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休想刷我好感度 > 41、五口之家19

在许喟略显急促的声音中, 顾清让跟着回过头,才发现原本在道路尽头的阴翳不知何时竟然已经离得这么近,低矮到压在地面上的阴云吞没了大半马路, 仿佛饕餮张开的巨口, 就要向顾清让和许喟两个渺小的存在一口吞来。
只有一个解释了,在顾清让说出小镇的真相后,小镇边缘的束缚开始了收缩!
顾清让二话不说启动了车辆,一脚油门踩到底, 往小镇里面疾驶而去——
而本就不安全的小镇,曾经四伏的危机如今直接摆到台面上来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 小镇的路口处, 站满了密密麻麻的人影,女人,男人,老人, 小孩,均都冷冷地看着迎面驶来的两人,不用靠得更近,顾清让确定这帮人都不是人类了,这不是活人能有的目光,一排排一只只大的过分的眼睛悬在空中一眨不眨,就这么直勾勾地看过来,这帮——东西,像是丧尸出笼, 猛鬼出关。
后有虎前有狼的境况都没有眼下可怕。
顾清让咬住牙,脚底用上了最大的力气,保证油门踩到底,就要向人群闷头冲去。
就在这时,顾清让忽然从副驾上起身,一把压下顾清让的脑袋,捂住了他的眼睛,一边以极其强势的语气说道:“保持油门踩到底,松手,方向盘我来动。”
顾清让的脑袋磕在了方向盘上,被许喟的手死死压住抬不起来。
在这样紧张又危急的时刻,顾清让反而体会到了这个原本以为冷酷无情的叫做许喟的男人的温柔。既然他许喟更冷酷,那这样的杀戮就由他来主导,他来看,顾清让不必直面。
虽然这算不得是杀戮,毕竟这些小镇居民并非活生生的人,可他们用车推撞碾压的,都是一张张人类的面孔和身躯,这样的画面一旦烙上视网膜,就很难被消除了。
自从冷兵器时代落幕后,人类的自相残杀少去了许多的负罪感,接触距离越远,就越没有杀戮的真实感,比如枪杀,比如车撞。但到底还是有些感觉,撞上这些潜意识具象化的人体是种什么感觉呢,感觉像是用弹弓击破气球,在微弱的阻力后,有种被气球中爆裂出来的气体推撞开的感觉,再之后,就是撞向下一个气球了。
耳边尽是噗通噗通的声音,简直像是把车开到了五口之家隔壁的树上,碾碎了树上的那一大串气球,反正两件事都是同样的不真实,在这个不真实的世界里。
方向盘被许喟带动着左转又右转,顾清让的脑袋因为不能抬起来使不上劲,也跟着东撞西撞,后来一头栽进了许喟的怀里,许喟索性一挪臂弯将顾清让的脖颈圈住,将他的脑袋压在了自己胸前。
顾清让就是在这么个兵荒马乱的时刻,分外清晰地听到了许喟胸膛里的心跳声。怎么说,当然不会像和偶像剧里一样,听个心跳就会脸红并且萌生些暧昧的想法,就只是,顾清让人生加贵生这么久,第一次知道了个和人增加亲切感的有效方法,就是去听那人的心跳,会觉得,对方是那么有力的活着,那样近地去感受澎湃的生命力,再怎么冷硬的礁石都会有所触动。
顾清让之前总觉得许喟这个人,冷血,漠然,酷冽,虚假,同时又睿智,骁腾,沉潜且刚克,说不上好还是坏,因为套不上人世间的评价标准。顾清让第一次在滢滢水边以奏笛客的身份见到许喟,联想到的是“笼罩巉岩的云雾”,到后来去了银河帝国,打过些交道,又把他比喻成了“俯瞰人间又肆虐人间的台风和地震”,总之,在他眼里,许喟这人可以活在天上,活在空中,活在地心,就偏偏不在人世间。
可如今,顾清让这才破天荒地感受到了,来自人世间的许喟的心跳声,于是明白过来,许喟也是一个心房努力迸着血才能活下去的人。
许喟不大是个有温度的人,目光和指尖都稍凉,胸膛却必然是热的,顾清让从这温热中,既感受到了温柔,也感受到了脆弱,他不知道自己是被其中哪一点打动了。
【李凡好感度+20,好感度达到170/200。】
啊,感谢许喟先生压着他的脑袋,这样顾清让可以正大光明地埋着脑袋了。
顾清让不知道自己埋头不看路却踩着油门的过程持续了多久,车了又开了多远,两人到了哪里,直到许喟依旧平静的声音传来:
“好了,你抬头活动下脖子吧。”
顾清让艰难地抬起酸涩的颈部,连着脱离温热胸膛的额头迎来了一阵冰冷的风,顾清让眯起眼睛,有些不适应地向前望去——
挡风玻璃上密布着蛛网般的裂痕,仿佛随时会碎裂成无数的玻璃渣,车的前方已经没有人影,然而在扫了一眼后视镜后,顾清让回过头,果然看到了小镇的居民们集体在车后追逐着,说实话,看着车后那无数张面无表情的脸和直勾勾的目光,真的很容易联想到他们是在被一群丧尸追,当然如果被这群镇民追上,顾清让还真猜不准他的下场会不会比被丧尸生吞活剥更惨。
比这群穷追不舍的镇民更让顾清让不安的,是涂满了视线尽头的阴霾,一圈望去,小镇的每一个方向都被无数似云似雾似霾的灰色团状物包围住了,头顶的天空也被压缩至一个不规则多边形,而这多边形里没有太阳,视线之内的一切已经昏暗得厉害,顾清让无法判断这些吞噬一切的阴云已经漫延到了哪里,又在以多块的速度向这里漫延。
此时此景让最坚定的乐观主义者看到,都得认为是末日降临,整座小镇被一张从混沌来的饕餮巨口缓缓吞下,而镇中的居民在沦为食物之前先沦为魍魉,末日与地狱同时降临。
而即使面对着末日与地狱,许喟也没打算提升音量来表达一下常人的震撼和恐惧:“快到了,准备下车吧。”
说着,他依旧靠着顾清让,侧着身子把着方向盘,将之打了个转后,车辆拐进了顾清让熟悉的街道——五口之家所在的街道。
道路中央,站着五口之家的络腮胡邻居和一个小女孩,小女孩手中牵着一串气球,那一大串原本寓意着欢乐的彩色气球,在灰蒙蒙的视界中看起来几乎是触目惊心的。
顾清让咬紧牙关,驾驶着车辆笔直地撞了上去,却还是稍微歪了一点方向盘,朝小女孩的反方向侧了一点,一同握着方向盘的许喟没有阻止顾清让的行为。
在肥胖的男人被撞出去的同时,就隔着薄薄的一扇车窗玻璃,顾清让和牵气球的小女孩对视住,就看了她那双大的过分的眼睛中毫无生气的黑色瞳仁一眼,顾清让原本就自知是无谓的道德枷锁终于消散于无。
顾清让猛地踩下刹车,在巨大的惯性中,两人上身超前猛地栽去。强忍住胃部的不适,顾清让压着呼吸推开车门,走下车来,因为长时间的固定方向用力,小腿有些抽筋,顾清让只得忍着不适快速从车头绕过,和许喟一齐默契地向五口之家的大门冲去!
是的,就和许喟所想一样,如果这个世界在崩塌收缩,那么收缩的中心,最后塌陷的地方,一定是五口之家。
大门钥匙和车钥匙在一起,顾清让无比庆幸自己在出门前特意试过了大门钥匙,就是为了在逃回来的时候能节省下时间,只是他没料到情况会危机至此。
哐——门开了。
先将许喟推进屋,顾清让猛地拔出钥匙后,转身将大门关上,就在大门阖上的这么不到一秒的时间里,顾清让将街上的景象看得无比清晰,蜂拥而至的人群挤满了整个街道,所有麻木不仁的脸中,顾清让唯独注意着那个牵着气球的小女孩,其他镇民们毫不怜惜地撞着她的肩膀路过,那串气球从她的手中散出,散了开来,红的绿的蓝的紫的,就像彩色的灯火般升向一片灰霾的天空——砰,砰,砰。
天空无情地吹熄了所有的灯。
门关上了。
手抵在门板上,顾清让这才听清了自己剧烈的呼吸声。
许喟握住了顾清让的手腕,将他的手带离了门板,两人一起静默地看着那扇门,这扇门阻挡了他们的视线,可不知道能不能同样阻挡住异化的镇民。
一片死寂中,还是割进了一道声音,却不是来自门后,而是来自两人身后。
顾清让回过头,发现客厅里的电视正开着,没有灯的室内,电视屏幕却亮着,里面正播放着豚鼠系列的最后一部电影《恶魔女医生》,画面里,是一个右边身体想要杀死左边身体的男人。
电视开着,那看电视的人呢?李萌和李志杰呢?
顾清让走了过去,关闭了电视机。
当电视机的声音被掐断后,顾清让听到了被电影音效掩盖住的声音,少女的哭声,从二楼李平的房间里传来。
血涌进大脑里,顾清让毫不犹豫地往楼梯上冲去,连身后许喟急促的一声“顾清让等等”都顾不上,冲上楼后,捏着口袋里的美工刀就推开了房门——
“不,我不是坏孩子,我是个好孩子……”
“求求爸爸不要惩罚我,不要,我很乖的……”
躺在李平床上哭泣的李萌双手被绑在床头,裙子被掀起,哭得通红的脸上全是泪水。
而坐在床头的,正是李志杰。李志杰的身边,还摆着一面镜子,那面原本应该在后院杂物间里的镜子,镜子里的两个人也在说话。
李平是相当兴奋地,他的声音变得和几年前一样粗哑而刺耳:“爸,把她腿往我这边掰一点,我看不清啊!”
张淑芬则皱着眉,试图变现得威严一些:“阿平,你这样不好,怎么这么淘气呢……”
一家四口,都看见了冲进房间的顾清让。
“哥——”
在李萌的哭喊声中,顾清让沉默地向床边走去,掏出美工刀一把插进猝不及防的李志杰的脖子里。
“嗝……”
李志杰还试图发出声音,同时伸出手去抓顾清让的手,顾清让却直接划开了他的整个喉咙——
噗呲!
顾清让推着李志杰的背将他的身体迎向落地镜,喷溅出来的鲜血没有淋向顾清让和李萌,而是泼向了那面镜子。
“李平!你居然杀了爸爸?你疯了?”
“老公!老公你怎么样啊!老公——”
整面镜子都被散发着热气的血液盖住,顾清让终于不用再看那两张令他作呕的脸了,听着镜子里的惊呼,倒也痛快。
用美工刀割开李萌手上的绳子,顾清让却扶住了李萌的双肩,阻止她痛哭着扑进自己的怀里。
“……萌萌。”
顾清让将还发着热的美工刀塞进李萌手里,对涕泗满面的女孩郑重地说道:
“杀了我,这样你就彻底安全了。”
作者有话要说:  _(:3ゝ∠)_
让让先怂后狠神马的,都是为了萝莉啊
口胃:咳咳。
感谢arike和____彼岸的地雷,么么啾。
今日推荐:glarous-?(这歌手名也是6了)
愿诸君喜乐平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