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休想刷我好感度 > 35、五口之家13

薛首义?那位好久不见的快穿者大兄弟还活着?
顾清让对薛首义本就有些“他乡遇故知”的亲切感, 现在“故知再相逢”的戏码更是感人。上次等着薛首义来他家吃晚饭从此人就失踪了,这次顾清让决定不再矜持,主动邂逅。
跟着系统指引, 顾清让走过了整条街道, 面对十字路口的时候,他有些忐忑地迈步向左拐弯,离开了房屋正门前的街道。
成功了,他的活动范围又变大了, 没有被强制传送回去。
街道上有三三两两的行人,不是一身正装行色匆匆的上班族, 就是拎着菜篮子慢悠悠的全职主妇和老人。一个小镇该是什么模样, 感觉就该是现在的模样,离开五口之家,一切都是这么的正常。
可顾清让还没见到薛首义。
又走了半条街,进了一条七弯八拐的小巷中, 往里走了两分钟,顾清让终于找到了系统探测中的薛首义。
而薛首义正背对着他向巷子深处奔跑。
“嘿!薛首义!”顾清让连忙高喊了一声。想着薛首义这边也有系统提示,一个b级npc主动靠近他,这基本就是把经验值往他手里送啊,天上下红雨的事这人还跑?
事实上,薛首义还在继续跑,他甚至跑得更快了,仿佛身后的顾清让是个什么洪水猛兽似的。
薛首义跑,顾清让只能追了。要不是自己身临其境, 顾清让真觉得眼下的画面像部警匪片里的巷道追逐战。
巷道是真的很逼仄,两旁是密匝匝的居民楼,最狭窄的地方,向外的窗户如果完全打开感觉都能直接打在对面的墙上。墙角堆放着不知道扔了多久的垃圾,腐烂发馊的饭菜味和流浪动物的屎尿味混杂在一起,味道很不好闻,跑步间都不知道脚底偶尔踩过的软乎乎的玩意是什么;头顶悬着纵横交错的晾衣绳,零零散散地挂着松垮的衣物和褪色的毛巾。
薛首义进这么条巷子干嘛,他到底在追什么?
一想到薛首义正在追逐的东西可能和任务主线相关,对顾清让来说就是揭开世界真相的机会,顾清让也只得咬紧牙关,一边小心翼翼地避过路中央的易拉罐或者其他什么障碍物,一边努力靠近薛首义,嘴里也没有停止呼唤,可薛首义就像没听到一样,就是听到了,他唯一的回应就是努力地加速,同顾清让拉开距离。
不是,按理说李凡一家还有邻居们都住在带后院的独栋房屋里,这应该是个地广人稀的小镇,怎么还有建筑物这么密集的地方,跑半天还不见头的?
心里嘀咕着,就在顾清让打量四周的时候,余光一扫觉得好不容易拉进距离的薛首义离他又远了,顾清让只好准备提起速在追,却被薛首义突如其来的一声嘶吼吓得一个趔趄。
“别再追了——”
大哥,你不跑谁会追你啊,顾清让自问很不喜欢体力运动的好吗。
可薛首义声音的中的惊恐和绝望就很不对劲了,他继续喊道:“求求你们别追我我了——”
等等,“你们”是谁?整条巷子里,不是就他顾清让一个人在追薛首义吗?
顾清让因为迟疑差点又一个趔趄,眼前的薛首义却真的摔倒在地了。
虽说庆幸这下终于追上了,可看着不远处匍匐在地一动不动的阴影,顾清让有点担心薛首义别是摔出重伤了,虽然停止了奔跑,还是以竞走状态快速向前走去。
可等顾清让来到薛首义摔倒的地方,他原本以为是薛首义身体的,只是几个黑色塑料袋。
薛首义呢?
一道冷风从巷中吹过,扫过顾清让微冒着汗的脖颈,带起一片鸡皮疙瘩。
不知道什么时候,系统检测中【薛首义位于附近】的消息消失了。
整条窄巷里,只有顾清让一个人了。
往前看去,看不到尽头,可等顾清让往回看去,自己都不知道,不知不觉间,他竟然已经跑了这么远,已经完全看不见巷口外的街道了。
顾清让再把头扭回来,蹲下身去看地上那几个塑料袋,都是空的,被风鼓满,压在几条拆出的椅子腿下瑟瑟作响,要说离远点看过来像是具倒地抽搐的人体,牵强点解释也不是没可能……
那薛首义到底去哪了?整条巷子就一前一后,他继续往前跑了?还是钻进两边的窗户里了?可是两侧的窗户不是紧闭,就是密封着防盗窗,他也根本进不去啊?干脆利用快穿者权限在天国系统里购买的特殊技能离开了?那他当初进来想做什么——
顾清让这才想到,他开始以为薛首义进这条巷子是为了追逐什么人,可不久前他的嘶吼声已经说明了,在这条巷子里,薛首义才是被追逐的那一个。
那个追着薛首义的“你们”,现在又在哪?
顾清让其实刚刚已经看过了自己来的方向,一个人影都没有,现在却已经不确定了,正想要再回头看一眼,却已经听到了身后响起来了脚步声。
叩,叩,叩。
像是硬底的皮鞋踩在地面上的声音。
顾清让慢慢地回过头。没有人。脚步声也消失了。就像顾清让刚刚幻听了一样。
迟疑了会,顾清让打算原路返回,正要往前走,巷子里又穿过来一阵风,吹起了顾清让额前的碎发。
顾清让二话不说,回转身朝着薛首义原本前进的方向继续往前走。
因为,就在刚刚,顾清让感觉吹在脸上的风,更像是有人对着他的脸在吐气。虽然他只能看到空空的巷道,可他的直觉告诉他,有人。
叩,叩,叩。
脚步声又响起来了,不远不近地缀在顾清让的身后。
走了一段,顾清让不知道一分钟还是两分钟,身后又多了一个脚步声,听起来像是女人踩着高跟鞋的声音。
又走了一段,脚步声又变多了,可顾清让已经判断不出来是三个人还是四个人在身后了。
现在,顾清让知道薛首义指的“你们”是谁了。
一边保持着快速竞走,顾清让一边在系统中使用了获取地图内快穿者的数量的功能。
【获取地图内快穿者的数量中……】
【已知地图内快穿者数量为2。】
少了一个。薛首义离开整张地图了,还是……死了?
不论答案是哪个,顾清让都有强烈的预感,那是生物面对危机的直觉,他不能被身后的这阵脚步声追上。
就在这么个操作的功夫,身后的脚步声好像又变多了,好像有十来只腿在顾清让身后,有条不紊地朝他走来。
现在顾清让已经没有什么回头的勇气了,而眼前的巷子就像没有尽头一样,即使不愿意相信,但顾清让必须得假设,他可能跟着薛首义,进入了什么奇怪的“缝隙”里,一条无限绵长的“缝隙”,而在“缝隙”里存活的条件就是,不能被身后的脚步声追上。
顾清让觉得整个头皮都在发麻,后脖颈一阵阵地起鸡皮疙瘩,双脚已经感觉麻木,机械地不停迈动着。
哦,对了!他的口袋里还有许喟给的手机!
光是想到许喟的名字,顾清让原本开始疲软的脚底又有了些力气。
越急手越得稳,要是把手机甩出去了,顾清让还真不一定要胆子和机会捡回来。
牢牢把手机握在手心,顾清让点开手机屏幕——没有信号。
自然是不可能放弃的,顾清让假装没看到左上角的无信号提示,拨通了许喟的电话,放在耳旁。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电话的另一头不是“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这样的语音提示。
坏消息是,电话的另一头传来的呲呲作响的噪音。
顾清让没有挂断电话,而是把手机放离耳边,去听身后的动静。
身后已经有一群人的脚步声了,而更令人害怕的是,这群人的脚步声似乎比之前离得近了,“他们”似乎在加速。
之前一直为了节省体力,现在到了这种情况,顾清让果断小跑了起来。
把电话放回耳朵边上,还是一阵毫无人性的白噪音。
顾清让都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指尖在发抖,他按下了挂断键,重新给许喟拨号过去。
还是噪音——
“嘿,李凡,我是薛首义啊。”
顾清让把手机放在右耳边,这句话是在顾清让的左耳边响起的。
现在真的是为了活命了,顾清让迈开腿,全力奔跑了起来。
可那声音却依旧就像在耳边一样:“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吗?我现在就在身后啊,你停一停,我们好好聊聊。”
这种时候只有傻子才会听话地停一停,顾清让可不想变成地上的三个塑料袋,死在这么条臭气熏天的小巷里未免太过窝囊,顾清让对这种死法拒不接受。
身后的脚步声们也开始奔跑了起来,仿佛有无穷无尽的人追在他身后,可狭窄的巷道里,只有顾清让一个人的喘息声,仿佛身后追逐他的那些人们根本不需要呼吸一样。
头顶的阳光不知不觉间也变得黯淡了,悬在头顶晾晒的衣物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像是在衣架上扭动一样,顾清让根本无暇抬头去看。
至于两侧墙壁上的窗户,顾清让不知道,在他的余光里,是不是在脏污的玻璃或铁栏杆后,看到了幢幢的身影,他真的没有精力,也没有胆量去确认这些了。
偏偏在这时候,本来就只有一丝电量的手机,自动关机了。
肺部已经灼热得像是要化掉,带着呼吸管道都像要熔断一般,在缺氧感般的窒息中,顾清让用着最后的一点气力和执着奔跑着。
什么执着呢,顾清让精神恍惚地想着,是不想死在环境这么恶劣的地方,是不情愿还没有完成任何工作指标,是不甘心还没有搞清楚这个世界的真相,还是他相信着……许喟会来救他?
那个说过“我来到这个世界,是为了保护你”的人,那个没心没肺无情无义的男人,会来救他?他顾清让竟然在相信这个?
顾清让对自己的嘲笑刚涌到喉咙口,就被剧烈运作的呼吸给冲击了个支离破碎,割裂的气流在气管里打转,立刻就引发了呼吸困难,还带动了急性胸肋痛。
可根本就没有修整的时间,停一步都像是在迎接死亡,然而在呼吸困难中继续奔跑,带来的窒息感还是剧痛的,像是有无数把小刀旋转着从呼吸道一路割到肺部,在剧烈的生理性疼痛中,顾清让眼前都模糊了,唯有听觉依旧清晰,无数的脚步声击打着他的耳膜。
非常不妙,这样他不是会被自己的口水呛到,都会迟早绊到东西摔倒,一样死的难堪。
但死亡,或多或少是难堪的,就像他前生一样……
已经开始思维涣散的顾清让,在格外敏感的听觉中无比清晰地听到一声:
“顾清让,把身子低下去——”
被喊到了本名的顾清让已经不需要自己动作,他已经绊到了个不知道什么东西,干脆就势就弯曲膝盖,用最后一口气往旁边一倒,屁股接地后,将背靠在墙壁上,动作还不算太狼狈。
现在这个角度,不像上次在杂物间里趴在地上完全看不到许喟的动作,这次顾清让看得很清楚,他看清了许喟的人和他的剑。
顾清让错过了许喟的出场,自然就不能错过他接下来的动作了。
从楼顶跃下的许喟衣角翻飞,手却稳如磐石,稳稳握在剑柄上,那柄在顾清让还是奏笛客时将他挑入空中的剑,如今却要第二次救上他性命了。
顾清让身后的巷道依旧没有人,但顾清让却在对面的墙上看到了密密麻麻的影子,有的身高不足一米仿佛在爬行,有的细长有两三米高,就弯曲在顾清让原本所在位置的头顶。面对这个毛鬼悚然的场景,顾清让原本几乎跳出胸腔的心脏,反而慢慢安顿了下来。
他接着看到,在这恶臭的、脏污的、晦暗的湫隘长巷里,许喟将一道清清白白的剑光泼了出去,将顾清让眼前的方寸人间都涤洗了干干净净。
顾清让真的不知道,这个之前表现得狡诈阴狠的男人,用剑却是如此的光明磊落,正大郎朗地击碎了世间的魑魅魍魉。
墙上的阴影们畏葸地颤抖着,纷纷后退想要逃离一般,然而根本无一来得及,在气势如虹的剑光中,全部碎裂溃散,消解于无。
所有的脚步声全部消失了,巷子里安静得只剩下顾清让依旧显得吃力的呼吸声。
许喟收起了自己的剑,走到了顾清让的面前。
顾清让仰着头,原本看不清许喟的脸,却在许喟蹲下身之后看清了,许喟的眉头紧紧蹙着,一双琥珀色眸子也显得黯黮黮的。
不知道为什么,顾清让看惯了许喟气定神闲的模样,还真有些看不惯他此刻的这副表情,于是只好亲自来调节气氛了。
“哎呀,许大侠,你这是第二次救我一命了,不胜感激,无以为报啊。”这一开口,顾清让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嘶哑得不成样子。
【李凡好感度+50,好感度达到140/200。】
行吧,还是有好感度作为回报的。
总算是知道为什么武侠小说里被救的侠女们都愿意以身相许了,实在是,在极度的恐惧中被从天而降的人保护,是真的有种被救赎的神圣感,这神圣感是超离理智而存在的,顾清让都控制不住自己的好感度大涨,整个人都快被许喟攻略下来了。
但到底对好感度的通知有些尴尬,顾清让没办法和许喟继续对视,打算支起身站起来,但到底低估了自己膝盖的磕伤,一个力没使上,整个人都向前栽倒——
然而被许喟稳稳接住了,落进了他的怀抱里。
这就完完全全超出顾清让的理解了,他觉得自己刚刚过度运转的大脑终于哔的一声烧断了线,电路们炸成了一团团烟花。
许喟抬手搭住了顾清让的背,轻轻拍了拍他的肩,低声说道:“是我估错了这个世界的变化。虽说幸运地赶上了,可是,我一开始就不该让你落入险境的。”
不是,你都救人一命了你还有什么好自责的啊?我又不是你亲妈你对我没有义务的啊!我这感谢你还来不及啊!
可低落的许喟同学显然完全不听到顾清让内心的呐喊,还接着说了句令顾清让五雷轰顶的话,许喟道歉了,这竟是许喟第二次向他道歉了。
“对不起,是我没保护好你。”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写完了,直到口胃君出场前,真的是写地瑟瑟发抖,把小棉袄的帽子都戴上了,还觉得头皮发麻脖子发冷,真·瑟瑟发抖。(众小天使:报应!谁要你之前总吓我们!)
原本以为今晚不敢睡了,觉得又能在口胃君温暖的怀抱里入睡了!(让让:然而抱的并不是你是我哟。)
下个世界想要甜甜暖暖治愈一下受伤的心灵……
感谢一尜和arike的地雷么么啾。
今日推荐:the feeling-denm
愿诸君喜乐平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