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奸商莫菲菲 > 第二卷 生财有道 第八十一章 不平静的夜晚

一路慢慢走回去。端木雄被打了二十大板却像只是被蚊子咬了几口般浑然不在意,走在前面和小林子兴致勃勃的继续讨论刚才在公堂上自家少爷的精彩表现。


大雪拉着小雪,在后面窃窃私语,也不知在叮嘱什么,小雪频频点头,表情严肃认真。


莫菲菲和沈天启走在中间也在轻声交谈。


“浩凡,今天真要谢谢你了,不然被一顶负心人的帽子扣下来,回去非被我爹打断了腿不可。”不知道从何时候起,沈天启觉得浩凡比莫兄叫起来更为顺口,更为亲切。


“今天倒也没什么凶险,但是你得罪了了那个朱夏涛可得小心他下次再给你使什么别的绊子,广州毕竟不比京城,我不可能次次帮着你。谁叫他把你当情敌了呢。”


提到这个误会,想起粘人的秋芙蓉,他不由头疼不已,求救的望着莫菲菲,可怜兮兮的说:“浩凡,你教教我怎么解决那个恼人的朱夏涛吧,我对男女之事不熟……”这口气摆明是把莫菲菲当成自己好哥们了。


莫菲菲没好气的说:“我怎么知道!难道我对男女之事很熟吗!”对于这种感情上的事,她可一点都不想参合进去,还是当事人自己解决吧。


甩甩头,大步走到前面去。沈天启纳闷,自己没说什么得罪他的话啊……


同时,朱府内的朱夏涛却是面色不善,房内的东西已经都快被他砸得面目全非了还是不解气。沈天启,沈天启,叭,一个大花瓶又被脆生生摔在地上,仿佛那是沈天启可恶的头。


房外朱夫人皱眉听着房里的摔打声,叹了口气,还是转身离去。反正朱家是卖古董的,家里别的没有瓶瓶罐罐多的是,最关键的,摆在儿子房里的都是假古董,摔就摔吧。她早就从儿子的跟班吴贵那知道,儿子是思春了,迷上了开船厂的秋家的女儿。那丫头自己见过,长得很有自己当年八成的风貌,家世倒也匹配,先让儿子折腾去,实在不行自己再出面托人去说媒。


莫菲菲一行回到秋府的时候,今天街上发生的风波还没传到这里,所以秋芙蓉与往常一般无二的粘着她的沈大哥,问他今天一天在外面做了什么。沈天启自然不敢告诉她自己和几个人打了一场莫名其妙的官司,差点领回个“怀过自己孩子”的女子,只好随便找点话搪塞过去。


望着苦笑应付秋芙蓉的沈天启,莫菲菲心里想着,这个木头有什么好的呢,秋小姐怎么就看上了他。他也不过就是有钱了点,长得帅了点,武功高了点,做生意厉害了点。咦,这一点点的加起来好像也满多了。但是他小气、木讷、不善交往,还有什么?莫菲菲发现竟无法再挑出沈天启的缺点来。


感受到注视的目光,沈天启百忙之中从红粉香里抬起头来,给了莫菲菲一个求救的微笑,那清亮的眼神仿佛在说:“你别在一旁幸灾乐祸,好歹也来支援下我啊。”


于是,莫菲菲只得无奈的加入了唧唧喳喳的闲聊中,没一会儿就发挥出五百只鸭子的功力,成功把秋小姐的注意焦点引了过来。不仅是秋小姐,他们周围聚集的丫鬟越来越多,最后,甚至是秋夫人都被吸引了过来,原因无他,莫菲菲正在讲《红楼梦》的故事。


这个年代的人哪里听过这么精彩的故事,一个个如痴如醉。宝哥儿、林黛玉、薛宝钗、王熙凤……每个人物都牵动着他们的心。尤其是那些奴婢们,听到故事里的几大丫鬟居然也zhan有一席之地,被作者用了诸多笔墨渲染,更是激动万分,恨不得飞身进入书中去。莫菲菲但凡一停顿,马上就有一杯热茶送上给她润喉,说现在是被众星拱月也不为过。


沈天启毫不客气的被挤到了人群外,莫浩凡给他带来的惊人之举已经太多了。他知道就是问也只会被莫浩凡用“小时候认识的外国人告诉我的故事”这个不变的理由打发,所以干脆学会什么都不问了。


晚饭过后,应众人的要求,莫菲菲干脆在院子里正儿八经干起了说书先生的行当,摆了个桌子,上放瓜果零食和茶水,准备边吃边讲。夏天的晚上南方人本就有出来乘凉的习惯,更不要说现在还有余兴节目,于是全府手头没活的下人都围到了莫菲菲旁边,秋芙蓉和秋夫人自然以特权占据了第一排最好的位置。直说到夜里亥时(十点多)大家都有些乏了,莫菲菲宣布“预知后事如何,且听我明日分解”,众人才恋恋不舍的搬了凳子回屋去睡。


因为白天官司和说书都废了不少心神,莫菲菲很快陷入了睡梦中。秋府也渐渐响起了此起彼伏的鼾声,只有那廊下的烛火寂寞的摇曳着,草丛中的蟋蟀时不时有气无力叫唤一两声。“当、当、当”,墙外远远传来打更的声音。


无人发现,一个黑影悄悄翻上了秋府的墙头,在丢了一块石头到院里没听到任何反映之后,他跳了下来,几个纵身来到莫菲菲房前,拿出刀子开始撬门。


“谁?”与莫菲菲相邻的屋子里,大雪从窗里掠了出来。


黑衣人二话不说,举刀就往大雪身上招呼过去。


大雪赶紧抽出刚才抓在手里的剑,两人你来我往打了起来,直从廊下打到了门前的院子。


黑衣人来势汹汹,招招狠辣,每刀都朝要害砍,夜色中刀光剑影偶而的碰撞击起星点火花。大雪练的剑术讲究的是以巧劲御敌——与他的个性一样,干什么都想找省力的捷径,所以他花了大力气练习暗器。但是黑衣人根本不给他有发暗器的机会,一直近战。这绝对是他遇到的最大劲敌,现在他只有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应付黑衣人没有任何花哨却干净利落的刀。不由有点后悔,这个绝对是自己遇到的最大的劲敌。诱敌的工作本来一直是由小雪来做的,小雪本性敦厚,练功也是扎扎实实,底子比他厚多了。今天自己看老大很出风头,起了妄念,也想出出风头,所以刚才说服小雪让自己出来。


那么大家要问,小雪呢?大雪和黑衣人打得那么厉害,而且有不敌的迹象,他怎么不加入战圈一起围攻,难道是讲究武林规矩在旁掠阵?


当然不。事实上刚才小雪跟在大雪的屁股后面从窗子里跳了出来。就在他们纠缠之间,他已经看清了黑衣人的武功路数,不像是出自中原武林门派。现在该上去两个人一起打黑衣人吗?小雪认真的想了想,他是个老实孩子,于是决定按平时的做法做:既然大雪代替了他的工作,那么他也得代替大雪的工作。于是,他开始掏暗器了,飞蝗、钢针、刀子不要钱似的一个劲朝黑衣人身上撒。


黑衣人原就留着两分神注意旁边的小雪,后来看他一直没什么动作就渐渐麻痹了,没想到他这么卑鄙,招呼都不打就开始喂暗器,一边在心里骂娘一边躲暗器,难免就有点应付不及,嗤的一声就被大雪的剑在左肩上划了一刀,血马上飞溅出来。


受了伤,黑衣人不敢纠缠,虚晃一枪马上撤退。怕他们还有后招,大雪小雪不敢去追。说起来久,其实他们动手也就过了几分钟而已,由于是在客房,离主屋有一段距离,秋府的人没有一个人发觉。倒是沈天启睡在隔壁小院,被这边动静惊醒掠过来的时候只来得及看到黑衣人远去的身影。


“发生了什么事?”借着月光,他看到了地上的一滩血,大吃一惊问。由于白天的事,他一下联想到是不是针对他来的。


“来了一个不长眼的蟊贼想偷东西,被我们兄弟两教训走了而已。”大雪用眼神制止小雪的解释,淡淡的说。小雪赶紧把嘴边的话咽下去,在他心里,根深蒂固的认为反正大雪说的都是对的,他做的决定都是有道理的。


沈天启没有看到黑衣人的身手,所以不疑有他。三人仔细在四周查看了一番,没发现别的不对劲的地方,于是又分头回房睡觉了。


房内。


小雪疑惑的问:“为什么不对沈公子说实话?他武功不比我们低,有他一起防备的话我们会多安全几分。”


“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不要让太多人知道。刚才那个人是针对老大来的,你看出是什么来路没?”


“我所知的武林门派里没有使这种刀法的,像是来自异域的。”


大雪知道小雪对武功最为痴迷,对武林门派的路数也比自己熟悉,谁叫师父说的时候自己老在偷懒。他这么判断,那就八九不离十。老大究竟惹上了什么人?刚才那个人分明是个职业杀手。


“如若还有下次再告诉老大,不然现在说了也是白增烦恼,他又不懂武功。以后要加强防备,我们两个一定要有一个时刻跟在老大身边。”大雪想了想,决定还是暂时隐瞒下来。在他心里觉得保镖应该是很牛的,能在职责范围内解决的事情可以不用上报主顾,不然还要保镖来干什么。却不知他这一隐瞒,给莫菲菲带来的是好处还是坏处。


两人不再说话,静静睡去。


----------------------------------------------


今天下着小雨,觉得是本年最冷的一天,窝在被窝里不想动,结果。。。上班打卡的时候又迟到了1分钟,怨念~更郁闷的是起点系统坏了,更新后页面根本不显示~书架里也不显示~~要点进目录里才能看到更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