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休想刷我好感度 > 15、锈色银河14

皇帝寝宫。
纯金护栏后的水晶灯柱没有点燃烛火,金红织锦的帝王床寝笼罩在阴影中。
穿着绸缎睡袍的阿伽门农在床下暴躁地来回踱步,口中一边谩骂着:“克苏鲁那帮信仰魔神的恶徒!言而无信的混蛋!”
“哼,朕给他们送了如此一份大礼,他们竟然还不知满足,妄图侵占我更多的领地!”
护栏后的大片阴翳中,一个稚嫩而冷静的声音:“或许是他们也没想到会损失了自己的军团长,恼羞成怒了吧,再者……”
面色苍白的埃尔曼没有继续说下去。再者……主动割掉身上的一块肉给食肉动物,以此期待它饱食后离去的想法原本就是单纯又愚蠢的,又有哪只生性贪婪的豺狼会看着伤口流血的猎物却选择离开的呢,他打小看的动物纪录片都不会有这种好事发生。
“哼,我把戟·摩利都送到他们手上了,只怪他们自己脆弱不堪!”阿伽门农嘲笑道。
埃尔曼望着银河帝国这位刚愎自用、愚蠢不堪的苍老皇帝,漆黑瞳眸深处的幽暗愈发浓厚。
他的舅舅或许还不知道自己亲手埋葬的是怎样一位战神,那是维护帝国最有力的屏障,他就这样亲自打碎了,让所有外来的饕餮都可以伸手掠夺他的宴席,但至少,他守住了自己餐桌主人的位置。
埃尔曼问道:“那舅舅,接下来您打算如何呢?派谁去伊利亚特前线?”
阿伽门农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意味深长,他回转过身,刺绣精美的袍摆扫过埃尔曼光滑的脚背,阿伽门农俯下身低低说道:“怎么,你那亲爱的好哥哥没跟你说,他已经向朕请求接替他的父亲出征了?”
埃尔曼原本就苍白的脸顿时失了所有血色,他急促地问道:“我哥哥?怎么可能?他那不是,不是送死吗?”
这个年幼的孩子对前线的形势倒是看得十分清晰,然而声音再也不复之前的平静,他近乎是惶恐地询问着脸庞隐没在阴影中的皇帝,他的舅舅:“那,那陛下您是怎么决断的,他这样没上过战场的,哪里能为您守住帝国边疆呢?”
“可班的态度实在是太真挚啦,他很愧疚自己的父亲辜负了我的期望。”
阿伽门农笑着说道:“盛情难却,我自然是答应了他的请求。”
次日,皇帝就颁布了由班·摩利代替其父亲前往伊利亚特星省前线,接管第一集团军继续抗击克苏鲁众神国的军令。
军部对此不发一言,就是默认了。
在顾清让离开帝都诺亚星之前,埃尔曼来找了他一次。
由于紧张的战事,原本肃穆的军部变得前所未有的嘈杂和混乱。
接到来访通知后,顾清让带着埃尔曼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穿着军装的顾清让和平时大不相同,笔挺的漆黑军服极大程度收束了他的懒散,呢质皮沿的军帽下的面容竟也多了几分冷肃 ,倒真是个像模像样的帝国中校了。
埃尔曼只觉得哥哥愈发陌生了,此刻看着他,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想问哥哥,你为什么要去伊利亚特呢,那里已经沦为绞肉机了啊!你一个从没上过战场的人,为什么要去送死呢?
可其他仔细想想,是知道答案的。如果哥哥继续留在诺亚星,才是真正的送死。戟·摩利已经死了,皇帝自然要斩草除根,自己这个皇室血缘的外甥可以幸免于难,可作为摩利元帅长子的班·摩利中校,必死无疑。想尽一切办法离开诺亚星,反而还能有一线生机。
埃尔曼甚至有些怨恨自己的幼稚,当时只想着除掉父亲,却没想到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他的哥哥反而陷入了危机当中。他本以为和皇帝舅舅求个情,舅舅就能放过这个明明一点威胁都不会有的班中校,可对他越来越宽容荣宠的皇帝却直接拒绝了,还告诉他,斩草要除根,让他不要和他父亲一样妇人之仁,他父亲就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可是,可是……
“哥哥,去伊利亚特的事,你都没有和我说一声就算了,可是,你就没有想过带我一起走吗?你连许喟少校都带上了。”最后,埃尔曼都没想到自己问出的是这个问题。
果然,到了这种生死关头,哪怕是最关心他的哥哥,也会选择抛弃他吗?
看着埃尔曼近乎是谴责的质问,顾清让一开始有些莫名其妙,心想你每天去皇宫的事也没和我说一声,我默认咱俩已经心照不宣各奔前程了,怎么你反而委屈?
可看着埃尔曼不知为何显得苍白羸弱的脸色,以及还不到他胸口的幼小的身段,顾清让才意识过来,埃尔曼哪怕再聪慧,到底只是个孩子,哪怕能想到同龄人绝无可能想到的高度和广度,具有敏锐的天赋和毒辣的本性,可在思想上依旧是稚嫩的。
“埃尔曼……”顾清让也说不清自己对这个弟弟的感受,在知道是他亲手出卖父亲的时候,有心寒吗,有的,甚至有一丝惊悚,觉得那个总是看着可怜的小男孩竟有这样残忍果决的一面,果然流淌着诺亚皇室残暴乖张、不择手段的血液。可是能理解吗?设想了一下埃尔曼的角度,顾清让完全能理解。一个被父母都放弃了的天才孩童,在安全感完全丧失的情况下,觉醒了对权力追逐的**是顺理成章的,因为如果拥有了权力,他就在不用面临被抛弃时毫无反抗能力只能接受的境况了。
顾清让甚至是责怪自己的,自己作为一个哥哥,如果在之前每一次的风暴和漩涡当中,去尝试发挥一下作用,去改变一些事情的走向,是不是就能保护住埃尔曼,让他不必在这样小的年纪就背负着弑父的罪孽走上权力的荆棘不归路呢?
“埃尔曼,因为你留在这里是最安全的,不安全的只有我,我不能害你的。”顾清让最终只能如此说道。
“而且,”顾清让苦笑着说道,“你也不会和我一起走的,不是吗?”
埃尔曼立即惊慌了,他想是不是哥哥知道了一切,如果哥哥知道自己、自己都做了些什么,肯定会讨厌——不,他肯定会恨他的!
“我不怪你的,埃尔曼。”顾清让却在埃尔曼开口前如此说道,伸手摸了摸男孩苍白的脸颊,顾清让的声音甚至是温柔而疼惜的,“父亲伤害了你,你当然可以伤害他,我不是站在道德制高点去评判他人的人,你做的一切,我都能理解,命运对你很残忍,你也没道理总是逆来顺受。”
“你已经找到了一条更光明也更危险的征途,远比像我这样被动要勇敢得多。虽然我想你会付出得很多,过程会很痛苦,但是,只要你不后悔,我真心祝你成功。”
顾清让蹲下来,将姿态放得很低,低到埃尔曼足以俯视他,然后有些哀伤地说道:“我很抱歉,埃尔曼,你并没有拥有一个和你一样勇敢的哥哥,我很没用,没能保护好你。”
这是顾清让的心里话。原来不知不觉,他这个置身事外的看戏人,看着看着,还是进到这场戏里来了,开始为了戏中人而哀切,而自责之前的冷漠。这种感觉实在是有点糟糕。
他本以为埃尔曼对他也是有怨恨的,他的父亲、他的母亲、他的哥哥,他们三个人谁都没有给过他充足的爱和保护,甚至只会带给他最为惨痛的伤害,哪怕他这个哥哥罪责小些,同样也是难辞其咎。
可是他却看着埃尔曼哭了,这个坚强倔强的孩子,在父亲将他扔到地下洞穴的时候没有哭,在母亲想要割开他的血管啜饮的时候没有哭,现在却哭了,哭着抱住了他最是没用的哥哥,哭着说:
“没有,没有!我很感谢哥哥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我等你回来,哥哥,你一定要活着回来。”
顾清让茫然地睁着眼,那夜和许喟谈话的无力感又涌现上来了。
埃尔曼,这个做出了弑父之举的孩子,却能被他几句话的安慰给感动,他的人生是这样的荒芜,心灵却依旧在柔软地期待着,这么一丝丝的温暖都能让他惦记,为什么就没有人能多给他一点爱呢,这样他是不是也不会走上如今这条路?
可是,可是啊,埃尔曼,你知道吗,你本是没有哥哥的,我不过是系统临时捏造的一段数据,你记忆中凭空添加的哥哥,我其实并不是你的哥哥呀。我也承担不起你这样的感激,对于人生和心灵都同样荒芜的我来说,你这稚嫩的感激,对我来说是承受不了的沉重。
在元帅牺牲的那夜,顾清让收到了来自上司楝青收到的消息。他犹豫了很久,如今终于下了决心。
他总是个逃兵,面对之前的人生也是这样,在想要逃避时,他总是不择手段地逃避。
这就是他顾清让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懦夫。
这时,许喟正好来找顾清让,来商量出征的事情。
许喟敲开房门,看到的就是顾清让单膝跪在地上抱着双肩颤抖的埃尔曼的景象。
许喟一眼就能猜透大概是个什么剧情,有些感叹兄弟俩的深情厚谊。可让他有些不安的,却是顾清让的表情。
顾清让抬头望向了他,目光却没有凝聚在许喟身上,像是一团漶散的寒霰,包裹着那双坼坼然冰面欲裂的黯l眼眸。
许喟很快就知道了,当时他不祥的预感可谓是一语成谶。
在顾清让和许喟乘坐战列舰前往伊利亚特前线的路途中,顾清让使用了楝青临时给他开放的权限——强制下线了。
在许喟眼中,就是班·摩利毫无预兆地晕厥了过去,然后再也没有醒过来。
*******
回到系统空间的顾清让,既有些怅然,又有些轻松,后知后觉的,却是爽破苍穹的喜悦。
哈!哈!哈!哈!哈!
想他许喟坑了他多少回,终于也换顾清让坑他一回了!
哈哈哈哈哈哈,班·摩利中校在和许喟少校同行的战列舰上,突发完全丧失意识,仅保留基本生命体征。之后怎么接手第一集团军,怎么抗击克苏鲁侵略军,怎么躲避皇帝的暗害,怎么活下来,让他自己一个人头痛去吧哈哈哈哈哈。
顾清让出现在楝青面前时,顶着的是一张快要笑烂了的脸。
像他这样在世界呆了多日,一个被攻略指标都没完成,全还能喜不自胜的迷之心态,也算是突破了楝青的认知底线了。
不过楝青一贯是冷淡的,这次让顾清让下线,也不是为了惩罚他,而是为了通知他:“恭喜你,你的工作任务完成了,还是超指标完成。”尽管这声恭喜听不出半点恭喜的意思。
“由于超指标完成工作,员工姓名顾清让,员工编号85889,恭喜你,你升职了。”这声恭喜自然更不会有半点恭喜的意味。
全程没被给予一次说话机会的顾清让:“……”
也就是说,我,原本的50个快穿者攻略任务一个没完成,2500点好感度一点都没发出去,不仅没有扣绩点扣绩效,还被升职了?
啊?
哈?
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