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少爷,是不是这些美人都不合您的口味?要不我给您换一批?”
开口询问的经理往日在这座闻名首都的顶级会所里都是众人夤缘讨好的对象,此刻却罕有的几乎掩盖不住自己的谄媚之色。
姿色脱俗风格各异的莺莺燕燕们一边悄然打量着被称为班少爷的青年,一边愈发卖力地搔首弄姿起来。
美人中有曼妙丰腴的**舞娘款款脱衣,有小荷才露尖尖角的青涩女孩红着脸用酒水浸湿自己轻薄的衣衫,有寸缕未着的裸身双胞胎互相爱抚,甚至还有眼神妩媚的男孩大胆展示自己的挺翘臀部……各色尤物齐聚一堂,只为取悦唯一的班少爷。
作为班少爷的顾清让,只觉得眼前香艳堕落的画面辣眼到他想流泪。
工作时间能名正言顺地享受到顶级嫖客的福利,听起来挺幸福,顾清让虽说从不自诩圣人,但也不至于饥渴到要靠买-春来满足性-欲。再说了,一想到自己在这个世界的身份,从未担当如此大任的顾清让决定还是先谨慎些。
班·摩利,银河帝国权倾朝野的戟·摩利元帅的长子。
银河纪元1173年的人类首都在顾清让眼里就像一个魔法。当科学的发展早已脱离了顾清让的常识范围,其展现的奇观便与魔法无异了。
顾清让所在的时代无数年后,地球已然成为一座人类历史博物馆——银河中的一个景点。人类早已迫不及待地脱离地球母亲的藩篱,在银河系中像癌细胞一样扩散,伴随着永无止境的领土扩张和资源攫取、毫无束缚的生殖繁衍,曾经分裂成200多个国家在渺小的地球上寸土必争的人类,集体成就了疆域横跨近十万光年的银河帝国。
到如今,盛世之后的王朝正在走向衰落,资源即将枯竭、边陲暗自独立、贫民酝酿叛乱,对外还有旷日持久的星际战争黑云般压迫在帝国的头顶。走向衰落,也就是尚未颓败,银河帝国依旧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奇迹。
而顾清让此刻正在奇迹的中心——银河帝国的首都,诺亚。
以前,顾清让国家的首都是一座承载着无数年轻梦想的占地1.64万平方千米的城市,如今银河帝国的首都诺亚同样是一座城市,却是个拥有1.27亿平方千米陆地面积的星球。
诺亚星的地表布满了金属光泽的人工建筑,除却人民公园和传说中的皇宫再难见到大面积的绿色植被。地表之上,是无数拔地而起矗入云霄的超级巨塔,仿佛泰坦族人的摩天手指。从空中鸟瞰诺亚,整个星球就像只剑拔弩张棘针竖立的刺猬。
为了容纳超过三百亿的人口,诺亚已向地表以下挖掘超过千米深度,地面上的超级巨塔则达到千米高度,利用卡诺循环原理,地上和地下的温差都足以提供支撑庞大的诺亚运作的能源。
只是,当然,哪怕国家、民族、人种的分割不复存在,人类依旧热衷于将人群划分开。科学无法消弭阶级,甚至加剧阶级割裂。
——地上的摩天巨塔属于富人,地下的脏乱穴居属于穷人。
而身为帝国元帅长子的班,当然只会活动在帝国的最高处,就像此刻,他正在帝都最著名的销金窟——塞壬巨塔的199层,漫不经心地看着十数位普通人终生难见其一的绝色美人集体千方百计地讨好他。
虽说面上那叫一个云淡风轻稳稳端住元帅家少爷的逼格,然而顾清让内心却是十万个忐忑,忐忑自己正在出演的如此金贵的元帅少爷怎么才是个d级npc,忐忑自己到底被上司楝青限制了哪些权限。
幸好依据人物设定,班这个人物并不复杂,一个彻头彻尾的纨绔,搁地球时代21世纪,就是能被网友天天喷上热门的那种成天换超级跑车、开私人飞机、玩豪华游轮、包天价海岛的顶级富二代。
……这么一说,又没那么忐忑了,还有点小激动呢。
顾清让仔细看了下自己的工作内容,一颗心安定了下来,班少爷在这个世界里确实是妥妥的配角,对于快穿者唯一的作用,就是通过结识自己而得到摩利元帅的赏识。
快穿者去往每一个世界都是不会有什么高贵的身份和地位作为助力的,一切全靠自己打拼。顾清让稍一想就知道,自己要是一直呆在达官贵人才能前来享乐的199层,估计快穿者除了炸掉整座楼根本没机会碰到他,他也完成不了自己的工作任务。
得,本少爷自己纡尊降贵往楼下爬爬吧。
一直站在落地玻璃旁鸟瞰诺亚的班少爷回转过身,却依旧没兴趣去打量室内越脱越少的美人们,而是对点头哈腰的经理说道:“我出去转转。”
顿了下,班少爷补充道:“不用撤退这些人,钱还是从我户头上照扣,你们不用跟上来。”补充的内容十分体贴大方,如果少爷的语气没那么冷淡的话。
并不理会室内一干人的反应,班径直走出了大门,身影很快消失。
班·摩利显然是塞壬巨塔的常客,一走进电梯,原本矜持的美貌电梯小姐立刻就绯红了脸,听到班少爷要去低楼层时还十分惊讶,还委婉地提示底层的设施无法匹配他尊贵的身份。
当这个陌生的电梯小姐谈到上个月两人就在这部电梯里水乳-交融的美妙回忆时,顾清让一看到电梯门打开就落荒而逃。
顾清让往常的扮演的npc都是那种缺爹少娘系统凭空编纂的人物,扮演这种拥有前史而且前史还颇为波澜壮阔的人物,顾清让还真是经验不多。
顾清让怀疑自己得做好之后碰到的每一个漂亮姑娘自己都睡过的心理准备……但,这不就是臆想症色情狂吗?
顾清让随机挑选的27层,是一家气氛热烈的酒吧,伴随着音乐节奏跳着舞的人群就像涌动的浪潮,光看这数不清的人头,就知道这里消费水平不会太高,是广大中产阶级的好去处。
班·摩利其实是有军衔的,还是中校,身为顶级富二代,哪怕从未上过战场没杀过一个敌人,他依旧能平步青云担任帝国陆军皇家近卫师团的副团长,正职是旷工翘班,副业是声色犬马。
不过出来声色犬马,自然不能穿军装,穿着便服的班·摩利走入人群并未引起多少人的注意,大概是这层的民众距离帝国高层的世界太过遥远,反而并不认识帝国元帅之子的脸。
但是有一类人能认出班·摩利,那就是快穿者了,系统会提示他们可攻略npc的接近。而顾清让这边也会收到快穿者接近的系统提示……这么一讲,天国系统仿佛其实是个约炮软件。
在吧台边上坐下来没多久,就有一个快穿者出现在了顾清让的面前。
就和约炮一样,明明大家彼此心照不宣想的是上床,但却偏要先经历吃饭看电影的前置流程;顾清让和快穿者们心里都充满着赶紧完成任务的急切,却非得经历一番你来我往的垃圾话交流。
“兄弟,一个人喝酒呢,看你有缘,你今天的酒我请了。”快穿者颇为爽朗地拍了拍顾清让的肩。
……瞧您这搭讪词,要不是看您脖戴粗金链的直男品位,简直像是基佬套路好么。
当然,吐槽都是心里话,行动上顾清让自然要照例不择手段都要送出好感度。
卸去往日里傲慢骄纵的表情,班其实拥有着一张颇为清秀的面容,他对着请酒的男人感激一笑,甚至还道了一句“谢谢”。
顾清让从容地在系统界面操作着好感度的发放,这已经是他烂熟于心的流程了,然而——他发现操作失败了,得到的系统提示则是:
【与本人真实心境不符,操作失败。】
还没等顾清让在系统界面再次尝试,以及搞明白“与本人真实心境不符”到底是个什么说法,一条通知已经同时出现在顾清让和快穿者各自的视线里:
【班·摩利好感度-10,好感度达到-10/50。】
快穿者:“!!!”
顾清让:“???”
快穿者们的经验值除了用于升级积累,还可以用作购买各种技能,眼前的快穿者刘跃进正好拥有解读攻略npc失败原因的特殊技能——这也是快穿者们都梦寐以求的技能,毕竟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嘛。当然,刘跃进撞大运高价购买到的也只是限时体验版,毕竟等凑到买永久完整版的钱,足够他满级来个破碎虚空离开天国系统了。
明明眼前的青年都微笑着回应自己,结果好感度还扣到负值,茫然的刘跃进立刻发动了技能,想要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了这个元帅少爷的不快。
快穿者的操作在顾清让这边也会显示(快穿者对此并不知情),于是,顾清让眼睁睁看到眼前的系统界面显示:
【快穿者刘跃进已获知班·摩利好感度-10时的人物心理独白为:
“……瞧您这搭讪词,要不是看您脖戴粗金链的直男品位,简直像是基佬套路好么。”】
刘跃进:“……”
顾清让:“……”
面对刘跃进蛋疼的眼神,天国系统资深基层员工顾清让感觉自己被蛋疼病毒传染,隐隐间下身也在作痛。
面上虽然哑口无言,可顾清让的内心活动难得地激烈了起来:不是,等等,兄弟你听我解释,这是系统bug,这显然、绝对是系统bug!你别放弃,你再试试,我立刻把好感度加回来,我很好攻略的!柔软易推倒!戴着你的金链子威猛地攻略我吧大兄弟!
可能从顾清让的眼神中感受到了鼓励,刘跃进没有放弃尝试,咳嗽了几声,装作并不知道眼前人的内心吐槽,硬着头皮继续套近乎;
“你看看那边两个妞,怎么样,正点不,要不咱哥俩去认识认识,我去打头阵。”
顾清让简直想为刘跃进的精彩发挥鼓掌,瞧瞧,直男想在酒吧里和直男套近乎,靠的是什么,是钱和妹子啊,这跃进大兄弟两手都抓住了,聪明,太聪明了!
顾清让顺着刘跃进手指的方向随意看去,嘴里正准备清高彩烈地应和,可等看清刘跃进指出的那两位“正点”的妞,所有的话语都迅速凝结成了一口浓痰卡在喉咙里。
【班·摩利好感度-10,好感度达到-20/50。】
刘跃进:“……”
顾清让:“……”
于是,顾清让只得继续眼睁睁看到眼前的系统界面显示:
【快穿者刘跃进已获知班·摩利好感度-10的人物心理独白为:
‘不是,大哥,您这审美也太清奇了吧!要不是背后攻讦女士相貌太不绅士,我这能当场吐槽出篇八千字的论文来了好吗!’】
天国系统资深基层员工顾清让,在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无数年,发放好感度无数,第一次对自己的工作感到了绝望。
他现在知道顶头上司楝青对他的工作权限作出什么修改了,npc对快穿者的好感度直接等同于他本人对快穿者的好感度,一点操作空间都没留下。
如果这时候刘跃进换成楝青,对自己的下属发动技能将会看到顾清让的心理独白如下:
这还整毛啊!
我活着的时候就薄情寡义好吗!难道你还指望我死了之后反而爱心泛滥?
我一直韬光养晦你可别低估了我,再这样我一人都能把我们整个组的绩效拖垮!
现实很快证实了顾清让对自己的负能量确实有相当的自知之明。
刘跃进跟顾清让讲了五句话,好感度直接掉到-50,离开的时候背影仿佛摇晃的红酒杯。对刘跃进来说,比起那扣掉的50点好感度,他发动技能看到的对方内心独白对他才是造成了难以治愈的精神伤害……
之后前来的每一个快穿者,都在元帅之子班·摩利面前败下阵来。幸运的没有刘跃进查看npc内心的技能的快穿者们,在免去了无谓的精神伤害之外,得到了相当合理的结论——不愧是元帅之子,果然高冷。
忙到天快黑,接待了无数快穿者,顾清让的任务完成度还是0/50。
按照d级员工的指标,要帮助50位快穿者完成对自己饰演npc的攻略,成功发放攻略奖励,才算完成阶段任务,可以离开所在的快穿世界。
而按照往常,顾清让怎么样也解决了7、8个指标了,绝不会像现在还是个没破壳的黄花小青年。
顾清让口干舌燥,心灰意冷,身体心灵双重扑街,于是决定打道回府,来日再战。
回到元帅府,顾清让见到了自己的尊贵的父亲——摩利元帅。
即使在自己家中,摩利元帅依旧穿着军装,深色的军装从袖口到领口均平整不见半点褶皱。元帅身量不高,花白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望向顾清让的时候,目光如鹰隼般锐利。
被这么瞧上一眼,顾清让立即想到自己在塞壬巨塔里消磨一整天,顿时像翘课去网吧打游戏的高中生一样心虚。
摩利元帅似乎也无意责备自己不学无术的儿子,只是以不允置疑的语气对顾清让说道:“我最近在军队认识了一个很优秀的年轻人,已经把他调到你身边做少校,你明天去军部认识一下。”
顾清让不傻,知道这句话的意思等同于:老子很忙,于是找了个人来管教你,你最好好好听话,最好能向榜样学习。
就像一般人很难成功拒绝母亲给自己安排的相亲,顾清让更没办法拒绝父亲给他安排的保镖兼督工。
顾清让乖巧地应了下来,第二天也乖巧地去军部报道,乖巧地见到了元帅都难得赞扬的“优秀的年轻人”。
这年轻人果然是个快穿者。
天国系统的工作人员在不同的世界可以穿着不同的皮囊,快穿者却是以真身前往不同的世界,因此工作人员与快穿者的邂逅,通常是快穿者对此一无所知,而工作人员能率先回忆起来。
顾清让见过这个快穿者。
眼前的男人高挑挺拔,有着身为同性都要感慨的英俊面容,一双流光栩栩而气韵沉潜的琥珀色眼睛更是让人过目难忘。按理说,身为颜控的顾清让应该会难得地发自真心送出好感度,以此突破一分好感度都没送出去的职业窘境。
如果顾清让饰演过的npc没有死在他手上的话。
如果顾清让没有因为他蘸着脑浆写了5000字检讨的话。
如果顾清让没有因为他失去了违心发放好感度权力的话。
许喟微微挑起眉梢,看到系统界面的消息提示:
【班·摩利好感度-50,好感度达到-50/5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