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休想刷我好感度 > 42、五口之家20

房间里充斥着全然的血腥味, 血从床单淌到地板上,像胡乱涂抹开的胭脂。坐在床上尸体边的李萌却像坐在游乐场的木马上一样开心,她露出了最为纯粹的喜悦笑容, 甚至没有去擦自然滚落的泪水, 而是放下手中的刀片,张开双臂一把抱住了顾清让,软软地说道:
“哥哥,你在说什么呀。”
“有哥哥在, 我就再也不会有危险了,哥哥会保护我的。哥哥就是我的英雄。”
顾清让张了张嘴, 却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
他想说自己担不起英雄二字, 在他尚且活着的短暂人生中都没能体会英雄是个什么概念,甚至都未期待一位英雄出现,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值得被拯救的,这样的他又怎么当英雄呢。就只是做了些微小的事情, 怎么能算英雄呢。
顾清让混乱地应道:“萌萌,苦难不是恒久的,英雄同样也无法永远保护你……我很抱歉。”
去看李萌的脸,她果然也不理解顾清让在说什么,只依赖地对他笑,顾清让却不敢看李萌珍贵的孩子气的眼神,回过头去,只见许喟正安静地站在门边。
看到顾清让回头,许喟于是对他笑, 笑中有惊讶,也有认同而赞赏。
杀人即是护人,在这个不正常的世界里,歪理反而成了正义。
“萌萌,没时间了,你过来看。”
顾清让说着,牵着李萌的手带她下了床,来到书桌边。
李萌紧紧挨着顾清让的胳膊,探出脑袋好奇地望了一眼许喟,她记得这是哥哥的朋友,于是朝许喟主动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容。在顾清让看不到的背后,许喟也朝李萌友好地点了点头。
即使窗帘被拉开,室内也并没有因此明亮一些,因为已暗无天日。
灰色棉絮般的阴云挤满在低矮的天空下,五口之家的后院外则是挤满了人,镇民们拥簇在白色的篱笆外,摩肩接踵却又一动不动,齐齐地注视着二楼窗内的顾清让三人,却没有人越过那道并不高的篱笆,只是静止,只是注视。
“萌萌,这里不是真实的世界,而是你脑内的精神世界。”
顾清让看着沉默下来的李萌说道:“其实你也有感觉对不对,只是一直没有直面这项现实。现在这项事实被我戳破了,就像一个梦中人知晓了自己在做梦……”
顾清让抬首去望几乎要压在屋檐上的阴霾,叹息道:“那这梦,也该醒了。”
“如果这只是一场梦的话……”李萌用力抓住了顾清让的袖子,郑重地问道,“哥,你是说,你是假的吗?”
顾清让回望着李萌。他当然不能说自己甚至并非梦里不知身是客,不过是一只孤魂野鬼暂时寄存的数据,不然李萌怕是真不愿意醒来了。
“我也不敢说我是真的,可哪里又存在什么真假呢,”顾清让利落地开启了忽悠**,说道,“我们说的真实世界,地球和银河,说不定也是某个生物的梦境,一款游戏,一部电影,一本书中的世界,这些假设都无法证伪,不是吗。”
“但我知道的是,这个世界对你而言,只有循环的痛苦,”顾清让摸着李萌的头顶说道,“所以我要送你离开这个世界。”
被迫早熟的女孩有着远超同龄人的敏锐,她问道:“什么叫送我离开?”
就是无法和你一起离开啊。顾清让心道,凝神再次看向窗外。
远处的房屋已经全被低垂到地面的阴云消弭了,站在篱笆外的人群最外围,顾清让亲眼看着逐渐靠近的阴云吞噬着一个个人影。
“没时间了,来不及多解释了,我们得趁着世界崩塌之前离开。”
顾清让一边说着回过头,并不意外看到李志杰的尸体已经消失了——自然是已经进入到镜子中了。
床上的血迹也消失了,镜子也不再被血污掩盖,镜中,张淑芬、李平、李志杰三人整齐地站在一排,不再聒噪,张淑芬冷冷地注视着李萌,李平和李志杰则仇恨地注视着令他们困在镜中的罪魁祸首顾清让。
后院里的杂物间相当于李萌精神世界的回收站,她把不愿直面的痛苦和零散的记忆碎片都堆在了那里,现在,她终于有能量把伤自己最深的亲人关进去了,就只还剩一个人了。
电脑屏幕中的密码栏已经显示出了第三位数字。0。
2,0,0。
密码还没有输入完毕,李萌的人格也没有完成统一。还差李凡没有进入到那扇应当被永久掩盖的镜子中。
顾清让准备自杀。本来,这件事对他也不算难了。
李萌不知道顾清让现在的想法,许喟却在长久沉默注视着顾清让后,忽然开口说道:“我有个办法可以试试。”
还不等顾清让开口,许喟兀然间伸出了手,将食指点在了镜面上,那刚好是李志杰身侧到镜子边缘的一处空档。李志杰低下头看了眼许喟的动作,没有多余的反应。
迅速抽离了接触镜面的手指,许喟快速说道:“清让,你试试。”
顾清让没有犹豫,立刻像许喟一样,伸手点向了镜面,他点向了离他更近的张淑芬腰部之外到镜子边缘的缝隙中——在刺骨的冰寒中,顾清让发现自己的手指陷入了镜子中。
那是不是,他直接这样走入镜中就可以了……
而面对顾清让觉得不分时候都展露着慈爱笑容的张淑芬,她低下头盯着顾清让伸进镜中的手指,眼中发出了全然兽性的光芒,双手弯成狼爪一般就要向顾清让伸进镜中的手抓去——
有一个人比张淑芬野兽般的动作更快,许喟抓住顾清让的手臂就直接将他带离了那面封锁着三个恶人的落地镜。
一向平和的张淑芬不甘心地用手锤击着镜面,发出了怒吼。
“你知道的,要救李萌,就必须得我——”
顾清让的话只讲了一半,就看着许喟继续抓着他的手臂,重新伸向了镜面,这一次,大抵是因为和顾清让保持着肌肤接触,许喟的手也连带着进入了镜中。
电光火石之间,许喟上前走了两步,站在顾清让和镜子中间,然后借着手臂的力道,猛地将顾清让整个人都拉进了自己的怀中,两人一起,向镜面摔去!
“许喟——你疯啦!”
顾清让想把许喟推出去,可双手被许喟死死地钳住,晃动的视线中只看见了李萌惊恐的脸,同时感受到了背后来自许喟胸膛的炽热,迅速变成了冰锥般的刺痛寒冷。
这寒冷迅速蔓延开来,淌到了顾清让的脸上,往他的口鼻中浸透而去——
然后,许喟松开了钳制住顾清让的双手,而是极大力地推在了他的背上!
就像是海水中人鱼的一个甩尾,将落入冰窟中的溺水者挥出水面,推入存在空气的生地。
被推出镜面的顾清让正好撞在也想跑向镜中的李萌身上。
控制不住受寒导致的浑身战栗和剧烈咳嗽,顾清让紧紧抱住李萌,同时猛地扭转过身回头看去。
只见此时的镜面倒真像寒潭的水面,波澜阵阵,镜中的画面扭曲成了模糊的一片,所有的人影都已不见。
顾清让焦急地喊道:“许喟——”
“——别过来!”
许喟短促而强势的命令传来,从那面潘多拉魔盒般的镜中。
手臂还起着鸡皮疙瘩,顾清让的大脑中却像有火山在喷发,和岩浆同时崩裂出的一个想法震颤着所有的脑神经——许喟进到那面镜子中去了。许喟代替他,进入到那面镜子中去了。
镜子就像被搅混了的水面,顾清让根本看不清里面发生了什么,但他能听到张淑芬、李平和李志杰的嘶吼,那喊叫一声还比一声恐怖,已经完全不是人类能发出的了。
焦灼的顾清让正要抬腿,又被许喟的一声钉在了原地:“别做蠢事!带着李萌活着出去!”
别做蠢事,可你许喟才做了最大的蠢事啊!
“哥……”
怀中的李萌发出了颤抖的声音,顾清让茫然地顺着她的视线抬头望去,这才发现,两人头顶的天花板不知何时已被替换成了翻滚着的阴云。
而原本在窗外的阴霾,也已经吞噬了玻璃,潜入到了室内。
顺着望向窗外的视线,顾清让看到发光的电脑屏幕中,出现了第四位密码。7。
2,0,0,7。
这四个数字在方框中的屏幕里晃动了起来,像是电源接触不良一样,四个数字的上下颤动愈来愈频繁,快速的移动甚至拉出了一道白色的移动轨迹。
2007,这个世界里的年份。
抱着这个猜想,顾清让忽然站了起来,在李萌的惊叫中,冲向了已经吞噬了墙面的阴霾,在阴霾的边缘拿回了摆在床头柜上的电子钟。
只见这个电子钟也像发生了故障一样,每一格的阿拉伯数字都飞速从0至9飞速切换着。
顾清让紧紧捏着手中的电子钟,再次看向电脑屏幕,屏幕中已经不再有任何数字,而转为一道割据正中的反复曲折的白线,就像,就像……心电图一样。
再转向身后的镜面……镜子紧紧贴在翻涌阴霾的边缘处,却没有像其他人类和事物一样被吞噬,镜中的扭曲也平静了下来,变成了纯粹的白光,镜框仿佛变成了门框,描绘出了一道光门,一条通道。
这是许喟为他打开的门。
“萌萌,走吧?”顾清让渐渐平静了下来,牵着李萌的手,向她询问道。
李萌浑然不害怕身边的吞吃万物的阴云,站在这个崩塌的世界最后的平稳角落,朝着顾清让一笑,说道:“哥哥带我去哪,我就去哪。”
顾清让也朝着李萌抚慰一笑,一边向前走,一边最后看了眼手中的电子钟,绝对的光明就是绝对的黑暗,在被大片白光吞没的时刻,顾清让只来得及看清电子钟显示出的最前几个数字,2027……
随后,视线只余雪白。
*******
顾清让睁开了眼,正看到面前放着一款黑色塑料外壳的老式电子钟,黑色的阿拉伯数字显示在灰色的长方形电子屏幕上。2027年7月26日,下午2点46分38秒,一眨眼,数字末尾变成39秒。
2027年?
就只动这么一下思绪,颅内的脑神经们就俱都抽痛了起来,顾清让想开口嘶鸣发泄痛感,却有种找不到自己嘴巴在哪的奇特感觉。
接着,他看到了电子钟的后面摆放着一台动态心电图仪器,亮起的屏幕有些像电脑的屏幕,中央有一道反复曲折的白线。
脖子一时动不了,眼珠子却能转动,往上看去,顾清让看到了天花板上的灯,长方形的灯罩发出纯粹的白光,这样望着,灯罩的边框像是一道远远的门框,描绘出一道光门。
很快,耳旁响起了了电铃声,不远处也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通知通知,病人李萌已经苏醒!”
作者有话要说:  是的,渣渣渣渣鸦更新了_(:3ゝ∠)_
之前有一段匆忙的行程,我满以为自己路上能用手机码字,结果是痴心妄想,又发现手机挂不了请假条,之后就无颜登录了……忏悔,之后再出远门,一定记得及时挂上请假条。
现在已经回武汉了,接下来好好更新弥补,“四口之家”篇完结的那章来个留言发红包活动,以示歉意。
今日推荐:u-alex 露stig
愿诸君喜乐平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