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忍住不哭,可是双眼已经模糊,只有你最清楚,我整颗心都已经麻木,我很无助,不知什么时候应该退出”
“你好”唐宇俊久久才按下电话的接听键,他知道一定是雨桐母亲打过来的,他很想快点去机场接她过来,可他心里一点准备都没有﹐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又不能不接电话。雨桐母亲那么远跑来,怎么可以让她等太久呢?
“唐老师吗?我是雨桐的母亲,我马上就要登机了”雨桐母亲的声音显然有些变了,一定是哭过的原因吧?
“哦﹗我等下就去机场”唐宇俊心里更加难受,他真的该死﹐让身边的人都变成那样,还害得雨桐母亲那么远跑来,泪也在不知不觉中滑落下来。咸咸的
他回头看了看雨桐,她还是那么虚弱,脸色还是那么苍白,表情还是那么痛苦
“小姐,麻烦你,帮我照顾她一下,我有事需要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虽然很不想走开,可他又不得不走开。
护士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他带着不舍的心,迅速往机场赶去
唐宇俊到机场的时候雨桐母亲的班机还没到,他静静地站在外面等待着,生怕会错过似的
“请问,是唐老师吗?”
唐宇俊循声望去,他找不到语言来形容眼前的女人,他不认识这样一个美丽的女人啊?一身连衣裙,配上高根鞋,右手提着一个白色的小包,脸上该画的地方无一处落下,重重的眼线,厚厚的脂粉都似乎要掩饰什么,可看上去又不会觉得别扭,反而很好看。他认真回忆着,什么时候认识过这样的靓女?
“请问,是唐老师吗?”
唐宇俊怀疑地看着她,不知说什么好就那样看着她,一秒两秒
“请问,是唐老师吗?我是雨桐的母亲,我”女人解释着,唐宇俊看她的眼神真的让她好不自在。说不出的感觉。
听闻是雨桐的母亲,唐宇俊一下呆了,天啊!雨桐有这样年轻的母亲?眼前的人说是雨桐的姐姐,他可能会相信一点,可她偏偏是唐宇俊一直那么怀疑地看着她,嘴巴也成了o字型,早已忘记了言语没错,雨桐很漂亮,她的母亲也一定是美女来的,可是,有夸张到这么年轻的地步?
雨桐母亲对唐宇俊的举动甚是不解,是怀疑?不相信?被她的美丽所震惊?“唐老师唐老师”
她一遍又一遍地叫着唐宇俊,终于,在她快没力叫的时候,唐宇俊回过神来
“对不起,伯母我没想到您这么年轻,这么漂亮看上去就像雨桐的姐姐,我一直难以所以”唐宇俊不好意思地解释着,支支唔唔半天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那你的想象中我就是很老很丑咯?”雨桐母亲听到别人说她年轻漂亮心里也有一点满足感,可她此时的心情真的很糟糕,但她又不想让唐宇俊心里太过难受,只得逗弄唐宇俊一翻,谁让他来接人却不知道最起码的礼貌呢?又谁让她只能想出这唯一一个缓解心情的办法呢?
“不是,不是那个,我们先回去看雨桐吧”唐宇俊不知道说什么,只好将雨桐搬出来,他也是真的想回去看雨桐了,当然,他的这话让雨桐母亲的脸色一下就变了,可以看出,她刚才是装得多么辛苦,她明明就最希望马上见到雨桐,见面后她却没有直接提要求,她的忍耐力很好哦!
说完,他们一前一后走出了机场。
雨桐母亲看到雨桐的第一刻,泪水就如洪水决堤般涌出来,她心里好痛好痛。雨桐的脸色那么苍白,一点血色都没有,嘴唇也异常干噪,眉头拧得紧紧的,眼角还有没干涸的泪痕,左手打着点滴,右手放在胸前,一动也不动,整个人躺在病床上,没有一点生气
“雨桐丫头宝贝怎么会这样呢?”雨桐母亲再也忍不住,跑过去抱着雨桐一阵痛哭,或许此时,也真的只有哭才能让她心里好受一点吧
唐宇俊在一旁看着,眼泪也不自觉地流了下来,天知道,此时的他才是最难过的,那样希望雨桐醒来的心,那种自责的心,那种无法言语的心林风活过来了,可却成了植物人,艳霞陪在林风身边,整个就是个泪人,整个人都快崩溃了而他却什么也做不了,他没法救雨桐,没法救林风,没法让艳霞心里好受些,没法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雨桐母亲终是回过神来,转头对唐宇俊说着“可以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吗?”
是的,雨桐是她的女人,她有权利知道自己的女儿怎么会突然躺在这里,她可以接受女儿的冷漠,可以接受她的伤心,她什么都可以接受,就是不能接受女儿正躺在自己面前,不知能否活过来的事实
她的眼神是悲的,是痛的,是温和的,也是凌利的,她就那么一直看着唐宇俊,等待着他的回答
时间就在这一刻静止,唐宇俊看着雨桐母亲,脸上的泪水没有干过,早已将她那很好的妆容弄花了,眼里的神色更让他不知所措,他该怎样告诉她呢?他怕雨桐母亲知道雨桐是因为他才会在这里躺着,一气之下将他赶走,他就再也看不到雨桐了,他也怕雨桐母亲承受不了那样的打击,可他还能怎么办呢?他变得迷茫,心里越发疼痛,越发难受
雨桐母亲也不说话,就那么看着他,或许是累了,她转过头,又继续盯着雨桐看,泪水也啪哒啪哒地往下滴
唐宇俊不敢看雨桐母亲,也不敢看雨桐,思量了许久,他终于鼓起了勇气,对雨桐母亲慢慢讲来
“一个月前,我们班组织了一次户外活动,爬山,那天我们登上山顶后,有些学生觉得无聊便建议到对面山去玩,那里山势很险要我们看到雨桐不对,拼命叫她,她却似乎没听到,继续往前走后来我们送她来医院她醒来了,却失忆了”
雨桐母亲早已哭成了泪人,她知道女儿走不出那段残酷的记忆,却也不曾想,对她竟造成了如此大的影响,她不禁怪自己失职,没有做好母亲。口中不停地念道“是妈妈没有照顾好你”
唐宇俊不明白其中的原因,以为雨桐母亲只是伤心过度,心里甚是难过,但也不好说什么,心里的滋味更是千万般,不知如何形容。
林风还在昏迷中,由于恢复算好,身上的绷带已经拆掉,脸上的伤疤渐退,气色有所好转,心跳也稍显平静,曾经没有一点血色的嘴唇此时也多了一丝红润。输着的血逐渐由点滴代替,氧气还在罩着,只为安会起见。
艳霞脸的泪水少了,她不会再看着林风就哭,可能她是觉得林风能够捡回一条命已是万幸,再者说了,他并非没有可能醒来,她相信她可以把林风从鬼门关拉回来,就一定可以再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他再睁开眼看自己.
她却不知,林风之所以会活过来,完全是因为雨桐,他心里有遗憾,更多的是不舍,在不确定雨桐安全之后,他绝不能死去,这时他最后的意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