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奸商莫菲菲 > 第二卷 生财有道 第八十二章 一边是悠闲一边是危险

第二天,秋府早起的下人们发现了院子里已经干涸的血迹,议论纷纷胡乱猜测,直到沈天启过来后给了他们一个解释,人群才散去,却又引发了新的恐慌——晚上睡觉时候居然有带刀的贼闯进府里,简直太危险了。好在这次是莫公子的保镖发现,如果没发现,少不了要丢一些东西。丢东西还是好的,就怕有人身体受损,人人一阵后怕。


秋水生听到下人的禀报之后大为恼火,令管家先去官府报了案,然后回来让那些尸位素餐的护院们在队长的带领下开始严格的操练,务必在下次有类似的事情发生的时候发挥保家护院的职责。连带的,府里从上到下的人都把自己放置私房钱的地方挪了个位置。


莫菲菲起床时看到的,就是这派热闹的景象,害得她以为秋府要有什么重大事件要发生了呢。待到一个可爱的丫鬟脸红红的主动告诉他是昨晚有贼想闯入他房间偷窃未遂造成的后遗症,她才恍然大悟,转瞬就不以为意。丫鬟姑娘关切的让他晚上小心,并且询问了他今天继续开讲《红楼梦》的时间,才不舍地去干自己的活路去了。莫菲菲哑然失笑,看来昨天的一时兴致让她在秋府也拥有了自己的粉丝。


在秋府一路行走,遇见的人都微笑着跟他打招呼。


“莫公子,起啦?”


“莫公子,吃早饭了吗?”


“莫公子,今个儿还说故事吧?那我白天得赶紧把事情干完。”


莫菲菲一边应答一边感叹,真是今时不同往日,以前秋府下人只把她当“未来姑爷”的好友,礼数是周到了,但是哪有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亲热劲和真真切切的喜爱。心暖啊。写个书不就是为了读者的认同吗。老曹,不好意思,我替你把这份心意收了。看来自己以后回家也要没事多组织点类似的群众活动,务必使家里的老鼠都要喜欢上自己。


秋水生还是来去匆匆整天在外面忙,不过昨晚他说了只要再等四天就可把开展海外贸易的船只资料包括船员资料整理好,届时再请她到船上看,所以她这几天依然没什么正事可做,不由有点想念自己京城的亲人、朋友及生意来,遂生起了给家里写信的念头。


每次写信莫菲菲都要感叹一次,为什么繁体字笔画那么多古代人还能记得那么清楚,有些字她都要想很久才能想起来,这年代没新华字典真不方便——说起这个,不知道自己组织人编本新华字典来卖能不能赚钱?一边胡思乱想一边下笔:“爹、娘:一切可安好?儿已在好友沈天启广州的旧人秋水生府里安顿下来,请勿挂念。……子芹可好?有没有再逃先生的课……嘎嘎还是那么调皮吗,娘要嘱子芹每日按时喂食……菲儿叩首。”直到把家里所有人都问候了一遍,这封家书才算完成。因为是私人信件,所以她没有用惯常的伪装,冒充莫老爷的侄儿。


给家人写完信之后又给其美人写信,问了客栈及商场的生意,又让她把京城最近发生的事在回信里说说,广州没有报纸看,真是八卦界一大损失啊。以后等咱有了钱,一定要把报业集团发展到全国。


写完了信,封好,打发在旁边伺候的小林子拿到驿站去寄。还是到外面逛吧,府里闷得慌,大雪小雪马上紧紧跟着,平日里经常表现慵懒的大雪今天把自己拾辍得分外干练,焕发出中南海保镖般的精神面貌,让莫菲菲很是高兴,以为他终于在自己的岗位上找到了奋斗的方向,有心表扬几句,又怕适得其反,只得作罢。


――――――――――――――――――――――――――――――――――――


昨天被大雪所伤的黑衣人逃走后,借着夜色一路狂奔,小心的绕了几个圈,最后闪进了一座小院子里。


院子是很普通的民宅,甚至很简陋,只有里屋外屋两间房加一个小小的厨房。房里空无一人,虽然只有一些普通的家具,却被打扫得很干净,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房子的主人一定很会过日子。黑衣人没有想那么多,他径直走到里屋,在那张挂着旧蚊帐的木板床下摸索了一阵,找到一个枢纽,向左转了三圈,再向右转了四圈,最后又向左转了两圈。轰隆隆一阵轻响,床边的地面上居然出现了一个洞。是什么人会在这个偏僻的小屋里设置一个这么隐蔽的暗道?


黑衣人顺着台阶走下去,进入了地下的密室里。密室与上面的屋子一个天一个地,上面的是地,下面的是天。整间密室地板用光滑的大理石铺就,房里的摆设倒也简单,就是一张椅子一个书架。书架上不是书,累的是整齐的卷宗,椅子是上好的红木,在墙壁上嵌着的几颗夜明珠照耀下,发出幽冷的光。此刻,椅子上正坐着一个面色阴沉的中年人。


“属下参见左使。”黑衣人恭敬地下拜。


中年人没有说话,只是盯着黑衣人那受伤的肩膀,轻声问:“任务失败了?”


黑衣人愈发惶恐,他知道左使大人语气越轻就代表他越生气,颤声解释说:“没想到那人身边的两个保镖那么厉害,属下一时失手,请左使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将功赎过!”


被唤作左使的中年人从椅子上度到黑衣人面前,寒声从嘴里蹦出最无情的话:“机会只有一次,只有愚蠢的人不会好好把握。”话声刚落一个巴掌扇了过去,那黑衣人被他一个巴掌扇到了墙上,顺着墙滑落下来的时候抽搐了几下,血从七窍流了出来,就这样断了气。好厉害的一掌,刚才那一掌过去,连黑衣人这样的武功高手都毫无还手之力,立时被震断了心脉。大雪此时如果看到这样的一掌,怕要运起自己十二分的轻功逃之夭夭了。


中年人神色不变的拿起书架上的丝帕擦了擦手,然后拍了拍手掌。门外幽灵般钻出两个人,一言不发的把那个黑衣人的尸体拖了出去。


中年人又在书架中抽出一卷册子,慢慢的看了起来。


清晨,当阳光射进这座普通的小院,昨夜的罪恶被蒸发得了无痕迹。


―――――――――――――――――――――――――――――――――――――


小林子寄信之后就回去复命了,他当然不知道,那两封信被一个人从堆满要发往京城信件的箱子里悄悄找了出来,用秘法启开,抄写了一份,又原样放好。各地驿站的人手都严重不足,再说,一堆普通的信件,怎么会安排专人看守呢,于是自然没有人发现那个人的古怪行径。那人抄完之后,卷进一个小竹筒里,挂在一只信鸽的腿上,信鸽扑棱棱的就朝京城的方向飞去。


-------------------------------------------------------------------------------------------


莫老爷闲话:办公室的空调坏了,白天就是有空也时刻捧着个热水袋,只好晚上回到家里码第二天早上的更新~~大家看完记得去投个票鼓励下,不然我越来越没信心写下去了,不知道隔了那么久又接着写还有多少人喜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