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休想刷我好感度 > 44、五口之家22

顾清让睁开眼, 看到了坐在他病床边的许喟。
许喟是任何人都会说“见过就不会忘”的、肉眼凡胎瞧上一眼就能见卓著的人。就像见到容貌出挑的人,大家一般会联想到花卉这样精巧且须呵护的柔美事物,而顾清让在见到许喟的第一眼, 联想到的却是笼罩巉岩的云雾, 神秘,疏离,料峭且高峻。
在军装和唐装之后,这一次的许喟穿着酽白色的医师服, 搭配着白色的衬衣白色的领带,整个人白得发光, 偃然是寄存在人间的治愈天使拉斐尔了。这位姓“班”的心理医生甚至还煞有介事地在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色细边框的眼镜, 薄且淡的嘴唇勾勒出清浅的笑意,恨不得头发尖都散发出斯文败类的味道。
“你醒了。”许喟对他说道。顾清让隐隐觉得这句话有些耳熟。
许喟抬起右手,食指微曲虚虚抵住下巴,大拇指轻扫过颏部, 唇角则兀然间扬起,连镜框后的一双琥珀眼都显闪亮,只听他笑吟吟地说道:“这倒是我第二次在病床边上等你醒了。”
还真是,上次就是在银河世界里——额,在顾清让半路强制下线坑了一把许喟又重新上线之后。
嗯,许喟要是这么说的话,那就代表他知道现在躺在病床上李萌身体里的不是本尊,而是他顾清让。也是,毕竟在快穿世界一路横行的许喟已经豪掷经验值, 买了锁定他灵魂的鸡肋技能,被认出来也是很自然的事了。
顾清让对许喟言语之外不确定是否存在的双重调侃之意有些心虚,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心虚会以这种形式暴露——
【李凡好感度+30,好感度达到200/200。】
顾清让:“……”
行吧,在改变世界主线完成任务指标之后,原本的被攻略指标居然完成了一个。在失去了自主操作好感度发放功能后,他顾清让,终于破天荒的被一位快穿者攻略下来了!而这个人居然就是害他失去好感度自主发放功能的许!喟!
开始充满了冤屈的事故直接腰斩了顾清让对许喟最初的好感,然而兜兜转转,顾清让都记不清自己被许喟救过几回命了。就只是,只能说人与人的第一印象充满了宿命的意味?哪怕第二眼就被许喟坑了五千字检讨,但因为第一眼被对方的美貌所打动,所以峰回路转最后还是会被这磨人的小妖精再次打动?当初以奏笛客的身份落进水里的顾清让做梦都想不到,若干个世界后的自己,会有被许喟攻略的一天。
算了算了,本少爷以普渡众生为己任,好感度什么的,不要大意地都拿去吧!
然而成功攻略了b级npc赚取了大量经验值的许喟,竟然连半点感恩之心都没有,反而顶着他斯文败类的皮相相当不识相地问道:“在女孩子里的身体里感觉怎么样,应该很新奇有趣?”
顾清让:“……”
禽兽闭嘴!哪壶不开提哪壶什么眼色!换你试试觉得新奇有趣不?嘘嘘的时候都没有鸟可扶知道有多心慌吗!
顾清让强颜欢笑道:“听说你取名叫班摩利耶,怎么,也知道自己是个反派不敢用真名,知道要敬仰一代伟人班少爷了?”语言攻击谁不会,即使是咸鱼顾清让也有绝不服输的时候!
然而许喟混蛋起来定然让人牙痒,对着顾清让原本以为是有来有回的嘴皮子大赛轻易举了白旗,原本是虚托着下颏的右手索性直接将肘部置在了顾清让的肩膀边上,整个上半身向顾清让这边倾倒过来,脸蓦然间就靠得相当近,许喟颔首瞧着顾清让,笑眯眯地说道:“是呀,我可是相当怀恋班少爷呢。”
顾清让挪开了与许喟对视的眼,硬着头皮问道:“话说这个世界里有班摩利的电影到底是怎么回事——”
许喟弯着眉梢自顾说道:“现在总算守着班少爷又醒了过来,我这个大反派的心情却似乎比上一次还要好。”
顾清让:“……”大哥你讲话不要这么gaygay的,我快接不下去了好吗!
“嗯,那……”绝不服输的顾清让坚强地把视线重新挪回到许喟的脸上,扭动脖颈这一轻微动作似乎已经消耗掉了他所有的能量,因此运作不起大脑去给出什么有具体意义的回应,而是蠢蠢地向许喟说道:“谢谢?”
曾经的银河帝国元帅似乎很满意这个蠢蠢的回应。顾清让的视线穿过薄薄的透明镜片,毫无防备地酲在那双漾满了笑意的春醪般琥珀色中。
“今天可是好天气,一起下去转转吧,”许喟站起身,扶了扶金丝边的眼镜,将轮椅推了过来,“然后所有事我都慢慢说给你听。”
然后在被一个笑眼迷晕得不轻的顾清让来得及反应之前,许喟直接将顾清让——准确的说是李萌的身体打横抱起。
因为弯腰的大幅度动作,许喟刚扶好的镜框又从鼻梁上滑落一截,顾清让也不知为何这一瞬时间似乎被拉得格外漫长,视网膜上的光影变幻都呈现得缓慢。足以让他清晰地看到墨色的眉梢和金色的镜框之间,许喟垂下的长长的睫毛,像当头掠过的黑鹭的翅羽,细密的柔软的,拂过额头心尖,搔得手 指头尖都蜷缩着痒。
昨夜应当下过雨,空气中漫漶着微湿的雨味和淡薄的苦气。在夏天,即使是“梧桐叶上三更雨”,也难有“别是人间一段愁”的悲意,即使有,高温的夏季尚且不准一碗隔夜饭,就更不会放着所谓雨愁雨悲不熨个服服帖帖了。
这个清晨鲜嫩得没有一条皱纹,住院部的庭院里植满了大树,亭亭如盖深绿罩在浅绿上,这些樟树榆树们或许还没睡醒,打着盹舒展开的枝桠疏漏不少,纵了刚出炉的阳光跳跃过层层罅隙,碎金子般洒满了石道,闪耀在顾清让和许喟的身侧。
今天确实是个好天气。
“……大抵就是这样了,《锈色银河》这部电影的故事剧情基本和我们的经历一模一样,不过演员的脸却和我们不大像。”
说着,许喟以稍为不满的语气说道:“电影结局在白茄当选银河共和国总统后戛然而止,半点没有后续,完全没有满足我的好奇心。”、
“好歹费了那么多心力,当了个彻头彻尾的大反派,好不容易建立的共和国也不知道怎么样,不说扩张领土吧,至少要将那帮军阀割据号称独立的领土都收回来吧。”
听着许喟近似碎碎念的吐槽,顾清让乐出了声,忍不住回头去看许喟的脸色。
顾清让还真是没有想到,他以为许喟是喜欢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幕后玩家,结果竟然对自己勤勤恳恳建下的功业十分关心,还和网络自干五一样讲究寸土必争,人型自然灾害忽然这么接了地气,倒让顾清让觉得自己看走了非常偏的眼。
究竟是自己一开始就想错了这个人,还是许喟在不断改变自己呢?如果是后者,心性成熟以后还能不断修正自身价值观,真教人钦佩——
等等,似乎不论许喟究竟是怎样,他顾清让在心里都会为许喟强行挽尊戴上一圈伟光正的光环……所以人被攻略后真的就会像个十足的脑残粉吗?!
“那就是说,我们共同经历的银河世界,是一部电影里的世界了?倒也有趣。”顾清让饶有兴致地说道。
他原本以为那锈色的银河正是地球的未来,结果连平行世界都算不上,而是世界中的世界,那么究竟是他和许喟还有更多人缔造了《锈色银河》的故事,还是《锈色银河》缔造了班·摩利、戟·摩利还有埃尔曼·诺亚等等人物?
这个问题无法深想,就像现在的人类无法全然否定自己“拥有自主意识”是否是被设定在大脑中的一道指令,你的想法真的是“你”想出来的吗?还想苟且生活就不能再自问。
“是很有趣,”许喟接过了话题,说道,“就像不久前的那个世界,有种种不合理之处能让你发现那是个虚假的世界,可如果完全否定它的真实性,庄周梦蝶的典故也不会传承至今了。”
“可不是,《黑客帝国》里也说:又该如何定义‘真’?如果你指的是可被感知到,被嗅到,被尝到,被看到,”顾清让谈兴大发地背起了电影台词,“那所谓真实无非就是经你大脑处理过的电信号。”
“至少系统肯定了李萌的精神世界的存在,这一点我热烈赞美。”虽然李萌的灵魂正在睡眠状态,顾清让出于谨慎没有多讲关于系统的事情,毕竟他能坦然说出自己是个不断穿越各个世界的怪人,却不想让李萌知道自己成为了系统判定的一环。但他知道,许喟定然理解他指的是“改变世界主线”的任务奖励。
顾清让索性回过头,淘气孩似的将下巴搁在轮椅背上抬头看着许喟,笑嘻嘻地说道:“我倒是很震惊你,毕竟之前能让你出动的不是颠覆银河帝国就是拯救超级英雄联盟,但这些都没有你现在为了保护一个小女孩冒的风险多。”
顾清让主动提到了许喟在那个精神世界中最后关头的牺牲,他无法自然地开口表达自己的感激,可许喟在冰寒镜像中的拥抱所给予的温暖至今熨帖着顾清让的心脏。哪怕许喟是出于颠覆世界赚取经验值目的的策略性行为,顾清让感受到的震撼性的感动是无比真实的,那就足够了。
为了避免颠到扭着身坐着的顾清让,许喟小心放松了手里推轮椅的力气,他的手指轻轻在金属扶柄上叩了叩,很快接下了顾清让的话,然后毫不意外地看到轮椅中的女孩红了耳朵,一言不发地转身重新背对着他。可惜的是,许喟至今都没能见到这个已经和他相逢了四个世界(令人遗憾的武侠世界也得算上)的快穿者的真实模样。
“在我眼中,能拯救几百亿人和能拯救一个人,都是很好的事;同样的,间接杀死很多人和直接杀死一个人,都是我要背负的罪。”
“不过,在这个世界里,我从头到尾想保护的,都是你呀,清让同志。”许喟如是说道。
光速转过身去的顾清让简直要咆哮了:不要再苏了!我的好感度已经被你刷爆了大哥!再怎么苏我一脸我也给不出更多的好感度了!要优化资源配置不要再挥霍你的魅力了混蛋!
——不过话说,许喟就是许喟,自从提出顾清让是“特殊快穿者”的观点后,对快穿者竟然能被刷好感度攻略这一巨大疑点绝口不提,简直是视若未见……这不戳破的大度有点帅气?
再等等,为什么许喟要保护李凡而不是李萌呢?难道和锈色银河一样,单单只拯救本会精神崩溃人格泯灭的李萌的颠覆不算彻底,干脆让他顾清让一个外来者在李萌的身体里当家作主?所以甚至,按照许喟原本的计划,搞不好李萌或许不会活下来……虽说这又是把许喟往大反派想了,但怎么说呢,还真不是没可能……在这种假设下,许喟自我牺牲前喊出的那句“带着李萌活着出去”就更加迷之感动了啊呜呜呜。
“所以你当时退出和李萌的精神连接后,受伤没?”顾清让紧张地问道。
“受伤了,伤的还不轻,”许喟大方承认自己的弱势简直是人间奇闻,而这果然加剧了顾清让的愧疚,“不然也不会在你醒后一个月才出现了。”
后悔提问的顾清让听到许喟这话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所以你这边,就是你和李萌的灵魂轮流接管这具身体?”许喟主动转移话题问道。
“嗯,是的,但其实应该说我和李萌各自接管身体的时间最多只有三分之一,灵魂清醒的时间也只有三分之一,剩下三分之二的时间我们都在睡觉,如果说李萌是因为多年精神创伤所以精力不振还算合理,我这情况就有点费解了……”
身后没有传来之前总是快速的回应,顾清让顿了顿,还是回转身向后看去,一边说道:“我想起了一件事……”
身披白色长款医师制服的男人发梢和肩头都落满了细碎的金色阳光,他的容颜好看得像一具文艺复兴时期传世至今的完美雕塑,一件令人惊叹并折服于美的艺术品,要洒满了金箔来观瞻。除去皮囊本身,许喟骨子里的疏离感也总难让人想到,他其实也是个有血有肉的活人,就比如此刻,他低头望着顾清让的目光中流光栩栩的思愫,在那倏尔而逝的光亮间,顾清让甚至幻想自己是否透过那双剔透的眼,看到了对方跳动着的鲜红心脏。
那些深晦的思愫顾清让片刻之间解读不出来,却立即收住了原本要说的话,转而随意说道:“徐警官还给我推荐了一款叫《成仙》的全息网游来着,我都没精力玩。”
脱出一只手来抚了抚稳稳架在鼻梁,许喟温和地请求道:“再陪我逛一会吧,清让。”
顾清让乖巧地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这就是许喟了,明明想着陪病患下楼呼吸新鲜空气,口中却说着“一起下去转转吧”,现在则成了“再陪我逛一会”,顾清让忽然想,男人为了面子掩盖温柔的方法通常是表现得强势而霸道,而许喟,或许则是刻意表现虚假而让人怀疑他温柔的真实性-吧。
顾清让发现自己有一点因为许喟变了,他曾经总是追求要“冷酷地清醒着”,现在却觉得去纠结许喟的真心假意反倒无趣且不解风情,人和人的交往中,真正形成联结的媒介是感性的心灵感受,而非理性的客观事实,绝大部分时候,许喟对待他总是格外温柔的,并会为之前不够温柔的行为陈恳道歉,他带给顾清让的震撼、启发、温暖、感动还有种种感受都是绝对真实的,这真实的一切让顾清让十分感激,于是决定改变自己揪根探底的性子,而是早点想着如何能回报就好。
两人在住院部的院落中转悠着,一人坐在轮椅上,一人推着轮椅,转到日上三竿出来散心的病患和病患家属越来越多,又转到这些病患去吃饭去午休,去吃药去手术。
他们聊了很多,有很早就成为某个线索的茨威格,有刚刚提到的《黑客帝国》,聊历史聊哲学聊心理学,聊各自的快穿经历,还聊来到天国系统之前的那个世界。久远的21世纪初的时光在2027年的地球上回溯,那是他们身为普通人的鲜活时光,没有什么天国系统,也没有什么穿越世界,那时的他们和所有年轻人一样,小时候为了学业而奋斗,长大后为了工作而奋斗,生活轨迹遵循着约定俗成的社会规则而没什么自由,然而对比现在的无法无天,反而显得曾经有过莫大的自由。但不论到底是自由还不是自由,都是已被熔炼成化石的老时光了。
中间李萌醒了过来,却乖巧得没有出声,依旧把自己身体的掌控权让给了顾清让,在听了一阵顾清让和许喟的聊天后,又重新睡了过去。
直到黄昏时分,赤红的霞光染遍每一片绿叶,天地万物都笼罩在撩人眉睫的绚烂光华中。
若真有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那么顾清让想,这院落中的每一个世界或许都笼罩在同一片秾丽的暮色中。
作者有话要说:  咸鱼渣鸦更新了_(:3ゝ∠)_过两个小时,下午四点还有一章更新,是这个世界的完结章,【下章留言有红包!】
晚上还有更新,为了赶榜单,总之今天会有很多更新,渣鸦爆肝拯救自己行动开始!
今日推荐:falling down (night mix)-rty / maty noyes
愿诸君喜乐平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