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休想刷我好感度 > 13、锈色银河12

在全国上下的紧密关注中,摩利元帅率领的第一集团军通过数次跃迁很快赶到了帝国的西南象限。
此时,伊利亚特星省已沦陷大半。旧日支配者军团依旧在扩张侵略范围。
敌占区的屠杀也没有停止,无数帝国子民的尸体被推入深挖的万人坑,用来喂养克苏鲁众神国的上级独立种族——以食腐为生的巨噬蠕虫。近十亿勤勤恳恳劳作的农民,最后沦为了蠕虫的饲料。
集团军到位后,最开始的抗战并不顺利。帝国的防卫毕竟是临时集结,西北战区和东北战区的主力军团同样战事胶着,无法离开战场,因此,摩利元帅只调动了他嫡系的第一集团军,可一只集团军,又如何抵抗得了克苏鲁众神国近乎一半国力的兵力呢?
在极大的敌我悬殊下,饶是最大程度沿袭了元帅铁血的第一集团军,也有些军心浮动。另一个让军心躁郁的原因则是,在第一集团军到达前线后,后续却并没有军队前来支援,其余战场的军团以战局僵持为由拒绝支援,同帝都诺亚星的交流更是近乎被切断。
伊利亚特仿佛成了一个孤岛,岛上的元帅和第一集团军只得孤军奋战,独自面对魔神之首阿撒托斯阴影蒙翳下的旧日支配者军团。
在这种局面下,正面作战无异于以卵击石,在过大的战力差距下,摩利元帅冠绝帝国的指挥才能根本无用武之地。
摩利元帅决定兵行险招,亲自带队,率领一只镰刀级轻型巡洋舰队,通过帝国隐秘维护的超空间通道,直抵阿克琉斯星,就像克苏鲁众神国当初闪电袭击一样,刺客般突袭阿克琉斯星上旧日支配者军团的临时指挥部,以击杀军团长奈亚拉托提普为主要目的。
摩利元帅手下的师长们自然不愿意元帅以身涉险,然而他们的阻拦并没有用,元帅只留下一句:“你们谁的镰刀级有我开得好?如果任务失败,我们迟早全军覆灭,而我一样死在最前面。”
师长们这才回忆起来,平民出身的戟·摩利在上任元帅不再亲自上阵杀敌之前,创下了无数次万军从中取敌将首级的赫赫战绩,这些彪炳史册的战绩帮助守卫了帝国的边疆,也送他登上了元帅的位置。
一时,在这极沉重的战争氛围下,师长们不禁回忆起了年轻时的峥嵘岁月,那时,他们都是帝国最基础的战斗机飞行员,蝗虫般投入战场,啜饮敌人的鲜血来换取自己的生存,当时哪里想得到什么积累战功晋级军衔,满脑子想的都是保住性命、再多击落两艘敌机。
时移世易,在这个危机时刻,戟·摩利索性放弃去当运筹帷幄的元帅,恢复了当初闻名全军的王牌舰长身份。
反正,戟·摩利心底已经有了计较,与其在帝国刻意的抛弃下,被旧日支配者军团蚕食而亡,他宁愿主动奔赴死地,来一个绝境求生,即使失败,死得也不算太窝囊。
古希腊神话中的阿克琉斯身受重伤尚且不肯退却,坚持战斗直至死去,他戟·摩利又凭什么坐在后方指挥部里白白等死?
永恒的太空是永恒的樵读壤奈5陌15a鹚剐蔷拖袷前胄寻胨挠┗鸪嫠频模蕾嗽谟钪婺盖椎鸟唏僦校戳诵乔蛏系纳橥刻俊
古井无波的空间里忽然起了一丝波澜,仿佛有层透明的膜被一股未知的力量推动——
漆黑的金属尖头刺穿了这层薄膜,然后,一整艘灵巧而锋利的战舰从这看不见的豁口处现身,第二艘,第三艘……总共十七艘帝国的镰刀级轻型战舰出现在了帝国沦陷的阿克琉斯星正上方。
一切都悄无声息,开启的信息屏蔽系统使得阿克琉斯星上的克苏鲁敌军毫无察觉。
战舰因空间压力颤抖着,而战舰的内部,戟·摩利下令的声音平稳无波:“开启加力燃烧器,同时扫描敌方停滞塔,发现后用425mm磁轨炮进行轰击,解除封锁线。”
“收到!”
“收到!”
……
各战舰开始高效作业,同时如一群真正的刺客般阒然无声地接近目标——旧日支配者军团指挥部。
“——警报——警报!”
突如其来的警报声就像一道不期然撕开夜空的响雷,轰响在每一位帝国战舰内士兵的耳旁。
战舰系统一声又一声急促的汇报接连痛抽在了帝国士兵们的心头。
“被多道重型激光急速炮锁定!所有护盾全部自动开启!紧急开启能量护盾增效器!”
“系统接手操作仪权限,进行紧急躲避——”
戟·摩利却以几乎看不清的飞快手速解除了系统的强制操作,手动控制战舰躲避从后方疾刺而来的高能激光束——
嘭!嘭!
五架闪避不及的战舰被激光炮轰中,爆裂为太空中火光四溅的血花。
剩余的十二艘战舰的指挥室屏幕上,这才显示出后方突然现身的狰狞战舰群,远多于他们数量的战舰完全封锁了他们的退路。
这些战舰的舰身上用激光束绘制着一个面部伸出硕大触手的丑陋巨人——克苏鲁神话中魔神之首的使者化身。
“为什么敌人能提前知道我们的突袭计划?!” 会战作战网络中,有人不敢置信地吼叫道。
一个可怕而悲凉的设想浮现在所有人的心头。
有人来不及揣测,直接询问戟·摩利道:“元帅,现在立即开启微型曲跃推进器撤退吧!”
“他们肯定已经在后方布置好停滞缠绕网了,阻断我们进行跃迁。”只有摩利元帅的声音依旧镇静,没有一丝波澜。
“进入超载状态,开启微型曲跃推进器,加至最高速19.6千米每秒。”摩利元帅有条不紊地下令,指挥的方向却不是逃跑——
“目标,敌军指挥部!”
将士们仅愕然了一个呼吸的时间,接着在急促的呼吸中,用高亢的声音回应元帅敢死队式的命令:
“收到!他奶奶的,怎么也把这个指挥部轰下来!”
“收到!就是,同归于尽谁不会啊!老子早看奈亚拉托提普那个老屠夫不顺眼了,炸不死他!”
“收到!哈哈哈哈我可是要杀了旧日支配者军团长的男人!”
“收到!”
……
这些帝国的战士们已经提前知晓了自己的命运,他们是无法回归军队了,也无法回到自己家乡的亲人身边。
在生命的倒计时中,没有人能保持镇定,他们心跳极快,胸膛剧烈起伏,但手指却更加灵巧,翻飞着躲避身后追逐而来的炮弹,如同疾风暴雨的雄鹰。
讽刺的是,直到毫无转圜的这一刻,与帝都诺亚星的通讯这才被接通。
“元帅,我是许喟!”通讯系统另一头传来比平时稍显急促的声音。
不是皇帝和军部高层在联系他,一切的答案已经很明显了。他到底是个只会战斗的莽夫,玩不了权力的游戏。
戟·摩利哂然一笑,问道:“班在吗?”
“在的,父亲。”紧接着响起了另一个青年人的声音。
通讯质量很差,他们应该没能使用军部的通讯系统,也不知找了什么办法。
元帅将手放在胸前的口袋上摩挲了一下,对自己的儿子只是简短地说道:“……好好活着。”
短暂的沉默过后,班很快接上:“收到,父亲,您也——”
戟·摩利却直接打断了或许是他能听到的儿子给他的最后一段话,他冷冷说道:“记得你答应我的,许喟。”
然后直接按下了中断通讯按钮。
阿克琉斯星越来越近了。这颗星球是这样的坚强,挺过了无穷的岁月;它又是这样的脆弱,随时可能湮灭在人类手中的潘多拉魔盒中。
每一眼都可能是帝国士兵们人生的最后一眼,所以他们眼睛瞪得极大,从后方敌军舰队和前方敌军指挥部双向发射而来的高能束的间隙中,通过舷窗认真地注视着愈发清晰的大山大河,绿色的原野和蓝色的大海,每一寸都是属于银河帝国的疆土。
一艘战舰被击毁了,
又一艘战舰被击毁了,
再一艘战舰被击毁了……
通讯网络中留下的遗言是仓促又短暂的:
“为了帝国!”
“诺亚永存!”
“银河不灭!”
“我们来自地球!”
到最后,帝国或许抛弃了他们,他们却没有抛弃祖国,和对祖国的忠诚与热爱——这些本来也不是需要回应和回报的。
幸存的四艘战舰,出现在了旧日支配者军团指挥部的正上方。
“开启重型导弹发射器。”元帅最后命令道。
“可是,时间已经来不——”其余的三位舰长很快反应了过来,纵声大笑道,“这样自爆才更带劲嘛,炸死这帮蠢货,哈哈哈哈哈哈!”
“爆炸是艺术!老子终于当上回艺术家了!”
在最后的时间里,戟·摩利这才松开了放在操作仪上的手。
他从军装胸口出的口袋里取出方才隔着布料抚摸的物体——一张老旧泛黄的照片,古地球时期落后的玩意儿。
照片上是一位年轻姑娘美丽的面容,她有着迷人的笑靥,一双眼似乎透过薄薄的纸片温柔地望着自己的丈夫。
如果当初在他出征在外时,她没有被娜迦暗地杀害,现在应该是位迷人的小老太太了,眼角有淡淡的皱纹,却依旧是最美丽的,依旧会温柔地望着他抿嘴笑。
眼前是爆炸的画面,敌军指挥部在幸存战舰的自杀式袭击下,轰然炸裂,因为攻击能量太为暴虐,整个星球甚至都开始颤动分裂。
炸裂开的浓厚色彩像是绘画一颗行星的火葬,其宏伟让宇宙都要为之降旗。
惊红,骇绿,沉紫,暗赭,怅青,惘蓝,锈赤,蚀苍。宇宙中所有的颜色都拥簇在了这里。
权力与阴谋,生命与死亡,人间一切的一切在这样的美前都卑微得不值一提。
再也没有比这更为壮丽的葬礼了。死在这场葬礼中的人,都算不得窝囊。
戟·摩利不知道诺亚是否会永存,银河是否会不灭,这一切真的不再值得一提。
但他知道,他终于能回到她的身边了。
银河纪元1173年秋,9月7日,戟·摩利元帅率第一集团军2549名士兵对克苏鲁众神国临时占领区阿克琉斯星发动袭击,成功捣毁敌军指挥部,击杀敌军军团长奈亚拉托提普,重挫敌军。
戟·摩利元帅光荣牺牲。2550名将士全部牺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