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休想刷我好感度 > 40、三口之家18

清风明月无人管, 在天地间一个逍遥一个自在。
清风里明月下的人,就一点都不逍遥和自在了。
“我们得先去李志杰的房间里拿车钥匙。”顾清让迟疑了一下,还是大方承认了自己的怂, “显然, 随着时间的推进,我的几位家人已经越来越放飞自我,李志杰已经放飞得不大像个人类了。”
许喟就是许喟,闻弦歌而知雅意:“我和你一起进去。”
感恩, 躺在床上的李志杰睡得十分安详,似乎没有兴致再进行展示颈部骨骼极限运动的猎奇表演。
顾清让蹑手蹑脚地来到窗前的矮柜前, 打开了上次见过的疑似骨灰坛的陶瓷罐, 用手机的光朝里照去——里面是空的。
皱了皱眉,顾清让在整个房间里摸了一圈,都没有再看到类似的罐和瓶,最后只从李志杰搭在椅背上的长裤口袋里找到了车钥匙, 还有一包烟。想到上次闻到的奇怪的烟味,顾清让鬼使神差地连着那包烟一起拿走了。
顾清让早就看过,后院里没有车,房门正门正对的街道两旁倒停了些车,那里八成就有李志杰的车,两人从李志杰房间离开后,就打算从正门离开。
这是许喟第一来到这座五口之家居住的房子,他难得好奇地四处打量了几眼,顾清让也跟着扫了几眼, 看到楼上紧闭的李萌的房间,懊恼地一拍脑袋——真是各种事端太过杂乱,出门前差点忘了和李萌交代一声。
把车钥匙交给许喟,示意他先出屋去找车,顾清让上了楼梯,敲响了李萌的房间。房门很快开了。
顾清让蹲下身,摸了摸李萌的小脑袋。
李萌问道:“哥哥,刚刚后院里的那个人是谁啊?”
顾清让坦然回答道:“是哥哥的朋友。”
李萌顿了顿,挤出一个笑容说道:“对哦,哥哥是有朋友的。”
顾清让听着难过,拍了拍李萌的肩,说道:“哥哥有事出去一趟,你好好待在家里,外面可能……不大安全。”
就是考虑到房屋外面杀机重重,不然顾清让肯定会带着李萌一起出门,不会留她独自面对李志杰。虽然家里可能也不会太-安全,可想着李萌是一个战斗系萝莉,也只能先这样了。
“菜刀你还收在枕头底下吗?”顾清让问道。
“在的,”李萌点了点头,主动补充道,“床头柜里还有水果刀、辣椒水和绳子。”
顾清让沉默稍许,最后望着李萌说道:“我会回来的。”
李萌也学顾清让,伸出手摸了摸蹲在自己面前的少年的头顶,说道:“好的,我等哥哥回来。”
顾清让走出李萌的房间后,走到楼梯口处,停顿稍许,继续往前走,来到李平的房间门口,打开了房门。
房间是空的。没有人。也没有尸体。
单人床上的床单略有褪色,但没有半点血迹,只有凌乱堆成一团的薄被,证明这里或许不久之前睡过人
踌躇了会,顾清让还是走进了房间,他先蹲下身看了看床底,又打开了衣柜,也只有这两个地方能够藏人,可都不见人影。
不论死活,李平不见了,就像他当初出现时一样毫无预兆也毫无后迹。
张淑芬说是火化了,可是连骨灰都没见到。
顾清让皱着眉,退出了房间,又顺着走廊走了几步,来到洗手间。
洗手台上的漱口杯只剩两支,牙刷也只剩两支,是他第一天见到的粉色和蓝色,还有小半管的黑人牙膏,如果说有什么不一样……顾清让捏紧了口袋里的美工刀,往浴帘的方向看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洗手间的浴帘被拉上了。
而接下来,顾清让听到了从浴帘后面传来的说话声。李平的声音,还有女孩啜泣的声音。
“我是哥哥,你是妹妹,我们是亲人,亲人都是一起洗澡的。”
“萌萌,我没有骗你的,我们上次不是偷看过吗,爸爸和妈妈就是在一起洗澡的。”
“你别怕呀,摸一下怎么了,都是闹着玩的,你要是不愿意,你就摸我呀,那不就公平了,摸这,当时爸爸就是让妈妈摸他这的……”
顾清让冷了脸,猛地拉开了浴帘——浴缸是空的。令人不齿的男生戛然而止。
深深吐了口气,顾清让从洗手间退了出去,又看了眼李萌房间的门,下了楼梯后,径直从前门离开了这座曾经的五口之家。
进屋的时候是深夜,再出来,竟已是熹微的清晨了。天际隐隐有曙光,几抹霞云贴在地平线上。
街道对面的一辆灰色桑塔纳正开着双闪,应当是许喟在示意了。
顾清让正要上前,刚走没两步,顾清让就看到邻居家的大门打开,一个下巴上长满胡须的肥胖大叔拎着两大袋黑色塑料袋走了出来,看起来是出来倒垃圾的。
顾清让看到他的时候,大叔也看到了顾清让,他冲顾清让冷笑一声,说道:“李平你小子还是回来了啊。”
顾清让哑口无言,愣愣地看着眼前的大叔和上次出场一样的造型,甚至台词都是一样的。
看到顾清让没有回应,大叔的脸立刻冷了下来,他狠狠剜了顾清让一眼,走到街边,当着顾清让的面,把两袋垃圾用力扔进了垃圾箱里。因为用力过大,压在上面的那个垃圾袋原本系起来的口子松开了……掉出一个红色的小书包。还是这个红色的书包。
顾清让现在是彻底理解了,为什么说一个正常人被关进精神病院也会发疯,说的就是此时此刻的他了。要不是身边有个定海神针般的许喟能帮他稳定心神,顾清让真不确定自己会不会san值归零,沦为一位称职的蛇精病小镇居民。
大抵是因为顾清让一直没有配合表演,扔完垃圾的邻居并没有返回房屋,而是沉下脸,直勾勾地盯着顾清让,也不再说话了。
说实话,被一位络腮胡胖大叔这么认真地盯着,大概没有哪个人类还能站得住,顾清让果断转过身,顶着对方刺在他背上的目光,走向了那俩依旧开着双闪的桑塔纳,却没有进后座或者副驾,而是来到驾驶室,向许喟说道:“我来开车。”
在顾清让把车开出家门口的街道之前,都能在后视镜中看到邻居立在垃圾桶旁的身影。
顾清让主动向许喟解释道:“你可是我们唯一的武力输出,必须得让你把双手空出来,到时候有任何情况,咱们就像电影里演的街头双雄一样,我负责开车,你负责开枪——哦不,出剑。”
许喟对此到没有异议,而是摸着下巴笑道:“只是没想到,不会骑自行车的人,倒是会开轿车。”
顾清让囧:“两轮的和四轮的,本质上根本是两种乘具,四轮又不要求平衡感,当然不会有问题啦——不过,还是得你来指点我哪边是东边?”
许喟笑出了声,指点道:“左转。”
大抵是太早,车行过的街道上,马路上无车,道路旁无人,一片空寂,仿佛整个小镇只有顾清让和许喟两个外来的游客。
这样想,倒有些公路旅行的兴致了,总比惦记着奇怪的邻居要舒坦得多。
“哦,对了。”
顾清让从口袋里拿出李志杰的烟盒,递给许喟。“你看看,我总觉得这烟的味道怪怪的,里面有什么蹊跷吗?”
说话间,两人和一辆老式轿车穿过了愈发稀疏低矮的房屋,道路两旁开始出现了农田,稻田和鱼塘错落分布,长长的渔网仿佛淘洗着天边的朝霞,又像是在挽留落下的星辰。
顾清让从挡风玻璃往前看去,前方略有起伏,更远处隐没在未升的朝阳尚未驱退的阴翳里,可即使在一片晦暗中,也并没有什么大型建筑的样子,前面真有火葬场吗?
不论怎样,开着李志杰的车,居然还真畅通无阻地来到了小镇的边缘,再往前开,是不是就能出镇了?
才想起刚问出的问题,许喟还没有发声,顾清让看了下前面的路况,侧头看了眼许喟,说道:“怎么了?”
许喟摇下车窗,立刻就有凉爽的晨风涌了进来,许喟的声音响了起来:“就觉得在这样的清晨,小镇的郊外挺美的,说话实在破坏气氛。”
顾清让有些失笑,说道:“那我继续开会,我也就随便问问,这包烟应该也不影响大局了。”
可是,等过去了十分钟,顾清让和许喟都觉得不对劲了。
顾清让是觉得挡风玻璃前的远方一直都隐没在阴影里,明明太阳都升高了一些,却像照不亮前方一样。
许喟说出来的话就更直观的惊悚了:“道路两旁的景象在重复,三块稻田一块鱼塘两块菜地,鱼塘上的横着的渔网破了个大洞,这段景象已经重复到第四遍了。”
顾清让的语气带了丝无奈和烦躁:“那不又成了那条没完没了的巷子?”
话音一落,顾清让很快调整过自己的语气,说道:“好了,现在我们又进入恐怖片模式了,我已无所畏惧了,来吧,告诉我这包烟的真相吧。”
“烟里卷着的应该是骨灰。”
顾清让:“……”
我是该吐槽李志杰的丧心病狂,还是许先生您博学到连骨灰都能辨认出来?
“行吧,我猜是不存在什么火葬场了。”顾清让叹了口气,降低车速,将车掉了个头,往回开去。
顾清让拜托许喟道:“你再看看,道路还在重复吗?”
过了两分钟,许喟回答道:“没有再重复了,我们确实再往回开。”
是的,远处已经能看到房屋。
顾清让降下速,将车停在路旁,总结道:“也就是说,我们确实不能离开小镇。”
许喟望着顾清让,不置可否。
顾清让看着后视镜,小镇的远方,依旧笼罩在无边的阴影中,他说道:“果然,这个世界,小镇就是全部。”
“所以这根本不是现实世界。”
“我要是没猜错,这里是李萌的精神世界。”
“她从小就在小镇长大,直到13岁,还没有出过小镇,所以她的回忆只能重现出这个小镇,更多的场景搭建不出来。而正因为是精神世界,才会出现时间的不稳定,会拉长也会缩短甚至断层。一些不重要的细节也会不稳定,比如牙刷和牙膏一直在随机变化。”
这个清晨已经维持很久了,缀在天际的朝阳却一直没能升起来,就像被地面上的阴翳死死咬住了一样,挣扎不得,甚至一点点卸了气力。发出来的光慢慢变得黯淡。
顾清让在许喟的沉默中,继续诉说道:“而镇民们应该类似于潜意识,功能是守卫精神世界的独立存在,大脑对于来自外界的意识都是排斥的,所以他们会无情地绞杀所有的快穿者。”
“而一家五口的日常,既是李萌的回忆重现,甚至可能是她分裂出的人格或者说是不同的性格元素在相互绞杀。”
“后者的猜想还比较模糊,张淑芬可能代表着她的懦弱,李平可能是她被迫过早觉醒的性-欲,李志杰或许是她对权力的渴望?李凡代表她对救赎的渴望,所以只有我能杀死李平?”
“前者的回忆重现就比较好理解了,她无法杀死李平,是因为她摆脱了不了那段被猥亵的痛苦回忆。而她最先杀死了张淑芬,因为母亲对孩童来说,是最为象征着守护和爱的,所以李萌对张淑芬的背叛最为愤怒仇恨。而她的那四张蜡笔画,既是寓言也是现实,叠放顺序也是她的杀人顺序,最先杀了张淑芬,然而是李平,接着,就是李志杰……”
说到这,顾清让握紧了手中的方向盘,喃喃说道:“电脑上显示的密码输入栏,每死一个家人,就会多一位数字,虽然没有显示是几位数的密码,但我猜是四位,这个五口之家,最后剩下的那个人,杀死了其他的回忆主导者和人格,成为最强势的力量或者主人格,获得掌控李萌身体的权力……”
“李平是亵渎的罪,李志杰是冷漠的罪,张淑芬是背叛的罪,李凡是忽视的罪……在这个五口之家,李萌的家人们,皆有罪。”
顾清让侧头看向许喟,问道:“在现实世界里,李萌已经把她的这些家人,全都用菜刀捅死了吧?”
许喟终于点了点头,说道:“是的。”
不知不觉间,天愈发的阴了,未升起的太阳似乎彻底戕折在了两人身后的道路尽头,从后视镜里,已经看不到半点霞光了,只有愈发灰黑的稠云。
“你都猜对了——现在,踩下油门快走!”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还是写出来啦,这几天太丧了。终于大规模解密啦,还有一些悬念之后继续揭晓哈。
感谢一尜、包子不是肉包、arike的地雷,么么啾。
今日推荐:saturn-sleepinglast
愿祝君喜乐平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