钱庄的账目,上面密密麻麻的数字一度是自己最喜欢看的美文,而现在,他却一行也看不下去。  有点厌烦的把账目一丢。  他走到窗前眺望南方——自然是什么也没望见,他在一楼,窗外是几株半残不残的帝皇菊,昨夜风大。  但这挡不住他心里恣意增长地念头,那几棵残花败柳硬生生被他幻化成了茫茫大海:浩凡走了十天现在到哪里了?他在海上可安全?那么爱热闹的人被禁锢在一条船上会不会寂寞?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莫浩凡就在他心里扎了根。  那个灵动的少年。  他是自己见过的最聪明、最难以琢磨、最天马行空、最渊博、最特别、最……知心的同龄人,也是自己唯一的朋友。  对着他,自己的心就会温暖——以前,只有银子才会让自己心暖。  在一起的时候不觉得,离开之后,才发现自己竟是如此想他。


第一次见面,是在醉仙楼外面。  那时候他嘀嘀咕咕称自己什么来着,活动冰块?第二次见面,自己抢了他房屋中介地点子,他一定很恼怒吧?第三次见面。  是他的如家客栈开张。  那天,他在鞭炮声中意气风发。  第四次,第五次……第N次,他向自己借钱,居然比自己这个财主还嚣张,第N+1次……沈天启发现,自己居然清清楚楚记得每一次与莫浩凡相遇的情景。


不能再想下去了,沈天启发现自己对莫浩凡的思念,似乎已经超越了对好朋友的范畴。  不信鬼神的他忽然浮现出一个诡异地念头:去年元宵节的时候自己把那盏花灯王送给浩凡,是不是被传说诅咒了?传说在每年的灯会上只要把最大的那盏花灯送给心爱的人,就会得到神的祝福,两个人白头偕老。  他是知道这个传说的,但是当时根本没有顾忌这些,他想要,自己就给了。


但是,后来他又把花灯转手给小王爷了!会不会他对小王爷……沈天启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不敢再想下去,又捡起账本,强迫自己埋首其中。


----------------------------------------------------------------------------------------


思念者B君:


其美人躲在柜台后面,第二百八十九次拿出莫菲菲写给她的信,依然和第一次看一样,面红心跳的读起来。  老板写给自己地情书(经过无数次臆想,普通信函已经被她自欺欺人上升到情书地高度了)自己一定要永远保存好,就是老了也每天拿出来看一遍,还要锁到珠宝盒里,作为传家宝世世代代传下去,让儿孙们看他们的爷爷奶奶当初是多么地相爱(幻想的经验值今天正好满格,于是又升了一级)。


说起来。  自己写给老板的回信他不知道收到了没?一想起这个,其美人地脸忍不住阵阵发烫,信里可是向老板倾诉了好多心里话呢……


“掌柜的,掌柜的……”一个伙计战战兢兢的在旁边轻轻呼唤。  他知道当掌柜的拿出那封信一边诡异偷笑一边读的时候是万万不能打扰的。  前天就是一个不识趣地伙计喊了掌柜一声,被她头也不抬的随手抄起一壶水扔了过去,好在壶里不是开水,饶是如此也造成了那伙计轻微烫伤。  现在还在家修养着不能上班呢。


伙计边喊边注意前后左右,随时准备在有东西砸过来地时候使出移形换步的身法。


哪个苍蝇在嗡嗡嗡乱叫。  看我拍死。  其美人伸手在柜台上摸了一阵,咦,什么都没有(伙计们早把柜台的东西都收抽屉里了,用的时候才拿出来)?只好抬起头来,用魔鬼般阴森的声音问:“什么事?”


伙计牙床开始打架,颤抖着指着那边说:“是、是小王爷指名要见您。  ”伙计心想我怎么这么倒霉刚好从小王爷身边经过,但是他的命令自己又不敢不从。  歹命哟,果然本命年不穿红**裤要犯太岁的……


其美人便咬牙切齿地冲出去,扯着小王爷的衣袖拖着他来到后院隐蔽处,开始破口大骂:“赵鸿宣(没人的时候其美人气得直呼小王爷大名,小王爷居然没有追究她大不敬),我都说了把我们上过床的事一笔勾销,你还几次三番跑到我面前晃来晃去干什么,难道想叫我负责。  门都没有!”


小王爷也搞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明明对这个表面淑女骨子里其实很彪悍的凶婆娘没兴趣,却老想来挑衅她一下和她吵嘴?


看来,这样的剧情在最近没少上演。


---------------------------------------------------------------------------------------


思念者C君:


皇宫。


公主在皇嫂的安排下,正在御花园里和琅大将军的儿子琅昆约会。  那个琅昆喋喋不休地讲着从父亲那里听来的军营里的故事,听得公主烦死了。  她生在和平年代,对那些铁血的战争毫无兴趣,况且,说的又不是自己经历的,有什么值得夸耀!这个人说话好没趣,连莫浩凡地一半都比不上。  莫浩凡为什么知道那么多别人都不知道的新奇有趣的事情(公主完全忽略那些事情也不是莫浩凡亲身经历的),他完全不靠家里就能开创自己的事业,真是个可以托付的男人。  男人,啊啊啊啊啊!一提起男人这个词就充满怨念,莫浩凡身为男人。  他为什么喜欢的也是男人呢!自己要是个男人该多好!


为了“伟大的爱情”。  公主宁愿毫不犹豫的选择变性。  可惜,莫菲菲不接受她的深情。  更可惜地是,这个年代还没有变性手术。


怎么看怎么觉得眼前地琅昆是绣花枕头,公主不耐烦的应对着,心思一直停留在十万八千里外。


------------------------------------------------------------------------------


思念者D君(悄悄告诉读者们,其实这个是拿来充数滴):


书房中,云先生躺在一个面容秀丽地女人胸脯上听那个女人用无限娇柔的声音念着本《异域杂谈》,七号悄无声息的进来把调查结果奉上,又悄无声息的退出去。


“哈哈哈!”云先生忽然发出无比开怀的欢笑,从温玉软怀中直起身子,拿着那张轻飘飘的纸在心里默念着:“莫浩凡,对外宣称为红楼老板莫中岳之远房侄子,父母自小双亡,由莫中岳抚养大。  实乃莫中岳之长女莫菲菲假扮,年十七,创办京城如家客栈及恒隆商场,身价一百八十万两。  九月,在广州与船王秋水生,通泰钱庄沈天启创立乾隆海外贸易行,今随船队出海前往渤临,预计五十天后返回广州。  ”


“主上有什么事那么开心,能不能也给奴家说说。  ”


那女子不甘被冷落,扭着水蛇腰又要缠上来。


云先生忽然面色一沉:“不该你知道的,就不要打听。  滚出去!”


“是。  ”那女子垂下脸掩饰自己眼里深深的失望与愤懑,原以为自己不同的,却不料与主上宠爱的那些其他女子,甚至男子,都一样。  她知道从今天起,她也会被划归为“敝履”那一类。  自己不该不懂规矩的,怨只怨,她高估了自己的美貌。


“七号,船上安排了谁?”


貌似已经退出去的七号不知道又从哪个角落里钻出来,低声说:“回主上,南方朱雀部的井、鬼、柳三人都在船上。  ”他说的是“裂焰”组织专职暗杀的部门。  按东方苍龙、北方玄武、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四个组分布在全国。  而每个组又按二十八星宿有七个小队长。  井、鬼、柳正是朱雀部的三个小队长。  每个小队长又下辖七个杀手。  这次是为什么,竟然派了三个技术最好的小队长混到莫菲菲所在的船上?


“很好。  ”云先生点点头。


--------------------------------------------------------------------------------------------


思念者E、F、G……君:


秋府的下人们:莫公子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红楼梦的故事还没讲完呢~~好想他好想他。


----------------------------------------------------------------------------------------------


莫菲菲惬意的吹着凉凉的海风,感受“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意境,忽然打了几个喷嚏,揉了揉鼻子嘀咕:这是有人在想我呢,还是有人在说我坏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