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奸商莫菲菲 > 第二卷 生财有道 第七十八章 天上砸下个便宜岳父

昨夜回得太晚,因此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又没有人来催,莫菲菲慢腾腾爬起来,打算开始每天的第一件例行工作:缠胸。唉,她叹口气低头看了看,其实也没多大必要缠,自己这具身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从来不缺乏营养啊,但是到现在都快十七了还发育得像根豆芽菜似的,身上该瘦的是瘦了,不该瘦的更瘦,一点女性特征都没有。加上自己眉毛本来就浓,长得只能算清秀,古代衣服全是高领的,因此女扮男装那么久,竟从没有一个人怀疑。唉,她又叹了口气还是拿着那根白布缠起来。为了更加逼真,就是荷包蛋也得弄成飞机场啊,长此以往,那个地方不会永远不发育了吧?


一直候在外边的奴婢小桃红看莫公子走出房门,忙端来温度适中的水让他洗漱。


莫菲菲边洗脸边随意问:“沈公子起来了么?”


“一大早就起来了,让我给您说一声,他今天要到自己两处产业巡视,您不愿意待府里休息的话可以叫个秋府的下人领着到广州城里好好玩玩。”小桃红恭敬的回答,谁不知道眼前这个是姑爷的好朋友,自己要好好服侍才行。——如果沈天启知道自己已经被秋府下人全部当成姑爷看待了,怕要立时吐血。


吃完了早餐已近十点,这么好的天气不能待在秋府,好不容易来趟广州趁着公事还不忙的时候得抓紧时间好好玩玩才行。莫菲菲找来无所事事的小林子和刚对练完的大雪小雪,谢绝了秋府管家安排的向导,因为有外人在始终不自在。反正没什么目的,走到哪算哪吧。


被“隔离”了一个晚上的小林子分外不乐意,这秋府也太不地道了,服侍少爷本来是自己的本职工作,凭什么让自己闲着……天生劳碌命,瞧瞧,让他舒服点他自己骨头倒痒痒了。当下看到莫菲菲就像找到了组织,唧唧喳喳哭诉,直到莫菲菲受不了了,保证以后还是让他亲手打点自己的一切他才作罢。其实大家都错怪小林子了,因为莫菲菲女扮男装这事属于一级机密,保护小姐的秘密又被他上升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高度,怕秋府下人服侍的时候发现蹊跷,所以才一再要求撤掉秋家奴婢自己服侍公子。


“少爷,我们去哪玩?如果是吃饭可以去香粤海,买土特产可以去安平巷,找姑娘可以去金凤楼,不过这个少爷应该不需要……”


一旁的大雪露出了然一笑,来到莫府没多久后他就知道了莫菲菲的女子身份,不过既然大家不说,他也就装不知道。只有小雪傻乎乎的,也没觉得小林子的话有什么不对劲,只以为他说不需要是因为莫家的红楼本就是天下最大的****,哪能再来逛广州城里的小****。只奇怪的问:“喂,我说小林子你怎么对这些地方倍儿熟?”


“嘿嘿,是昨天和我睡一个屋的来福告诉我的。”小林子得意道。咱跟着全国最大的“传媒大亨”(这个词是莫菲菲有一次不小心自言自语提到,被小林子听见寻根问底挖出了是什么意思)混,怎么能没有一点八卦精神呢。


四人说说笑笑在城里逛了一圈就觉得没什么意思了,广州没多少值得游览的胜迹,它最出名的就是吃,去找玩的地方简直就是舍本逐末。于是四人来到小林子大力推荐的香粤海,包厢早就被订光了,连大厅里都是人满为患,说明了这家菜绝对好吃。听着四周嗡嗡嗡的说话声,莫菲菲皱了皱眉,为了美食,忍了。等了五分钟左右,正好有一桌人吃完,四人赶紧坐了下去。


喝着茶等菜上来的当儿,小林子很有狗仔队潜质的鬼祟说:“公子,你听,隔壁那桌在说一桩大新闻呢。”


莫菲菲仔细一听,可不是吗。不仅是隔壁那桌,就是隔壁的隔壁的隔壁,几乎整个大堂都在议论一件事,其中几个词汇出现的几率最高:负心人﹑韦老汉﹑官府﹑韦小丫。听了半天她终于听明白,原来是说一个当代陈世美的事。几个人也跟风议论了一番,随即也没放心里去。


吃完继续逛,走到县衙门口的时候,看到一大堆百姓在凑热闹,原来知县老爷正在开堂审案。夏天的午后本来就没什么活计,往日这个时候大多数人都在昏昏欲睡,今天早上听到陈老汉抓住了害他闺女的罪魁祸首,已扭送官府,据说那人还是个家世漂亮小哥。等知县老爷吃完午饭升堂,得到消息的人也早早占好了位置打算全程目睹这起风liu案件的审判过程。


“少爷,反正我们也没事,就看看官老爷怎么审负心人吧?”小林子不管平时装得多么懂事,毕竟还是个半大小孩,看到这热闹自然想凑一凑。


莫菲菲只有上次清风酒案去过一次官府,但是上次事关自身,到了官府哪里有闲心看热闹。这次事不关己,瞧瞧也无妨。四人挤进去一看,不由大吃一惊。额的神啊,跪在地上的那人不是沈天启吗?难道,他就是那个陈世美?莫菲菲觉得自己的脑筋有点不够用了。


沈天启跪在地上阴沉着脸,饶是他这样的彬彬君子,也忍不住在心里开始骂娘了,眼前这一幕,简直是莫名其妙之至。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天降横祸,对,就是这个词。


回想起今天早上,他带着助手端木雄,准备去巡视广州城的两家通泰钱庄。在广州城的摊子目前虽然铺得不大,但是他对于这个沿海发达城市的未来是非常看好的,这次来广州除了要开展莫浩凡说的对外贸易,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目的是看两家钱庄生意怎样,是不是到了多开几家分店的时候。


就在路过一家药店的时候,一个老汉低头从店里冲了出来撞到他身上,手上的药包也掉地上。他好心的捡起来交给老人家,没想到老汉接药的时候,一看清他的脸,立刻激动的抓住他的手,老泪纵横恨声说:“踏破铁鞋无觅处,我可抓到你这个负心人了。”


他轻轻挣脱老汉的手,莫名其妙地说:“大爷,你认错人了吧。”


“就是化成灰我也认识你,你玩弄完我家小丫就一走了之,害的她现在还痴痴傻傻!不要以为你有两个臭钱就了不起,我才不怕你,走,跟我见官去!”


这下沈天启肯定眼前这个老伯一定认错人了,眼见天色已经不早,自己又有要事,根本不想跟他纠缠,示意端木雄快走。


那老汉看拦他们不住,一屁股坐地上呼天抢地起来:“老天爷啊!你睁开眼霹死这个负心汉吧。我可怜的小丫,爹对不起你,没帮你抓住这恶人。”这时已经围上来很多看热闹的人,人群中有认识老汉的人忍不住跟着一道谴责:“抓住他,见官去!”就有年轻力壮的热心人上前想帮着“扭送”沈天启见官。端木雄自然不会看着这群粗汉侮辱自己少爷,三两下就把几个人打翻在地,当然他下手还是很有分寸的,几个人只是皮肉伤。


“恶仆打人啦!”那老汉唯恐人不知道似的,扯着老嗓子使劲嚎。


此时,两个捕快在人民群众最需要的时候翩然登场了。老汉仿若见了亲人,手指沈天启嘶叫着说:“两位大人,小民有冤情啊,我要告他。”在老汉眼里,衙门的人都是官,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种红薯。


捕快一看面前的一幕就知道有纠纷,既然有人说要报官,那就把原告被告一起带到衙门总没错的。


路上无论端木雄怎么解释,两个捕快都无动于衷,只推搪到了衙门大人自会还他们一个公道。打是打得过,但是公然抗捕的罪名可不小,沈天启想着到了衙门把事情说清楚就行了,于是就老老实实跟着去了。


到了衙门已经已经过了上午的审案时间,大家知道,公务员的休息时间是雷打不动的,管你有什么案子,该休息的时候还是休息。所以,他们被告知下午知县大人才会升堂。两批人暂时被软禁在县衙后院里,好在管的那顿饭还不太难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