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休想刷我好感度 > 12、锈色银河11

帝国边境告急!
帝国西南象限的伊利亚特星省突遭克苏鲁众神国太空舰队的大举进攻!四日之内,阿克琉斯星、曼德洛斯星、赫克托耳星等27颗星球纷纷沦陷,两个半星郡都变为敌占区。而众神国的已开锋刃的舰队并不满足,兵燹向帝国中心方向直烧而来!
举国震惊。
于伊利亚特星省驻守的37师在仓促防守中伤亡惨烈,几近全军覆没,师长白熊·诺亚壮烈牺牲。
伊利亚特星省为帝国主要的农作物产地之一,由于资源价值不比矿星,也非处于重要星际航线交汇的战略位置,因此并不是星际各国的必争之地,多年来均无战事。正因为此,伊利亚特成了贵族和财团后裔参军积累军功的好去处,在当地作威作福多年的师长白熊·诺亚,即是皇室支系子弟。
虽然在皇帝阿伽门农初登帝位统治不稳时,白熊因为不尊皇帝被贬到了这边远星省,可到底也是皇室,如今竟然就这样丧命于敌国铁蹄下,还有大量帝国权贵后代同时牺牲,这无疑是克鲁苏众神国对银河帝国的极具侮辱性质的挑衅。
虽然白熊作为师长整日只知道饮酒作乐淫辱妇女,手下的兵将更早在天高皇帝远的天堂里消磨了所有的骨血,可37师毕竟有数万人兵力,部署有齐全的侦察舰、驱逐舰、重型突击舰、护卫舰、后勤舰等各式战舰200余艘,战力不容小觑,却在面对克苏鲁众神国的旧日支配者军团时,甚至不能予以反击就被歼灭绝大半,逃走的只有几艘原本该起先锋作用的隐形特勤舰,这令帝国深深扼腕的同时也颜面无存。
毕竟无人能够想到,位于帝国南方的众神国竟然会绕开战斗胶着的整个西北军区,前来进攻矿资源匮乏的伊利亚特星省。
更令帝国不安的,是在此次突袭中众神国展示的成熟的量子滑流技术。变化局部空间的曲率制造子空间隧道,在短时间内毫无声息地运送如此大量的舰队,代表着这个狂热崇拜着“盲目痴愚之神”阿撒托斯的宗教国度,有了进展巨大的科技突破,这使帝国即将发起的反击战笼罩上颇为不详的未知迷雾,帝国不知道众神国是否配备着更新更强的战舰和机甲来作为最终的杀手锏。
整个议会连同军部都一致愤怒地表示要全力反击,坚决捍卫帝国边疆,可当讨论到谁率军奔赴伊利亚特前线时,倒是上演了一场各军区司令装穷卖惨、互相推诿的好戏。
毕竟,克苏鲁众神国来势汹汹,连战力不低的37师都在弹指间被悉数歼灭。没有哪位司令想带领着自己的军队去奔赴这架在西南象限轰隆旋转开来的巨型绞肉机——他们更习惯在战况明朗时横插一脚收揽军功。
在军部会议上,这些金星铺满了肩的司令们无一表率出征,反倒在会议桌上打起了嘴皮战争,唾沫横飞的架势倒也威风赫赫,一个唾沫星子仿佛都能击落敌国几艘军舰。
摩利元帅坐在次席上,不发一言地冷眼看着军部无从遮掩的丑态。
摩利元帅因为战功卓著登上军部之首的位置,却并不能减缓军部伴随着帝国整体的堕落。军部要位由皇室支系、贵族门阀牢牢把控,真正在前线用命拼杀军功的有为将士难有高升,只得一年又一年在前线卖命,以血肉换取的军功则徒作天潢贵胄手中的嫁衣。而各个集团军之间为了争抢军功,贻误战机、延缓援救、欺瞒军情等等把戏争相上演,是古书兵法三十六计在银河舞台上与时俱进的淋漓展现。
平民出身的戟·摩利是帝国最大的奇迹,可一个人的奇迹并不能治愈帝国深入膏肓的病灶。
整个王国从根就腐烂了。
摩利元帅麾下忠心的几位将领对于会议上的推阻均是愤怒,可在元帅冷眼的示意下,也只得忿忿沉默。即使开口又有什么用呢,这些热血尚存的将领均非位高权重,从军部调动不了多少兵力,即使真的出征,也不过是带着没有背景的平民士兵去送死罢了。
主座上的皇帝亦是冷笑地看着这些本应为他捍卫疆土的奴才,似乎并不愤怒这些奴才的贪生怕死、自私自利。
就在军部僵持的这两日,伊利亚特接着传来了更为惨绝人寰的消息——克苏鲁众神国的军团在阿克琉斯星实施大屠杀,至少有2亿帝国子民罹难。
阿克琉斯星是偏远的农业星球,星球上的居民多为矜矜业业的农民,辛勤劳作只为了生存,而他们生存的尊严,就这样轻易地被战争的铁蹄践踏成齑粉。
在之前,皇帝没有为自己的远房叔叔白熊·诺亚的牺牲而发怒,没有为充斥贵族兵的37师的覆灭而发怒,而当阿克琉斯星大屠杀的消息传来,皇帝雷霆大怒,命令军部立即筹备出征。
关心着帝国命运和边境同胞的全国人民,一边赞美着皇帝的爱民如子,一边痛骂着军部的懦弱无为。
在皇帝、贵族和人民多重的压力下,军部的会议席终于有了难得的宁静。
四座阒然,各大军区将领们正襟危坐、表情沉重,仿佛衷心在为阿克琉斯星上遇难的2亿帝国同胞而哀悼。
就在这满室的寂静中,摩利元帅挥了挥胸前挂满的勋章上并不存在的尘埃,站起了身。
“第一集团军全体,三日后随我出征。”摩利元帅下令的口吻是轻描淡写的,仿佛只是去剿灭一只骚扰商旅的落魄星际海盗。
向皇帝颔首致意,并不理会室内表情各异的司令官们,戟·摩利独自离开了会议室。
《帝国元帅将率军亲赴伊利亚特前线,征讨敌军,收复帝国边疆!》
军事会议后不到半日,摩利元帅亲自挂帅出征的消息就传遍了首都星圈乃至全国的大街小巷。之前还在愤怒着、哀恸着、畏惧着的帝国人民,犹如集体被打下一阵强心剂,全都欢跃了起来,就像是在提前欢颂边境保卫战争的胜利。
他们相信,战无不胜的摩利元帅这次依旧能胜利,必定能够痛杀那帮信奉魔神犯下屠戮罪孽的异邦恶魔,捍卫住帝国永不熄灭的荣耀之光!
得到消息的顾清让却觉得不安。
摩利元帅想要篡位,这绝非一朝一夕的事,需要诸多部署和埋伏,现在却要离开首都星奔赴边陲前线,篡位是绝无可能了,反倒可能会因为群龙无首暴露出自己的预谋。
可顾清让是极佩服摩利元帅的,其实对于一个篡位者来说,克苏鲁众神国的悍然来袭反而是一个好时机,惨烈的战败使得帝国更加飘摇,民众对于皇室的权威产生质疑,更渴望出现一个英雄拯救这个帝国和人民于危难之中。如果元帅此时打着“皇帝治国不利”的旗号造反,那成功率应该是相当高的,毕竟在人民眼中,一方是战功赫赫守家卫国令各大敌国闻风丧胆的元帅,一方是高压□□下刮取民脂无度的皇室,谁更得民心不问即知。
先篡位,等重整好朝纲,再来个“御驾亲征”,直接就众望所归了。
可不论这军变进行得有多雷霆之速,到尘埃落定必是需要时日的,在这未知长短的时日里,又会有多少伊利亚特敌占区的俘民们被丧心病狂的克苏鲁军团屠杀?
高高在上的皇家和贵族或许根本不会在乎贱民的死活,顾清让这才知道,自己被系统安排的这个元帅父亲,心中是有黎民苍生的,人民凌驾于他对王位的渴求上。
这真是,这样的人,在这样的世道,狠不下心,又怎么能夺取帝王之位呢?
摩利元帅并不知晓长子班对自己复杂的揣想,他也顾不得,率军出征迫在眉睫,战事的筹备却不能仓促,多一点疏漏都会换来无数将士无辜的牺牲。
在清点随军将领时,摩利元帅将自己的得力干将许喟留在了诺亚星。
在元帅府私宅书房召见许喟时,已经连续两日彻夜未眠的元帅不显一丝疲惫,依旧坐在书桌后高效地阅览着繁多的军备文件。
没有抬头去看一直受自己重用的下属,元帅语气颇为平淡地说道:“我不论你在谋划什么,给我做到一件事。”
抬起眼,元帅一双皱纹横生的眼盯着面色凛然的许喟,说道:“照看好班的安危,做得到吗?”
元帅的提问的语气很轻,落到许喟耳中却有千斤沉,一记重锤般动摇了他原本泰然的满心思量。
在元帅搅钊说e哪抗庵校磬罢蚓捕v氐鼗卮鸬溃骸岸ㄍ瓿赡拿睿А!
停了会,元帅面无表情地接道:“还有埃尔曼,你既然救了他,那就管到底吧。”
许喟就像个被长辈管教的孩子,乖巧又认真地应道:“遵命,元帅。”
*******
在元帅率军出征的前一夜。
不知道为什么,顾清让睡得并不安稳。
来到这世界以来的所见所闻走马观花似的在他脑海里逐一浮现:高耸入天的摩天巨塔、羞怯带笑的电梯小姐、许喟垂着银色穗带的军装、苍白面容的埃尔曼、华美死寂的恰赫季斯堡、面目疮痍的年轻女仆、气味作呕的血池、沐血而出的帝国公主、书桌后鹰视着他的元帅、修长手指递来的橙黄茶汤、触目惊心的宣判直播、前线传回的满目疮痍的沦陷画面……一切的一切,前所未有的,一个世界这样清晰地镌刻进本作为过客的他的记忆里,而后这记忆又构成了他杂乱无章的梦境。
顾清让猛地睁开眼,入目先是一片漆黑的天花板,再是门口一个静默冷肃的人影轮廓。
……摩利元帅?
顾清让没有发声,而是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只不动声色望着那在阴影中依旧显现坚毅峥嵘的身影。
他一直以为摩利元帅对自己这位被系统修改记忆才凭空多出的儿子是无视的,他从未管束过他,随他声色犬马怠慢工作,放任他的纨绔,顾清让以为元帅是对他失望透顶才不加理会的。
而在这出征的前一夜,筹备最为繁忙的这一夜,身为一军之首的元帅,站在他的房门口多久了?
顾清让瞪着双目没有眨眼,两手下意识攒着被角,一时竟分辨不出心头涌现的都是些什么思绪。
就在这片刻的静谧在夜晚的空气中停驻得就像一段雏形的永恒时,元帅的身影动了,他转身准备离去。
“父亲。”
顾清让听到自己喉咙中发出的声音,然后自己坐起身来,接着说道:“我等父亲凯旋归来。”
那道粗毛笔蘸着浓墨般挥毫出的昂藏背影顿了顿,最终似乎抬臂向他挥了挥手,示意自己听到了,却依旧不发一言地离去了。
顾清让认真地望着这道背影,这漆黑的背影却是帝国最后发光的良心,就这样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然后踏向一望无垠的星际。
这背影就像一柄孤勇的虎戟,不屑被锈蚀在人间的泥沼里,只肯在星辰大海里展露峥嵘。不肯弯曲求荣,不肯无疾而终,死也只肯折断在战场中。
顾清让竟不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看到摩利元帅的背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