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休想刷我好感度 > 31、五口之家09

比起体会自己现在的感受, 顾清让眼下更关心,其他三位家人对自己这位孪生兄弟忽然出现宣称“回来了”的反应。
母亲张淑芬,显而易见的喜悦, 她急忙捻起一块红烧肉放进刚坐下来的那人碗里, 慈爱地说道:“阿平,来,吃妈妈做的红烧肉。”可除了喜悦之外,顾清让觉得张淑芬的眉目间多了些别的情绪, 眉头舒展,眉梢似乎也比平时高扬了些?看起来有种神采飞扬的感觉。
哦, 阿平, 那就是叫李平了,应该是李凡的哥哥了,和他的字刚好凑一个平凡,然而不论是名字平凡的两兄弟还是看似平凡的五口之家, 没有人平凡。
张淑芬笑吟吟地继续夹了块红烧肉,放进了顾清让的碗里。
父亲李志杰见到李平和当初见到到顾清让一样冷淡,如果说硬要解读的话,唇角的弧度是明显放松的,显然也能看出一两分欣然;但眉间的川字似乎也深了一些,似乎有种被冒犯的感觉,却不知感觉被谁冒犯。
李志杰上了年纪的浑浊双眼深深地看了一眼张淑芬,往日相当敏感的张淑芬现在却浑然不觉似的,又往李萌碗里夹了块肉。
最令人无法忽视的就是李萌了, 她娇小的一张脸已经失尽了血色,嘴唇已经呈现出褪红的肉色,一双瞳仁巨大的乌黑眼睛直愣愣地盯着李平,像是在看一个怪物,一只猛兽,一团污秽,一个死人。
张淑芬将红烧肉放进她碗里的时候,李萌的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即使是三天前处于不认识顾清让的认知模式时,李萌都没有怎么极端的反应。看着李萌混沌一片的乌黑瞳眸,顾清让竟然诡异地回想起了不久前看过的那双球鞋的污泞鞋底,同样的浊黑里混杂着大量令人不适的元素。李萌的眼中,有碾碎的恐惧,残破的震惊,分裂的迷茫,还有沾血的仇恨。
这样的注视李平当然不会注意不到,他对着李萌又咧开了嘴,干裂起皮的嘴唇下露出了渍黄的牙齿。李萌立刻惊慌地低下了头,埋头开始吃白饭。
顾清让相信同在饭桌上父母不会错过兄妹之间诡异的互动,可两人却像是在表演另一出神秘的情景剧了。
张淑芬又夹了一块肉,却不是给李志杰,而是坐了下来,将肥美的肉块放在了自己的唇边,开始不疾不徐地啃食。
顾清让几秒前就觉得不对劲了,他甚至认为按照张淑芬往常的表现,哪怕李平回来了她都会最先给李志杰夹肉,而不是像现在唯独没给李志杰夹肉。
李志杰显然也没有错过这个称得上琐碎微小的细节,他眉间的川字更深了,嘴角也不悦地下撇得更厉害,却居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沉默地给自己夹菜。
顾清让清清楚楚地看到,挺直了背脊的张淑芬居高临下地望着低头吃饭的李志杰,纹了半永久深红唇线的嘴,慢慢露出了一个不明显的、却倨傲的笑容,然后这张嘴吃下了整块肥腻的肉。
看着看着,饥饿直接吞吃了顾清让的理智,管不了更多了,顾清让太饿了,他抬起筷子就开始大朵快颐,红烧肉、榄菜肉末、糖醋排骨……张淑芬似乎格外喜欢做肉菜,而顾清让只觉得每一道肉菜都美味至极,让他根本停不下手去一筷子又一筷子地夹。
饭桌上,还有一个人的食欲也很好。李凡的哥哥李平。顾清让倒也能理解,毕竟这个人在冰柜里关了不知道多久。
中间顾清让的手和餐桌上和李平同样夹筷子的手撞了一下,刺骨的冰凉,比起先联想到冰柜中尸体的温度,顾清让先回忆起了杂物间的拿面镜子,一样针蜇般的冷痛感。
顾清让还看到,李凡的指甲缝里布满了褐色黑色的污垢。
就像宿醉的人被当头淋下的冷水惊醒,从大打折扣的食欲中清明过来,顾清让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真的吃了很多。
为什么会这么饿?甚至饿到失去理智?
明明就在三天前,他还是个没有味觉吃什么都味同嚼蜡的人。
口腔里残留的美味,又开始感觉到了怪异。
就在这时候,裤兜里传来了震动——是有短信来了。许喟联系了他。
莫名的,光是想到许喟两个字,顾清让刚刚再度紧绷的神经稍微纾解了些,不再那么绷得太阳穴痛了。
“嗯,我吃完了,先去下洗手间,你们慢吃。”
顾清让站起身快速说道,并没有选择一楼的洗手间,而是上了楼梯,尽量远离那一家四口,进入自己熟悉的那间洗手间。
在进洗手间之前,顾清让回了个头,这一看,头皮又开始发麻。
楼下的一家四口,全部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他。他们就像一直在注视着他的背影,看着他从楼下走到了楼上。
李平和张淑芬挂着大大的笑容,李志杰和李萌面无表情,就这样,李凡的亲人们这样诡异而沉默地看着他。
顾清让放在洗手间门把手上的手指颤了颤,然后快速扭动把手,开门进入了洗手间,关上了门,甚至反扣上了锁。
狭窄潮湿的空间使得顾清让急促的呼吸格外明显,顾清让一边深呼吸尝试平复,一边拿出了手机。
确实是许喟。
顾清让自动跳过了“这真是太好了”的心理活动,点开了短信,只见短信内容是:“方便吗,我在你家后院。”
许喟就在隔着一道墙的地方等他。这真是太好了。
顾清让的心跳和呼吸总算恢复了本来的频率,他仔细地在看过一遍短短的九个字和两个标点符号,这才郑重地回复道:“收到。我马上来。”
几乎是雀跃的,顾清让牙刷都没用,匆匆漱了下口,就扭回反扣的锁,拉开了门——
李平就站在门外,笑嘻嘻地看着他。
“嗯,你用。”顾清让简短地说道,小心翼翼地绕开了李平的身体,走出洗手间来到走廊上。
“阿凡呐。”李平在顾清让身后叫到。
身形顿了顿,顾清让还是转回了身,看着李平靠着门框,发出了声音:“嘻嘻,好久不见了哟。”
顾清让:“……”求你闭嘴别再嘻嘻了。
就在顾清让打算直接询问对方有什么事的时候,李平拉扯出古怪的笑容说道:“这次,哥哥会玩久一点的。”
然后李平带着嘻嘻的笑声,关上了洗手间的门。
这次?那么上次是什么时候,又发生了什么事,甚至导致了李平的死亡?
心里惦记着许喟在等他,顾清让来不及多想,本来这些零零散散的线头也不是他能靠想就能厘清的。
走下楼梯的顾清让,在客厅中即将转身走进短廊的时候,听到了身后客厅传来的对话。
“老公啊,我今晚做饭的时候划伤了手指,今晚就你来收拾餐桌,好不好呀?”
没有听到李志杰的回复。但是很快传来了碗筷和陶瓷碰击的声音,不知是谁开始收拾桌面上的碗碗盘盘了。
“哎呀,谢谢老公,你真贴心呀。”
顾清让没有回头,而是加快了脚步走进短廊,打开了房屋的后门,走出了整栋屋子。
以前觉得杂草丛生的后院让人不安,现在反倒比充满人烟的室内有安全感了。
原本漆黑一片的夜幕,不知什么时候星星和月亮又出来了。隐隐的,甚至有了蝉鸣。
顾清让穿过了小路,在后院的篱笆旁,见到了许喟。
若干家的灯火掩映中,许喟的面容并不清晰,却依旧能从工笔精心描绘般的轮廓线看出这是位美男子。
“喏。”许喟轻轻打了声招呼,然后将并拢的双手伸到顾清让面前慢慢打开。
一捧星子般的光亮莹莹升起,在黑暗中,如同一团黄绿色的小型烟花慢慢地绽放开,穿过许喟手指的缝隙,向空中扩散开去,向天上曳去,越曳越高越淡薄,像是被一声喟叹给吹散了。
“萤火虫?”顾清让明知故问道。
“是的,”许喟也一同仰着头,说道,“来的路上看到的,就暂借了一团,请虫们过来做客也给你看看。”
现在仰头望去,散开的萤火虫们已经如同一匹稀薄的发光渔网罩在两人上方,网住了几颗寥落的远星,就不知能不能打捞得起来了。
“挺美的。”顾清让说道。
在晦暗的光亮下,许喟侧过头望了过来,问道:“你还好吗?”
沉默稍许,顾清让诚实地袒露出自己略显狼狈的境地:“说实话,不太好。”
许喟也沉默了些许,用轻快的声音说道:“那就出去逛逛吧。”
顾清让刚想说自己似乎不能离开这个家,可以转过头,就对上了一双温和而坚定的眼,脱口而出的话语变成了:“行啊。”
许喟轻松从篱笆边翻身而出,他大概也是这么进来的,然后向顾清让绅士地伸出手。
顾清让可不觉得自己柔弱地需要帮助,再说刚吃了个大饱饭精力十足,也轻轻松松地自篱笆上一跃而过——
双脚踏踏实实地落在了水泥地面上。他出来了,从这个四口——不,从这个五口之家出来了。
顾清让惊讶地望向许喟,问道:“是你帮我的?”
许喟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是你本来就能出来了,往后不出意料,你还能走更——”许喟顿住没有再说。
顾清让立即会意,带着几分自嘲接道:“知道了,你再给我剧透我又得睡晕过去。”
没有继续聊这个话题,许喟又用轻快的声音转而说道:“这么好的月色,还有晚风,走,好好逛逛。”
像是一匹被拴在木桩上许久许久的小象,初次知道了自己能够挣脱束缚,顾清让此时竟有了几分忐忑而期待的心情。
头顶的峨眉月高悬,街道旁树影霏微,几扇亮灯的窗户缀在半空中,晚风吹过手臂和脚踝。
顾清让收回目光,看向站在他身旁的人,久违地露出了放松的笑容,也用轻快地语气说道:“好啊。”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晚了,躺倒任□□_(:3ゝ∠)_
送上章末暖暖的画面补救一下。
感谢其实我叫赵萌萌的火箭炮,感谢,arike的手榴弹,感谢一尜、寒露的地雷,感恩金主们。
今日推荐:deep sea-3asic(神经兮兮歌单的最后一首)
愿诸君喜乐平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