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休想刷我好感度 > 47、《成仙Online》02

顾清让第一反应就想, 是不是自己因为四口之家而出现在了这个网络游戏外的2017年的地球,可是……哪怕他死后十年的科技已经发达到能还原出李萌精神世界中的画面,他顾清让顶着的也是李凡的脸;从四口之家的噩梦世界出去后, 顾清让更是从头到尾都是以一个没有具体面目的灵魂形态短暂地借住在李萌的身体里。所以这应该和他上一个世界的经历没有关系。
那是为什么?巧合?他扮演的npc的捏脸效果刚好和他有六七分相似?天国系统下还有这种巧合?
可如果是系统本身的手笔, 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呢?
思忖了会,顾清让在最初的怔愣后回头一想,又觉得不过是有些微妙的**感上的不适应。太久没有以真面目示人,反倒把本来就用来大方向外展示的脸当做和内裤同等的**了, 想通这一关节,不论是不是系统出于某种目的的作妖, 似乎也无所谓了, 反正他顾清让赤条条的孤魂野鬼一只,没什么可失去的。
刚释然过来,只见自岸边桃花林中急速飞来一个白点,眨眼间就到了顾清让面前, 却当空停住,似乎等着顾清让伸手来接。
是一只小小的白螺,螺身上刻着几道符箓。
迟疑了一会,顾清让果断伸出手接住了这枚当空顿住的白螺。
一个轻快的男声从螺口中传来:“师兄师兄,快来雁背堂这来,最后一轮新弟子比试了,我们终于能收徒弟了,你居然还不来凑热闹?”
静了一会,螺口里又传来男声补充的一句:“师兄你来了别忘了把传声螺带回来给我啊, 我都被你弄丢好几个啦!”
又等了稍许,应该是彻底没有动静了。
新弟子比试?那就去看看呗。
顾清让放纵着自己昂扬的兴致,首先要解决的是如何上岸,从酒壶里又给自己倒了杯酒,吸取了教训的一口一口浅浅抿着,同时开始研究脑内的系统菜单。
得,这次除了天国系统的操作菜单外,边上还多了个《成仙online》的游戏操作菜单,双卡双待了还,就差一跑马灯了。
在驳杂的天国系统的多年□□和□□下,顾清让很快就摸透了《成仙》的系统,找到了眼下最为关键的两点信息,一个是蹑虚当空技能,一个是晚鹤仙踪的地图。
不愧是修仙的人啊,按下其他各种名称就看着酷炫的招数不说,只一个能水上漂能空中走的浮空技就方便实用得不行啊。果然每一个男孩都有个武侠梦,顾清让越级直接实现了仙侠梦,幸福感简直要爆表了。
跃跃欲试地按下了技能键,顾清让立刻感觉到有一股热力从丹田顺着经络流通到腿部,直到完全包裹住脚底。
顾清让感觉到了脚底仿佛生了风,整个人说不出的轻盈,有些类似泡在海水中自然漂浮起来的感觉,却要神奇得多。
顾清让回过头扫了一圈,细窄的扁舟里除了一壶酒一只杯,酒案下还斜放着一只碧绿色的玉笛,顾清让弯下腰将笛子捡了起来,还发现笛子的尾部系着几圈红绳。一接触到皮肤,玉质的笛身上就流转开来炫目的翠碧光晕,连那红绳也开始无风自动,让人立即知道手里的笛子不仅价值昂贵,还是具有威力的法器。
果不其然,顾清让从系统中略一检索,就知道了这笛子的法器名——偎翠倚红笛,正是顾千山的主力法器。
顾清让连忙将名字文艺的笛子收进怀里,然后尝试性地抬起脚,跨出了船——
在一个略显狼狈的失衡趔趄后,顾清让稳住全身后,发现自己真的……踩在了空中。
这是一种在二十世纪初的地球怎样的尖端科技都不能完全还原出的神奇感受,整个人站在水上,与水面就隔着那么一点点距离,顾清让稍微松懈些力气,脚底就能感觉到水皮的湿意,再稍微用些力,双腿就能带着全身向上升去,只要不断加力,就像踩油门一样,仿佛就能不停地加速——此刻倒不必急于尝试,往后有的是机会。此刻要赶去看的热闹显然更难得一些。
只是真没想到,不会游泳的顾清让,在这个世界中却以另一种方法克服了水。
深一脚浅一脚地,顾清让稳步踏在了岸上。
山门里有规矩,除却后山诸峰,在前山,二代弟子和三代弟子不得御剑,不然顾清让就能试一把御剑飞行了。
这也不急,顾清让都调查好了,掌门弟子在记名弟子、外门弟子、内门弟子、亲传弟子、掌门弟子中是最为尊贵的所在,顾千山在后山中独占一座峰,等看完这波热闹,回他的山包包头上,还不是想怎么飞就怎么飞。
现在就脚踏实地走过去就成。
一路上奇峰怪石无数,奇花异草随意地长在山林里石缝中,可能绝大部分山门弟子都去了雁背堂,因此路上行人不多,然但凡见了顾清让,都会恭恭敬敬地行礼叫上一声“千山师兄”乃至“千山师叔”。
而最为赏心悦目地是,有群来也有独往的仙鹤,雪白的一身鹤羽唯有翅膀尾部扫上点墨色,展开双翼时,就像文人骚客随意地挥洒用来写山川文章的砚墨。
轻快地走在山路上的顾清让,几乎想要赞美上司楝青这一次的安排了,可见把所有主动权全上交上司才是正确的职场之道。
顾清让无比满意自己来到了突破了现实世界极限的仙侠网游世界里,哪怕作为一个游戏npc,他自觉这神仙日子比任何一个2017年的地球普通人都要幸福,毕竟,这可是真真正正的神仙日子呐。哪怕没有手机也没有手表,他顾清让还能靠游戏系统看时间呢。
走了大概半小时,顾清让看到了雁背堂——一个大半悬在山崖外的露天平台,倒真像一只巨燕展开双翼即将飞离山顶。
搭载着游戏系统,顾清让很快就在人群中找到了给他空递白螺的人,他的九师弟李如寄,而顾千山则是掌门的第七位弟子。
掌门弟子自然有些特权,虽说不是坐在镶金嵌玉的绸缎蒲团上,占据的却是非常适合观赏全局的岩石。
借着蹑虚当空技能,顾清让面上十分淡定的轻松攀上了岩石,来到了李如寄的身边。
这位右脸颊缀着枚酒窝的英俊青年立刻抱怨道:“你怎么才来啊,我之前还以为你在下面,问了一圈没见你人,才知道你来都没来,现在才到。那帮想拜入咱们仙宗的应试弟子刚刚都比完了。”
顾清让笑眯眯地说道:“我这不是有师弟你嘛,跟我分享下呗。”
李如寄不甚雅观地翻了个白眼,却还是伸出手指对着场下进行指点,一边尽责地解说道:“右边那一帮都是淘汰了的,等着结束后被外门弟子集体送下山。”
“左边那几十个是今年能进内门的弟子,听说是比往年数量多,今年好苗子不少。”
顺着李如寄的指点,顾清让往那边一望,果然毫不意外地从系统指示中得知其中绝大部分前来应试的人都是游戏玩家。
这个网络游戏倒也有意思,一般的网游都是玩家想选什么门派就选什么门派,哪像在这里,直接被淘汰了一大部分。
“喏,正中间那十个就是今年应试的前十名了,直接能拜入各大长老师叔甚至师父的名下,说不定咱们马上就要多个师弟了,唉,我希望能多个是师妹,你看那个左边第二个姑娘的背影,多窈窕了,一手软剑也是使得刚柔并济,打败了不少壮汉——”
眼见李如寄已进入了花痴模式,顾清让咳了咳,问道:“那今年的第一名是谁?”
李如寄迅速脱离了风流模式,亮起战意的双眸显露出赞赏与兴奋,他望着偌大的演武场最中央的零星几个背影正中的那个颀长身影说道:“喏,就是那个,惊才绝艳,和剩下九名完全不在一个水平,我甚至觉得,如果我和他一战……都不一定能赢。师父他肯定会收他,他应该就是我们的十一师弟……”
忽然满场的喧哗打断了李如寄的话语,李如寄有些茫然向身边的几位师兄询问发生了什么事,一侧身,却看到七师兄顾千山在怔怔然望着今年应试第一名的弟子出神。
李如寄有些奇怪,毕竟七师兄向来懒懒散散的,要不是他催,估计连这回年度招收新弟子的比试决赛都不会来,现如今却盯着一个连正脸都没见到的背影发呆?难道七师兄认识那人,才认出了背影?
很快,李如寄关于七师兄的疑惑立刻被一个爆炸性的消息所覆盖。
目瞪口呆地,李如寄抓住顾清让的双肩,努力压抑住声调低声吼道:“师兄!你知道,就我刚刚和你说的那个第一名,他,他——”
“他居然拒绝拜在师父名下!”
作者有话要说:  爆肝的四更结束了,更新了一万五的渣鸦感觉被掏空,虚无都连作说要写什么都不知道了_(:3ゝ∠)_
感谢arike、是午团不是午饭、茗烟、月半、东禾、一尜、八千的地雷,么么啾金主们。
今日推荐:人生如此-辛晓琪(开启应景的古风歌单)
愿诸君喜乐平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